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慶不是莽夫,俞渝不是怨婦
2020年07月13日11:10

原標題:李國慶不是莽夫,俞渝不是怨婦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盒飯財經(ID:daxiongfan);作者: 徹諾

李國慶被行政拘留了,遺憾的是,居然沒有上熱搜,心疼三十秒,他都這麼拚了,這讓人想起汪峰,有時候上頭條確實挺難的。

李國慶和馬雲同齡,出生在1964年,劉強東比他們小九歲。同做電商起家,後兩位都以不同形式退居二線,他還和老婆從文鬥變武鬥,而且讓觀眾追劇都追累了,難免令人唏噓。

這是中國當代商業史,不,世界商業史上一幕奇觀。商業世界殘酷而現實,從來不乏夫妻大戰、兄弟失合、合夥人互撕,可如此高調,臉面全無,一地雞毛,滿身狗血,還是活久見。

以夫妻而言,土豆、趕集與真功夫,這三家公司在準上市狀態,創始人均讓自己媳婦告上了法庭,因而元氣大傷。土豆創始人王薇和上海電視台女主播楊蕾一見鍾情,結婚十個月後就分居。兩人的離婚案拖慢了土豆網上市進程,後來楊蕾放棄分割土豆網股權,拿了700萬美元現金補償。趕集網創始人楊浩然和妻子王宏豔的離婚財產糾紛持續了3年,成了趕集上市的“攔路虎”。鬥的最凶的是真功夫,家族內亂愈演愈烈,不但上市之路擱淺,創始人蔡達標被老婆和小舅子聯手送進監獄,判刑14年。

巧合的是,這三家公司背後的投資人都是今日資本,這一下讓今日資本女老闆徐新成了風雲人物,見過投得準的,沒見過投得這麼準。徐新自己也很鬱悶,幸好,她沒有投資噹噹,不然,真的要去求教風水大師了。

不過,土豆、趕集和真功夫總算“適可而止”。

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土豆網最後還是登錄了納斯達克,雖然落後於主要競爭對手優酷,但2012年又以100%換股的方式與優酷合併,王微出局創建了追光動畫。趕集上市失敗,楊浩然在打官司過程中,將股權轉轉移到兄弟楊浩湧名下,2015年趕集與老對手58合併,楊浩湧離場創辦了瓜子二手車,投資人還是徐新。真功夫在內鬥中元氣大傷,近年來依然保持著較高增長率和利潤率。

要麼適可而止,要麼一劍封喉,這樣才能保住公司,保住臉面。商業需要邏輯,婚姻需要情感,以情感而起的糾紛,最終還是要以邏輯來消解。最不明智的做法是,用情感來代替邏輯,宮鬥和庭鬥糾纏不休,如此唯有一個結局:同歸於盡。不但是男女主角,還要拉上公司陪葬。

聰明如北大才子李國慶,難道堪不破其中的道理?不是堪不破,而是掙不脫。

李國慶並非莽夫,俞渝也並非怨婦,他們也都不是戲精,兩人現在標的物很明確,不是要個說法,而是要噹噹這家公司。

李國慶是個明白人,早把這事看清楚了,兩人矛盾公開前他就說:也許早期夫妻店治理結構挺好,抵擋各種算計,來自資本,來自合夥人,但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一定要結束夫妻店治理。

外面算計抵擋住了,可最終變成了兩人互相算計。

李國慶一向習慣放飛自我。

京東上線圖書業務後,他和劉強東互懟,在2012年你來我往多個回合,還諷刺劉強東傻大黑粗。但2018年劉強東陷入性侵傳聞,美國方面剛確認不予起訴,李國慶突然跳出來支援劉強東。在微博上說,認為劉強東非性侵,只是婚外性,對股東和員工談不上傷害;非婚外情,只是性,對老婆傷害低;非嫖娼,對社會風氣負面影響低。

(李國慶評論劉強東事件截圖)

你還真難判斷,這是落井下石,還是為朋友兩肋插刀。估計俞渝看到這條微博,把自己老公閹了的心都有了。

這種口無遮攔用在老婆身上,那就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從2019年7月開始,他通過自媒體、騰訊財經、吐槽大會、自己的早晚讀書、朋友圈、微博反複提及此事,充分結合了中心化流量和私域流量,而且花樣翻新,善用對比和排比。說俞渝噁心,自己是傻白甜,說過去收到的都是情書,今天收到的都是戰書。“意圖陷我於囹圄,再說未破裂云云,良心安否?”

