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代白族紮染傳承人的“賦新”之路
2020年07月11日17:12

原標題:兩代白族紮染傳承人的“賦新”之路

中新社大理7月11日電 題:兩代白族紮染傳承人的“賦新”之路

  作者 胡遠航 黃小桐

  七月的第二個週末,蒼山腳下的“白族紮染之鄉”大理周城迎來新一波遊客。村內規模最大的染坊——璞真染坊內,十餘名遊客正在體驗紮染。緩緩拆開疙瘩布,一隻隻白色的蝴蝶躍然藍布上,重慶遊客吳娜臉上露出驚喜的笑容。

  吳娜體驗的白族紮染,是一項古老的民間染色工藝,至今已有千年的曆史。舊籍曾生動描述紮染的工藝過程:“‘擷’撮采線結之,而後染色。即染,則解其結,凡結處皆原色,餘則入染矣,其色斑斕。”

  同時,白族紮染又是一個“年輕”的民族工藝。它登上過《非凡匠心》《最強大腦》等多檔熱門綜藝節目,也是中外遊客來大理旅遊首選的伴手禮。

  “事實上,白族紮染和眾多非物質文化遺產一樣,也曾面臨發展困境。”白族紮染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周城紮染世家段氏家族第十八代傳人段樹坤稱,鼎盛時期,周城幾乎“家家有染缸,戶戶出紮染”。後來,因為各種原因,染坊一度在周城銷聲匿跡。

  上世紀80年代末,隨著大理第一批遊客的到來,紮染這個白族人曾從初生時用的繈褓到大婚時的嫁妝,再到死時穿的壽衣都離不開的工藝,再次複蘇。

  “很多‘老外’拿著美金要買我們壓箱底的紮染布,不少人不認識美金,都不敢接。”段樹坤回憶,買紮染的人越來越多後,村里成立國營紮染廠。後來,紮染廠倒閉,周城紮染又回到家庭式染坊、父子間傳承的“起點”。

  “白族紮染的花紋圖案原本有2000多種,但為了迎合消費者喜好,市面上一度只剩17種圖案。”看著傳統圖案漸漸消失,加之從事紮染的人越來越老齡化,段樹坤同妻子、白族紮染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段銀開,走上了一條創新之路。

  他們倆分工明確,段銀開負責“紮”:在傳統30多種針法的基礎上,又創新出100餘種針法。段樹坤則負責“染”:開發梔子果、藏紅花、蘇木等一系列天然染料,讓紮染的顏色不再拘泥於藍色;在染色技藝上,段樹坤還引入PH試紙,通過測試染料酸堿度,提高染色成功率。

  除了創新工藝,段氏夫婦還進行眾多試驗:依託紮染布,開發背包、紙巾盒、服飾等一系列產品,出口到日本、泰國等國;創建紮染博物館,免費供遊客參觀;主動擁抱外面的世界,積極參加國內外非物質文化遺產交流活動和電視節目;並和高校、旅行社等機構合作,推出紮染技藝體驗、紮染課程培訓等項目。

  “我們先是把紮染做成一門生意,後又發展為產業。現在,我們把它當作事業在做。“段樹坤說。

  通過一系列“賦新”,白族紮染煥發越來越強的生命力。每年,數以萬計的遊客湧入周城,只為參觀體驗紮染。也有越來越多的周城年輕人,回到家鄉傳承技藝。

  段樹坤的兒子段袁和兒媳楊誌瑞,就是其中之一。27歲的楊誌瑞曾經在廣州一知名互聯網公司工作,2017年她放棄白領生活回到周城。

  “看到越來越多年輕人穿上紮染的服飾,我發現紮染的無限可能性。”如今,已是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的楊誌瑞,利用現代設計理念,開發一系列極簡風的紮染服飾和親子裝產品。段袁則不斷嚐試新的紮法和染色工藝,創新出“大理蒼山洱海月”系列作品,目前正在申請專利。

  除了段家,整個周城還有更多人在“賦新”白族紮染。北漂的白族青年張翰敏,回鄉創立紮染品牌“藍續”,開創一系列新花樣和文化體驗項目,受到北、上、廣等一線城市人的青睞。但同時,她堅持用古法紮染,染料都是板藍根、藏紅花等純天然植物。

  七月的大理已進入雨季,周城的大小染坊內,不管晴天雨天,永遠飄著紮染布組成的“藍天白雲”。段樹坤抱著小孫子在“藍天白雲”下散步,他身上傳統馬蹄花圖案的紮染馬甲,和孫子T恤上的小豬佩奇紮染圖案,相映成趣。前方,一塊古舊的紮染布在風中飄揚。

  “這是我們紮染人的終極追求——‘歲月藍’。這種顏色,無法複製,唯有交給時間去沉澱。傳承技藝,也是如此。”段樹坤說。(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