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師徒四人“背叛”的日子:86版「西遊記」往事
2020年07月10日18:45

原標題:被師徒四人“背叛”的日子:86版「西遊記」往事

第一回

東瀛獻劇遭奚落 楊潔受命顯神通

20世紀70年代末,中日進入了十幾年的蜜月期。1978年,為了紀念中日友誼,日本文藝界的朋友做了一件小事,拍《西遊記》。

在這部世界首播的《西遊記》中,唐僧是女的,她的吻可以給徒弟療傷,銀角大王也是女的,老公是金角大王,甚至連如來佛祖也是女的。

拍成這樣,朋友是沒得做了。

帶著日本友人的熱忱,這部劇傳到中國後,沒播幾集就在全國老百姓的罵街聲中被停播。

為了給吳承恩老師和全國觀眾一個交代,1981年文藝部的一次座談會上,領導佈置了一個艱巨的任務:拍咱們中國人自己的《西遊記》。

文藝部主任問楊潔:“你敢不敢拍?”

楊潔答:“只要有錢,有什麼不敢。”那年,楊潔52歲。

在此前漫長的時間里,楊潔身上發生了很多充滿勇氣的故事。父親是革命人士,她的童年一直過著逃亡生活。34歲那年,已經有兩歲兒子的楊潔選擇離婚。文革時期,楊潔在北京燙著頭髮就敢出門。到了1969年,40歲的楊潔又和比自己小14歲的攝影師王崇秋結婚了。

即便做了這麼多在當時看起來驚世駭俗的事,這一次,楊潔還是低估了自己的膽量。劇組窮到什麼程度呢,86版《西遊記》的大多數鏡頭都是用一台索尼300P攝像機拍出來的。

多年之後,記者經常問攝影王崇秋:“為什麼只用一台攝影機就能把《西遊記》拍完?”

“因為沒有第二台。”

一無所有,還要迎難而上。用現在的話講是“干就完了,奧力給”,前輩們用了一句有文化得多的話:“敢問路在何方,路在腳下。”

第二回

六齡童紹興薦子 烏雞國師徒出道

拍西遊記,就得有孫悟空。楊潔先是找到“北猴王”李萬春,兩人沒有談攏,就又到浙江紹興去拜訪“南猴王”六齡童,希望他能介紹適合演孫悟空的演員。

六齡童很熱情,一見面就向楊潔介紹身邊的年輕人:“這是我的兒子。”

楊潔沒有理會他的意思,繼續問徒弟中有沒有演得好的,想去他的班子裡看看其他學員,六齡童說不急,先送她去了招待所,並給了她一些資料。

當晚,楊潔在資料里看中了一個叫劉建楊的年輕人,他演的孫悟空很傳神,在戲劇圈已經小有名氣。可第二天準備去見他時,六齡童依然是把楊潔接到家裡,別的事情不提,依然講自己的兒子。

楊潔這才明白過來,對方是想推薦自己的小兒子章金萊。章金萊還有個哥哥,叫小六齡童,因為哥哥白血病去世,十七歲的章金萊才開始學習猴戲,藝名六小齡童。

到了這個局面,楊潔再提去看其他人已經不太合適,只好說先回去彙報一下情況。臨行前,六齡童老先生又向楊潔介紹了自己哥哥七齡童的兒子小七齡童,推薦他來演豬八戒。

六齡童父子和小七齡童來北京面試時,楊潔去招待所探望,遠遠看到六齡童老先生提著四個暖瓶往樓上走,問過才知道,他竟然是在給兒子打洗澡水。六小齡童雖然二十多了,但生活不太能自理。推薦小七齡童演豬八戒,也是為了照顧他的生活。

六小齡童通過面試,成為孫悟空的扮演者,小七齡童沒被選中,不能繼續照顧猴哥了。而之前提到的那個年輕人劉建楊,繼承了六齡童的衣缽,做了猴戲傳承人,藝名十一齡童。

人員齊備後,1982年7月,《西遊記》試集《除妖烏雞國》正式在揚州開拍。開始拍攝後,楊潔發現六小齡童拍打戲時經常誤傷到對手。起初以為是他的技術有問題,給他找了武打替身,後來才知道,六小齡童有700度的近視。

