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我不能稱之為網紅
2020年07月13日20:45

  武楓葉

  來源:鈦媒體

  鈦媒體註:

  7月13日14:30,中國企業家中的“帶貨女王”格力電器董事長兼總裁董明珠走進鈦媒體前沿直播間,擔任鈦媒體T-EDGE X全球科技月之“國家品牌峰會”的重磅嘉賓,接受了鈦媒體國際合夥人楊銳的專訪。

  社交、電商、直播等各種形式的市場渠道一直在更新的當下,格力如何自我革新?

  對此董明珠表示,有了互聯網以後,才產生了新零售,過去沒有線上必須到店裡才能買到,但現在這些小東西在線上買就非常便利,應該說是一個進步。但是也是有局限性的,作為家電空調領域,有重要的一環,就是家庭安裝,必須要走到家庭里去,就要有一個龐大的服務隊伍。“所以我們定義一個新零售是線下線上完美結合,才是真正的新零售模式,這是我們一直開始逐步在推動的一個事情。”

  此前,董明珠已經進行了數次直播帶貨,銷售額也從20萬、3個億、7個億,到40多個億,再到一百多億,董明珠因此也被成為“帶貨女王”。

  談及這個稱呼,董明珠表示,自己還不能稱之為網紅,因為展示的是企業的文化,直播帶貨令她感受最深的是,格力空調在人們心目當中的烙印很深,一講空調就是格力。但實際上,格力已經是完整的家電產業鏈。

  同時,直播也帶來了好處:第一,格力這個品牌,現在讓更多人知道了,格力原來不僅僅是一個空調,而是一個家電全品類的研發製造商,這對格力來講是一個全新的認識;第二,把線上模式和線下結合起來,縮短了和消費者之間的距離;第三,我們幾萬家經銷商慢慢清醒起來,知道未來必須把線上線下結合起來,給消費者的服務實際上提高了一個服務檔次,很多經銷商已經通過這種模式開始感受到線上的價值所在。

  在逆全球化的趨勢下,在全球產業鏈中,怎麼看待企業間彼此先後的依存?董明珠給出的答案是:第一個是尊重,第二個是協同,第三個是共贏。

  採訪最後,被問到自己女強人的形象,董明珠表示,強人是別人的感覺。“外面都講我是女強人,我一點不強。因為你在這個位置上,行使了大家習慣性的思維是,這應該是男性幹的事情,男人拍檯子發脾氣,你不會說是男強人,女的拍檯子你一定是女強人,實際上那都是工作需要你去做的事情。”

  最後,主持人楊銳和董明珠約定,將參與董明珠十天后的直播帶貨。

  以下內容是鈦媒體楊銳與格力電器董事長兼總裁董明珠的對話實錄:

  “我還不能稱為網紅,因為我在展示企業文化”

  鈦媒體楊銳:大家好,我是楊銳,歡迎來到鈦媒體T—EDGEX,全球科技月的現場,為期一個月的全球聯線科技月活動已經過半,很高興和大家又見面了,歡迎來到我們國家品牌論壇的現場,今天我們將邀請一位重磅嘉賓,在這個特殊的時期,特殊的時期,全是國家品牌的力量。

  我也將用Rui—Dialogue開啟今天的對話。馬上要揭開謎底了,今天Rui—Dialogue邀請的這位嘉賓可以稱得上是國家品牌這個名片的代表性企業,是誰呢?她就是珠海格力電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裁“帶貨女王”董明珠女士。歡迎您董總,上次咱們見面好像是在約翰內斯堡,那次採訪我學到了很多,從那個時候我就知道您誌在必得,要想研發手機,並且想要取代iphone,給我留下特別深的印象,現在還有這樣的野心嗎?

  董明珠:我覺得不叫野心,我們都要有夢想要有目標,作為製造業本身就是創造生活,給別人生活帶來改變,這就是一個企業的價值所在,所以我們一直不斷地在滿足或者追逐於消費者的需求去打造或者創造新的產品。

  鈦媒體楊銳:今天消費市場,風雲變幻,包括社交、電商、直播等各種形式在內的市場渠道一直在更新,面對一代新消費人群和消費習慣的變化,特別是中產階級這個龐大市場生活方式的變化,作為擁有龐大體系的傳統家電消費巨頭,格力在流量和算法的大時代,在消費和流量渠道變革的當下,您如何自我革命,實現一個轉型?

