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考古現場,我賭你不敢去
2020年07月11日08:53

原標題:真正的考古現場,我賭你不敢去

原創 老藝術家 九行

盜墓劇中的故事雖然神秘、玄幻,卻與真正的考古相去甚遠。甚至可以說,盜墓是考古最大的天敵。

根據《鬼吹燈》系列改編的盜墓題材劇《龍嶺迷窟》剛上線,就獲得了極高關注。這多少和國內近些年從未消退的“盜墓劇風潮”有關。

盜墓劇滿足了大眾的好奇心與窺私慾,有人甚至因此關注起高冷的考古學。

△《龍嶺迷窟》讓一些人關注起考古學 / 視頻截圖

盜墓劇里的確有不少元素取材於真實的考古發現,比如《鬼吹燈》系列中出現的“精絕古城”就是真實存在的、位於新疆的尼雅遺址。

但尼雅遺址的發現過程,並沒有《鬼吹燈》中描述的那麼驚心動魄,在浙江大學文物與博物館學碩士、《圍觀考古現場》作者項木咄看來,《鬼吹燈》之所以選用這個遺址,“估計是覺得‘精絕古城’這個名字有些玄幻味道”。

按照包括項木咄在內的眾多考古學專業人士的看法,盜墓與考古不僅相去甚遠,甚至可以說,盜墓乃考古最大的天敵。

“盜墓者只關心墓葬里的器物,

是對文化遺產的嚴重破壞”

作為知乎優秀答題者,項木咄每次看到網友問“考古跟盜墓有什麼區別?挖人家祖墳真的好嗎?”這樣的問題,都有些無奈,“真正的考古與盜墓,區別當然很大”。

項木咄提到一起20多年前發生在湖北荊門的“古屍案”。

這具古屍是目前我國發現的第一具外形、骨骼基本保存完整的戰國女屍,距今達2300多年之久,比我們熟知的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的女屍還要早200年。

△這具古屍有極大的研究意義 / 視頻截圖

如果這具古屍由考古工作者經過科學發掘出土,說不定又是一個具有世界性意義的考古發現。

只可惜,這位先人死後也不得安心,其屍體被一幫盜墓賊愚昧、野蠻地從古墓中盜出,肆意破壞,最終面目全非。

當時,這具古屍被盜墓賊從墓葬中扯到地面,還把她身上穿的衣物全部抖落,頸部上端留下了拖拽時的勒痕,頭髮也沒了,臂部、小腿等處的皮膚大面積破損。

雖然後來科學家們對古屍進行了剖檢,對其保存狀況和保存原因進行研究,但由於古屍離開了原生的埋藏環境,古墓內部被破壞殆盡,屍體保存完好的原因、條件均缺乏研究依據,導致多項科研工作無法進行。

△被盜墓者破壞的古屍被破壞,失去了研究的價值 / 視頻截圖

項木咄相信,聽了這個故事,稍有常識的人都會明白,盜墓與考古不具有可比性。

在上海博物館田野考古領隊王建文看來,對於考古人員而言,真正主動去挖的墓葬非常之少,主動去挖也是為了防止它們被盜掘或者被破壞,因為文物保護的原則是能原地保護儘量原地保護。

“盜墓是犯罪,盜墓者只關心墓葬里的器物,而對其他信息一概不關心,盜墓是對文化遺產的嚴重破壞。”

△盜墓者只是貪圖能換錢的文物 / 視頻截圖

王建文說,“如果必鬚髮掘一座墓葬,考古隊首先要向國家文物局申請,拿到發掘執照後才可以進行。在發掘過程中,考古人員要對墓葬進行詳細的文字、線圖、照片記錄,有一套完整的流程,遇到大的墓葬,發掘工作可能要持續數年。”

複旦大學文博系教授、考古學者高蒙河曾提到,考古不是挖寶。

考古工作的對像是古代人類留下的物質遺存,包括各種遺蹟,如房子、道路、水井、作坊等。而墓葬只是古人去世後留下的遺存,所占的比例很小。

△考古工作的對象包括各種遺蹟 / Unsplash

但因為部分墓葬出土了大量精美文物,社會影響非常大,所以給公眾帶來“考古就是挖墓”的印象,這其實是一種錯覺。

“但盜墓者通常以為只有金銀珠寶才有價值”,上海博物館研究員、《從考古發現中國》一書作者張經緯提到。

這導致盜墓者對於古墓有兩種惡劣的做法:“一是把唐宋墓地中的竹簡、紡織品作為燃料,用於他們盜墓照明的輔助;第二種做法更加惡劣,他們在偷走明器後,把整個區域放火燒掉。”

