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最年輕棋後到26歲正教授 侯逸凡正式授課深圳大學
2020年07月15日08:41

  原標題:從最年輕棋後到26歲正教授,侯逸凡正式授課深圳大學

世界棋後侯逸凡。資料圖
世界棋後侯逸凡。資料圖

  2010年,16歲的侯逸凡在世界女子國象錦標賽奪冠,成就史上最年輕棋後。

  10年後的7月10日,26歲的侯逸凡接過深圳大學的聘任書,成為深圳大學師範學院(教育學部)體育學院教授,同時,她也成為深圳大學曆史上最年輕的正教授。

  從棋後到學生,再到如今的教授,侯逸凡翻開人生每個新篇章,都是一段不凡的經曆。

侯逸凡在深圳大學教授聘任儀式上發表演講。深圳晚報 圖
侯逸凡在深圳大學教授聘任儀式上發表演講。深圳晚報 圖

  棋手到教授角色轉變

  2019年夏天,侯逸凡在英國牛津大學碩士畢業後回國。幾週後,一次國際象棋的活動,讓侯逸凡和深圳大學結緣,也最終促成她從棋手向教育工作者的跨界轉變。

  7月13日,記者聯繫到侯逸凡時,她已經在深圳大學開始了工作。之前作為棋手,侯逸凡多次來到深圳,如今作為教育者,侯逸凡正在迅速進入新的角色。

  目前,侯逸凡還沒有開始教課,因為深大體育學院運動訓練系的學生要到今年秋季才入學。而且,侯逸凡的學生也不止是國象專業棋手。“還在準備課件、申辦項目以及規劃教學之餘的研究計劃。”侯逸凡說。

  雖然還需要熟悉工作,但侯逸凡說,她的“跨界”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的。侯逸凡說,她對自己工作的定位,除了培養學生,還包括國際象棋的普及以及如何與青少教育相結合。

  侯逸凡稱:“我從事國際象棋20年,國象成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來到深圳當老師,我希望生命可以更豐富,也希望分享自己的心得,啟發旁人。這樣我從事國象項目也更有意義。”

侯逸凡於2017年獲羅德中國獎學金,2018年入讀牛津大學(圖為牛津畢業照)。
侯逸凡於2017年獲羅德中國獎學金,2018年入讀牛津大學(圖為牛津畢業照)。

  北大到牛津的轉身

  在接過深圳大學教授聘書之前,侯逸凡已經曆了一次不凡的轉身。

  作為當年國際象棋領域最年輕的棋後,最具前途的棋手,侯逸凡突然選擇去北大讀書。她不但在北大學業有成,還拿到羅德獎學金,前往牛津大學深造。

  在北大國際關係學院,侯逸凡選修外交學專業。侯逸凡表示,她希望能在兩套知識體系的交彙碰撞中收穫不一樣的思想火花。

  在北大求學期間,侯逸凡兩次獲得學科綜評第一,這為她在2017年申請成功羅德獎學金埋下伏筆。在牛津,侯逸凡選擇研究公共政策方向。讀書幾年,她最大的收穫是視野的開拓。

  “以前想問題,總是棋手的角度。如今在學業中,經曆很多小組討論,在課題的研究時,需要有更加全面的考察,避免先入為主。”侯逸凡說。

  從北京大學到牛津大學,侯逸凡也和普通學生一樣,面對著課業的壓力和繁重的學業。“包括寫論文卡住了,時間分配也會遇到問題。這些壓力環境下,我也在學習如何協調又不影響生活。我還發現,我在探討學業問題時,也會想到可以用在下棋上。”

侯逸凡於一帶一路中歐國際象棋精英賽中國站。(攝影:劉毅)
侯逸凡於一帶一路中歐國際象棋精英賽中國站。(攝影:劉毅)

  離開舒適區的跨界

  回頭看自己當年的求學,侯逸凡認為,自己只是做了一個簡單的決定。

  如今,侯逸凡正努力在教育圈里施展拳腳,正如她8年前選擇投身大學校園一樣的堅定和勇敢。

  侯逸凡說:“在一個圈子待久了,也就習慣留在這個舒適區,久了也難有動力做改變。我希望自己每過一段時間就能與時俱進,給自己注入新的元素,也儘可能給社會多做一些事情。人生就要多見識不同的風景。”

  讀書帶給侯逸凡的另一個改變,就是帶給她更大的社交圈。

  “從去北大上學到申請羅德獎學金,再到去牛津上學,我認識了體育圈之外更多更優秀的小夥伴。從老師到同學,再到其他研究人員,都是各領域優秀的人才。我發現他們仍有執著的心繼續前進。和他們在一起,可以幫助打開自己的思維。”

  從牛津大學碩士畢業一年後,侯逸凡正在進行從學生到育人的跨越轉變。但很早之前,她一直存有將自己學習、比賽國際象棋的經驗,傳授給外界的心願。

  一年前,侯逸凡來到深圳參加國象活動,與深圳棋院院長劉適蘭聊起了國像在高校的發展。劉適蘭隨即鼓勵和建議她到深大工作。

  侯逸凡說,這次來深圳大學執教,希望把自己在北大、在牛津的求學經曆,貫徹到自己的授課方式中。她說:“我希望把這些教育理念,融入中國的教學理念,希望結合中國好的教育方式,讓學生更有效率地學習。”

  下棋和教育將是未來重心

  記者採訪侯逸凡的前一天深夜,侯逸凡剛剛下完國際棋聯女子快棋賽第三站的決賽。這場在網絡上舉行的比賽中,侯逸凡一度落後俄羅斯棋手拉戈諾,依然頑強扳平,將比賽拖入加時。

  遺憾的是因為鼠標操作失誤,侯逸凡主動認輸。拋開結果不論,這意味著下棋和教育,將是侯逸凡接下來的工作重心。

  侯逸凡告訴記者,此前幾年,她一邊忙於學業,一邊也在堅持下棋。最近受到新冠病毒疫情影響,包括國象候選人賽被迫中途叫停,很多比賽變成線上,卻也給了侯逸凡參賽的機會。

  “現在比賽都是在網絡上舉行了,最好的一點,是不需要棋手飛去比賽地集中半個月參賽,而且比賽時間都是在中國時間的晚上。我白天有工作,晚上正好下棋,和工作也不衝突,還是熱愛比賽的。”

  眼下,侯逸凡在深圳的工作量不小。除了深大的教研任務,後期國象國家隊龍崗基地落地後,她還需要擔任教練任務。

  談到如何分配自己的精力,侯逸凡坦言,當下她肯定會以工作為主,線下比賽要看時間能不能協調開。“我比較少做5年10年規劃,多是做短期目標。”

  一路走來,侯逸凡每次來到人生的十字路口,都會做出不凡的選擇。她表示,自己是順其自然。“之前選擇下棋還是上學,現在選擇下棋還是工作。其實考慮太多,不如簡單化處理,遵從自己內心。”

  談到當下,侯逸凡說,她滿意自己做出的選擇。她的目標是吸引更多好學生來深圳大學。

  “我之前比賽去過世界各地推廣國象,舉辦講座,但是大多數受眾群體是當地的職業隊伍,或者是中小學生,大學生很少。這次能到高校工作,可以多做一些探索,找到推廣的契合點。”

  “我也給深大打個廣告,之前很多人選擇去波士頓上學,是考慮到那裡有名校,也有最知名的企業。如今在深大周圍,就有好多世界知名的企業,可以提供實習機會。歡迎學生報考我們學校,我們專業。”

  來源:褚鵬/北京青年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