  董明珠:我們在幾年前就這樣講,新零售就是線上,線下就是傳統的銷售,實際上這兩者之間我覺得是有一個歷史的背景,也就是新零售就是線上銷售這種模式,是因為有了互聯網的這樣一個時代,才產生了一種新的線上銷售產品的模式,但是他是有局限性的,比如說我們買零星的消費品,過去沒有線上我們必須到店裡才能買到,現在這些小東西在線上買就非常便利,應該說是一個進步。但是作為家電空調領域,有重要的一環,就是家庭安裝,必須要走到家庭里去,這是第一。

  第二、他既然要走進家庭,就要有一個龐大的服務隊伍,格力幾年前,就看到了線上模式對空調領域或者對家電領域的改變,還是蠻重要的。我們在兩年前已經在思考,作為一個企業來講,使命不僅是要打造一個好的產品,更多的要帶動一個團隊,像格力這樣幾萬家的專賣店不可能一刀切,說都去線上去賣,幾萬家專賣店背後有上百萬人的生存,所以必須有顧全大局的意識,隨著時代的發展,要推動,要引領同時還要什麼?實踐。這是疫情給我們帶來一個最大的改變,疫情逼著我們要快速的讓專賣店認識到,消費者再不可能走進你的店裡了,這時候你要走出去,這是一個認識上的轉變。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情,特別是我們遇到很多消費者在疫情當中,他顧及到的是什麼?我要嗬護我自己的健康,天氣不是太熱的情況下,他對購買空調根本沒有什麼慾望,當你的產品沒有市場的時候你的產品就沒有價值了。

  我們一季度一分錢沒有銷售,按照往年我們要三四百個億的銷售,一季度幾乎是停頓的,無論是渠道商家,還是企業,都面臨著一個重大的抉擇,就是下面怎麼辦?你原來想要去做的事情,可能大家覺得,我們挺好,我們每年都賣那麼多,我們一樣的,但是現在重新認識,我們的消費要揉進什麼?更貼近市場的模式,所以我們定義一個新零售是線下線上完美結合,才是真正的新零售模式,這是我們一直開始逐步在推動的一個事情。

  鈦媒體楊銳:的確,這次新冠疫情深刻的改變了這個世界,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生產方式,銷售方式,改變了我們的思維方式,特別像您這樣優秀的企業家,確實受到了震撼,能感覺到格力在做出非常及時的變化,危機倒逼我們的改革,你們改革一定會帶來巨大的變化。董總您已經做了五場直播帶貨,可惜我顏值不如你高,也沒有你那麼紅,轉身做網紅也很睏難,很羨慕你直播帶貨,成績也聽說非常不錯。我的問題是,您是否喜歡業內對你評價“帶貨女王”這樣的稱號?

  董明珠:可能他們是用數字來評價一個結果吧,看每一次格力賣到最後,從20萬,到3個億到7個億,然後到40多個億,再到一百多億,這個過程當中,我們更看到的是不是一個單一的帶貨,我還不能稱之為網紅,因為我是在展示的是企業的文化,這次直播我感受到很多的變化。格力在人們心目當中的烙印很深,就是空調,講空調就是格力。格力已經是完整的家電產業鏈,冰箱、洗衣機,生活電器,廚具一系列已經完成了整個的研發製造,格力電器是家電行業唯一全品類由自己生產完成的,我們從來不拿到外面貼牌,我們一直強調品質的重要性,我們非常看中這一點,每個產品都是用自己的生產隊伍來製造完成的,所以直播以後,我們感觸到兩點:

  第一、格力這個品牌,現在讓更多人知道了,格力原來不僅僅是一個空調,而是一個家電全品類的研發製造商,這是對格力來講是一個全新的認識。特別是小家電,買個風扇,真的我們感受到消費者不會到你店裡來買,買空調順便帶一個風扇走,小家電類的,電飯煲,水壺,吸塵器等等,直接在網上一下單就可以了,因為他不存在安裝的問題。這是線上直播的好處,能將產品品類展示的更全,範圍幅度也更超前,格力現在總部的展廳,兩千多平方,產品也沒有展示全,而有了線上,就可以琳瑯滿目,展示的很清楚,這是第一個好處。第二個好處,我們把線上模式和線下結合起來,可以快速的提升什麼?跟消費者之間的距離,縮短了和消費者之間的距離,過去我們肯定要幾天,現在空調今天下了三天之內完全可以裝上,以前就做不到,這個變化對我們來說,我覺得是非常大,這是第一個大。還有個大變化,就是我們的經銷商,其實我帶貨並不是因為你們看到的是數字變化很厲害,真正稱為我是“帶貨女王”,我最大的感受是讓我們幾萬家經銷商慢慢清醒起來,知道未來必須把線上線下結合起來,做得更加完美,給消費者的服務實際上提高了一個服務檔次,這點來講我覺得是非常高興的,很多經銷商已經通過這種模式開始感受到了線上的價值所在。

  鈦媒體楊銳:對,變化是絕對的,不變是相對的,我想臨時給您做一個案例分析,特別想聽聽董總分析最近“吳曉波翻車”,當然這是帶引號的。吳曉波也想直播帶貨,他想推銷的是千元以上的高價值產品,沒想到大量的流量,大量的參與他直播買貨的都是一些買百元以下產品的用戶,因此他這一次的直播帶貨,被媒體稱為比較失敗,當然了失敗對於任何創業家來講都是一筆財富,我們不是說嘲笑吳老師,而是說這個案例給您帶來的啟示是什麼?

