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最“嗲”歌姬黃齡,不站C位也在發光
2020年07月11日17:26

原標題:上海最“嗲”歌姬黃齡,不站C位也在發光

原創 外灘君 外灘TheBund

和黃齡聊過之後

我意識到她確實是難能一見的佛系藝人

與之相對的

是她渾身從毛孔里散發出的嬌嗲和自信

“不夠有野心,歌紅人不紅,可我站在這裏就是與眾不同。”

昨天,最新一集的《乘風破浪的姐姐》里,黃齡這麼唱自己。

的確,轉音歌姬黃齡不少歌都是神曲,傳唱度非常高,比如大家熟悉的《癢》、《High歌》、《風月》、《驚鴻一面》.....

論實力,她的唱功和魅力在內地絕對是獨一份。

一把婉轉的好嗓子,靈氣逼人。加上撩人的身段和高級感的長相,她站在舞台上大方又脫俗。

但說起知名度,在30個姐姐里確實處於下遊。連節目組也問她,“歌紅人不紅是什麼體驗?”

黃齡完全沒被刺激到,“我光靠作品就可以說話,總比人紅歌不紅好吧。”

紅不紅真是個玄學。出道13年,黃齡坦然接受自己不紅的事實,卻沒料到今天一檔《姐姐》,躍到了大家眼前。

除了舞台醉人,節目里的黃齡完全不搶鏡,除了狠命練習,其他時候完全是個佛系的擺件。

前幾天,趁著黃齡“放風”,沒住在姐姐宿舍,我給她打了個電話,問她怎麼不給自己爭個C位。

對此黃齡的回答自信力爆棚,“原來C位要爭的啊?那你要靠站在中間才能綻放光芒,那簡直是自我侮辱啊。我站在角落都會發光的。”

01

好歌手很多,

黃齡的辨識度獨一無二

從第一期節目開始,黃齡就用實力證明自己真的“站在角落都會發光”。

個人舞台,她穿著粉色亮片配羽毛裙裝唱《芒種》,開口就帶著一股無可替代的媚勁,慵懶中帶幾分沙啞。

配上她勾人眼神,輕而易舉地“癢“到了觀眾心坎里。

當時大部分有音樂作品的姐姐,都唱了自己的歌,既安全又能起到打歌的效果。而有一水熱門曲目的黃齡,偏偏選擇了翻唱《芒種》。

聽她唱,你會發現其中就有種魔力,賦予歌曲一種獨屬於黃齡的”靈魂“。

2007年發行第一張專輯,一首《癢》石破天驚,每個字都被她唱出了無限情腸,從此被稱為“轉音歌姬”。

再一首《High歌》,歌曲氣質如名,黃齡九曲十八彎的唱腔,誰聽了不要high起來?

之後的《特別》、《原諒》,還有這幾年在網絡上掀起風潮的《風月》、《驚鴻一面》,不論是現代曲風還是中國風,黃齡的歌永遠帶給人一種餘音繞樑的盤旋感,一種掉進故事里的暈眩。

這些歌都是實力歌手的熱門翻唱曲目。但要承認,唱得好是一回事,但唱出那種絲絲縷縷鑽入你毛孔的撓人,還是要看黃齡。

這不,今年三月,黃齡開通了B站賬號。在她上傳的視頻里,你會看到一個穿著各式睡衣的黃齡,抱著吉他、喝著自己調製的各種“神仙水“在浴室里唱歌。

轉音歌姬搖身一變浴室歌姬,評論里的表白也是與眾不同,不是懷疑黃齡“喝了假酒”,就是說黃齡“給自己喂了假酒”。

無他,實在是聲音過於“有那味兒”,性感得讓人忍不住交出膝蓋。

別的歌手唱歌要錢,但黃齡唱歌,真的是要命。

B站彈幕

02

上海女孩黃齡,別具一格的“作”

《浪姐》里30位姐姐湊在一起,可以演30出大戲,觀眾對每個人期待的點都不同。

但落到黃齡身上,你想看的不僅是實力,還有她別具一格的“作”。

黃齡是個典型的上海人,言行里不自覺帶出又作又可愛的嬌嗲。

準備舞台,別的姐姐都是語氣平淡的說聲“ok”。唯有黃齡的那一句“好了”,“好“和”了“之間彷彿穿過了一整條波濤洶湧的黃浦江。

問她“對你來說音樂意味著什麼”,她一邊回答,一邊還要擺出做法的手勢——一看就不是刻意安排,那個手和眼神完全隨心而動。

私底下的黃齡也是如此造作。說話時總帶著一股“喝了假酒”的調調,讓人懷疑她下一句就要唱起來。

我問她,“大家說你‘嗲作‘,你覺得自己‘作’嗎?”

