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券商零佣金也來了 中小券商迎來至暗時刻?
2020年07月13日15:49

  新浪港股訊 據外媒報導,繼嘉信理財不到一年前以“零佣金”重塑美國折扣經紀商行業之後, 一家香港公司正效仿嘉信理財,其舉措給香港很多已經處於困境中的經紀公司造成更大壓力。

  上個月,中國第3大券商華泰證券的香港子公司華泰國際不再收取股票交易的佣金和平台費,而僅收取8港元的月費。該公司金融科技和零售業務負責人Zhu Yali表示,公司客戶數量激增,過去一個月中獲得的用戶數超過了過去3年。Zhu拒絕透露具體數字。

  新浪港股查詢發現,華泰證券上市為A+H+GDR三地上市,其中,江蘇國資委為公司實控人,通過江蘇國信、江蘇高科技、江蘇交通以及江蘇蘇豪控股持有公司25.64%,為公司第一大股東,公司還有17.5%的股份在香港中央結算公司,其中,內資持股4.26億股,外資持股2.62億股。此外,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持股2.95%,中國證券金融公司持股2.72%。

  Zhu表示,華泰依靠的是其雄厚的實力,其在中國的交易軟件每月有780萬活躍用戶,華泰還削減成本以彌補收入的損失,押注其在內地將新客戶導入理財管理業務的戰略可以複製。佣金降至零意味著每10萬個客戶減收1.5億至2億港元的佣金。

  他說:“香港是一個競爭非常激烈的市場,其他經紀人將不得不跟隨,以維持現有的客戶基礎或是獲得新的客戶。”

  不過,在公司開啟“零佣金”背後,公司營收、淨利增速放緩明顯,2020年一季度華泰證券營收只增9.87%,淨利潤近增加3.9%。

  港股券商開啟零佣金有何影響呢?

  光大新鴻基策略分析師溫傑表示,證券行業競爭一路加大,部份證券商不斷調低佣金。但我相信對總體市場影響有限,因為對大型券商來說,本身已有不同計劃給予特定客戶(部份大型客戶或買賣頻繁的客戶佣金已相對偏低,進一步下調的空間不大。

  他相信證券行會積極提升服務質素,包括交易的平台及具質素的研究報告,但不是單純的價格競爭。另外,他們亦會曠闊收入來源,包括代理其他理財產品,例如基金、保險及結構性產品等

  第一上海首席策略師葉尚誌對新浪港股表示,零佣金似乎已成趨勢,但這個是買賣交易方面。券商的收入,除了交易佣金,也包括公司上市和包銷收費、提供財務安排意見、融資利息收入,以及其他增值服務如理財、研究、以及其他相關的橫向交叉業務發展。相信券商的發展,將會逐步朝非佣金收入方面來進發。

  會否擠壓小券商生存空間?

  有分析指,此舉可能在整個行業引發連鎖反應,令利潤本已微薄的競爭對手面臨更大壓力。面對網上交易和中國內地競爭對手的湧入、大型銀行主導地位日益增強,以及環境不穩和經濟下滑,香港經紀公司今年關門歇業的速度正創曆史紀錄。

  嘉信理財去年10月的零佣金很快撼動了美國同業,美國國內的折扣經紀商競爭對手、甚至先鋒和富達等共同基金巨頭也紛紛效仿。僅僅一個月後,嘉信理財以260億美元的價格完成了對競爭對手TD Ameritrade Holding Corp.的收購。

  不過,分析指,香港的特點使得很多經紀人難以跟隨華泰。其中一個問題在於他們無法通過訂單指令流費用來彌補收入的損失。美國經紀人之所以能夠提供免費交易,部分原因在於他們將客戶訂單指令賣給批發做市商,做市商從買賣價差中獲利。

  另有分析師對新浪港股表示,根據聯交所的數據,截至2020年5月,C組券商市占率減少至6.88%,而頭部A組市占率增加至60.09%,華泰的零佣金策略更加扼殺了缺乏資本的小型券商生存空間。

  該分析師表示,最近幾年富途證券乘零佣金策略吸引大量散戶,快速增加客戶基礎,這增加了其他券商的競爭壓力。我認為華泰應該是實施美國著名品牌吉列的“剃刀和刀片定價策略”,即通過零佣金增加客戶,然後提供其他收費的附加服務,例如報價系統收費、新股認購費、新股孖展利息費用。

  中小券商停業激增,牌照1折放盤無人買

  按香港交易所(00388)網站數據,2015至2018年,每年停止營業的金融機構數目只有單位數字,至2019年卻急增至22間,而今年僅上半年便有合共23間金融機構停止營業,數目超越去年全年。

  為尋求生存空間,很多中小券商開啟了牌照甩賣大幕。有金融業界透露,2019年上半年,證券行“放盤”價逾千萬元,如今已滑落九成至僅百萬元。若券商只擁有1號牌(可提供證券交易),其“賣盤”更乏人問津,個別手緊的券商為求盡快“止血”,甚至把牌照免費拱手讓人。

  微臣資產管理財富管理總監梁彥穎指,過往擁有1號牌及9號牌(可提供資產管理)的券商甚有市場價值,成交價曾經扯高至逾千萬元,但隨著今年疫情衝擊經濟,市場氣氛急轉直下,“放盤價”較年前急瀉。

  梁彥穎表示,券商的生意不景,過往亦可以賣盤,數年前不少中資金融機構相繼來港“插旗”,他們為了更快投入經營,就會買入本地券商。惟時移世易,只擁有1號牌的券商放盤價現跌至僅百萬元,“手緊”的券商甚至免費轉讓。若同時擁有9號牌,放盤價亦只會酌量“加多少少”。而可就證券提供意見的4號牌,轉讓時向來是“附送”性質,不太值錢。

  事實上,為求甩手的原因不難想像,他指,券商向證監會交還牌照,證監會必會仔細詢問各項有關客戶資金轉移及保障等問題,基本上完成停牌也要用上半年時間,但券商期間要租用辦公室及聘請員工等,相關開支動輒以百萬元計,所以倒不如賣盤。當然,“送贈”的只是牌照,公司其他軟硬件仍是要收錢而沽。

  此外,梁氏表示,證監會對持牌公司有繳足股本及速動資金最低數額要求,另外港交所亦有相應要求,且門檻更高,一般機構需要投資千萬元才可入場。

  耀才證券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許繹彬則指,牌照冧價反映供求問題。在2015、2017年,中資券商來港開拓生意需持有1、4及9號牌,擁相關牌照的香港證券行,放盤價曾搶高至1,500萬甚至2,000萬元,但其後中資券商可自行申請,轉手需求已大減,但今年的低價情況可謂前所未有,亦正正反映證券業前景不明朗,沒有人願意投資。

  近年證監會發出的牌照中,資產管理牌(9號牌)的累計發牌數目不斷超越證券交易牌(1號牌),至一四年底,9號牌數目破千,為1,031個,已較1號牌數目973個為多。而截至今年三月底,9號牌的累計發牌數目為1,510個,較1號牌的1,259個為多。

  香港股票分析師協會主席鄧聲興指,9號牌一向較受“買家”歡迎,因為可代客操盤(細9牌)外,更可以成立基金、徵收管理費(大9牌),公司的發展會更闊及更有深度。相對來說,1號牌僅提供證券交易服務,但佣金低企,可謂“無乜肉食”。

  本文來自新浪港股、香港東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