  董明珠:消費群體是多樣的,像我們賣空調,大家都認為空調過去都是低價,在我們這次當中,我們既滿足了這個需求群體,同時也滿足了高端需求群體,我們產品銷售的過程當中,很多賣的很好的產品都是新出的,在這個行業是沒有的,這是我們研發的技術。比如,我們的產品可以節能30%,通過我們的設計在節能的基礎上更加節能,這是給消費者帶來很大好處。

  格力是以靜和節能出名的,你用格力的空調可以這樣講,我用一個普通的空調一年三千塊錢電費,用格力最少要節約600塊錢以上的電費,你說願意買一個,雖然當時買很便宜,但是如果多一點錢,意味著未來的十年每年能省多少錢。這個東西有消費人群是分了不同層次的,有的消費群就是我要臨時買一個便宜的,這個群體我們也滿足了,特別是前幾次我們搞促銷,在帶貨是的過程當中,我們每一台虧350到400塊錢,我不賣不虧,要賣一台我要貼400塊錢進去,我們去年雙十一大概貼了50億進去。

  現在我們發現貼錢越來越少了,依然還要貼,但是貼得少了。比如剛我們搞的活動,那些產品都貼了,但不是貼300,我們可能貼100、150塊錢,逐步在把虧損的錢找回來,消費你高檔的產品。類似這種消費群現在越來越多,所以我們達到一個平衡,這個產品我們為什麼虧錢要做,不是當下,因為他用完比對完以後,他下次更新的時候有錢的時候,一定是選擇格力,所以我們更做的是長遠的一種方式。

  鈦媒體楊銳:董總我們現在注意到,智能家用電器現在非常流行,比如說空調彩電冰箱,熱得快,電視,藍牙音箱甚至營造室內氛圍的窗簾都可以一鍵式解決,這種叫全品類的一條龍的智能家居。董總如今不謀而合,這個領域里的家電,大哥大都在做全品類的佈局,您說您已經走進第一方陣,您如何規劃格力全品類發展戰略的?

  董明珠:格力分兩大類,一塊是消費品類,主要是電器類,比如像我剛才講的,我們廚房,現在我要炫耀一下我的產品,做廚房我們可以做到油煙機,家裡沒有油煙味,你要從根本上解決消費者的痛點,這是第一。第二、我們油煙機可以六年不要進行清洗,你聽完我的,你對油煙機是不是有全新的認識。

  鈦媒體楊銳:我第一個衝動趕緊去買格力的油煙機。

  董明珠:很多家庭主婦做飯的時候家裡油煙味飄的,這個做過測試,長期在廚房容易得惡性腫瘤,首先解決他為什麼會有油煙,你要想從技術上讓消費者真正解決他的痛點,要用技術來解決,我們的油煙機一做出來,我們就實現了無油煙。

  鈦媒體楊銳:我插一句,我在英國留過學,好多英國人不願意把自己的房子出租給中國留學生,咱們自己的留學生一做飯那個味道,在廚房掛著厚厚的油,您油煙機的革命,可能某種程度上改變中國人在歐洲或者西方其他國家當中的一種形象,因為我們那種做飯的油太大,太油膩了。

  董明珠:對,我自己感觸最深,原來我用的是進口的一個油煙機,說心裡話,我覺得油煙機他們有很長的歷史,他們都解決不了油煙味,我每次一回家,家裡在做飯,滿屋子、樓下樓下都是油煙,我們這個產品出來,他們說董總我們這個沒有油煙,我說可能嗎?國外幾十年,上百年的油煙機我用的都有油煙味,我們能做到嗎?我換上我們的令我很高興,真的沒有油煙。

  鈦媒體楊銳:您下廚嗎?

  董明珠:我一定要回家下廚的。這是我們講廚房類的系列,比如洗碗機,原來我們買進口的洗碗機,但是一天以後,打開會有這樣那樣的問題,或者碗擺放都不能滿足,中國人吃飯是一個碗很深,外國人都是盤子好清洗,碗有特性,我們設計的洗碗機一定按照中國的特色來設計的,所以保證每一個碗的角落都能洗乾淨;第二、根據中國的油大,跟外國人吃西餐,中國很多都是做的油比較濃的,像這種我們都讓他清洗乾淨,而且一體式的。

  鈦媒體楊銳:我分享一下1994年我在倫敦打工,那時候早有格力的洗碗機不就幫我解決了嗎?