在《西遊記》里,唐僧意誌堅定一路向西,但拍攝過程中卻換了三個。第一位汪粵,因為要去拍電影離開了。第二位徐少華,因為長得最好看,在觀眾心目中留下了很深的形象,但拍完女兒國後,因為要去唸書也退出了。最後,又換成了遲重瑞。

劇組里孫悟空和豬八戒的片酬最高,一集有80元。幾年時間25集拍完,算下來也只能拿到2000多元。唐僧一集的片酬只有70元,在一次訪談里,八戒的扮演者馬德華說,徐少華離開最主要的原因是工資少了,如果能再漲5元他也不會走。

雖然演的是《西遊記》,但演員們都是活在現實中的人,要去追名逐利,兩次離開的唐僧只是一個小小的信號。

第三回

遇潑皮猴王上樹 造特效屢出奇招

無論在哪拍攝,《西遊記》劇組都會引來當地老百姓圍觀。有一回,劇組和當地的工人起了衝突,對方帶著十幾個人,手拿棍棒來砸場子。

武術指導夏伯華衝過去,打倒了好幾個。沙僧嗓門大,靠著大喊助陣也起到了一些震懾作用。終於把那幫人趕走,準備接著拍戲的時候,大家發現孫悟空不見了。

“猴呢,被他們擄走了嗎?”

這時候,六小齡童才從屋後張望,看到打架的人都走了才出來,大家質問他:“你上哪去了!”

他答:“我在屋後樹上呢。”猴哥果然還是猴哥。

演員最辛苦的,就是要戴厚厚的面具。孫悟空的一身“猴衣”,又分為毛衣、毛褲、脖圈、頭套等好幾個部分,粘上臉殼後,只剩下透氣的兩個鼻孔,因為被膠水緊錮著嘴巴根本無法咀嚼食物,只能吃流食充饑。

豬八戒也很慘,還要戴個大肚子。石膏塑胎,塑膠注塑成型,裡面塞滿泡沫塑料和棉花。

但戴面具這件事,也成了劇組節省成本的方法。扮演牛魔王的演員因為戴面具中暑,沙僧的演員閆懷禮化上妝,就能立刻頂上。因為這個,師徒幾人每個都演了十幾個角色。西海龍王、千里眼等角色都是閆懷禮扮演的。

有時候需要的群演多,劇組就會調動所有能參加的人,包括兩名司機和養馬的師傅。幾乎所有人都上過鏡頭。

除了外部的麻煩,更多的問題是技術和設備。

劇組內的人評價攝影師王崇秋的很多辦法都是:“土得掉渣,卻十分實用。”他的無數次靈機一動成就了幾乎全部的特技鏡頭,儘管它們在現在看來只能被稱為“五毛特效”。

拍攝旋轉鏡頭,就站在一個大木鍁上,讓人推著他旋轉;低角度跟拍就躺在一塊三合板上,讓別人用繩子拉著跑;在草原拍萬馬奔騰的的畫面,他在馬群經過的路旁挖一個土坑,躲在坑裡就近拍攝。

攝像機像素低不方便變焦,王崇秋只能追著跑。不但如此,還要連一根線接上錄像機,才能把拍到的東西保存下來。《智激美猴王》那集要拍一個騎馬追兔子的鏡頭,王崇秋抗著攝像機在前面追兔子,技術員抬著錄像機跟他跑,導演在最後追著監視器跑,跑到最後大家累倒在地,兔子卻不見了。

都已經這個條件了,王崇秋老師還想搞搞航拍。劇組聯繫昆明空軍借了一台撒農藥的飛機,大家興奮不已,把王老師捆在飛機艙門邊,攝影機也綁在一塊。但是當飛機起飛後,他發現這個高度什麼也拍不清楚。最後,劇組把這段視頻用在了第一集千里眼向人間俯視的鏡頭——放眼望去只有一片小黑點。

