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一小學男生遭遇校園霸淩 宿舍被縟有大片血跡
2020年07月11日10:55

  原標題:陝西一小學男生遭遇校園霸淩,家長髮現其宿舍被縟有大片血跡

  蒙頭毆打、潑冷水、用刀具劃、磚塊砸……這是大荔縣官池鎮石槽中心小學一名6年級學生小明(化名)近大半年來在全寄宿學校里的遭遇,因為害怕,他一直不敢告訴家人,直到7月5日晚被哥哥發現,小明父親7月6日找到學校,校方進行了初步調查,並給出處理建議。8日,小明父親去學校收拾孩子被縟時,意外發現被縟上有大片血跡……

  孩子稱每週都要交“保護費”,不交就用刀割

  去年下半年,與小明同級但不同班的另外4名男生要求小明交“保護費”,如果不給,4名男生就會拳腳相向,最多時小明一次被要走250元。

  為了避免被打,除了“上交”自己每週的零花錢外,小明每週末回到家,會想辦法從父親手機轉錢給母親手機,等到去買東西時再換成現金。

  “有時確實沒錢,他們4個人就拿刀具割我,但有時也會莫名其妙被欺負,有次我在宿舍外洗頭,他們把水澆到我身上,渾身都濕透了,之後我就跑回宿舍大哭……”

  舍友將事告訴宿管阿姨,但宿管並未查看傷情

  “大概6月8日晚,因沒交‘保護費’,4名男生又到我宿舍,把我頭矇住毆打,之後把我帶到洗漱間潑冷水,我掙脫後跑回宿舍,當時我鼻子開始流血,咳嗽也出血,當晚熄燈後我就在被子裡哭。

  熄燈後,宿管阿姨巡房,舍友將我被打的事告訴了阿姨,但阿姨沒查看我的傷情,也沒開燈,只說了句會將此事告訴蔣主任。”

  小明回憶,從那晚至7月8日,他又遭遇了8次欺淩,其中6次被毆打、2次被用磚塊砸。

  “每次他們欺負我都會找比較偏僻的角落,4個人中其中兩人拿刀具,另外兩人會掐我脖子,很多次都有學生看到,但每次有人想拉架時,他們4人就會拿刀告訴其他學生不要管。”小明說。

  父親多次發現孩子有傷,校方調查後只有一名男生道歉

  大概是5月,小明父親偶然發現孩子脖子上有道劃痕,小明稱是不小心碰傷的,一週後父親又發現小明脖子後邊有一條四五釐米的傷,像是被刀具劃傷的,但小明堅稱是意外導致。兩週後,小明父親再次發現孩子胳膊受傷,但小明仍舊什麼都沒說。

  7月5日晚,小明哥哥意外發現母親手機的遊戲充值記錄,在哥哥逼問下,小明把經過告訴了哥哥。

  “他哥哥告訴我後把我嚇著了,我趕緊去學校,校方當天進行了調查。7日下午,校方把其中一名男生和家長、蔣老師叫到一起,蔣老師說對娃被打不知情,宿管阿姨也沒告知他這事,但蔣老師稱之前收過一把刀。最後校方拿出了處理意見,4名男生退還費用,並額外補償1000元,4名男生當面道歉並由家長帶回教育。最後,只有一名男生和家長給我娃道歉。”小明父親說。

  父親發現被縟血跡,宿管:沒想到那麼嚴重就沒上報

  8日下午,小明父親去學校接小明回家後,發現帶回的被縟上有大片血跡,再次找到學校。宿管表示,6月8日當晚確實知道小明可能被欺負了,以為就是同學之間簡單的肢體接觸,沒想到那麼嚴重,也就沒有上報。

  “學校是寄宿製學校,孩子送進校門的那一刻,學校就成為了監護人,更何況學校是無死角監控,咋就沒發現?現在孩子可能心理已受影響,我希望給孩子討個說法,希望其他3個未道歉的娃必須道歉,校方應找心理醫生給娃做心理疏導,希望孩子再重新上一次6年級。”小明父親說。

  校方:受欺負不說,老師有時也沒辦法

  大荔縣官池鎮石槽中心小學一王姓校長表示,接到家長反映後,校方進行了初步調查,監控顯示小明確實有與其他4名男生發生肢體衝突。7日,校方作了處理建議,4名男生退還勒索費用,並額外補償1000元,4名男生當面道歉並由家長帶回進行教育。

  “但8日下午,小明父親帶著有血的被縟再次找到學校,希望校方給出說法,宿管阿姨稱當晚以為事情比較小未上報,小明也有責任,明明受傷流血為何不告訴宿管阿姨和老師,受欺負不說,老師有時也沒辦法。這事校方有責任,但不是主要責任,這次小明父親還提出賠償訴求,但因訴求過高沒同意。”王姓校長說。

  小明父親認為,校方存在監護缺失,未能及時發現並製止,小明不告訴老師是因孩子被“恐嚇”。“至於賠償訴求,是校方託人找我商談賠償事宜,並不是我主動索要。”

  10日下午,大荔縣教育局監察室一工作人員表示,會將此事上報並反映給有關科室,瞭解後再回覆。截至記者發稿,未收到相關回覆。

  教育專家:學校沒有有效懲戒權

  教育學專家劉鵬表示,校園欺淩頻發,主要因為學校現在基本沒有有效懲戒權,對於欺淩者,學校似乎沒有有效管理辦法,沒有懲戒的教育是軟弱的教育。其次,根據相關法律,學校承擔教育管理保護的職責,監護權未移交給學校,而欺淩的孩子大部分是道德和法律層面的問題,被欺淩的小孩或多或少在性格上有缺陷,導致被欺淩的孩子性格比較懦弱,被欺負不敢告訴家長和老師。

  校園欺淩說到底,核心是孩子心理教育問題,心理教育缺失往往表現為不主動、不求助等,遇到問題缺少心理支持系統。而培養孩子,不僅是學校的責任,更是家庭教育的責任,所以學校應更加重視校園欺淩問題,增加相應的措施,特別是心理建設方面,學校要承擔積極的責任,不應僅僅是說教。家長也不要把期望完全寄託於學校,更應從家庭教育上給孩子以支持和關心。

  來源:華商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