  董明珠:不可能,時代在進步,我們一直在思考,現在好多年輕人,剛剛結婚的,或者是單身漢,老在外面吃不合適,我們做了一個專門做單身漢或者兩口之家,或者臨時疲勞的可以做三菜一湯,加個米飯,把各種菜個配料擺在裡面,30分鐘以後,拿出來全部做好,所以你要不斷的創新,而且還可以同時是烤箱,沒有任何異味,中間我們做了各種技術處理,各種各樣滿足廚房裡面需求的,我們都在積極的去不斷地去創新,去研究。

  鈦媒體楊銳:我們毫不懷疑格力在這個方面的研發能力,我想問一下,您剛才說這番話是不是太慣著現在的年輕人,中國已經逐步步入老年社會了,有一些離退休的老同誌,大爺大媽,還有老弱病殘的他們很多失能了,能不能一鍵式解決他們生活的必須?因為現在有些搞風險投資的,看中了機器狗這樣的情感陪護,說到傢俱電器,當我們漸漸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時候,有沒有格力品牌一鍵式解決,或者聲音激發什麼功能,完全智能化,讓老年人老有所養,幸福指數由此得到提高呢?

  董明珠:當然這是一個方向,而且不僅是老年人,我們現在更多的是擺脫了過去的什麼?這種複雜的,又是粗糙的,又是簡單的,煩瑣的,這些日常的一些必備的動作,我們更多的是從這種瑣碎中解放出來,我覺得他是一種解放,不是說簡單的說是享受,我們跟過去的時代的環境完全不同了。

  鈦媒體楊銳:格力形成了強產品關聯,如何普及深化格力從空調領域強者轉向全品類,今後格力會不會用子品牌戰略對產品線進行細分,就是剛才您已經多少提到了,我們還是想要一條清晰的線。

  董明珠:關於品牌設置,我們格力、有京紅、有大鬆,但是我們希望以後再這三個品類里,我們找三個不同的路徑,比如高端產品、一般消費,一個年輕人剛剛步入社會,沒有必要買一個油畫空調,上下出風,又是電視機,又是空調,沒必要,我買一個最簡單的空調、最簡單的飯煲,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同樣給他得到一個智能的改變,比如像格力空調,你用語音控制他,回家我進門之前通過手機,就可以把空調打開,家裡設定了溫度。

  第二個最多的特點,我們空調分類特別多,兒童、客廳、臥室,在品類上更加明晰,並不完全在品牌上,在品類上更加細化,這樣的話可能消費群體是提高他的生活品質,而不是你有了幾個品牌,幾個品牌是有好處,我記得以前聽過一個故事,在國外的,有歐洲的一個市場當中,他有兩個店,隔壁也賣衣服,這邊也在賣衣服,但是好多商品這個店很少買,都到隔壁買,隔壁那個便宜,這家競爭就很艱難,有一天突然賣便宜的那個老人去世了,這個店也關了,為什麼?說我們倆是兄弟,我們倆用這種策略,這邊賣得高價那邊賣低價都到哪兒買,最後背後是他們倆在利益分配。如果一個企業僅僅靠品牌分類,某種程度我是不太認同的,那叫做商人的思維,而作為製造業來講,更多把品牌紮到人心裡面,只要這個品牌我信任他,那樣才能推出更多好的品牌。

  “有需要就必須要投,公司研發經費不封頂”

  鈦媒體楊銳:我不大清楚董總您在直播帶貨的時候更多把自己當做商人還是企業家,你剛才說那是商人的思維,我們企業家、生產商不是這麼想的,這是一個玩笑,大家希望分享一下您怎麼看二者之間的區別。

  董明珠:很長時間我就講我的觀點,商業精神和工業精神他有本質的區別,商人把貨賣完就履行完他的職責,製造業、工業精神不是,他是把消費者滿足以後,像空調用十年,現在25年的消費者還在用,你品質不好,可能一年兩年就壞了,消費者很快不會買你了,他不是因為商家賣的空調,他就不買這個商家出的東西,他只不買這個品牌而已,所以我們認為商人賣貨履行完他是賺錢,他相對簡單,我們說無奸不商。

  鈦媒體楊銳:您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我都不敢再問了。

  董明珠:我講的是事實,並不是商人本身,商人不要履行這種職責,他就是一個賣東西。

  鈦媒體楊銳:對,守土有責。

  董明珠:他沒有必要你這個產品賣壞了,我來賠你,商人怎麼可能賠,企業不一樣,並不是貶低商人,商人履職,我把東西拿來了,我賣給你就完成使命了。

  鈦媒體楊銳:在智能化數據化的時代注重的不僅是品牌,是品類的細分,接下來一個問題,董總,數據與萬物互聯正為我們帶來一場生活方式的革命,在您看來,會不會顛覆國內家電市場現有的格局?

