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國際火速回歸A股募資500億,創投大佬怎麼看?
2020年07月10日07:30

  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未來全球市場最終還是會打開。

  編者按:從提交申請到登陸科創板,中芯國際僅用了37天。這次募資超500億的IPO,再次印證了資本對中國芯片市場的熱情。當下,中美關係導致全球半導體分化為兩條產業鏈,看起來是明顯的趨勢,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未來全球市場最終還是會打開。

  “大陸芯片第一股”中芯國際(00981.HK)的科創板之旅塵埃落定。

  7月7日,中芯國際迎來申購。根據該公司此前發佈的公告,此次募投項目預計使用募集資金為200億元,若發行成功,按本次發行價27.46元/股計算,募集資金總額達到462.87億元;如超額配售選擇權全額行使,預計募集資金將達到532.03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中芯國際不僅將成為A股規模最大的一次IPO,還刷新了A股IPO最快紀錄。

  中芯國際5月5日正式宣佈登錄科創板,從6月1日提交IPO申請獲得受理,到6月4日上交所發出問詢,僅4天時間便閃電過會,最終到7月7日上網申購。這意味著從提交申請到登陸科創板,這家明星公司僅用了37天。

  中芯國際此次發行中,共有29家重量級戰略配售對象,合計投資金額達242.61億元,其中,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二期獲配金額35.175億元,是最大的投資者,其次新加坡政府投資33.165億元、青島聚源芯星股權投資22.24億元。除了這29家機構和企業外,多家半導體企業間接投資中芯國際,涵蓋設備、原材料供應商及芯片設計客戶等。

  中芯國際為什麼選擇此時回歸A股?芯片賽道又為何如此燒錢?當下,中美關係導致全球半導體分化為兩條產業鏈,中國“缺芯”現狀會因為資金的瘋狂湧入而得以改變嗎?

  專注芯片領域多年的北極光創投董事總經理楊磊,近期接受了《中國企業家》雜誌的專訪,以下是楊磊的口述:

  過去十多年,做芯片投資的機構從以前十來家,中間有一段時間不剩幾家,到現在基本上機構都在投。

  早期中國的芯片產業發展和投資遇到了一些困難。那時中國芯片產業掉進了“低端陷阱”:芯片供給中有大量的低端、一點點中端、幾乎沒有高端。當時就算有企業做出中高端芯片,去找歐美的客戶也不容易。

  當時不僅國內市場不夠完善,半導體人才也有挑戰。而且從資本的角度,投資人也沒有看到投半導體能賺錢。因為半導體前期需要投入,在中國上市要求彌補曆史虧損且三年連續盈利,只能選擇在美國上市,但半導體在美國已經是非常成熟的行業,美國投資者不覺得它有成長性,對於中國的半導體公司也不看好。

  但到了2017年、2018年,我已經能感受到中國半導體投資在變熱,2019年之後這種感受非常強烈。尤其是2019年7月份科創板開板之後,更可以清晰地感知到半導體投資的爆發。

  01 什麼推動了爆發?

  中國芯片產業爆發,一個表現是,越來越多的公司踰越“低端陷阱”。北極光目前的投資組合中有12家半導體產業鏈公司,其中7家中國公司做出了中高端產品。

  這些變化背後有幾層原因。

  首先從需求側來說,一方面,中國企業擔心美國的製裁擴大,一定需要導入中高端的中國芯片產品,作為一個保險;另一方面,中國手機、PC、服務器等廠商已經成為了世界主流企業,這些企業發現要有差異化時,需要和半導體供應鏈深度合作,但跟美國或歐洲公司談,距離遠流程長,這時候中國芯片公司就有了優勢。

  從供給側來說,最大的變化是人才。中國大批芯片科技行業的留學生畢業大概是在2005年左右,再在大企業里干10年到15年,經曆過了完整產品週期,這樣的時間這樣的人才,正好在近兩年開始出來創業。

  從資本來說,一級市場資本的興趣和二級市場上市的通道都已經打開,各種各樣的錢也都在進來,產業資本也越來越多。

  在此之上,中美關係又對這個趨勢推波助瀾,相當於在我們的能力開始彙聚形成勢力時,又被猛推了一把。

  02 贏家將是“行業老兵”

  半導體領域創業需要的是行業老兵。因為半導體非常複雜,需要經驗,這不是在學校能夠學到的東西,也不是幹過互聯網就能跨界干芯片的。半導體創業真正跑贏的人越來越會是行業老兵。

  與許多中國的硬科技一樣,芯片發展經曆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比你(國外)便宜,比你差;第二個階段是比你便宜,一樣好;第三個階段是比你好,比你快。

  當在第一階段競爭的時候,行業老兵可能不是那麼重要,但是只要到了第二和第三階段,能贏的一定是行業老兵。而如今,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已經到了第二和第三階段。

  那麼行業老兵身上要具備什麼樣的素質?

