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社交”背後的話術騙局
2020年07月15日06:01

原標題:“溫柔社交”背後的話術騙局

“溫柔社交”背後的話術騙局

李超

  聊了4天后,來自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的年輕小夥肖明(化名)的網絡女友“芊芊”告訴他,“額外搞些收益,玩了兩三年了,中獎率挺高的,經常能賺些零用錢”。

  “芊芊”還發了一些彩票中獎的截圖給肖明,建議一起買。兩人相識於“陌陌”,肖明感覺對方很隨和,互加了微信。

  肖明覺得自己工作不忙,閑著也是閑著,同意合買。每次買彩票,都是“芊芊”發起一個合買訂單,她下注的錢比他多,結果,兩人一下注就輸了。不過,想到“芊芊”肯定輸得更多,肖明一直沒有起疑。

  輸了3萬多元後,警方告訴肖明,他被騙了。2019年7月,吳江區警方打掉了一個以交友為幌子、誘導被害人在線投資虛假彩票的犯罪團夥,涉案的14人分工明確、相互配合,用老闆配發的手機和培訓方法,編織了一個又一個“溫柔陷阱”。6月22日,蘇州市吳江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對該團夥主犯徐民提起公訴。

  “溫柔社交”里的陷阱

  劉誌楊(化名)也遭遇了同樣的騙局。在社交軟件“soul”上,一個有漂亮女性頭像的人加了他的微信,他認為自己不會有損失,就通過了。對方自稱“陳夢蓉”,在江蘇開服裝店,朋友圈里的圖片跟頭像也一致,兩人還語音通話。

  聊了一個多星期,劉誌楊也得到了相似的回答:“趁著上班空餘的時間賺點外快”。

  不過當他追問如何賺錢時,對方賣關子,只說能把零花錢賺出來。隨後幾天,“陳夢蓉”經常發來中獎圖片,並說“玩這個好幾年了, 沒事時就研究走勢,幾十元、幾百元總能中”。

  這讓劉誌楊有點心動。最後,“陳夢蓉”的中獎保證並未兌現,付出11400元後,他終於回過神來。

  在貴州上大學的金舉(化名)在聽網絡女友說研究彩票走勢好幾年、一天能賺1000元後,也入了套。輸錢的時候,對方還會安慰他,說賠得不多,加大投入很容易賺回來。贏錢的時候,也會故意“打擊”,表示不能這麼容易滿足,多買才能多賺,還不時透露自己賺了多少。

  時間越久,金舉輸得越多,眼看生活費沒了,他果斷收手。“女友”倒沒勉強,只說“有機會的話帶你把錢再賺回來”。很快,金舉發現自己被拉黑了。

  其實,這些騙局均涉及一家名為“皇爵彩票合買俱樂部”的網站。受害人上當套路大體相同,無一例外表示感覺“聊得來,很信任對方”。

  筆記本里的“正面”和“負面”清單

  辦案中,警方還發現了一本員工在接受培訓時的筆記本。“筆記本里,從身份角色定位、尋找篩選客戶、培養感情、‘切彩票’4個方面詳細記載了整個流程,從包裝、聊天到引誘上鉤就像公式一樣,讓你在交談中倍感舒心,甚至以為找到了真愛,不知不覺就入了套。”吳江區人民檢察院第四檢察部主任唐曉軍說。

  據犯罪嫌疑人交代,從2019年1月開始,他們就通過微信、陌陌、探探等常用社交軟件,冒充女性層層設套騙取錢財,前後有100多名員工經過專門培訓後“上崗”。

  據瞭解,在取得客戶信任部分,要求做到8點:共鳴的話題、出自真誠的讚美客戶、不斷地認同客戶的觀點、模仿客戶的說話速度、瞭解客戶的背景、比較好地包裝自己、熟悉自己的產品以及使用成交客戶的見證,這讓一些涉世未深的年輕人短時間內就掉入圈套。

  “我進公司後有人帶我,他先是教我熟悉一個電子文本,名字叫‘大綱’,讓我按照上面寫的做。”犯罪嫌疑人陳德(化名)表示。

  陳德按要求打造了人設,起了“陳雯”和“彭家妮”兩個名字,年齡26歲,湖北武漢人,身高166cm,開美甲店,並在微信、QQ等賬號上發公司提供的美女照片。

  在培養感情階段,陳德會交叉使用傳授的美人計、連環計、欲擒故縱計、苦肉計等,“先跟對方聊家常培養感情。培養好感情後,故意一段時間不理對方,對方會主動問我怎麼不說話,我就說在看彩票走勢,順勢跟對方講,平時得空在網上買買彩票, 挺賺錢的”。“一般聊兩三天后,開始找機會切入彩票,如果對方冷淡,立即轉換話題,繼續培養感情,加強信任度後再找機會切入,3次切入不成功的客戶就直接刪除”。

  這份筆記里,對“切彩票”部分特意標了重點,寫了3個感歎號。裡面詳細羅列了9種方法。如詢問法——“較熟的客戶在問忙什麼時,可以說我在盯著我的單子呢,或者說現在走勢不錯,又賺了一些,你說我要不要再跟進一期?”;吊胃口法——“等我一下,我先去做個單”;截圖法——“這是我今天的戰果,你覺得怎麼樣呢?”這樣的套路,讓陳德引誘了9名被害人上鉤。

  除了“正面清單”,筆記里還列出各種“負面清單”。如“切彩票”七大注意事項,“‘切彩票’要控制好時間,錯開上下班時間以及客戶較忙時間段”“切了彩票後沒反應的客戶,我們應該適當跳出話題再去聊事業、家庭、情感,然後看情況繼續尋找機會切入”……

  騙局套路多 防控須跟進

  據辦案機關介紹,當前在辦理利用所謂“話術”進行違法犯罪案件中遇到的一些困境,值得引起重視。

  首先,隱蔽性強,發現查處難。由於不法分子在微信、QQ等社交平台聊天中,幾乎不會出現有關暴力、威脅的字詞,且在組織形式、人員身份等方面具有很強隱蔽性,偵查機關很難主動監測到存在犯罪行為,而被害人一般不願聲張,即使被騙後報警,通常也很難提供切實可信的證據材料。

  其次,證據易滅失,收集固定難。所有被害人均是在互聯網社交平台上逐步入套受騙,能夠證明案件的材料形式主要包括聊天記錄、網站交易數據和清單等電子數據。這些數據容易被篡改、覆蓋、刪除,如徐民提供給員工的微信號、電話號碼都是網上購買來的“黑號”“黑卡”,還定期在網站管理後台刪除歷史數據,還原固定難度很大。

  最後,現行法律法規規製力度不足。該案雖然被害人數眾多,採用了相關手法推薦購買,但是因為難以認定為直接非法占有他人財物,最終起訴罪名既非詐騙罪、也非開設賭場罪,而是處罰相對較輕的非法經營罪。

  對此,檢察機關建議,有關部門應多管齊下,加大防控力度,幫助公眾識別此類話術,切斷不法分子與被害人的互動鏈條。要提升社會公眾對不法話術的心理防範意識,在年輕人聚集的各大社交媒體平台加大宣傳力度,並考慮相關課程進校園、進社區。

俞文傑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超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7月15日 04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