  董明珠:那倒不會,我覺得現在是數字化的時代,商品數字化、智能化,生產製造也是數字化、智能化,設計也是數字化、智能化,所以整個一個時代,我認為互聯網的時代到來,是我們顛覆了過去的傳統一些思維,是到了一個全新的時代裡面,這個數字化不屬於某一個領域,他是一個全品類的。

  鈦媒體楊銳:我記得在約翰內斯堡的時候,董總,您讓您的助理給我看到了大量的機器人,機器臂的作業,特別驚人,我看西方機器人排列像秦兵馬俑,我覺得中國什麼時候能有,格力做到這一點了,接下來的問題,圍繞華為5G芯片和半導體技術的控制和反控制,美國恐怕內心深處要製造一種平行市場,科技和製造業的平行市場,面對這樣一種不確定性和複雜性,格力有思想準備嗎?有沒有戰略佈局,你們每年有多少的利潤拿來進行研發,這點如果不是商業機密,可否讓我們有一個大概的瞭解。

  董明珠:我對研發經費從來沒有固化式的,說今年要投50億,明年投100億,我個人認為,從我們實戰當中來看,這個數字只是一個對外,我認為是根據需要來做的,就是說我們現在不是競爭你是什麼,我們更多的夢想是什麼?很單純,就是我創造一個新的技術,是實實在在給這個社會上的資源消耗,消費者的品質生活提高,是圍繞綠色來做方向研究的,所以你不要講我是世界老大,我的技術怎麼樣,其實我們很單純,每次我說我們一定要有自主研發的能力,為什麼?因為你不能自主研發,對社會的貢獻不能講是最大,你永遠是依附於別人,當然也有貢獻,依附於別人的創造力相比貢獻是不大的,我是這樣認為的,所以格力電器沒有告訴你研發經費達到百分之多少,我認為有需要就必須要投,所以在我們公司研發經費不封頂。

  比如空調行業,我們現在做的這些技術我認為就是可以講是顛覆了,過去就認為空調病怎麼解決,我們圍繞空調病怎麼解決把他搞出來,人需要暖風,從地面上吹著你暖風多麼舒服,冷氣我們不對人吹,對著天空吹,沒有風是不可能的,只有有風不吹人才是真道理,這個東西我們一定要貼近消費者是改變他的品質生活質量為導向的研發,所以我是認為,我們做技術革命,研發經費到底是多少,當然我有一萬多人研發經費,假設我一個研發人員只有五萬塊錢年薪,別人是一百萬年薪,你認為哪個研發經費投入多,我把研發經費只做在材料上,我認為他是研發經費。

  鈦媒體楊銳:您說到的是計算方法不一樣,我印象更深的還是您說,對研發部門領導說,你想要多少就花多少,花多少給你多少。

  董明珠:那是,我們曾經做光伏空調,這個產品到目前為止依然只有我們一家,這個技術是我們獨創的,可能在很多人眼裡,中國人怎麼能造出這樣的產品,但是我們就是自己造的,所以我們要有自信,反過來講一定要有自信,另外要有責任感,你自信和責任感強化了你的什麼?創新意識。

  當時我們就是因為資源消耗太大,所以我們就在研究,2012年發生巨大的一次霧霾事件,知道了工業對環境的破壞很嚴重,我就在想,耗電,電是靠煤燒出來的,大量的燒會帶來很大的汙染,同時潛在的資源消耗的問題,回來我們技術人員一起討論,我們能做出來一個不要電的空調,當初跟他們講不要電的空調是不可能的,只是不要消耗能源,我們把光伏發電轉換,吸收太陽能進來以後,轉化成電量,然後進行應用,到今天為止我們的產品已經賣到全世界很多國家,國內也有很多人用,你說這個技術多好,我們廣東總部用一年節約800萬電費,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研發的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鈦媒體楊銳:後浪把前浪拍在沙灘上。

  董明珠:對,你說這些要不要研究,我們是不是跟別人去學,改變一下,當時我們做這個已經花了有一個多億,都很緊張,拿單子都不敢找我批,好像投那麼多,沒有效果,覺得不好意思,我跟他們說,這是新鮮的東西,新生事物必須要有犧牲,即使我們再投入兩個億不能成功,我在不成功中里總結經驗,也是一個積累。

  全球化就要尊重、協同和共贏

  鈦媒體楊銳:董總,談起您的產品就像孩子長大,作為母親總是滔滔不絕,眉飛色舞,我想簡單換一下話題,但是沒有偏離這個主題,您剛才兩個概唸給我印象很深,很感動,就是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在互聯網時代,不管移動手機、PC,還是家電產業,都是巨大的生態系統。

  我們可以講艱苦奮鬥,投入更多的研發費用,但是畢竟是個生態,生態就是全球產業鏈,整個這個鏈條是巨大的,在這個巨大的全球鏈當中,格力希望成為哪一個環節,或者怎麼看待彼此先後的依存,美國要切割要搞平行市場,你覺得能做得到嗎,從您關心企業科技研發的角度、生態這個巨大的話題來看。

  董明珠:我覺得是這樣的,第一個是尊重,第二個是協同,第三個是共贏。尊重是什麼?我們就是說,每一個人都要有自主創新的能力,因為要用自己的實力來讓別人分享,我認為這是第一個我們要堅守的;第二我剛才講的包含在尊重裡面,技術是沒有止境的,你即便做到今天,明天又有新的更多的技術出來,你要不斷在這個過程當中去尊重別人的技術,其次自己要不斷地研發技術,我覺得是非常重要的。第三個協同,就是不要摒棄,不要排斥協同發展,用自己,用別人,用我們自己互相都最好的技術完美的結合起來。

