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了,美國華人神探被曝製造“殺人冤案”
2020年07月14日14:12

  原標題:危了,美國華人神探被爆製造“殺人冤案”

  李昌鈺(Henry Chang-Yu Lee,簡稱Hnery Lee)是美國乃至全球著名的華人法醫和刑事案件鑒定專家,在華人世界更被稱為“神探”。

  在中國國內,他也獲得了輿論的追捧,常常被請來發表演講,講述他的成功曆程和職業心得。

  然而,近日他卻在美國陷入了一場信任危機,因為一起被他在1985年鑒定出的兇殺案,如今被發現是一場“冤案”…。

  而且這種情況的舊案,據說還不止一起……

  根據美國《哈特福德新聞報》(Hartford Courant)等美國地方媒體報導,這起引發李昌鈺“信任危機”的案件,始於1985年。當年,在美國康涅狄格州的新米爾福德鎮,兩名當地不到20歲的男子,被懷疑殘忍地殺死了一名65歲的老人。當時這名老人被發現在家中身中27刀,還曾遭到暴力毆打。

  兩名被指控為兇手的男子一人17歲,一人18歲,根據當時控方的描述,屬於“問題青年”——無家可歸,住在一輛被偷來的車里,而且經常會小偷小摸,以給自己購買毒品。

(圖為目前已經年過50的兩名當時被指控殺人的男子,圖片來自美國《哈特福德新聞報》)
(圖為目前已經年過50的兩名當時被指控殺人的男子,圖片來自美國《哈特福德新聞報》)

  不過,雖然兩人的背景出身已經令他們在此案中處在不利的局面,警方當時並沒有找到能夠證明兩人作案的證據。

  根據《哈特福德新聞報》的報導,當時因為那名老人被害的情況十分殘忍,犯罪現場隨處都是大灘大灘的血跡,那麼按理說兩名被指控的兇手也應該身上會沾有這樣的血跡。可警方並沒有在兩人身上發現這樣的痕跡,兩人的衣物與其他物品以及居住的車上,也都找不到遇害者的血跡。

(圖為當時的犯罪現場,圖片來自當地警方)
(圖為當時的犯罪現場,圖片來自當地警方)

  然而,當時參與了此案調查的李昌鈺,卻在遇害老人家的浴室里發現了一塊可疑汙漬的毛巾,並稱自己經過“反複檢測”發現這塊毛巾上沾有的汙漬是“血跡”。控方則根據李昌鈺的這一發現,認定兩人是用這塊毛巾擦除了血跡,並最終說服了法庭,判決兩人分別入獄50年和55年——儘管兩人堅稱自己不是兇手。

(圖為當年李昌鈺發現沾有“血跡”的毛巾的浴室,圖片來自當地警方)
(圖為當年李昌鈺發現沾有“血跡”的毛巾的浴室,圖片來自當地警方)

  不過,在兩人被關了20年後,此案卻出現了轉機。

  根據美國《哈特福德新聞報》的報導,兩人在2008年的最後一次上訴時,成功通過1985年時還不存在的基因檢測手段,發現那個毛巾上沾有的根本就不是“血跡”。同時,當地州政府的法醫實驗室也發現了一份不利於李昌鈺的記錄,上面顯示李昌鈺並沒有真正檢測過那塊當時被他宣稱是“沾有血跡”的毛巾。

(截圖來自美國《哈特福德新聞報》的報導)
(截圖來自美國《哈特福德新聞報》的報導)

  於是,在又經過了11年的等待和法律程序後,此案終於在近日被康涅狄格州的高等法院給出了一個“顛覆式”的判決:一致認定兩人無罪,當庭釋放。

(圖為美國多家地方媒體報導了這一“冤案平反”的事情)
(圖為美國多家地方媒體報導了這一“冤案平反”的事情)

  而且,根據《哈特福德新聞報》的報導,法院還在判決中點名批評了李昌鈺,認為他當年理應清楚那塊毛巾沒有進行檢測,所以不該在這樣的情況下出庭作證,給出不準確的證詞,是在用虛假或有誤導性的證詞製造冤案。法庭還認為只要李昌鈺當時盡到了責任,這種錯誤是本可以避免的。

  《哈特福德新聞報》還在報導中透露,法庭曾一度為該用什麼樣的詞語指出李昌鈺這位美國乃至世界知名的刑案鑒定專家的錯誤行為而糾結,最終法庭認為“李昌鈺的證詞是源於蓄意作假還是僅僅出錯”並不重要,因為當年的作為控方的州政府應該是知道他的證詞是不準確的,卻沒有做出糾正。

(截圖為法庭發佈的批評李昌鈺的部分觀點,此案的一些更詳細的內容已被當地法庭公佈,可見:https://www.jud.ct.gov//external/supapp/Cases/AROcr/CR334/334CR35.pdf)
(截圖為法庭發佈的批評李昌鈺的部分觀點,此案的一些更詳細的內容已被當地法庭公佈,可見:https://www.jud.ct.gov//external/supapp/Cases/AROcr/CR334/334CR35.pdf)

  另外,除了當年李昌鈺給出的證據被推翻外,DNA檢測技術還發現其他來自當年案件犯罪現場、兩人的個人物品以及他們一度生活在的那裡車上的各種物證中,也沒有一樣可以證明兩人是兇手的。

  目前,李昌鈺也給出了回應,稱他在當年的案件中是如實檢測了那塊毛巾的,並堅持認為毛巾上沾有的就是“血跡”,他沒有錯。他還認為他之所以成為了靶子,是兩名被告的律師採用了一種靠攻擊專家證人給當事人脫罪的策略。

  可從《哈特福德新聞報》的報導語氣來看,該報對於李昌鈺的說法並不“買賬”,稱除了上述這起案件,還有兩起刑事案件的被告及其律師在指控李昌鈺在涉及他們的案件中給出過有問題的證據。這兩起案子也都發生在上世紀80年代,一個在1984年,一個在1986年,李昌鈺在這兩起案件中都提供了證明被告人是兇手的“血漬”證據,但基因檢測卻發現這些“血漬”證據都存在問題。

(截圖來自美國《哈特福德新聞報》的報導)
(截圖來自美國《哈特福德新聞報》的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