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大教授陳定定:特朗普難打經濟牌 中美關係明年或迎窗口期
2020年07月14日01:17

  原標題:專訪暨南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陳定定: 美國疫情反彈危及複蘇 特朗普難打“經濟牌”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特朗普關心的主要還是大選,而他的選情很大程度上依賴於美國經濟運行狀況,某個程度上他被迫提前重啟經濟,結果,卻導致病毒進一步蔓延,反過來又對經濟造成負面影響。

  在新冠疫情暴發數月,確診病例突破330萬、死亡超過13.5萬人之後,美國民眾終於看到總統特朗普在公開場合戴上了口罩。在此背後,是來勢洶洶的疫情反彈及其對經濟複蘇進程的威脅。

  3月中旬以來,美國疫情迅速擴散,淪為全球重災區,特朗普政府在病毒檢測、佩戴口罩、藥物治療等各個防疫領域的混亂局面,招致美國社會各界廣泛批評。圍繞抗擊疫情與重啟經濟,美國兩黨陷入激烈黨派之爭,在公眾場合是否應該戴口罩就是其中之一。

  目前距離11月美國大選不到4個月,兩黨鬥爭日趨白熱化。根據蓋洛普最新民調數據,截至6月30日,特朗普支持率已下降至38%,不支持率上升至57%。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日前就美國疫情與選情形勢等問題專訪了暨南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陳定定。他於2007年獲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2015年創立社會智庫“海國圖智研究院”,2016年曾成功預測了特朗普的當選。

  疫情反彈危及“經濟牌”

  《21世紀》:受新冠疫情影響,上半年美國經濟陷入衰退。5月以來美國開始重啟經濟,但6月下旬起疫情反彈導致多州暫停重啟。你怎麼看美國經濟前景?

  陳定定:現在IMF、 世行等研究機構都調低了對今年全球經濟增長的預期,也下調了美國經濟增速預測。原因就是剛才提到的,一個多月前美國重啟經濟有點過早了,在疫情沒有得到基本遏製的情況下重啟,導致最近美國單日感染人數創新高。美國公共衛生專家福奇說過,如果現在的趨勢得不到遏製,單日感染人數甚至可能突破10萬。這是非常嚴重的,死亡人數也會大幅增加。

  我覺得這跟特朗普的應對方式很有關係,因為他關心的主要還是大選,而他的選情很大程度上依賴於美國經濟運行狀況,某個程度上他被迫提前重啟經濟,結果,卻導致疫情進一步蔓延,反過來又對經濟造成負面影響。

  《21世紀》:為什麼戴口罩這個問題在美國會這麼難處理,而且民主黨和共和黨之間意見分歧這麼鮮明?

  陳定定:戴口罩這種議題某種程度上跟美國控槍爭議有一定相似。政府認為民眾在某些地區不應攜帶武器,但民眾會認為攜不攜帶武器是個人自由。政府雖說可以下一個命令鼓勵,或者說立法,要求民眾戴口罩,但民眾還是有頑固的,認為我的決定應該我做主,哪怕是對我有好處、對我的社區有好處,這裏有根深蒂固的個人自由主義傾向在裡面。

  加上今年美國兩黨惡鬥,戴口罩與否實質上也是關於重啟經濟的爭論,一旦要求戴口罩意味著很多餐廳餐桌的間隔得重新調整,游泳池容納人數也要減少,很多這類防疫措施都會增加經濟成本,跟戴口罩是一個邏輯。

  特朗普是主張經濟重啟的,但民主黨認為當務之急是遏製疫情不是去重啟經濟。我想核心問題可能還不在於經濟是否重啟,可能在於特朗普支持度或者說政治“合法性”來源比較單一。正常情況下,如果總統比較受歡迎,他的支持度來源通常像桌子一樣有幾隻腳,而不是只靠一個經濟和股市。因為特朗普支持來源只能靠經濟這一條腿。他自身的問題導致他沒有其它選項可以做。

  特朗普從上台以來民眾支持度從來沒有突破過50%,一般都在42%上下浮動。這在過去幾十年曆任總統里都沒有過,在這麼長的一個時間段支持度都是少數派。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能靠經濟,但只靠經濟是不夠的。

  《21世紀》:與經濟陷入衰退不同,美國股市自3月觸底以來走出一波“V”型反彈,如果說三、四季度經濟複蘇不如預期,股市也會有風險。對特朗普來說,是否意味著“經濟牌”也打不動了?

  陳定定:可以這麼說,特朗普現在還寄希望於股市恢復甚至創新高,但股市恢復跟就業率、失業率沒有必然關係,美國失業率可能還會維持在10%以上的高位。當然,也可能得到比較好的恢復,但我們不知道接下來兩三個月的情況,這取決於經濟重啟的情況。有些工作失去了可能就回不來了,永遠沒有了。

  另外,還取決於一些關鍵州的失業率和經濟重啟情況。像佛羅里達州最近單日感染病例創新高超過1萬,可能還在增長趨勢當中,佛羅里達州老年人口較多,感染死亡率會比較高,所以會影響老年人的投票意向和意願。上一次大選特朗普在佛羅里達州是險勝,差距只有2萬多票。

  中美關係明年或迎窗口期

  《21世紀》:關於中美關係,國內外學者看法不一,有些特別悲觀,但也有些比較樂觀的觀點。你最近一篇專欄認為2021年中美關係有機會迎來緩和,是基於哪些因素判斷?