  鈦媒體楊銳:對,形象點講,一個人走得很快,但是一群人會走得很遠。另外一個話題涉及到企業的形象和責任感、白色工業環境友好型的發展。我們都知道,海洋里出現大量的塑料汙染,很多海洋生物都受到了危害,我們甚至吃的很多東西有一些不健康的東西都來自於工業汙染。白色家電這些年的發展一定特別注重青山綠水,我們的生態安全,習主席也把環境保護提為國家安全的高度,格力怎麼能夠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董明珠:我覺得綠水青山不僅是中國,是世界,是每一個人都應該去按照這種思路去檢討或者是注意自己的行為,是非常重要,特別是製造業,所以在白色家電中,現在積累的電器產品數以億件,但是我們在過去的時候,這回到第一個問題商業精神,為什麼這麼講,很多人是逐利而行,不賺錢哪裡有錢搞研發,合理的利潤來支撐企業的發展這是應該的,付出勞動他應該得到回報,一個製造業把一個好的產品賣給你,他理所當然要盈利。

  白色家電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出現什麼呢?二手市場存在巨大的隱患,一些舊家電拿來以後,進行外觀的粉飾,修完以後又冒充一個合格產品賣到第二個消費者手上,這是存在巨大的不安全因素。在廢舊產品當中,把對自己有用的產品拿出來,把其他廢品扔掉,所以我們土質汙染,水質汙染都是因為廢棄產品導致的二次汙染,所以格力電器應該有七八年了吧,我們就在建自己再生資源公司,這麼多年來不賺錢,投入很多,就把廢舊的電器產品拿進來,然後進行拆解以後,進行二次再造。

  這時候應該學的是日本,我95年到日本發現日本再造城市礦山,我覺得很有價值,我們現在已經到了今天,就更應該重視這個問題,所以格力電器已經有6個生產基地,專門是廢舊回收的電器產品拿回來再回爐,再熔斷再進行製造新的材料。

  這個沒有人去搶,因為不賺錢,誰都不會搶,市場的競爭是殘酷的,甚至於我們現在有的企業是卑鄙的手段,我當四屆人大代表,我每次提的不可缺少的是政府要出手保護環境,營造公平的環境,優秀的企業,創新的企業,講誠信的企業讓他們有一片天地,要嚴厲的打擊那些劣質產品和劣質行為,往往我們現在雖然在進步,但是我認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鈦媒體楊銳:我覺得這塊工作,中國的政府一定會有所為,我們在提供公共產品,公共服務,保護環境友好型的,無論是產業還是人們的生活方式。

  董明珠:實際上你看看到歐洲,你看他們對環境汙染是有製定相關的條例,一樣是政府行為,這是人人要關注的問題,反過來,我認為我們國家在這塊,還要加大強勢的力度才行。地方保護,很多的行為,並沒有真正推動綠色,總是講綠水青山,我們理解為每一個製造業,每一個人的行為都圍繞綠色而行。

  鈦媒體楊銳:對,我覺得不僅是強政府的行為,是政府、企業,立法,監督,媒體。

  董明珠:對,就是要媒體監督,每一個媒體要都敢發聲,用放大鏡去找,督促企業走上正道。我們很多的企業,企業家我們經常在一起交流,其實很多企業家他都是有胸懷的,他都是願意為整個社會、國家負責。國家是人民組成的才叫國家,沒有人民哪裡有國家,我們對國家負責就是對人民負責,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很多企業是因為迫於無奈,人家都弄虛作假,我不弄虛作假我就吃虧。

  “我們要創造更多自己的標準”

  鈦媒體楊銳:對,作為中國GDP三架馬車之一的進出口貿易,他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支柱之一,中國製造業的巨頭國際化,和他的未來,這是一個話題,面對這樣的趨勢和危機,中國的製造業如何肩負起新的創新思維,產品思維,品牌思維等來去打造自己的未來呢?

  董明珠:還是從自身的產品來著手,不管是國際化也好,國內化也好,沒有好的產品一切歸零,當然我們還會遇到很多客觀上不可跨越的一些問題,比如像現在國際上的這種形勢,可能對我們來說都是有一定的難度,你不能說因此而退縮,你還是要感動別人,我覺得還是用感動這兩個字來表達我們的心態。別人怎麼想我不知道,但是我們用真誠去對待別人,相信你回到前面講的,一定用事實讓別人能夠認同你是最重要的。

  鈦媒體楊銳:全球對供應鏈的依賴程度非常之高,隨著全球供應鏈遊戲規則的重建和再定義,勞動密集型,低附加值的製造產業鏈部分轉移到了亞洲低收入的經濟體,比如東南亞和南亞。對於中國而言,製造業面臨什麼樣的挑戰,宏觀經濟格局對咱們“9+2”的大灣區,民營企業的轉型又意味著什麼,但我想拿格力企業這家非常龍頭的企業來說一下,您與我們分享一下您的想法。

