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琳這個女人啊,終於紅了
2020年07月10日18:44

原標題:劉琳這個女人啊,終於紅了

原創 最人物出品 最人物

劉琳至今都記得1995年的那個冬天,剛拍完戲的她與黃磊,裹著厚重破舊的軍大衣,走入香格里拉大飯店。

由於穿著樸素,甚至都沒有人主動上來招呼他們,劉琳說:“感覺大家都是斜著眼看我們”。

直到張國榮向他們走來。

那大概是劉琳第一次,對“明星”這一概念,有了更為具體的理解:

“從大門口走向中餐廳的那一路,就像走紅地毯一樣,所有人都在注視著我們”。

那年,劉琳21歲。

今年是劉琳演戲的第26年了。

但是在片場,她的存在感依舊很低,當你和她說話時,會發覺她總保持著極為真誠的禮貌。

曾經有導演說,劉琳的這種禮貌,是因為她還沒紅。

劉琳把這句話記了很久,並時刻告訴自己,就算紅了,也要保持這種禮貌。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劉琳這兩年確實紅了。

觀眾終於可以在她出現時,準確地叫出她的名字,而不是以電視劇中角色的名字來稱呼她。

2018年,她憑藉《知否》中“大娘子”一角,兩次登上微博熱搜;今年年初,她又在聲音競演節目《聲臨其境》中拿下總冠軍。

而在最近剛播完的《隱秘的角落》中,她扮演的“周春紅”一角,貢獻出了劇中幾場氛圍絕佳的“名場面”。

面對這場姍姍來遲的“走紅”,劉琳並沒有太在意,她說自己只是一個“老演員”,在演藝圈里,她最想做的事情,只有演好戲。

見過劉琳的人,形容她是:"溫柔、純真且熱烈,是完全沒被汙染過的好演員。"

這就是劉琳,一個“普通”的女演員。

在劉琳的性格構成中,最先崛起的板塊,大概是表演欲。

上幼兒園時,她就會給自己設置不同的表演場景:當父母離婚時,自己從法院走出,臉上該是什麼表情;被人欺負時,應該在什麼時間點流淚。

談起對於表演熱愛的由來,劉琳自己也摸不著頭腦——她的父母都是航天部的技術工作者,在長大的過程中,沒有人曾告訴她,什麼叫做“表演”。

“可能我生來就是這樣的小孩吧。”

看著女兒對於表演的喜愛,上小學時,劉琳的父母就將她送去中國兒童藝術劇院學習表演。

於是,在許多個晚上,放學後的劉琳都會獨自坐很久的公交車,跨越大半個北京市,去上表演課。

高三那年,劉琳出演了人生中第一部電影《高樓邊》,扮演一名暗戀老師的中學生,與她同台演出的,還有薑武。

可誰知,正是這部電影,差點讓她與北京電影學院擦肩而過。

電影《高樓邊》中19歲的劉琳(1993)

在那年的藝考中,劉琳由於邊拍戲邊上課,每天十分忙碌,於是請求劇組中的副導演去幫她領準考證,沒想到,這一行為讓北電的老師十分不滿,認為劉琳是在耍大牌。

眼看捅了婁子,劉琳從片場套上棉襖就打車來到了學校,撲面而來的,就是老師劈頭一頓罵。

站在人來人往的走廊中,劉琳低著頭,心想:“毀了,沒戲了。”

從表演大樓出來後,她沿著學院邊的小月河往外走,整個腦袋濛濛的,難受得想一頭紮進河裡,覺得這麼長時間的努力,都白費了。

不過好在,這次訓斥,並沒有影響劉琳的成績,幾個月後,她還是順利地收到了錄取通知書,成為了“北電93級”中的一員。

在班里,劉琳與徐靜蕾、劉孜、謝潤被併稱為“北影四朵金花”,除此之外,她的同學還有中途輟學的賈靜雯。

而他們的輔導員,則是氣質女神俞飛鴻。

北電93級:徐靜蕾(一排最左)俞飛鴻(一排左三)劉琳(二排右一)