俞渝大部分時間顯得相對克製,直到一封長信“李國慶我要撕破你的臉”,開篇直接點題,上攻其基因,下攻其陰私,又是一副“你為什麼逼我說的”的姿態,對李國慶殺傷絕對是核武級別的。

在這場連續劇中,最搞笑的台詞,莫過於他們都說“公事私事分開”、“婚姻法和公司法分開”,“保障公司正常運行”,俞渝還發了個聲明:呼籲不要抹黑夫妻創業,真是為公司和社會操碎了心。試問這種背景下,外面有個“流亡政府”,今天搶公章,明天撬保險櫃。作為噹噹的員工,見到客戶,見到家人,見到朋友,就算對方不開口問,嘴邊也掛著憋不住的微笑,公司還能正常嘛?

(俞渝曾接受採訪表示,夫妻不要一起創業)

有過夫妻吵架經曆的人都有感受,明知道場面難堪,可又進入了“刹不住車,停不了嘴”的狀態,不說自己難受,說了又覺得沒面子,只好左右找補。

那噹噹現在到底是誰的?

噹噹2016年私有化後,就沒有公開過經營數據。俞渝2019年初接受採訪時稱:2015年,噹噹淨利潤9200萬元;2016年為8600萬元;2017年淨利潤是3億元,淨利潤增長260%;2018年,銷售額118億元,同比增加14.4%,淨利潤4.25億元,增長34.9%。沒有銀行貸款,沒有任何資產處於質押狀態,業績增長,利潤也很好。

若此表述真實可信,則噹噹還是優質資產。現在兩人在事業上都沒有其他備胎,都要取得公司的控制權,表現的就像碰巧成為夫妻的合夥人。

看一下股權分配,就知道這團亂麻從法律上不易解。噹噹網控股公司為北京噹噹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俞渝持有該公司股份約64.1968%,為絕對大股東,李國慶持有的股份為27.5129%,也就是說,雖然李國慶說讓俞渝成為大股東是當年自己的讓步,可如今只要俞渝反對,無論李國慶聯合多少小股東,都無法做出合法股東會決議。

但問題來了,二人是夫妻,噹噹網又是夫妻婚後共同創立,按照《婚姻法》他們所持股權為夫妻共同財產。

可以參考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和前妻麥肯齊的離婚案,貝索斯所居住的華盛頓州,實行夫妻共同財產製,意味他們在婚姻期間所創造的任何財富都可兩人平分。

(貝索斯和前妻麥肯齊)

也就是說,如果離婚了,俞渝和李國慶各自股份中的一半都是對方的,這麼一綜合,俞渝和李國慶各占有公司45.85%的股權,如果李國慶真能聯合其他所有小股東,理論上能夠行使50%以上表決權,做出有效的股東會決議,從而改組董事會,罷免俞渝。

但現在焦點在於,股權分割要發生在離婚之後,而如今離婚官司還在打。如此可知,在條件沒談妥之前,不離婚,自然是對俞渝方有利的,她認為應按照工商登記的股東份額行使表決權,所以才會以“你都分我一半蘑菇了,咱倆感情沒破裂”這樣的拖字訣。

對李國慶一方,當然是盡快離婚最有利,即使沒有離婚,他認為公司股權都是夫妻共同財產,個人也擁有和俞渝一樣的表決權。

都說清官難斷家務事,現在還非要逼著官府出面。

麥肯齊最終獲得了價值380億美元的亞馬遜股票,這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離婚財產分割。實際上,她放棄很大一部分亞馬遜股權,只拿走4%,大家都說麥肯齊大度,明明是貝佐斯這個渣男出軌在先,麥肯齊居然輕輕放過了他。

貝索斯和麥肯齊也是共同創業,最初做的也都是和圖書相關的生意,他們認識六個月之後結婚,李國慶和俞渝認識三個月後結婚。

每對夫妻的關係都是獨一無二的個案,我們也不能用胸懷和氣度把俞渝和李國慶架在道德製高點上。

只不過,麥肯齊不是放過貝索斯,而是放過了她自己,讓餘生不在怨懟中度過。

希望李國慶和俞渝能各自放過自己。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