  董明珠:改革開放30多年來,廣東一直走在前面,今天把大灣區更好更大的整合,其實我覺得在這個過程當中最重要的是文化交流,沒有統一思想沒有一個認知,我們在這個建設過程當中,到底我們要改變什麼要做什麼,我覺得我們落腳點落在什麼?貢獻。

  有人經常問我,董總大灣區你們從中有什麼好的優惠政策,你能得到什麼?我當然不是因為他的政策,給我們帶來一個機會,又是怎麼發財了,我們還是用一個平靜的心,我們更多想怎麼用我們自己的能力去擴大,做得更好。

  大灣區的未來實際上是把他發展成為過去一個,像我們原來講,總書記在到我們這兒來的時候,廣東走在中國改革開放的前沿,是一個經濟大省,但是不是強省。沒有做到強,為什麼?沒有自己的核心技術,沒有創造能力,你貼牌,我們特別是過去很多的是以貼牌加工這種,基本上是沒有什麼自己的技術,外國拿個訂單來你就生產,最後出口出去,所有技術來源標準都是別人的,我們要創造更多自己的標準。

  鈦媒體楊銳:我狗尾續貂一下,我們兩頭在外,大進大出,因此在中國南方出現很多山寨的產品,這就是格力為什麼有生命力,您的品牌來自於自己的研發,儘管我們強調全球化的產業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幫扶一起往前走走得更遠。

  格力全球戰略是怎麼樣的,新的格局下,製造業企業出海目前處於什麼階段,有沒有一種壁壘,比如說對市場的自我保護,因為大家都知道,全球在疫情的打擊之下,經濟下行壓力是普遍的,民粹主義、保護主義色彩更重,這時候中國企業走向海外,會不會受到抵製,科技被政治化,格力有沒有可能也有這樣的一種防備心理,及早做出佈局?

  董明珠:我覺得就是政治經濟,有時候有些東西不由我們個人做主宰的,是大的環境。我們一定要有一種和別人共贏的想法,不管你有什麼想法,我還是堅持我的原則。這個原則是什麼呢?比如說我們新加坡,我去調研過,新加坡過去都是別人的產品、國外的產品,中國的產品幾乎沒有、很少。我跟他們聊天,他們都認為中國製造不好,我認為我們就要去改變他,他用了以後讓他覺得,中國製造比他們所謂想像當中,或者讓他們認為比他們很崇拜的一些品牌比還要好,這就是我們要幹的事情。

  第三你剛才講的是國際化,我也認同一定走國際化,什麼叫國際化,當你的品牌走向世界的時候,送到各個國家的時候,人家帶來一種是感激尊重,我覺得這就是國際化,而不是單一的研發中心就是國際化。

  格力有15個研究院全部在珠海,我就希望這15個研究院能夠在這個過程當中,做更多更先進的更前沿的或者更未來的技術研發,但同時不要忘了,永遠有你學習的榜樣,你一定和國際上大家進行更多的交流,毫不吝嗇把我們的也告訴別人、和別人分享。同時,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也學習別人的經驗。

  “不該叫狼性文化,這叫規矩”

  鈦媒體楊銳:全球化的節奏現在可能有點放緩,我們剛才提到了一些不利的因素,但是中國的家電還是廣受歡迎的,特別在發展中國家,但是毋庸置疑的是,特別像我這樣經常搞國際對話和交流的,也跑了很多的國家,遇到一個問題董總,向您請教一下,中國的企業文化和我們傳統文化是一樣的,就是說我們叫勤奮,這種勤奮美國理解就是你的發展速度太快了。

  先不說中國企業家精神,當然一部分來自於我們的勤奮,但是勤奮意味著什麼。國外一週就是五天,每天大概八小時都不到,很多的各種工休日、節假日,中國的企業、外邊銷售的旗艦店也好,或者實體店也罷,我們售後服務也很好。但是節假日不休息,這樣的文化衝突,經常導致中國的形象讓人感覺到,你們雖然可敬,但是不可愛,可能對西方文化休閑式的、高福利的文化帶來極大的衝擊,你怎麼看待這樣的爭議?

