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第一所應用技術大學首屆本科生畢業
2020年07月20日05:02

原標題:中國第一所應用技術大學首屆本科生畢業

  學生正在上實訓課。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提供

  比起那些對未來充滿迷茫的大學畢業生,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機械電子工程專業應屆畢業生孫文豪漸漸找尋到在這個大時代中奔跑的方向。

  邁出校門前,他已收下一家芯片製造企業拋來的橄欖枝,即將成為一名現場測試工程師。他下定決心,把青春年華嵌入中國芯片製造鏈條上的這個小崗位,與中國這艘快速向前航行的巨輪一道乘風破浪。

  孫文豪趕上了許多個“第一”。他是中國第一所應用技術大學的第一批本科生,也被寄予厚望在這條新開闢的人才通道中成長為新一代的大國工匠。在學校首批本科畢業生交流座談會上,他談起自己的雄心——要為國產高精度芯片事業盡綿薄之力。為他鼓掌的聽眾里,有教育部原副部長、中國職業教育學會會長魯昕,還有天津市副市長曹小紅。

  她們的出現也印證了這所學校的與眾不同。5年前,因引入德國享譽世界的“雙元製”職業教育理念和模式而聞名的天津中德職業技術學院,正式升格更名為“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改掉的4個字背後,是一場事關中國高等教育結構調整的大改革:一所高職學校升格為應用技術大學,捅破了過去止步於專科層次的職業教育“天花板”。

  這是我國教育史上一個裡程碑式的探索,也傾注了天津這座北方工業重鎮對高層次、應用型、技術技能人才推動產業升級發展的期待。

  如今,備受矚目的首批599名職教本科生畢業了。即使今年的畢業季遭遇了新冠肺炎疫情疊加中美貿易戰的重重“暴擊”,這些懂理論、能動手、可現場解決問題的高素質應用型技術技能人才依然受到企業的歡迎。目前這些學生的就業率達80%以上,就職方向主要聚焦航空航天、裝備製造、電子信息、生物醫藥、新能源新材料等戰略新興和高端製造產業。

  一如當初的設想,魯昕認為,這張通過幾年實踐交出的答卷,正是一份現代職業教育的中國方案。這同時也意味著,“站在了一個新的起點。”

  今天的中國已經走到兩個一百年目標的曆史交彙期,中國正在從製造大國走向製造強國,魯昕鼓勵這些年輕學子,要成為具有核心競爭力的中國智造背後“最傑出、最優秀的工程師”,要成為“新時代的卓越工匠”。

  以實踐為導向,實踐與理論並重

  孫文豪的大學4年,幹了不少車鉗銑刨的粗活兒。高中畢業從河北省石家莊考入天津這所新命名的應用技術大學時,他以為自己將來要幹的是輕輕鬆鬆坐辦公室的工作。

  他用了大四一整年時間在企業跟著團隊摸爬滾打,用智能車位鎖改型裝配設計項目完成了自己的畢業設計,眼看著自己的設計為企業帶來了實實在在的收益時,他愈發體會到作為一個一線工程師的價值和意義。

  培養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所需的應用型、技術技能型人才,是2015年教育部《關於同意建立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的函》為這所學校明確的人才培養目標。

  沒有可照搬的樣本,在“如何培養人才”的問題上,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黨委書記張興會表示,一定是要有別於普通高校,“以實踐為導向,實踐與理論並重”。更不可忽視的是,學校更名後依舊保留了“中德”二字,這是其獨一無二的中德國際合作的基因。送給德國總理默克爾的“魯班鎖”就出自這所學校的師生之手。

  作為中德兩國政府在職業教育領域最大的合作項目,從入學那一天起,這裏的學生們就受益於“中國製造”與“德國製造”的交融,校企合作培養人才的模式早已融入血脈。

  成為中德應用技術大學智能製造學院教師之前,劉春平在一家大型企業從事工業自動化研發工作20多年。入職後,學校正在籌備建設智能化生產線教學示範中心。劉春平負責建設的自動化生產線,是由學校和德國菲尼克斯公司共同研發設計的,這是真正的工廠級生產設備,基於工業4.0標準打造而成,可實現全流程無人化生產,滿足智能製造實訓基地的各種需求。

  智能製造學院應屆畢業生田長坤有時甚至感受不出教室和車間的區別。在學校的實訓中心,他能真切地體驗實際的生產過程,同時也能見識到ABB、庫卡、埃夫特、固高等不同廠家、不同性能的機器人相關設備,這些都縮短了他從學校邁向企業的距離。實習的師傅聽說他是中德的學生,總會多一點信任地說,“那一般沒什麼問題”。

