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洪俠”的“獨門秘器”
2020年07月13日20:54

原標題:“抗洪俠”的“獨門秘器”

  新華社長沙7月13日電 題:“抗洪俠”的“獨門秘器”

  新華社記者蘇曉洲、蔡瀟瀟、袁汝婷

  今年汛期,洞庭湖及其周邊水系洪水滔天。連日來,記者目睹洞庭湖區成千上萬幹部群眾堅守在抗洪一線。採訪中,經常被“抗洪俠”們的一些“獨門秘器”深深吸引。在防汛日益機械化、信息化甚至智能化的今天,這些“水利前輩”傳下來的“秘器”依然非常實用,有的甚至是一線抗洪隊員們的“標配”。

  “傳音梆”

  10日深夜,在湖南安鄉縣陳家嘴鎮鬆虎洪道大堤上,激越而有節奏感的敲擊聲在夜空中久久迴蕩。

  在大堤坡面迎面走來的3名巡邏隊員中,有一位負責敲竹梆。他叫楊立明,每晚7點到第二天淩晨2點是他的巡邏時間。“敲梆的作用是安全提示。先敲一下,兩秒鍾後再連敲兩下,表示安全;連續猛敲,就是發現了險情,周邊的搶險隊員聽到聲音就會趕來。”

  記者看到,“傳音梆”用一節楠竹製作,長度30到40釐米不等,留有寬約5毫米、長約25釐米的發音縫,兩頭封閉。“它的聲音能傳到1公裡外呢!” 楊立明說。

  對洞庭“湖畔人家”來說,汛情險情出現,梆子聲是警報器;一切安然無恙,梆子聲是安眠曲。

  “蟬翼圖”

  有近30年防汛經驗的沅江市水利局總工程師潘群芳,是洞庭湖抗洪搶險一線處理險情的一位“智囊”。

  9日淩晨,記者跟著潘群芳上堤巡檢。每到一個防汛棚,他就從褲兜里掏出一方“手絹”往桌上一放,“手絹”自然鋪展開來,竟是一幅“沅江市湖區堤垸位置圖”。潘群芳指著地圖跟周圍的人講解,大家邊看邊聽,對水勢和汛情瞭解更加到位。

  記者問起這地圖的妙處,潘群芳頗為“得意”:這種地圖用尼龍綢製作,薄如蟬翼、輕若無物,抗皺防潮、不易褪色……

  在抗洪一線的艱苦環境中,“蟬翼圖”不用時隨便捲起來塞進褲兜,要用時拿出來就能派上用場。即便不慎粘上了汙泥濁水,在江水、湖水中輕輕蕩滌幾下,很快就能晾乾使用。

  “醒腦凳”

  在沅江市、南縣、大通湖等地,記者發現大堤上每隔一段設置的防洪棚里,沒有床鋪,只有結實的木質“冷板凳”——有方凳,也有條凳。

  有水利專家告訴記者,大堤上每段有三個巡邏隊24小時輪班不間斷巡護,每隊又有多個班次輪流執勤;防汛棚的硬板凳,供輪換下來的巡邏隊員們吃飯或短暫休息時使用。

  這些硬邦邦的木凳沒有扶手,大多數沒有靠背。

  “防汛值班絕對不許睡覺。坐坐硬板凳能讓人稍事休息恢復精力,同時也讓人‘坐而不睡’,保持頭腦清醒。”一位防汛隊員說。

  “斷魂香”

  在洞庭湖赤山島目平湖大堤上,防汛抗洪“大敵”之一,是成群結隊的蚊蟲。

  夜間,人身上的氣味強烈刺激著蚊蟲們的食慾,它們從大湖深處的蘆葦蕩、茅草叢、楊樹林里衝出來,向防汛棚和“抗洪俠”們發起集群式衝鋒,任人如何拍打驅趕,死也要狠狠叮上一口……記者剛上堤時,幾分鍾時間就被蚊蟲叮了幾個“大包”,癢得鑽心。

  身上噴、棚里點,“抗洪俠”們對付蚊蟲,“香”當有辦法——身上噴驅蚊花露水,抹風油精、清涼油,棚里點蚊香、燃電蚊香。

  一些“抗洪俠”告訴記者,城鎮超市售賣的蚊香,驅蟲效果不如洞庭湖區一種民間的燃香。這種長得“土裡土氣”的燃香,一尺來長十分粗壯,點燃後煙味重、燒得久。它散發出來的香味,對蚊蟲來說簡直就是“含笑半步癲”,一熏就蔫。

  “暖心燈”

  說起“暖心燈”,56歲的湖南安鄉縣大鯨港鎮漁民社區支部書記郭永紅連聲叫好。

  馬燈,每個防汛棚都會有一兩個。它由過去的煤油燈演變而來,是充一次電就能用一通宵的LED馬燈。

  “風吹雨打都不怕,光照強,不刺眼。大堤上大多沒有路燈,這種馬燈既能當防汛棚照明燈,又能當出險點工作燈,還能作巡邏巡檢燈……用處多了!”郭永紅說。

  從南洞庭轉戰西洞庭,記者在千里堤防上看到,無邊夜幕下“抗洪俠”們的馬燈、手電筒聚成團,連成線,給緊張繁忙的抗洪搶險前線,平添了些許溫情和浪漫色彩。此情此景讓人感到,就算暴風雨來得再猛烈、“洪魔”再猖獗,辦法總比困難多,眾誌成城的一線“抗洪俠”們,定能凱旋。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