  董明珠:我不太認同是文化的不同,而是認為是一種習慣的不同,我的員工多辛苦,每天加班加點,他們也要幹十幾個小時,從我內心來講,我想奔著一個方向,每天只干7個小時或者6個小時,就很輕鬆,國家規定一個星期兩天休息,我們現在禮拜六沒有,只有禮拜天。

  所以我想這是一個發展的過程,更重要的中國要解決我們產品的品質品味,而不是像你剛剛講的說是我們太勤奮了,我們幹了世界上反對我們,也不是,那是一個習慣。其他國家是這樣的習慣,我們要遵守他的習慣,我們中國現在是這種習慣,要遵守我們的習慣,我們逐步逐步要改變。

  鈦媒體楊銳:我最後一個問題,回歸到無論是企業家還是中國企業文化也好,還是中國人也罷,往往大家談論你狼性的同時,就問你有沒有人性,對於文化的、人性的關懷,涉及到我們的產品設計,售後服務的態度對用戶是否溫暖,都能體現到中國文化其實變得越來越人性化了。

  我個人有這種好奇,我經常在一種跨文化的交流最前沿,人家西方說你們牛、厲害,但是我總感覺到好像不夠人性化、不夠溫暖,這種情況下,您作為企業家怎麼回應西方這樣的一種擔心?

  董明珠:實際上我覺得我們很多時候是一個表現的方式不太相似,比如我們會講,有的人嗓門很大,動作很誇張,但是他內心的世界是很善良的,有的別人彬彬有禮,廝混很禮貌,但是內心裡面不一定那麼善良,我們不用一個簡單的外表決定你狼性還是不狼性,比如一個企業他工作有規矩,你認為國外的規矩少嗎?也不少,那人家沒有用狼性來表現,而我們中國企業會講,他是狼性文化,他是怎麼樣,其實不是,這叫規矩,叫規章製度,每個企業要有規章製度,不按製度執行理所當然受到懲罰,我們把這種叫狼性文化,其實我還是不太認同。

  鈦媒體楊銳:其實在改革開放之初八十年代有一位副總理說過,要想與狼共舞,必須學會狼叫,就是說我們是和西方學來的。

  董明珠:對於這個文字不是不含蓄,很直白,人家西方文化就比較含蓄,他可能是表現的方法不同,但是我覺得更多的是我們展現的是內心的一種善良,這個是很重要的,像我們企業對管理上非常嚴格,按照規定,即使你表現再好,如果因為一個偶然事件你也必須受到懲罰,別人說這個人好厲害,好沒有人情,我覺得這是規矩,誰都不能破壞,但反過來這個員工家庭遇到困難,你義無反顧的一定要去幫助他,你說這是狼性還不是狼性呢?對吧,我說不能那麼簡單用所謂的狼性文化來講這個企業的文化,像我外面都講我是女強人,我一點不強。

  “外面都講我是女強人,我一點不強”

  楊銳:我正要問這個問題,謝謝您把這個問題給我提出來,沒過多久我要到短視頻平台大談優秀的女性,說到這兒我想起來西方兩位女政治家,一位是德國的默克爾首相,一位是英國的前首相戴卓爾夫人,他們都被媒體稱作是面無表情,非常職業的政治家,於是他們經常讓媒體拍他們跨個菜籃子到超市買東西,給老公做點飯菜,這涉及到女性的企業家,女強人,在今天如果您要推銷的產品是溫暖的,是人性的是注重用戶體驗的,您的海報,您的個人頭像到處都是,不論是公共汽車上還是地鐵,所有的公眾場合都有您代表格力品牌形象的優秀的非常有魅力的女性企業家,您個人怎麼樣,能不能也給我們有個機會看到您下廚房,挎菜籃子到超市,您在國內有巨大的消費者追隨您,是您的粉絲,你個人的形象能不能讓人感覺到,除了是女企業家之外,我是非常有魅力的女人,母性的一面。

  董明珠:這個事我覺得,強人是別人的感覺,為什麼沒有講男強人,是因為你在這個位置上,你行使了大家習慣性的思維是,這應該是男性幹的事情,男人拍檯子發脾氣,你不會說是男強人,女的拍檯子你一定是女強人,那都是工作需要你去做的事情。

  鈦媒體楊銳:你好像對男權社會有抱怨?

  董明珠:沒有,你想想我們在工作中遇到千萬各種不同形式的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們人有時候控制情緒說你控制到極致,說你依然表示的很溫文爾雅,我覺得沒有人能做到,除非他不是人,是人一定有情感一定會發泄,我們遇到問題激烈的時候,理所當然要發脾氣,要吼,我覺得那是正常的,但是我們把這種強,如果強加於別人身上,你用權力打壓別人那叫強,我覺得那不能叫強。

  鈦媒體楊銳:好。您要直播帶貨。我記住您今天的邀請了。

  董明珠:你來不來下一站,隨時都來?

  鈦媒體楊銳:隨時來。

  董明珠:好,十天以後。

  鈦媒體楊銳:好,一定要去,再次感謝董明珠女士,我們T—EDGEX國家品牌論壇到此告一段落,感謝各位,非常感謝董總百忙當中抽出時間與我們進行循循善誘,非常具有高度、廣度、厚度、熱度,也不乏銳度的對話和知識分享思想分享,請大家關注T—EDGEX個全球科技月的精彩內容,接下來半個月裡,鈦媒體還將奉上雲遊戲、產業區塊鏈金融科技、新基建、人工智能等相關內容,謝謝大家,我們下次再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