然而盜墓者認為沒有價值的古人服飾恰恰具有考古價值,因為“它們可以讓現代人看到古人是怎樣生活,又擁有何種審美”。

△從新疆一座3000年古墓出土的“破洞褲”,是國內外發現的最老的褲子,是當時的遊牧民族為了方便騎馬而設計的合襠褲 / Archaeological Institute

雖然有關盜墓的文學、影視作品常常懸念迭生,盜墓者也通常在月黑風高時開始行動,但考古的過程並沒有那麼戲劇性。

張經緯介紹道:“墓地挖掘現場,通常是半個籃球場那麼大的坑,像一個露天煤礦,呈倒梯形。考古活動也會在白天展開,現場採光條件很好,整個過程是透明的。”

△中國考古團隊正在進行考古活動 / Xinhua

真實的考古現場比小說虛構的場景精彩

衍生自盜墓小說的盜墓劇之所以擁有眾多擁躉,某種程度在於其充滿玄幻色彩的畫面與故事情節。比如在《盜墓筆記》《尋龍訣》《九層妖塔》等電影作品中,都出現了妖怪打鬥的情節。

而《龍嶺迷窟》的劇情,也從一開始就頗具神秘色彩:陝西某縣常年乾旱,民不聊生,村民想捉“旱魃”(中國神話中引起旱災的怪物)祈雨。

旱魃沒有捉到,村民們卻挖出一具保存完好的女屍,棺材中還有許多陪葬的精美器物。一段充滿神秘色彩的故事就此展開。

△頗具神秘色彩的《龍嶺迷窟》 / 豆瓣

其實這些玄幻元素與考古無半點關聯。不過,在考古學家們看來,真實的考古現場比小說虛構的場景精彩。

曾參與發掘超過500座涉及崧澤文化和良渚文化墓葬,以及少量唐宋、明清墓葬的王建文記得,自己和同事2009年在上海嘉定區發現一座明墓:

“因為明墓是用糯米漿三合土封固的石板墓,所以密閉性很好,空氣難以進入,我們打開棺板後,發現屍體保存得比較好,肉就像豆腐一樣,一碰就碎了。

墓裡的那種味道實在是不可描述,當時天氣也比較熱,離幾十米都能聞到,那是到現在都忘不掉的味道。”

△考古學家永遠不知道古墓裡有什麼在迎接他們 / ChinaDaily

在考古過程中,考古學家見到的墓穴機關是什麼樣子的?以項木咄接觸和瞭解的信息來看,墓葬中出現像文學、影視作品中描述的機關,少之又少。那麼,古人有沒有採取一些防盜墓措施?

答案是肯定的。

盜墓這種行為延續了幾千年,以人類的聰明智慧,肯定會想出各種各樣的策略和機關來對抗盜墓賊。河南上蔡的郭莊1號楚墓就是一個具有代表性的墓葬,項木咄認為,這座墓葬的反盜墓手段有三點。

首先,利用土層來迷惑盜墓賊。一般來說,盜墓賊和考古學家一樣,通過判斷土層中遺留物品的屬性來判斷年代,越深的地層,年代就越久遠。

不知道郭莊楚墓的墓主從哪裡得來的相關知識,他依靠這一原理玩起了迷惑人的障眼法。墓主將墓的夯土分成兩層,上層的封土中夾雜了很多陶片、骨頭、木炭等,下半部分卻是標準的五花土。

盜墓賊挖到上層封土,很容易誤以為這是一處商周遺址,以為自己已經挖得足夠深,於是不再繼續挖下去,反倒下層戰國早期的墓葬可因此倖免。

其次,墓主人還設置了“疑棺”,讓盜墓者誤以為自己找到的是真棺材,只是裡面什麼也沒有。其實疑棺的下部才是墓主真正的棺槨。

△郭莊大墓的防盜手段 / 視頻截圖

這兩種防盜墓手段,說到底只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如果盜墓賊鐵了心往下挖,也能找到真正的棺槨。所以,還需要其他防盜墓手段。

整個郭莊楚墓的防盜核心,是所謂“流沙積石”。

其做法是整個墓坑挖好後,在棺槨的四周填滿厚厚的細沙;為了增強殺傷力,細沙中混雜了大量棱角鋒利的石塊。

這些細沙經過特殊處理,結構鬆散,不易聚攏,盜墓賊幾乎不可能在沙層中挖出洞來;即便挖出盜洞,由於細沙的流體結構,使其流到洞內,帶動石頭塌方,會對盜墓賊造成致命一擊。

△積沙防盜是郭莊楚墓的核心防盜技術 / 視頻截圖

墓主人如此費心地防盜墓,成果如何?