《西遊記》雖然不得不“土”,但也有很多洋氣的地方,長大後你會驚喜地發現,片頭的那段音樂,居然是最近幾年才流行起來的電音。

會飛在《西遊記》里幾乎是人均技能,但那個時候,劇組還不知道什麼是吊威亞,去香港觀摩了一圈,回來居然就自己用鋼絲吊起來讓演員飛起來了。用的吊帶衣是按照從香港畫回來的圖紙,用加厚帆布和厚牛皮縫製的,外觀看上去像一條加厚的三角褲。

八戒和沙僧,都曾在吊威亞的時候摔下來,最危險的一次,六小齡童直接從四五米高的地方摔下來,當場暈了過去。

劇組簡單總結了失敗的教訓:鋼絲不能用太多次,容易斷。但實際上是因為鋼絲和吊鉤滑輪都是強度不夠的替代品。

拍攝結束後,有人問楊潔:“你們怎麼敢用普通的鋼絲吊威亞?” 楊潔反問對方:“什麼是威亞?”

第四回

苦作樂眾人情深 首播出一戰成名

這個遊走於全國各地,經曆萬千磨難的小團隊,上演著現實版的“西天取經”。在這樣艱難的情境下,所有人相互照顧,萌生出了很深的感情。

就像是融入了角色,劇組里大家會親切地稱呼六小齡童為“猴子”。有一次,劇組拍攝在水簾洞中打鬥的情節,有一個鏡頭是“孫悟空”從寶座上騰空躍下,結果在飛起時滑倒在地,大家都圍上去喊:“猴子,猴子,你怎麼了!”

楊潔立刻叫停了拍攝,送六小齡童去醫院,但現場離洞口還有十幾分鍾的路程。還是“沙師弟”閆懷禮背著六小齡童走出洞口,上了汽車。在醫院里也像一個忠厚的“師弟”一樣,帶六小齡童打針、換藥。

在長白山,趕上陰雨天,山洪衝毀了很多路段,有一段必須要經過的泥潭攔住了去路。錄像師提議用石頭墊出一條路。楊潔直接挽起褲腳跳進泥水,開始搬石頭,隨後攝影師王崇秋,副導演荀皓,六小齡童、馬德華、閆懷禮……所有人都站到了泥潭里排成一排傳遞石頭,填出了一條通道。

也有辛苦之餘的歡樂,《困囚五行山》的拍攝地點是石家莊的蒼岩山,劇組人員都住在山裡的一個簡陋招待所,二三十人擠在一個大房間。招待所里沒有供水設備,每天工作完,大家都只能到山後的小溪洗澡。

因為山區經常停電,夜裡山中一片漆黑寂靜,劇組的年輕人就在晚飯後表演各種節目:劇團的演員哼起京劇唱段,喜歡流行歌的聚在一起彈吉他輪流唱歌,照明和化妝組的小夥子借助手電筒的燈光,隨著錄音機跳起迪斯科。

在招待所的門口,還有偏愛清靜的人坐在一起聊天,楊潔很愛聽人講故事,總是鼓動別人講,大家常常直到很晚才散去。由於拍攝過程太久,楊潔的小女兒丫丫無人照料,經常生病,在14歲那年也進了劇組,學習化妝。

1986春節,央視在黃金時段播放了前十一集《西遊記》,立刻轟動全國,收視率達到了89%。

北京的劇組駐地一反往日的平靜,絡繹不絕的採訪、看望,讓導演和演員應接不暇。

電視台在春節過後收到了成百上千封觀眾來信,寄來的信件堆得滿屋子都是,劇組裝了滿滿兩個麻袋。

當然了,只有一部分是寫給劇組和楊潔導演,大部分的信都是寫給“師徒四人”,而其中有一麻袋是給六小齡童的。他們在信里問著:“孫悟空是怎樣騰雲駕霧的?”“孫悟空在八卦爐內真的是用火燒嗎?”

