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卡埃斯新書《曆史已經開始》認為:美國為繼續統治世界而逃避現實
2020年07月14日15:37

原標題:馬卡埃斯新書《曆史已經開始》認為:美國為繼續統治世界而逃避現實

參考消息網7月14日報導 西班牙環球網站7月10日刊載題為《美國:為了繼續統治世界而逃避現實》的文章,解讀了美國學者布魯諾·馬卡埃斯的新書《曆史已經開始》,並指出馬卡埃斯的新書認為自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又一次只有逃避而沒有革命,美國為了繼續統治世界而逃避現實。文章編譯如下:

美國會繼續保持全球第一強國的地位嗎?這是隨著當前的新冠肺炎危機再次浮出水面的大問題。當前的大流行相當於20世紀的世界大戰或重大經濟崩潰。這是可能發生深刻變化的時刻,這種變化會出現在美國嗎?

華盛頓霸權衰落的問題並不是一場隨著特朗普的上台而出現的辯論。多年來,知識分子和政治家就此事爭論不休。說實話,一段時間以來,我們一直在聽同樣的理論,就好像對美國已經沒有新的思維方式或理解方式。正因如此,布魯諾·馬卡埃斯的《曆史已經開始》是一本重要的書。

新文明正在“分娩”

這本書使我們瞥見了一個原始而激動人心的美國。這位作者的優點在於為我們打造了一個新的心理框架,以解讀事實和曆史。在讀過這本書後,許多讀者可能會意識到,他們正在通過馬卡埃斯在新書中的視角和概念來分析特朗普的最新聲明或亞曆山德里婭·奧卡西奧-科爾特斯的最新推文。

《曆史已經開始》在國際政治、電視連續劇、政治哲學、矽谷以及偉大的美國小說等元素之間展開。全書始於一部文明史。馬卡埃斯提出了一個開創性的論點:美國和歐洲是兩個不同的文明。在美國的起源中,有一顆重要的歐洲種子,但是當前的世界第一大國始終致力於找到自己的道路。  

目前,美國正處於一個與其“歐洲過去”徹底切斷的進程中,它將重塑自我,並作為一個完整的文明誕生。美國既不處於衰落之時,也並未走到其曆史盡頭,而是正在分娩一個新文明。

馬卡埃斯在這本新書中明確表達了與《論美國的民主》一書的作者、法國思想家托克維爾所持理論的對立觀點。馬卡埃斯認為,這位備受尊敬的學者犯了一個重大的根本性錯誤:認為美國是歐洲夢的完美版本。他認為,托克維爾未能擺脫所謂的歐式外殼,也未能構建出年輕的美國民族擁有屬於自己道路的可能性。馬卡埃斯指出,從這個意義上說,當拉爾夫·沃爾多·愛默生、沃爾特·惠特曼、亨利·戴維·梭羅或赫爾曼·梅爾維爾這樣的作家理解到美國不是一段(歐洲)曆史的終結而是一個全新的開始時,也許更為智慧。在理解美國哲學的視角方面,馬卡埃斯最為推崇的人物也許是思想家威廉·詹姆斯,後者建議我們通過行動來理解真相。

政治與現實脫節

另一方面,來源於生活的創作也延伸到美國政治領域。馬卡埃斯說,有一段時間,美國政壇的狀況開始與美劇中的情節別無二致。政治腐敗這樣普遍的現象隨著“水門事件”的發生變成了驚悚劇。里根這樣的演員上台了。比爾·克林頓和莫妮卡·萊溫斯基之間幾乎是《宋飛正傳》風格的喜劇軼事變成了一場規模宏大的國家戲劇。奧巴馬政府成員的表現就好像他們是《白宮風雲》系列中的角色一樣。關鍵在於:不必說服選民,而要使選民與所講的故事掛鉤。特朗普的上台是一場最終的龐大真人秀——如果我們任由瘋子指揮白宮,會發生什麼?

人們面對美國與現實的這種脫節的第一個反應或許是無所適從。但馬卡埃斯指出,如果人們能夠理解現代自由主義面臨的根本問題,那麼這一討論就變得有意義了。起初多元化的自由主義現在已經縮小了範圍,僅為自由主義社會提供了一條單一的道路,其中大的偏差要麼是走向極權主義,要麼後退。為了保持自由,必須遵循已經設定好的道路。邁向激進新方向的政治自由日益減少,因為如果像匈牙利或波蘭那樣採取這種道路,自由主義就會被摧毀。但是,如果我們不是通過現實而是虛構來採取新的激進的政治道路呢?

那就是特朗普在右或者伯尼·桑德斯在左所呈現出的景象:都是一種“虛擬經驗”。

通過這種令人興奮的新的敘事方式,我們或許可以體驗到激進的政治選擇的樂趣。但是所有這一切都沒有使現實發生重大轉變——自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真的發生了改變嗎?又一次只有逃避而沒有革命。甚至連現實中的巨大打擊也沒能摧毀這種向虛構逃避的趨勢,我們在當前的新冠病毒危機中看到了這一事實,在這場危機中,政治辯論越來越不科學。無論是特朗普還是拜登都已經熱切擁抱新的劇情來吸引其未來的選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