  孫文豪和同學們的職業方向,就是在理論學習和長時間的實踐中打磨出來的。他在學校實訓中心的數控加工中心、數控磨床、龍門銑床、線切割等機床前花了很多時間,一邊學操作,一邊回過頭翻書本,進步很快。他在不同的企業分別經曆了3個月和1年的頂崗實習,在不同的崗位上曆練,學得越多,越讓他明白,如果沒有一線裝配工作的基礎經驗,連產品的零部件名稱和結構成分都不清楚,未來將寸步難行。

  如今,為了實現自己為國產芯片事業奮鬥的夢想,他渴望投入到企業一線,紮紮實實從最基層學起。

  在首屆本科畢業生成果展上,固定翼傾轉旋翼飛行器、輪式抓取移動機器人、堤壩滲漏點檢測儀等眾多優秀作品逐一亮相,“一人一題、真題真做”,其中70%以上課題來自企業工程和教師科研項目,企業工程師親自參與指導畢業設計和答辯。每個學生的研究方向背後,都對應著區域乃至整個國家正在快速發展的高端製造產業。

  人才立交橋讓更多學生找到成才之路

  和孫文豪一樣,崔健的方向感是在過去幾年里一天天清晰起來的。他在這所學校升格本科的前一年入學,就讀於高職層次的王牌專業——數控技術,一直以來,被這個專業錄取的學生通常高考成績基本都超過當地的本科分數線。

  高職畢業後,崔健順利進入一家企業工作了一段時間,可他感覺到,“想在專業領域學得再深入一點,卻找不到機會。”2018年,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開始探索實施高職起點的本科教育,崔健沒有錯過這次機會。他辭職考回母校,成為高職起點本科的首批學生。

  隨後的兩年學習中,他本就擅長的動手實操能力有了更大的發揮空間。他注意到,上課時使用的教學操作設備“不太好用”,比如操作中容易受干擾,而且全封閉的設備既不方便學生研究學習,又沒法增加設備的擴展性,他總琢磨著找到優化改進的辦法。

  他把自己的想法跟老師一說,沒想到老師第一個鼓勵他,“你去試試看吧,把它改得更好用!”在學校的實驗室里,老師把設備交給他,讓他拆了又裝。為此,他把自己埋在一大堆理論書籍里反複研究。

  畢業前,他交出了一份題為《開放式機電控製實驗平台的設計與製作》的畢業設計,實現了設備改進的設想,並獲得了優秀畢業設計獎。

  正是看中了他在實際操作中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廣東南海石油為他提供了現場機械維護的崗位。他將登上海上鑽井平台,操作和維護世界先進的採礦設備,這讓他感受到更大的責任和動力,“如果有機會,我還願意在實踐中繼續深造。”

  在他面前,從前窄窄的追夢之路已經變得寬廣而長遠,如今,中德應用技術大學已經構建起中職到高職、中職到本科、高職到本科,以及本科到碩士的縱向貫通的現代職業教育人才培養體系。

  事實上,這個目標早在2014年國務院印發《關於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中就已提出,“要系統培養技術技能人才,到2020年形成中職高職銜接、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相互溝通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

  如今,在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本科專業從最初的3個增至今年的20個,同時開展了與天津理工大學、天津職業技術師範大學、天津科技大學等聯合培養碩士研究生的新模式。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校長張樺說,2020年我們“中高本碩”銜接的技術技能人才培養體系已初步建成。首屆599名本科畢業生中,高中生源四年製本科340人,中職生源四年製本科35人,高職起點本科224人;此外,還有30位聯合培養碩士研究生在讀。

  這意味著,職業教育體系內部有機銜接、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雙向溝通的人才立交橋已經架設起來,越來越多的學生擁有了多次選擇的機會,也找尋到了更多不斷向上攀登的成才路徑。

  下一步該往何處走

  自誕生之日起,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的發展就與國家智能製造產業發展的命運緊緊相扣。對這所在許多方面都開闢了中國現代職業教育新曆史的學校而言,也將迎來一個新的開始。

  “十四五規劃”正在開端,天津市在建設全國先進製造研發基地,打造戰略性新興產業高地;與此同時,疫情給數字化時代按下快進鍵,時代的發展對人才培養提出更多、更高的要求。下一步該往何處走?

  魯昕認為,教育要面向未來,順應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趨勢,抓住新一代信息技術和製造業融合發展的契機,承擔起支撐製造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發展的使命。

  張樺表示,下一步學校將進一步完善“中高本碩”貫通培養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總結凝練職業教育類型應用技術大學的人才培養標準和機製。

  魯昕還期待,這所應用技術大學要著眼於:聚焦新職業,培養智能經濟、智能社會所需的一線技術技能人才;同時不斷深化知識體系、專業設置、課程體系、教材教法的全面改革,緊跟科技迭代步伐。

  同時她提醒這些即將走上工作崗位的年輕人,要時刻思考如何用自己的知識技能進行數字化升級和創新,“你們是數字化的一代,不是一般的產業工人”。

  徹底改變中國製造業處於世界產業鏈中低端狀態的使命,正在年輕一代肩頭。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胡春豔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7月20日 0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