“梅姨案”中已尋回和未尋回的孩子們
2020年07月20日09:09

  原標題:“梅姨案”中已尋回和未尋回的孩子們

  “梅姨案”中9名被拐的孩子,已經找到5個了。

  廣州增城警方 7月17日通報稱,7月15日分別在東莞和河源找回被拐的2名孩子,這兩個孩子17日已與親生父母相認。此前,警方已陸續找回了3名被拐的孩子。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獲悉,這一次找回的兩個孩子朱龍、鄧峰,親生家庭分別來自重慶和湖南。

  7月17日晚,剛參加完高考的鄧峰,由親生父母帶著連夜從廣州趕回湖南郴州。第二天,鄧峰的母親鄧叔環帶他去爬山,母子倆都很開心。鄧叔環告訴澎湃新聞,在家裡休整一兩天后,她要帶著孩子去“走親戚”。

  鄧峰是2004年在廣州增城被拐走的,當時他才兩歲。他被拐四個月後,也是在增城的石灘鎮,河南人申軍良的兒子申聰也被拐走。申軍良等人從此踏上尋子之路。2016年3月,“人販子”張維平等人終於落網。

  廣州市中級法院2018年12月審理查明,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張維平等人拐賣了9名男童,其中包括朱龍和鄧峰。據張維平交待,當年他通過中間人“梅姨”的介紹,將這些1歲至3歲的孩子,先後賣往廣東紫金縣等地。

  2019年11月,此案的兩名被拐孩子陳前、楊佳被警方找到。三個月後,申聰也被增城民警找回。加上此次找到的朱龍、鄧峰,當年張維平等人拐賣的9個孩子,已有5人被找回,均已與親生家庭相認。

  還沒找到的4個孩子,年紀小的如今16歲,大的已經18歲。他們會在哪裡?

一些被害人家屬出示被拐孩子當年的照片。 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一些被害人家屬出示被拐孩子當年的照片。 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被拐16年的孩子,母親認出了他的小酒窩

  鄧叔環夫婦是湖南郴州市永興縣人。2004年他們到廣州增城務工,租住在沙莊的上圍村。鄧淑環的丈夫平常去貨運場上班,她則留在出租房裡做家務、帶孩子——當時2歲的鄧峰很逗人喜歡,笑起來露出一對可愛的小酒窩。

  鄧叔環記得,當年9月,樓上的出租房住進了一個30來歲的男子,時常打照面就熟悉了。這人愛逗鄧峰玩,有時還給孩子買甜筒吃。10月6日上午,鄧叔環的丈夫上班還沒回,她在家裡做飯,鄧峰跑到門口去玩了。過了10分鍾左右,鄧叔環從廚房出來,沒看到孩子。她到附近一打聽,有人說看到鄧峰被一男子抱出去了。鄧叔環連忙告訴丈夫,並去派出所報案。

被拐兒童鄧峰1歲左右的照片。受訪者 供圖
被拐兒童鄧峰1歲左右的照片。受訪者 供圖

  抱走鄧峰的,正是“人販子”張維平。12年後,張維平落網。據其交待,當時他帶著鄧峰去了增城城區,然後跟中間人“梅姨”聯繫。“梅姨”趕來後,帶著他和孩子坐大巴去了河源市紫金縣,將孩子賣給了一對三十多歲的夫婦。“我騙他們說,這是我和女朋友生的孩子,想送給別人收養,要一點撫養費。”張維平交待,對方給了他1.2萬元,他給了“梅姨”1000元介紹費。

2017年6月廣州增城警方公佈的“梅姨”模擬畫像。增城警方供圖
2017年6月廣州增城警方公佈的“梅姨”模擬畫像。增城警方供圖

  孩子丟失後,鄧叔環夫婦四處尋找。直到2016年張維平被警方抓獲後,這起拐賣兒童案才逐漸揭開真相。

  2019年11月之後,此案的3名被拐孩子陳前、楊佳、申聰,先後被廣州增城警方找回。這讓尋子心切的鄧叔環夫婦看到了希望。

  2020年春節前,鄧叔環夫婦終於接到了增城警方的通知。“他們說孩子跟我們的DNA比對上了。”鄧叔環迫切想見到分離16年的孩子,但她聽取了警方的建議——疫情期間不便認親,另外鄧峰即將參加高考。

  7月17日,鄧峰參加高考後的第9天,鄧叔環夫婦和一些親友開兩輛車從湖南趕赴廣州,在增城區公安分局與鄧峰見面相認。

  “孩子身高有一米七吧……他很陽光,嘴邊上那兩個小酒窩,還是跟小時候一樣……”鄧叔環與澎湃新聞記者通電話時,語句有些不連貫,甚至激動得不知說些什麼了。

  17日晚,鄧叔環夫婦帶著兒子連夜趕回郴州,住在了親戚家。第二天,鄧叔環陪兒子去市郊的景區爬山,然後計劃回永興縣老家“走親戚”。

  7月17日這天,鄧叔環夫婦在增城遇見了也前來認親的朱龍的親生父母。

  朱龍是2004年7月被張維平拐走的,當時他才1歲2個月。朱龍的父母當年從重慶來廣州務工,租住在增城的新塘鎮。當年7月28日下午,朱龍的外公帶著他在出租屋門口玩,老人上了一會廁所,回來就看不到孩子了。直到16年後,朱龍才被警方找回,並與親生父母相認。