她否認的倒是快,“當然不,我就是在做自己。”

我又問她,“那你覺得身上這種‘嗲’氣,和家鄉的風土人情有什麼關係嗎?”

這次黃齡思考了幾秒鍾,“那不曉得,我們那個地方的女生都會這一面吧。嗯,我說話的那個腔,上海人嘛,就是上海腔啊對不對?”(請用《癢》的感覺想像這句話)

1987年的冬天,黃齡出生在上海,小時候住在林蔭路的弄堂里。

她記得黃梅雨天大家會把桌子搬到門口一起吃飯,記得鄰居間畫好的“三八線”,也記得自己貪玩爬到屋頂上竄來竄去,還有奶奶給她洗澡時,衝樓上喊,“我們要洗澡啦,二樓的人別下來啊!“

雖然和父母一起聽著鄧麗君、周璿長大,興起時也會跟著模仿,但那時候黃齡沒想到自己會成為歌手。

父母是她的第一批觀眾。唱的是范曉萱的《雪人》,“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

雖然當時得到的反饋只是一句淡淡的“蠻好“,卻帶給了黃齡莫大的鼓勵,讓她覺得自己可能“真的蠻好”。

轉眼到了2004年,黃齡17歲。上海的夏天蟬鳴陣陣,她坐在電視前挖著西瓜,眼風一掃看到屏幕右下角飄出來一行字,幾月幾號下午在某個地方有唱歌比賽,歡迎報名。

參加比賽的裙子是專程去買的,在人民廣場地下的上海迪美,黃齡形容它,“米色的娃娃裙,袖子有點泡泡的。那時候就裝淑女,裝小仙女的樣子。“

這次不是范曉萱,而是李玟的《往日情》。也就在那個比賽上,她被一個評委看中,選去參加聲樂培訓班,並很快和經紀公司簽了約。

我問她,“參賽的時候,有沒有抱什麼成名的期待?“

她說:“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做事風格,我做任何事都不問結果的。我就是覺得去試試蠻好玩的,比賽是怎麼一回事,想體驗看看。”

雖說不覺得自己作,但上海人的小資黃齡倒是相當認可,她身上就有著十足的儀式感。這也是她常被說作的原因之一。

她曾和媽媽把家裡的牆紙整體上色,把上面的花一瓣瓣塗成喜歡的顏色,還在自己房間的牆上畫了彩虹和太陽,這樣即便是雨天也有陽光照耀。

這種“作”勁也被她帶到了《乘風破浪的姐姐》。

入住宿舍,黃齡發現其他姐姐的箱子裡都是有用的生活用品,她不一樣。

黃齡家裡養了四隻狗、一隻貓,愛寵的照片帶了一遝貼在床頭。第一輪公演結束,白冰給她寫了暖心小卡片,也要貼貼好。她說,“我要把這些情誼包圍在我最舒服的床的周圍。”

不止於此,心愛的吉他、尤克裡裡、彩色的燈、蠟燭、樹懶娃娃都不能落下。

黃齡最喜歡的動物就是樹懶,圖為黃齡畫的樹懶

在黃齡心裡,生活絕不只能只有工作,“我覺得這樣才有感覺了,不然就真的是在住宿舍了。”

03

觀眾緣是玄學?

走紅不是黃齡的目標

黃齡沒預料到《乘風破浪的姐姐》會這麼火。

節目播出後,合作邀約紛至遝來,但能推的她都推掉了。她告訴經濟團隊,“能不排通告就不排,我要訓練的。”

第二次公演舞台《用盡我的一切奔向你》

雖然總是網傳“姐姐們早上起不來”,但隨著節目步入正軌,黃齡每天8點多就起床作準備,10點開始訓練,照安排應該在晚上10點結束,但她一般會練到12點甚至淩晨一點。

黃齡忍不住倒苦水,“每天都睡不夠,掉了好多頭髮。”

雖然實力受到認可,人氣水漲船高,可在第一次公演的現場投票中,她的觀眾喜愛度卻排在倒數第二。

對於這一點,黃齡說自己不覺得驚訝。

“我覺得觀眾對我的歌比較熟,對人其實不太瞭解。可能他們就會投給更熟悉的演員或者是歌手。而且第一期錄的時候,這個節目也還沒播,所以不覺得驚訝。”