很遺憾,考古學家在這個墓葬中發現了18個盜洞。

“考古學特別適合好奇心強的人,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明天會發現什麼”

我們常聽到這樣的考古故事:英國君主的骨頭在停車場被發現;青銅時代的鞋子和維京時代的手套現身融化的冰層;借助激光雷達,考古學家發現吳哥窟下面隱藏著又一座幅員遼闊的古城……

充滿神秘色彩的考古發現,讓不少人“誤會”考古工作者可以暢遊世界各大博物館,掌握人類遠古時代神秘的信息,日日夜夜探索失落的歷史與文明。

沒有盜墓作品里神秘的召喚或詛咒,也不像虛擬人物那樣有非凡的身手或稀奇古怪的絕招,現實中考古工作者的工作狀態往往是這樣的:面朝黃土背朝天,下地挖土,下水撈泥,隨時可能遇到危險。

△其實考古十分費神費力,也費衣服 / DAHP

“大部分考古工作是比較瑣碎和平淡的,很多人一輩子也不會碰到有社會關注度的大發現。” 王建文說。

項木咄也覺得,“雖然考古學家都渴望在有生之年遇到像秦始皇兵馬俑、馬王堆漢墓這樣的驚世發現,但是很遺憾,從平淡無奇的遺物和垃圾中瞭解和複原古代人類的生活,乃至整個社會的演變,才是這門學科的力量所在”。

項木咄甚至覺得,“反倒是考古遺址中那些微不足道、容易被人丟棄的東西,比如植物遺存、動物糞便,更能讓我們深入地瞭解古代社會”。

△在河南洛陽市附近的寸長髮現了具有2500年歷史的牛和公羊的骸骨,與少數民族部落陸渾戎有聯繫 / 視頻截圖

而真正的考古學的價值,也正是體現在細微之處。

比如,考古學者會利用同位素分析古人的食譜。按照項木咄的解釋,在人的一生中,骨骼中的各種同位素(典型如C、O、N、S等)含量和所吃的食物中的元素,處在不斷變化的動態平衡中。

這一平衡在人死的那一刻結束並固定下來,永遠保存在骨骼中。這也意味著,知道一個人骨骼中的各項元素值,就可以推測出這個人生前所吃的食物。

△骨骼的元素值不會撒謊 / Museums&GalleriesEdinburgh

而通過對食物結構的分析,考古學家可以得出很多有趣的結論。

項木咄說,比如對某個墓葬群的各個墓葬主進行分析,發現一部分人吃的肉比另一部分人多,而這部分人的隨葬品比其他人豐富,這是不是暗示當時已經出現社會分層或者等級分化?

再比如,史前時代某些地區流行夫妻合葬墓,考古學家通過分析發現,男女主人的食物結構存在差異。

要知道,在史前社會獲取食物的渠道十分有限,所以同一地區的人的食物結構是類似的。如果男女之間吃的食物有差異,可能當時就出現了性別差異。

△ 從骨骼、陪葬品等可以推斷出當時許多的社會信息 / AncientOrigins

考古學家許宏認為,考古學有兩大魅力:發現之美和思辨之美。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李零說,考古“不僅是發現一個失去的世界,也是一次偉大的精神回歸”。

《神靈、墳墓和學者:考古學的故事》一書作者西拉姆則感慨,“考古學家的使命是要讓乾涸的清泉再次汩汩流淌,讓被遺忘的事情再次被記起,讓已故去的人複生,讓環繞著我們的歷史之河再次流動”。

△考古工作深挖的不只是歷史 / ChinaDaily

考古研究的是過去,探索的卻是未來。

或許正因如此,王建文才覺得,考古學特別適合好奇心強的人,“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明天會發現什麼”。

你對考古工作感興趣嗎?

蘇楓

本文首發於《新週刊》562期

原文標題

《別誤會,考古可不是掘墓挖寶》

編輯 | 二叔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