  擁抱、淚水……父母與孩子認親的場面令人難忘。這次鄧叔環夫婦與兒子認親,申軍良也從山東趕來廣州“見證”。

  15年前,在鄧峰被拐四個月後,申軍良的1歲兒子申聰被拐走。兩個孩子被拐的地點相距不遠,都位於廣州增城的石灘鎮沙莊一帶。這兩個被拐家庭,多年前在找孩子過程中相識。

  今年3月7日,申軍良夫婦來廣州與被警方尋回的申聰相認。此後,申軍良把兒子帶回河南周口老家,又幫其轉學到山東濟南讀書。

  2019年11月,申軍良與兒子相認三個月前,被拐孩子陳前、楊佳被警方找回,他們也是14年前被張維平拐走的,其親生家庭分別來自貴州和四川。認親之後,陳前、楊佳與親生家庭存在情感和溝通上的隔膜,至今仍隨養父母生活。

  因為當年孩子被拐,楊佳的親生家庭發生了很大變故。 張維平拐賣兒童一案的一審判決書顯示,2008年6月16日,尋找被拐兒子楊佳三年未果的楊江,從廣州坐K356次列車返回四川達州,途經清遠市英德路段時,從車廂廁所的窗戶跳火車自殺身亡。

  “孩子被拐走,對我們這些父母的傷害太大了。”申軍良對澎湃新聞說,“一定要讓人販子得到法律的嚴懲。”張維平等人落網後,申軍良夫婦是唯一提出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被拐兒童父母。

2020年3月6日,申軍良趕到廣州增城與兒子相認。 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2020年3月6日,申軍良趕到廣州增城與兒子相認。 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人販子”:張維平認罪,4人上訴,“梅姨”是謎

  1971出生的張維平來自貴州省綏陽縣,是一名拐賣兒童的慣犯。

  在1999年和2010年,張維平因犯拐賣兒童罪,被廣東省東莞市的法院分別判刑六年和七年。2016年3月,才刑滿釋放7個月的張維平被廣州增城警方刑拘,這次他牽涉的是十多年前的“老案”——先後拐賣包括申聰、鄧峰等人在內的9名兒童。

  2018年12月作出的一審判決書顯示,廣州市中級法院審理查明,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張維平參與拐賣兒童9名,這些孩子當時最小的1歲,最大的3歲。

  這9個孩子的親生家庭,有4個來自湖南,其他5個分別來自河南、四川、重慶、江西和貴州。當年,這些孩子的父母分別在廣州增城、惠州博羅縣等地務工,都在當地租了房子,孩子由母親或爺爺奶奶帶著。

  一些被拐孩子的家人還記得,當年張維平曾在他們周邊臨時租房居住。這個常自稱四川人的男子30來歲,身高一米六八左右,皮膚較黑,有點駝背,喜歡和人套近乎,特別愛逗孩子玩,還時常掏錢給孩子買零食。

  “目的是為了跟小孩混熟悉,以後要拐走他的時候不哭不鬧。”張維平落網後交待。

  廣州市中級法院2018年12月作出一審判決,以拐賣兒童罪判處張維平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澎湃新聞記者2018年11月2日曾在廣州中院旁聽庭審。在法庭上,張維平大部分時間低著頭。臨近庭審結束時,他抬頭髮言時說:“希望法院從重判決,判我死刑,立即執行。也算對被害人家屬有個交待。”

  張維平拐賣9名兒童的案件中,有8個孩子是由他直接“下手”,再通過“梅姨”物色買家。而拐賣申聰一案,另外還有4名共犯——都是張維平的同村老鄉。

  一審法院查明,2005年1月發生的申聰被拐一案中,被告人陳壽碧在案發地的樓下“把風”,其丈夫周容平負責接應,另兩名被告人楊朝平、劉正洪攜帶透明膠、辣椒水等工具,闖進申聰父母租住的出租屋,將當時在家的申聰母親捆綁控製,強行抱走1歲的申聰。此後,周容平將孩子交給張維平販賣,非法獲利的1.3萬元由涉案人員分贓。

  廣州市中級法院以拐賣兒童罪,判處周容平死刑;楊朝平、劉正洪均被判處無期徒刑;陳壽碧被處有期徒刑十年。

  作為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的申軍良夫婦,其賠償訴求被駁回——當時申聰還沒找到,法院認為相關損失情況無法查明。