六小齡童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看了好幾天。

第五回

險腰斬幾經波折 為商演師徒反目

四大名著的電視劇版,基本都是用三年左右的時間完成的,而《西遊記》最初計劃拍三十集,用了三年的時間才完成一半。

正當前十一集成績驚人,劇組準備開慶功會的時候,領導帶來了壞消息:300萬經費都用完了,拍個結尾結束了吧。

整個劇組都沒有放棄希望,開始了漫長的找錢之路,甚至有些小觀眾知道《西遊記》沒錢,把自己的壓歲錢寄到了電視台。最後,製片部副主任,也是“蜈蚣精”的扮演者李鴻昌聯繫到了鐵道部十一工程局。對方答應,借給劇組300萬。

1986年四月,劇組人員開始奔赴江南等地,拍攝《西遊記》的下半部分內容。

因為物價上漲,這300萬最終只拍了十集,剩下的“真假美猴王”等故事,在十多年後的續集里才拍出來。只不過這一次,觀眾沒有以前那麼買賬了。

1988年春節,25集的《西遊記》在央視播出了。全國上下在追劇的時候,只有楊潔看到《西遊記》就會換台。那個時候,她已經被排除在這部劇之外了。

事情得從之前的出國演出說起。1987年11月底,劇組做最後收尾工作時,接到了去新加坡演出的邀請。楊潔組織了一個十多人的演出團,一起排練節目。直到有一天,三位徒弟同時請了假。

所有演員在招待所等他們回來的時候,楊潔突然得到消息,師徒四人正在濟南演出。楊潔本來是不信的,因為遲重瑞沒有出去。但是看到演出海報,她明白了。去的是另一個唐僧,徐少華。

從濟南迴來以後,楊潔批評她們:“不應該自己去賺錢,大家都在吃方便麵等你們。”這件事,也成了楊潔和徒弟三人矛盾的導火索。

沒過多久,楊潔被通知劇組解散了。眼看著還有很多工作沒有收尾,自己卻不能繼續工作,楊潔打電話和台里的領導大吵了一架,最後也還是不了了之。

自從當了《西遊記》的導演,楊潔的家總是擁擠不堪,演員們經常去做客。可是拍攝結束,家裡反倒冷清了起來。後來楊潔才知道,向台長告狀的,是“走穴三兄弟”,他們還不讓其他演員和她往來,如果去楊潔家,就不讓他們去新加坡演出。

雖然之前定好,去新加坡是導演帶隊,但楊潔決心不和他們同去,台領導來勸的時候,她說:“今後不論上天堂下地獄,我都不會和他們走在一起。”

當時已經59歲的女導演,竟比誰都更像那隻大鬧天宮的猴子。可那之後的10年里,她都不敢再看這部輪播了3000多遍的電視劇。

第六回

白龍悲歌無人問 鬧劇收場天下知

拍攝初期,劇組里一直沒有專用的白馬,都是到外景地以後臨時找的。有一次,劇組把借來的棕馬刷上白漆來拍攝,結果馬跳到水田里,把顏色都衝掉了。

後來劇組終於從內蒙古買了一匹高大溫順的白馬,因為很有靈氣,善於配合,所有人一路都對它小心嗬護,還有兩個專職照顧它的工作人員。這匹白馬一直跟隨劇組幾年,拍完了整部《西遊記》。

拍攝完畢後,這匹完成使命的白馬被送到中央電視台無錫拍攝基地供遊人參觀。

1996年,楊潔在無錫拍其他戲的時候,又去尋找那匹白馬。那個時候已經很少人知道它曾經是白龍馬了,找到它時,白龍馬瘦弱無神,完全沒有了當時的樣子。楊潔感慨:我還不是和這匹老馬一樣嗎?

第二年,白龍馬死了,埋葬在影視基地裡一個無人知曉的地方。

2017年,楊潔導演去世。在那之前,她似乎看淡了之前的恩恩怨怨,和師徒幾人螢幕同框時,她終於說出了那句“一笑泯恩仇”。

師徒幾人也來到追悼會現場祭奠她。就在一切即將落幕時候,六小齡童在追悼會後對著記者說出了那段紅遍網絡的話——

“只有用我下半年即將開機的‘中美合拍西遊記’電影,才能告慰楊潔導演,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參考資料:

[1]《楊潔自述:我的九九八十一難》 楊潔著,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敢問路在何方》楊潔/王崇秋著, 中國輕工業出版社。

[3]《路在腳下》 唐繼全著,中央編譯出版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