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娃開始:白睡蓮是白色的睡蓮,但白色的睡蓮不是白睡蓮
2020年07月11日10:09

原標題:套娃開始:白睡蓮是白色的睡蓮,但白色的睡蓮不是白睡蓮

原創 天冬 物種日曆

我們仍未知道這些年來所見的白睡蓮的名字,因為,你看見的“白睡蓮”,它很可能根本就不是什麼正兒八經的白睡蓮……

林奈他老人家搞錯了嗎

在18世紀中期,瑞典的烏普薩拉,四十多歲(已輕微禿頂)的林奈,正在搗鼓著一個富於詩意與科學精神的玩意兒——花鍾。他發現了不同植物的花開放和閉合時間的規律,比如藥用蒲公英在清晨5點開放,野罌粟的花則在傍晚7點閉合。通過長期觀察和總結,他在尋找烏普薩拉常見的植物,來完善花鍾的列表。此刻他並不知道,後來他被讚譽為“植物分類之父”,但花鍾的構想卻遭到了批駁,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頭像被印在瑞典的鈔票上,不知道在令人崩潰的2020年,他的塑像成了眾矢之的……總之他還在潛心觀察身邊的植物開花和閉合的時間。

林奈沒想到後來知名的“花鍾”都是用花凹造型的大鍾吧。圖片:Stefan Schäfer, Lich / wikimedia

雖然在如今看來,花鍾並不靠譜,植物的花朵開閉,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但林奈的浪漫主義情懷卻被後人津津樂道。時間不準確?沒關係!我們就要這麼一種體驗呀,又不是拿它真的來當報時時鍾。因此當花鍾的說法引入到中國之後(特別是經過不太靠譜的翻譯和改編,進入了語文課本之後),還真有人想要複製林奈的花鍾。

“淩晨四點,牽牛花吹起了紫色的小喇叭;五點左右,豔麗的薔薇綻開了笑臉;七點,睡蓮從夢中醒來;中午十二點左右,午時花開放了;下午三點,萬壽菊欣然怒放;傍晚六點,紫茉莉甦醒過來;月光花在七點左右舒展開自己的花瓣;夜來香在晚上八點開花;曇花卻在九點左右含笑一現……”

前兩年,有位國際學校的科學老師,把這段課文發給我,問我這些物種和開花時間的相互對應,是不是靠譜。我怎麼回答才好呢?

我說,我舉個例子吧,您看啊,想當初在林奈的花鍾列表裡,水生植物種類不多,不過這裏頭有個白睡蓮。“上午7點開放,下午5點閉合”,這是林奈對白睡蓮的記錄。到了咱們這,直接改成睡蓮了,那有點夠嗆啊。

“睡蓮怎麼就夠嗆了呢?睡蓮不是白的嗎?必須要白的睡蓮還是說怎麼回事?”

我覺得花鍾可以先放在一邊了,我們已經掉進了另一個大坑裡。花了十幾分鐘時間,我解釋了“白睡蓮和睡蓮不是一個物種”“白睡蓮是白色的睡蓮,但是白色的睡蓮不是白睡蓮”,然後總算要回到睡蓮什麼時候開花的問題上的時候……對方說:

“我明白了,就是說,林奈把時間給弄錯了唄!”

林奈:我搞錯了?你再說一遍?圖片:wikimedia

在歐洲很常見

繞了好幾圈,先說結論吧:白睡蓮通常確實是清晨開花,傍晚閉合的。但在我國常見的開白花的睡蓮,基本上都不是白睡蓮。語文課本里說,“七點,睡蓮從夢中醒來”,應該是直接套用了白睡蓮的例子,但這裏說的“睡蓮”如果泛指睡蓮屬植物,其實是不太合適的,因為睡蓮屬植物的開花時間各不相同。如果特指叫睡蓮的那個物種,就更加不對頭了。

白睡蓮Nymphaea alba。圖片:DerHexer / wikimedia

所以還是有必要引入拉丁學名,以便能夠說清楚。白睡蓮指的是Nymphaea alba這個物種,睡蓮指的是Nymphaea tetragona這個物種。睡蓮通常在臨近中午時才開花,天黑時閉合,所以在中國古代,睡蓮又被稱為子午蓮,正所謂“入夏開白花,午開子斂,子開午斂”。這是中國野生的睡蓮屬植物之中,最常見的一種野生開白花的物種。

子午蓮,睡得比你早,起得比你晚,長得還可愛。圖片:Alpsdake / wikimedia

白睡蓮則主要分佈在歐洲,包括地中海地區和亞洲西部的部分地區,是歐洲野生的睡蓮屬植物中,最常見的一種開白花的物種,所以它才能夠霸占White Waterlily這個俗名。在睡蓮的雜交育種技術流行之前,它也是水塘中最常栽種用作觀賞的種類。

那麼問題來了:中國到底有沒有白睡蓮?過去《中國植物誌》記載:“產河北、山東、陝西、浙江。生在池沼中。”這些分佈省區的記錄,很可能是根據早期的一些標本,以及地方地方植物誌的記錄,綜合得來的結論。後來英文版的中國植物誌,把這個說法稍加改動,省份還是這些,但加了一句,在池塘中栽種並歸化。也就是說,曾經栽種,後來逸生至野外了。