雖然本尊不覺得驚訝,但觀眾都紛紛喊起了“黑幕”。節目播出後,“黃齡喜愛度倒數”上了熱搜,大家為她打抱不平。

她的回應是發了一條微博:

事實上黃齡把紅不紅看得很淡,“如果可以受到很多關注,我很開心。但是如果只有一小部分人喜歡我,那我也很滿足。”

她是少有的活在娛樂圈卻沒有壓力的人,甚至反問我“哪裡來的壓力”。

“我覺得自己每天都很幸福。我在浴室唱歌就很開心。所以我沒有壓力。”

雖然沒有想要成名的慾望,但黃齡糾正了我說她“不努力”,“我很努力啊,我一直在練歌練琴,也在上課。但我努力的目的不是為了成為一線,而是充實自己、唱自己喜歡的歌,這樣就很開心。”

04

30歲就不能乘風破浪?不存在的

黃齡第一次哭是在第一次公演考核的現場。

當時評委趙兆提出伊能靜“表現得有些過了”,伊能靜在解釋的時候忍不住哭了,帶動全場很多姐姐都開始流淚。

雖然鏡頭沒照到,但黃齡也是其中一個。不是因為委屈,只是感動——她沒有預想到,每個姐姐都這麼重視這個舞台。

入組前,她猜測這是個“闔家歡”的節目,大家唱歌跳舞、組對PK,比賽什麼的只是個幌子。

沒想到第一次錄製就是個人舞台打分,“我們真的沒綵排過,沒一個姐姐知道。”

第一次公演,黃齡選擇了《得不到的愛情》組,搭檔是鄭希怡、白冰、鍾麗緹和藍盈瑩。她們是練到最晚的,如果一天下來進度不錯,大家會感動到流淚。

不過淚水中也有歡笑。

《得不到的愛情》是上海灘“銀嗓子”姚莉的歌曲,風情萬種,婀娜多姿。黃齡覺得大家都穿一樣的隊服很無聊,就針對錶演的風格進行了再創作。

“我們這首歌比較女人,我覺得腰身的部分要顯一顯,我就把這裏剪一剪。肩膀、臂線條看起來也要有趣一些,也剪一剪。“

黃齡給鍾麗緹剪衣服

我問黃齡,有沒有“客戶”不滿意。

她說:“有啊。鄭希怡就說可不可以不要在她腋下開洞,就很搞笑。捉弄了一下師姐。“

《乘風破浪的姐姐》聚集了一群30歲以上的姐姐,事實上平均年齡遠不止30歲。即便對於傳統女團而言,這個年紀多少有些不合時宜,但黃齡覺得這絕不是個問題。

小時候受身邊人的影響,覺得女性到了30歲就應該結婚生子,繼而步入人生下一個階段。隨著年齡增長,黃齡意識女性不管到了多少歲,都可以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

黃齡曾在微博上曬自己穿Lolita裙子的照片。她第一次把Lolita小裙子買回家的時候,媽媽不僅沒說“你年紀大了不該這麼穿”,反而誇讚道,“哎呀,你就該穿成這個樣子,你怎麼這種衣服以前不買的。”

穿LO裙的黃齡

第二天,黃齡媽媽就在淘寶上給自己買了一套,雖然拿到手發現尺寸買錯了,穿不上。

後來,兩母女還買過姐妹裝出街。

黃齡說,“我覺得洛麗塔不是只有二十歲左右小妹妹可以穿。你有一顆少女心,年輕的心態,隨便幾歲都可以穿的。“

黃齡和媽媽

“什麼傳統的定義,我不需要複製別人的生活。什麼年紀該做什麼事的說法,就等於說你不能跟別人不一樣,這是不對的。我覺得只要考慮好,你可以想幹嘛就幹嘛。30歲完全不是問題,簡直可以說是一個開始。“

“我哪怕到50歲、60歲都可以活得像少女一樣。我心態也是非常年輕的。至於稱呼,你叫姐姐、奶奶、媽媽都可以,我只是覺得自己內心裡面的東西非常重要,不要盲從別人的話。“

掛斷電話時已到夜晚,但黃齡還是要繼續為第四次公演排練。工作了一整天,她的聲音里沒有疲憊,反而透露出躍躍欲試的興奮。

最後我問她,“你覺得自己能不能成團?”

她的回答很輕快,“我具備這個能力,結果我不能控制。我能做的就是享受每一次的舞台。”

文/siri110

圖片來自黃齡,部分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