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斯坦的不明肺炎怎麼回事?聽聽吳尊友和張文宏怎麼說
2020年07月11日11:58

  哈薩克斯坦的不明肺炎怎麼回事?聽聽吳尊友和張文宏怎麼說

  國是直通車

  原來還是它?

  中新社記者 汪金生 攝

  日前有媒體報導稱,中亞國家哈薩克斯坦出現不明原因肺炎,且其致死率高於新冠,這是怎麼回事?

  中國駐哈薩克斯坦大使館9日發出一則提示,內容如下:

  根據哈薩克斯坦媒體報導,6月中旬以來哈阿特勞州、阿克糾賓州和奇姆肯特市肺炎發病率較同期顯著升高。截至目前,三地已有近5百人感染、30餘人病危。今年上半年,哈境內非新冠肺炎共導致1772人死亡,僅6月就有628人死亡,其中也包括中國公民。哈衛生部等機構正對該肺炎病毒進行對比研究,尚未予以明確定性。中國駐哈使館提醒在哈中國公民注意上述情況,切實提高防範意識,降低感染風險。

  同日,哈薩克斯坦衛生部長阿列克謝·崔向媒體通報稱,今年上半年哈國內肺炎發病率較2019年同期增長55.4%,總計確診98546例。

  又一種新病毒來了?

  上海複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11日在微博上對此進行瞭解讀。

  張文宏指出,哈通社9日報導,該國患上不明肺炎的人數比確診新冠肺炎的人數多2至3倍。10日,哈薩克斯坦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病例54747例,死亡264例。該文在我國引發大眾廣泛焦慮。

  根據哈薩克斯坦駐華大使館解釋,依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疾病分類(ICD-10)》編碼,當肺部CT顯示出現磨玻璃陰影症狀時,臨床和流行病學診斷都會判定為新冠肺炎,但實驗室測試並不支持這個診斷結果。

  解讀以上兩段消息,可以認為是哈薩克斯坦出現了比較高的病原學陰性的肺炎,根據《國際疾病分類(ICD-10)》就會被診斷為不明原因肺炎。

  其實在武漢早期病原學檢測能力低下的時候也出現過這種情況,當時王辰院士抵達武漢時就指出病原性檢測能力要快速跟上,否則會出現大量檢測陰性的新冠肺炎,未經隔離可造成迅速傳播。

  我國方艙醫院也是在這個背景下建造的。哈薩克斯坦目前的疫情進入快速增長期,從疫情曲線看存在驟上驟下的特徵,說明實驗室檢測不穩定。

  所以從大概率講,還是新冠病毒肺炎,目前最為急迫的是要迅速加大對新冠病毒的檢測能力,對不明原因肺炎的病例採用深度測序等技術予以明確病原,但最最關鍵的還是要迅速加大疾病控製力度。

  哈薩克斯坦衛生部7月10日在社交媒體臉書上發佈聲明稱,部分媒體稱哈薩克斯坦出現“比新冠肺炎致命性更強的不明肺炎”是不實消息。

  據央視新聞客戶端報導,哈衛生部長阿列克謝·崔表示,世界衛生組織將肺炎分為細菌性、真菌性和病毒性等,其中便包括《國際疾病傷害及死因分類標準第十版》規定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哈衛生部認為,目前國內出現的致病因不明的病毒性肺炎仍屬於世衛組織已定義的肺炎範疇。因此,將其稱為“不明肺炎”缺乏理論依據。目前,哈醫療機構正在檢測新冠肺炎以外確診病例的致病原因。

  10日,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對此事進行分析。“我注意到這方面的新聞,也在相關的網站查看了相關的信息,從它報告統計的數字來看,應該說,我從流行病學的角度來考慮,它應該還是新冠肺炎的可能性比較大”,吳尊友說。

  吳尊友表示,其一,如果是一種新的呼吸道傳染病,發生在夏季的可能性比較小,即使是新冠肺炎,它最早發生也是在冬季,像原來非典的發生也是在冬季,還有流感、禽流感等(均符合這個規律)。

  其二,從全球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情況來看的話,哈薩克斯坦本身也是受新冠影響很大的國家,(在)其病例數與死亡數(方面)也都是影響挺大的。

  其三,從其病人的病死率來看,它也在新冠肺炎的範疇以內,同時考慮到當地醫療能力,尤其是檢驗檢測的能力。“我個人認為是新冠肺炎的可能性更大,當然也不排除會由於病人的增多,其他肺炎以及感冒增加,使得醫務人員或者醫療診斷能力、治療能力一時跟不上,不能夠及時給予診斷”,吳尊友解釋稱。

  世衛組織怎麼說?

  當地時間7月10日, 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邁克爾·瑞安表示,世衛組織已注意到哈薩克斯坦出現的“不明原因肺炎”。世衛組織正在研究當地實際檢測條件及質量,以防其他肺炎樣本中有新冠假陰性樣本,很多“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可能就是新冠肺炎病例。他同時強調,世衛組織仍將對此保持開放態度,直到患者完全確診。

  近期哈薩克斯坦出現肺炎病例驟增的狀況,引發廣泛關注。邁克爾·瑞安稱,哈薩克斯坦新冠肺炎病例也出現了激增,過去七天上報了超過一萬例實驗室確診病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