白睡蓮是水塘中最常栽種用作觀賞的種類。圖片:CrimsonC / wikimedia

無論是如今還在栽種,還是栽種後逸生,白睡蓮在我國的分佈記錄都值得商榷。以河北為例,在進行濕地區系的調查研究時,我查閱了一些相關標本,也向曾經編寫《河北植物誌》的前輩們請教過,結論傾向於:很可能生於野外的白色花的睡蓮屬植物,只有睡蓮本種。至於栽種用作觀賞(而沒有逸生)的睡蓮,我們後面再詳細說它們吧。

你看到的白色睡蓮是什麼

我第一去見到白睡蓮本尊,是在瑞士的日內瓦植物園。水池里有一種睡蓮屬植物,它的花瓣相對寬些,略向內彎,內輪雄蕊的花絲絲狀,和我之前見過的白色花的睡蓮都不太相同。看到牌子上寫著白睡蓮的學名,我才明白,之前見到的睡蓮里,沒有一個是真的白睡蓮。

我們仍不知道所見到的睡蓮到底是什麼。圖片:Ввласенко / wikimedia

那麼之前在國內,我所見的白色的睡蓮(無論是不是被稱作白睡蓮)到底是什麼呢?

一種情況是睡蓮(子午蓮)被當作了白睡蓮,特別是在花開沒開放的時候。另一種情況是,很多開白色花的睡蓮屬觀賞品種,被直接扣上了白睡蓮的頭銜。由於有些進行植物學調查和研究的人員,對於園藝品種並不太瞭解,所以在見到白色花的睡蓮時,會直接腦補到白睡蓮這一物種上,或者姑且理解為“這個可能是白睡蓮的栽培品種吧”。然而並不是這麼回事。

子午蓮花小,有非常明顯的四個萼片。圖片:KENPEI / wikimedia

睡蓮的園藝品種之中,即使開白花,也很有可能親本並不是白睡蓮,更常見的是依據睡蓮屬的屬名來命名。由於栽培歷史久遠,有一些栽培變種(即俗稱的園藝品種),難以追溯它究竟源於哪個物種(或哪個雜交物種),但可以確定是這個屬的植物,這樣就會在屬名後面直接加上栽培變種的名稱。因而說它是白睡蓮,當然不太合適,只能說是開白色花的睡蓮屬植物品種。

“佛吉妮婭”(N. 'Virginia')。圖片:latour-marliac

在我國最常見栽種的白色花觀賞睡蓮品種,叫做“佛吉妮婭”(N. 'Virginia'),花直徑近20釐米,花瓣23-27枚,葉片的裂片明顯V形分離,屬於中大型睡蓮品種。和真正的白睡蓮相比,佛吉妮婭睡蓮的花瓣數量略多,花形整體更開展,葉片的裂片較大。

“馬利克白睡蓮”(N. ‘Marliac Albida’)。圖片:latour-marliac

另一個經典的白色睡蓮觀賞品種是“馬利克白睡蓮”(N. ‘Marliac Albida’),但這個品種的花朵稍小,直徑13-15釐米,花藥偏乳黃色。總之,一旦植物分類學家遇上園藝學家,把物種識別和品種鑒別混在一起的時候,出現混亂或者誤解,那是再常見不過的事了。

哪裡能見到白睡蓮?

如今在歐洲大多數地區,靠譜的植物園里,栽種白睡蓮的可能性很高。比如我在瑞士境內幾大城市的植物園中,日內瓦植物園、伯爾尼植物園、蘇黎世植物園都栽種了白睡蓮。在位於瑞士西南部山中的歐伯納樹木園中,池塘里還有野生的白睡蓮。

在歐洲,想見到白睡蓮本尊還是容易的。圖片:Ralf Wimmer / flickr

白睡蓮在歐洲常見到,希臘神話之中的水澤女神羅提斯(Lotis),為了躲避普里阿波斯(Priapus)的追求,就乾脆化身成了一朵白睡蓮。這位普里阿波斯的身份是生殖之神,於是羅提斯和她化身的白睡蓮,就被當作了反淫蕩的象徵。而另一方面,歐洲人把這個反淫蕩的地下根狀莖挖出來,直接當作了染料——反正池塘里有的是,就像挖藕一樣挖就對了。

紅睡蓮Nymphaea alba var. rubra。圖片:Michael Wittwer / wikimedia

在中國到底哪裡有真正的白睡蓮可看,至今我還不是很確定。有些植物園標註的白睡蓮,其實還是園藝品種,或者混入了其他種類的基因在裡頭。順便說,白睡蓮有一個變種叫紅睡蓮(Nymphaea alba var. rubra),在我國這個名稱對應的實物,通常也是各種紅色的睡蓮園藝品種。

瑞典紅睡蓮Nymphaea alba f. rosea。圖片:Lars Theng / skolvision.se

白睡蓮還有個很奇特的變型瑞典紅睡蓮(Nymphaea alba f. rosea),僅分佈在瑞典奈力克地區(Nerike)的湖泊和池塘中,歐洲人一度因為想要引種這個變型,幾乎將它在原產地的種群挖到瀕臨滅絕。如今即使在瑞典,野生的瑞典紅睡蓮也不太容易見到。好吧,如今瑞典都要把林奈他老人家的塑像拉倒了,大概也顧不上什麼睡蓮不睡蓮的。這個難得一見的變型,就等世界級的動盪過去之後,再說吧。

你可能錯過的精彩內容

睡蓮

百子蓮

原標題:《套娃開始:白睡蓮是白色的睡蓮,但白色的睡蓮不是白睡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