  這起拐賣兒童共同犯罪案件一審宣判後,除張維平外,周容平、楊朝平等4名被告人提出上訴。申軍良夫婦亦上訴。此案由廣東省高級法院進行二審,目前還沒有開庭。

  張維平等人拐賣9名兒童的這一系列案件里,有一名神秘人物至今未浮出水面——“梅姨”。

  據張維平交待,他拐賣的9名男童,都是由“梅姨”介紹,賣至河源市紫金縣等地——當地一些人受重男輕女封建思想的影響,將外地男童視為非法收養目標。

  張維平販賣兒童的價錢,一般是每人1.2萬元左右。據他交待,每次完成交易後,他會給“梅姨”介紹費1千元左右。

  2016年張維平落網,但“梅姨”的身份難以查實。2017年6月,廣州增城警方曾公佈“梅姨”的模擬畫像,向社會徵集線索。

  在2020年3月7日的通報會上,廣州市公安局增城區分局副局長李光日介紹,2017年以來接到國內多地群眾舉報的“梅姨”線索,經核查後均被排除。

  “目前還沒有證據直接證明梅姨是存在的。”李光日說,“歡迎媒體朋友和熱心群眾給我們提供有價值的線索。”

2017年11月2日,張維平等人拐賣兒童案開庭之前,一些被拐孩子家長在法院門口合影。澎湃聞聞記者 朱遠祥 資料圖
2017年11月2日,張維平等人拐賣兒童案開庭之前,一些被拐孩子家長在法院門口合影。澎湃聞聞記者 朱遠祥 資料圖

  繼續尋找:還有4個孩子何日能歸?

  7月17日,廣州增城警方通報找回兩名被拐兒童。得到消息的歐陽豔娟感到驚喜,又有些失落——自己的被拐走15年的兒子,如今在哪裡?

  歐陽豔娟是湖南省永州市道縣人,她的兒子李青,是被張維平拐賣的9名兒童之一。

被拐兒童李青1歲時的照片。受訪者供圖
被拐兒童李青1歲時的照片。受訪者供圖

  那是2005年,歐陽豔娟帶著1歲的孩子 ,隨丈夫李樹全來到廣東惠州市博羅縣。李樹全平常在附近的建築工地上做泥工,歐陽豔娟則在出租屋帶孩子。當年7月,一個自稱四川人的男子來串門,與李樹全一家人由此相識。

  “他說他姓王,家裡窮,出來找工作。”李樹全當時同情“小王”看到他腳有些受傷,便帶他去診所,自己掏錢為他治了傷,還讓他在家裡吃住了一週左右,後來又幫他找了一份在建築工地幹活的工作。

  歐陽豔娟記得,那時“小王”就租住在自己家對面,經常過來串門。“小王”喜歡逗孩子,歐陽豔娟的兒子李青和他熟了後,也願意由他抱。當年8月7日下午,“小王”又過來抱孩子。“他說帶我兒子去對面買包子。”歐陽豔娟當時把孩子交給了“小王”。可“小王”抱著孩子出去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直到11年之後,歐陽豔娟、李樹全夫婦才知道,當年抱走孩子的“小王”,真名叫張維平。

  2017年11月2日,張維平等人拐賣兒童案由廣州市中院開庭審理。李樹全趕來法庭旁聽。臨近休庭時,他突然站起來,對張維平大聲發問:“我們對你這麼好,你為什麼做出這種事來?”坐在被告人席的張維平低著頭,沒有應答。

  2020年3月7日,申軍良在廣州增城與兒子申聰相認。李樹全、歐陽豔娟夫婦也趕了過來,希望“沾沾喜氣”。

  7月17日,得知增城警方又找回兩名被拐兒童,歐陽豔娟感覺失散15年的兒子離自己“越來越近”。她馬上給增城區公安分局的辦案民警打電話詢問。

  “何隊長告訴我,他們會繼續盡力尋找。”歐陽豔娟告訴澎湃新聞,她期待見到兒子的這一天早日到來,“要是今年中秋節之前能找到就好。”

  如今,張維平等人拐賣的9個孩子,警方已陸續找回5人。還沒找到的4個孩子,除了歐陽豔娟的兒子李青外,還有鍾林、劉明、歐陽豪。

  2003年7月出生的鍾林,2004年12月31日在惠州市博羅縣石灣鎮被拐,其親生父母是江西人;

  2002年7月出生的劉明, 2003年10月7日在惠州市博羅縣石灣鎮被拐,其親生父母是湖南人;

  2002年11月出生的歐陽豪,2005年5月26在廣州增城的仙村鎮被拐,其親生父母是湖南人。

  據張維平交待,他經手拐賣9個孩子,都是由“梅姨”帶著去和買家見面,除劉明賣到了惠東縣大嶺鎮外,其他8個孩子都是在河源市紫金縣完成交易。

  2019年11月至今年7月,廣州增城警方陸續找回本案的5個被拐孩子,並先後進行了三次通報,每次通報都提到:警方運用“智慧新警務”技術,不斷縮小、鎖定被拐兒童的查找範圍。

  尋子15年的申軍良,曾經通過張貼尋人啟事、四處詢問打聽等“土辦法”找孩子,還“懸賞10萬元”徵求線索,但並未收到成效。他後來感歎,尋找被拐孩子還得依靠警方的“新技術”,“現在技術越來越先進,我相信還有4個孩子都能找回來。”

  廣州市公安局增城區分局在7月17日的通報中表示,接下來將繼續採取措施,“不懈查找其他被拐的孩子”。

  (註:文中被拐孩子的姓名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