在學校里,劉琳不斷打磨著自己的演技,很快,她迎來了第二部電影。

1995年,劉琳與張國榮、黃磊共同出演了電影《夜半歌聲》,在片中她扮黃磊的女友“藍蝶”,在短短幾十分鐘的電影中,她將角色的單純與虛榮展現得恰到好處。

在拍攝期間,張國榮還親自設宴,邀請劉琳與黃磊出席。那一年,劉琳21歲,正在讀大二。

《夜半歌聲》中的劉琳與黃磊(1995)

回頭看,劉琳的演藝生涯,似乎從那時就隱隱被埋下伏筆——比起主角,劉琳似乎更適合擔任配角:她總能恰到好處地烘托劇情,卻又不喧賓奪主。

不過彼時的劉琳,並沒有因為能否成為主角過於費心,進入大學後,她最先冒出的念頭竟然是:

“終於能夠光明正大地談戀愛了。”

劉琳曾形容自己,在感情中就像一隻飛蛾:縱使粉身碎骨,也要撲上前去。

上高中時,情竇初開的劉琳喜歡上了隔壁班的男生,以此衍生出了一段長達兩年的暗戀。

在那兩年中,她所做的唯一努力,就是騎著自行車跟在男生後面,和同行的女生放聲大笑,以引起男生的注意。

也正是因為如此,直到畢業,那位男生都不認識劉琳。

少女時期的劉琳

正當劉琳以為,這段暗戀將要無疾而終時,兩人卻在畢業後的一次聚會中,再次相遇,並很快相戀。

這段充滿戲劇色彩的感情,在劉琳眼中像極了命中註定的偶像劇情,那時,她甚至和朋友說,自己正認真地打算閃婚。

然而,生活與偶像劇終究不同,這段戀情僅僅維持了兩個月,兩人就因為性格不合而分開了。

縱使最後沒有走到一起,對於劉琳而言,那也是一段承載了自己美好青春的回憶。

幾年後,在一次採訪中,當她聊到這段感情時,主持人問:“當時你們再次相遇時,他有沒有變化。”

劉琳害羞地笑了笑說:“他還和高中時一樣,一點變化都沒有。”

少女時期的劉琳

而劉琳經曆過最刻骨銘心的一段感情,則是大一時,她遇到的一位導演。

劉琳曾說,自己選擇男朋友的標準,排在第一的永遠都是才華,所以當那位充滿藝術感的導演出現在她面前時,縱使對方比她大23歲,劉琳依然義無反顧地愛上了他。

那是一段長達3年的戀愛,那幾年,劉琳想要結婚,可是男友卻並不著急踏進婚姻,在經曆了長時間的僵持與拉鋸後,劉琳向男友提出了分手。

少女時期的劉琳

分手後,她說:“雖然是我提出的分手,可是我卻覺得,自己才是那個被遺棄的人。”

後來,有一天劉琳坐在出租車上,司機順手遞給了她一張報紙,讓她看看今天有沒有什麼大新聞。

打開首頁,赫然出現的就是這位導演與另外一名女演員結婚的消息。

此時,距離他們分手剛過去半年。

在那一瞬間,劉琳突然明白,他是想結婚的,只不過是不想和自己結婚。

劉琳在一檔節目中談起這段感情

1997年,劉琳畢業了。剛畢業那幾年,她曾一度想要轉行。

一方面,她覺得自己長得太普通了,她的好友戴軍曾評價她:“沒有特別年輕的時候,但是永遠不會老”。

上大學時,班里排練一部叫做《望鄉》的戲劇,劉琳扮演日本老奶奶“阿崎婆”,而徐靜蕾分到的角色,則是一位年輕的女記者。

“可能因為我的長相吧,我從20歲的時候就開始扮演一些40多歲的角色。”

徐靜蕾(一排左二)劉琳(一排右二)

另一方面,則是機會太少了。

在畢業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劉琳的生活軌跡十分固定:每天在家中等待試鏡電話,化妝去面試,回來繼續等電話。

然而,真正邀請她去演戲的電話,少之又少。

但是她始終記得,畢業時老師送給她的一句話:“劉琳,你是一個視表演為生命的人。”