  陳定定:主要基於三個方面因素,第一是特朗普的對華政策沒有成功,挑起的貿易戰沒有達到他的目的。美國對外貿易赤字包括對華貿易赤字其實還是擴大的,這充分說明了美國的對外貿易需求,中國能夠提供的,其他國家或市場不能填補空白,有一定程度的依賴性。當然經濟依賴是相互的,比如美國大豆依賴中國市場,因為除了中國能買那麼多大豆,其他國家沒有那麼大的購買力,而中國一定程度上也依賴美國大豆的供給,因為除了美國能供給那麼多價格相對合理的產品,其他國家也提供不了。

  第二是特朗普所謂科技戰也沒有達到他想要達到的效果,對華為的打擊並沒有把這個企業打垮,我們看到華為去年收入創了新高,今年也是在穩步推進。對中國其他高科技企業的打壓,也沒有把這些企業打得一蹶不振。所以,特朗普整個對華政策目前並沒有達到他的想要的目標。如果他幸運連任的話,可能也要做一些調整。

  第三是跟美國內政有關,拜登的對華政策我們現在不知道,但可以看他過去的言論和他團隊的思想和看法,大概知道一些他可能關心的問題,他的一些路徑和態度,應該說,跟特朗普還是有比較顯著的區別。一些對華競爭可能還會繼續,甚至變得更加緊張,但是對華合作方面也會變得更多,包括氣候問題、能源問題、公共衛生合作、地區問題的共同解決等,都會變得更加重要。所以,預計會給中美關係緩和帶來一些空間。

  從國際層面來看,很多國家其實是不願意跟著美國一起對抗中國的,他們不想在美國和中國之間選邊站,他們選擇的邊是他們自己。這對美國想構造一個所謂的國際統一聯盟來對抗中國,很可能只會起到一個反作用。因此他也得調整這些戰略和政策。當然新政府上台後政策調整也要時間,但還是有相當大的概率,中美關係明年會有一個窗口期。

  《21世紀》:特朗普政府比較反移民和排外,民主黨這方面則比較開放,如果拜登勝選,中美民間交往是否有望迎來恢復?現在很多在美留學生、學者等都因簽證問題受到影響。

  陳定定:會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因為整體氣氛會有所好轉。具體政策可能會有一些變數。但兩邊交流也會更多,類似這種受限案例也好、擔心也好會少一點。 雖然不太容易恢復到以前那種狀況,但是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草木皆兵。總體而言是會得到一些緩和,對雙方的發展也是一個好事情。

  特朗普民調落後

  《21世紀》: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在民調和各界普遍不看好特朗普的情況下,海國圖智是為數不多預測他勝選的智庫之一,當時是基於什麼因素判斷的?

  陳定定:我們其實也沒有認為他百分百當選,只是認為不應低估這個可能性。原因很多,最主要跟美國特殊的選舉製度有關。美國大選實行選舉人票製度,而不是簡單看誰的票數多少。希拉里得票其實比特朗普還多出280多萬張。美國製度有其特殊性,每個州單獨核算,誰贏了就把整個州的選舉人票全部拿走,所謂贏家通吃。

  當時我們觀察到特朗普在中西部“鐵鏽地帶”有比較高的支持率,民調差距不大並在誤差範圍之內,而且最後一段時間還有所變化。整體形勢有利於特朗普。最後果然出乎多數人意料,特朗普贏得大概4個關鍵州。這4個關鍵州領選票加起來也就8萬張左右,是個很小的數字。希拉里在加州就多贏了幾十萬張票,如果可以抵消她就贏了,正因為不能抵消,特朗普贏了。

  這個意外裡面有很多政治因素。特朗普有獨特個人風格,是政治“素人”,所以,媒體、建製派、精英都不喜歡他。但底層選民很多是支持他的。這裏有一個脫節現象。底層選民的聲音沒有被建製派和媒體聽到,草根被精英忽視了。現在情況不同了,特朗普已經是主流聲音裡面的一個。草根的聲音也沒有像以前那麼被忽視,有很多渠道可以聽到他們的聲音。

  《21世紀》:距今年美國大選僅剩4個月,特朗普在全國及搖擺州民調中全面落後於民主黨對手拜登。但2016年的經驗告訴人們,民調不一定可靠。特朗普有沒有再度勝選的可能?

  陳定定:要出現這個“奇蹟”,需要他付出比當年兩倍、三倍甚至更多的努力。包括在競選造勢、競選策略、對競爭對手的描繪或者說信息上的攻勢,甚至還需要天氣幫忙,支持者會不會在選舉那天出來投票等等。

  現在還有4個月,今年黑天鵝也特別多,候選人的健康問題也要關注,畢竟兩位候選人年紀都很大了。排除黑天鵝因素的話,應該說,特朗普輸掉選舉的概率還是比較大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