  第一,他應是有深刻技術認知,可以領導數學家、化學家等的企業家;第二,他是有前瞻思考、經驗豐富的產品經理,可以定義未來3~5年的產品;第三,他是經驗豐富、懂得芯片產業複雜性和取捨的工程師。這三種素質要集於一個人或者一個團隊身上,缺一條都不行。

  所以創業做芯片,自己要捫心自問是不是符合這三條。如果你不是最優秀的團隊,在某一個領域里能做到非你莫屬,就不如加入優秀的團隊,不要自己隨隨便便創業。

  芯片創業一個不幸的事情是,本來一個公司不該存在但被投資人投了。更不幸的事情是,它本來已經快死了又被投資人投了。這樣兩次之後你就丟掉大約6年時間,這足以讓一個人在芯片行業落伍。

  從創業角度來說,今天芯片領域機會更大,但競爭更激烈,最後會是贏者通吃。

  03 產品為王,投資需冷靜

  半導體是產品為王的領域。這其中資本能夠起的作用是放大效應。產品是1,沒有產品其他都是0。不要小看資本,也不能把資本的作用無限放大。

  有不少芯片公司融了很多錢,但真的要在產業里有自己一席之地,一定要有站得住的產品。在這個領域如果一個中國芯片公司融了1億美元還沒做出合格的產品,就要對它極度小心。

  其實2018年的時候我比較焦慮,因為看到一些公司融了非常多的錢,很擔心龐大的資本力量進來砸錢招人,就能把產品給做出來占領市場。但到2019年,我們逐漸看清,砸再多錢也沒用,單靠拿錢雇一堆人打不贏真正的企業家和創業者。

  對於半導體創業者來說,既要仰望星空,也要腳踏實地,目標可以是成為行業領軍企業,但第一步還是要踏踏實實地把產品做好。

  而從投資來說,芯片投資是一個好的方向,中國一定會出現一批非常優秀的市值數百億元的芯片公司,但中國今天半導體公司3000多家,能夠成為那樣公司的會是非常小的比例。

  投資人需要保持冷靜,芯片投資很專業,投資機構如果能夠聚焦在芯片領域,把專業性做強,還是很有機會的。

  就我們自己來說,在投資節奏上我們會變得稍微快一些,往年每年投一兩家,今年可能投兩三家。但我們還是堅持投精品公司,不求全覆蓋,但求大的回報。

  從投資方向來說,我比較關注一些新的場景,會把計算構架的變化和場景的分化結合在一起,去思考帶來哪些機會。

  二級市場(股市)半導體熱,並不會太多影響我們的判斷。不過這也說明二級市場已經肯定了半導體是二級市場一個大的品類,是未來十年里的長青板塊。

  04 發展芯片產業應開放

  目前中國芯片產業發展很熱。但我認為我們不應該去建立一條完全中國化的全產業鏈,我們並不是需要替代美國、歐洲和日本,更應該做的是抓住未來產業,找到數字基建的“核心節點”。

  我們應該向前看,把自己融入到全球的產業鏈里,去抓住未來科技產業鏈里無法被替代的“核心節點”。

  中美關係導致全球半導體分化為兩條產業鏈,看起來是明顯的趨勢,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未來全球市場最終還是會打開。

  大家都在說眼下的“核心節點”如光刻機,但不要忘了未來的關鍵節點。否則最後抓住了光刻機解決了今天的問題,但精力過多放到過去,到“分久必合”時發現又落後了。如果想要在“分久必合”的時候贏,今天就得在未來節點下注。

  我們依然需要從別的國家那裡大量進口高科技產品,有時候我們需要依靠別人,提供共贏的可能和機會,別人才會依靠你,如果完全不依靠別人,別人也會把你拒之門外。

  即便我們要建立一個中國的半導體體系,也一定是在跟全球合作開放的基礎上建立的。如果堅持開放和市場化,我們可以引領未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