對她而言,這句話就像一個救生圈,陪她熬過了那段如溺水一般的日子。

畢業第二年,劉琳的老師邀請她回母校,參加95級的畢業大戲。

那時,劉琳的脾氣是出了名的倔,在排練溝通中,她與導演在表演方式上出現了分歧,誰也不願妥協。

許多年後,當劉琳再次講起這段往事,她說如果是現在,自己會以一種更柔和的方式,來處理這次矛盾:“我會按照自己的想法演一遍,再按照導演的想法演一遍,然後再共同探討一下。”

可在當時,劉琳卻選擇了一種更激烈的方式來處理——這是一部需要主演擁有長髮的歌劇,而她卻故意把頭髮剪得很短,以表示抗議。

誰料想,在劉琳剪成短髮後沒幾天,電影《過年回家》的導演就邀請她去試鏡。

見面第一句,導演就驚訝地說道:“哎喲,你怎麼是短髮啊,這個角色需要長髮啊。”

聽完這句話,站在試鏡屋中央的劉琳嚎啕大哭,邊哭邊說:“導演,我怎麼辦啊。”

電影《過年回家》中25歲的劉琳(1999)

這一哭,讓所有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而只有劉琳知道,自己為等這樣一個機會,是怎樣熬過來的。

或許是因為劉琳在現場的崩潰大哭,讓導演看到了她身上的潛力,亦或是因為她的形象確實適合角色。

總之,當劉琳以為這個角色已與自己無緣時,卻接到了導演的電話:

“短髮就短髮吧,你來演吧。”

就這樣,劉琳拿下了這個角色,在《過年回家》中扮演了一位服刑17年的女囚,而與她搭檔的,則是李冰冰。

電影《過年回家》中25歲的劉琳(右一)

憑藉這部電影,李冰冰與劉琳共同拿下了2000年新加坡國際電影節最佳亞洲女演員獎。與此同時,劉琳開始擁有了更多接觸不同角色的機會。

彼時,她昔日的大學舍友徐靜蕾,已經憑藉著《將愛情進行到底》,坐穩了內地四小花旦的位置。

而劉琳卻始終不溫不火,在採訪中,總有人會將她與徐靜蕾做比較。

《將愛情進行到底》中的李亞鵬與徐靜蕾(1998)

每當記者問劉琳:“看到徐靜蕾這麼火,你急嗎。”

她總會回答:“我們不一樣的。”

確實,對劉琳來說,走慢一點,反而比較快。

2008年,劉琳結婚了,丈夫是一名圈外的攝影師。

結婚儀式很簡單——兩家人簡單吃了一頓飯。而夫妻倆所有財產,只有一輛價值十萬塊錢的汽車,甚至連鑽戒都沒買。

但是劉琳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穩,她形容自己與丈夫是兩種性格:“一個急,一個慢。”

伴隨著人生踏入另一階段,在事業上,劉琳也迎來了一次小高峰。

2014年,電視劇《父母愛情》上映。在劇中,劉琳扮演的江德華一角,讓人又愛又恨。

但是在最開始,她並不喜歡江德華這個角色。

《父母愛情》中劉琳扮演的江德華(2014)

在讀完劇本後,劉琳和好友梅婷抱怨:“江德華這個角色怎麼這麼討厭啊”,梅婷立馬回答:“你別急,往後看你會愛上這個角色的。”

果不其然,看到最後,劉琳被江德華的一生深深撼動,並決心一定要詮釋好這個角色。

劉琳說,在《父母愛情》長達3個月的拍攝中,她一度覺得,自己就是江德華。由於過度投入,在拍攝結束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她都沒能從角色中跳脫出來——她常常在和朋友聊到劇中細節時,忍不住流淚。

最終,憑藉這個深入人心的角色,劉琳獲得了金鷹獎最受觀眾歡迎女演員獎,並開始被越來越多的人認識。

電視劇《父母愛情》(2014)

但是,她卻選擇在這個時候暫停工作,回家生子。

這一年劉琳39歲了,早已過了最佳生育年齡的她,已然是一名高齡產婦,但是她仍然選擇了不注射無痛針的順產方式。

她說:“我要體驗一下生與死的感覺。”

在連打四天催產針後,劉琳順利誕下一子,取名”小蝸牛”,談到為何取這個名字,她說:“這個孩子來得太遲了,所以我們才叫他‘小蝸牛’”。

劉琳與兒子“小蝸牛”

懷孕之後,靠著之前的積蓄,劉琳整整2年沒有工作,與老公一同在家撫養孩子。

而當她再次回歸工作時,卻發現一切都變了。

彼時,與演藝圈徹底“隔離”兩年的劉琳,不僅片酬跌回了剛畢業時的水平,在片場,導演甚至把她當成群演。

她不斷給曾經認識的導演、製片人打電話,得到的答案都一樣的:

“你必須重新開始,重新回到大眾的視野中。”

面對演藝圈的運轉方式,有那麼幾個瞬間,劉琳覺得很割裂:

“我太天真了,我當時覺得自己才離開兩年,但就兩年的時間,等我再出來時,又是一個新天地了,我被忘記了。”

但很快,劉琳就決定與這場“中年危機”握手言和,並且找到了問題的出口:“只有讓自己變得獨特,才能化解焦慮。”

劉琳甚至做好了打算,如果努力了還是沒戲演,那就和丈夫一起,回歸山林:

“對著大山,開間民宿,也挺好。”

2018年,憑藉《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中大娘子一角,劉琳靠著其天然流量兩次登上了熱搜。

《知否》中劉琳扮演的大娘子一角

當她第一次登上熱搜時,負責她宣傳的工作人員在告訴她這個消息時,激動地直落淚,而劉琳壓根不知道什麼叫做“熱搜”,掛了電話,她轉頭繼續哄兒子睡覺。

劉琳不太喜歡上網,在2018年之前,她甚至沒有自己的社交賬號——她的微博,是在《知否》開播當天,為了配合電視劇宣傳才開通的。

“紅了”這件事情,並沒有讓劉琳很開心,她連續幾個月都睡不太踏實:“太惶恐了,我特別害怕成為所有人的焦點。”

長久以來,她都把工作和生活分的很開:每年她只花半年時間拍戲,剩下半年她則會回家陪兒子,在她眼中,自己只是演員,不是明星,而離開工作,她更願意做一名不被注意到的普通人。

2020年初,電視劇《隱秘的角落》開拍,為了趕上劇組的通告,劉琳選了最快的交通方式前往拍攝地湛江,而這張票,是一張長達8個小時的站票。

《隱秘的角落》中劉琳扮演的周春紅與兒子朱朝陽

在這部劇中,劉琳將單身母親周春紅複雜的心路曆程,展現得淋漓盡致,開播不久,她就因為演技好,又上了次熱搜。

就連章子怡都親自跑到劉琳微博下,稱讚她的演技:

導演何俊逸則不斷感歎:“遇到這麼好的演員,讓我們覺得自己太幸運了。”

在劉琳身上,人們似乎看到了女演員的另一種可能:一種不被年齡綁架的可能,一些與歲月和解的瞬間。

從年輕時,劉琳就告訴自己:“你沒有那麼青春靚麗 ,你必須等到三四十歲,有過一定生活閱曆後,才能凸顯自己的美。”

劉琳今年46歲了,作為一名女演員,她從來不懼怕變老這件事。

每次攝影師給她拍完照片,她都會不斷強調,不用過於修圖:“尤其是皺紋,一定要給我留住。”

對劉琳來說,這些是她的人生經曆,也是她“活著的意義”。

毋庸置疑,劉琳來到了自己最好的時候。但是偶爾,她也會懷念二十來歲的日子:

拍《過年回家》時,她跟李冰冰住在一個屋裡,兩個人一塊洗澡聊天,討論彼此喜歡什麼樣的男生。

“二十六七歲的女孩在一起,多簡單,多單純啊。”

說完後,劉琳開朗地笑了。

部分參考資料:

1、劉琳新浪微博

2、《非常靜距離:劉琳專訪》

3、人物 《劉琳,別紅,千萬別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