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只上網課或被要求離境,美國為何此時對留學生下重手?
2020年07月09日14:09

原標題:若只上網課或被要求離境,美國為何此時對留學生下重手?

當地時間7月6日,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公佈了今年秋天針對網絡授課的規定,令在美的各國留學生一片嘩然。

根據規定,如果相關留學生此刻在美國境外將拿不到簽證,即使已經有未過期的簽證也將過不了海關,無法抵達美國境內。而在美國境內的留學生,如果所在的學校準備將課程全部移至網上,則相關學生必須出境或轉學到有線下授課的學校學習,以保留合法身份。仍然準備線下教學的學校的留學生,最多不能修超過一門三個學分的網課。而採取混合教學模式的學校的留學生,則可以修超過三個學分一個課時的課,不過學校必須辦理相關資質手續以確認。這一系列針對留學生的組合拳讓很多人猝不及防。

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官網通知截圖

1

留學生的貢獻,特朗普不放在眼裡?

照理說,留學生是刺激美國經濟的一個群體,他們支付學費又有吃喝開銷,為所在學校和當地消費做出巨大貢獻。根據美國商務部的數據,僅2018年一年,國際學生就為美國的經濟貢獻了450億美元。別看雖然僅僅占GDP總量的0.2%,但這些錢可能維繫著相當多基層社區的繁榮。特朗普自己口口聲聲要縮小貿易逆差,有這麼一群人帶著錢來買美國的商品和服務,為什麼反倒要對他們下手呢?

說到底,這不是一個純經濟問題,而是一個政治經濟學問題。特朗普在乎錢,但在乎錢的根本是在乎自己個人的成敗得失。

這與特朗普要打貿易戰是同樣的邏輯:增加貿易壁壘對美國總體經濟是不利的,因為在利益從消費者轉移到一小部分被保護的生產者的過程中,會出現無謂損失(deadweight loss)。但特朗普在乎的不是美國總體的經濟,而是“鐵鏽地帶”的搖擺州能否將票投給自己,以起到四兩撥千斤的功效。用貿易壁壘保護這些人的利益——哪怕犧牲整個美國經濟的利益——換來這些人的支援,是特朗普2016年競選成功的重要策略。現在2020年來了,同樣的邏輯、同樣的手法又回來了。

國際學生能帶來經濟利益不假,但特朗普要的是選票。2016年的成功經驗給特朗普的啟示是,不要去奢求什麼民主黨選民甚至中間選民能將票投給自己,取勝的關鍵是激活自己的基本盤,讓足夠多的“自己人”出來投票要比“轉化對方陣營的人到自己這裏來”更為現實、有效。那麼當下如何才能最有效地激活自己的基本盤呢?一是繼續通過排外,打出“文化正當性”的牌,二是通過促進復工,打出“經濟正當性”的牌,最終得以實現選舉人票足夠的“政治與製度正當性”。

對國際學生下手很好地讓特朗普融合了這三張牌,可謂一石三鳥。首先,宣佈這樣的消息有著明顯的排外、反移民的信號——針對的是在美的外國人,本國的學生無需有任何的擔憂。特朗普的基本盤里有相當一部分人仇外,他們認為在美國的外國人搶走了他們的飯碗,奪取了本應該屬於他們的各種機會。這部分仇外的人自然樂見外國人被從美國趕走。

其次,對於“經濟正當性”來說,時下最重要的是復工復產,從而能重振經濟——否則2020大選年各種重要經濟指標一落千丈對特朗普的選情十分不利。而學校恢復線下教學不僅是重要的生活回歸正軌的信號,而且有著非常重要的實際意義。

一般而言,學校不複課對其他產業復工的阻礙最直接的影響是,學生們老待在家裡,有些父母就覺得沒法去上班。

當然,大學和中小學在這方面存在比較大的差異,但學校管理者們所做的決定會互相影響,這使得大學集體線上授課會給人“不安全”的印象,從而使中小學決策者也不敢擅自全面回歸線下。

值得指出的是,此次聲明針對的主體其實並非是一個個國際學生,而是他們所在的學校。也就是說,只要學校恢復線下教學(哪怕是混合式的),學校里包括國際學生在內的個體的彈性空間依然很大;但如果學校決定將課程改為網課,那即使有的國際學生想修線下課程也無能為力,必須立刻出境或轉校。

所以,真正的效果與其說是給國際學生產生壓力,不如說是直接對各學校開炮:如果你們不聽我特朗普政府的迅速復工回歸正軌,你們休想獲得這些國際學生在財務上給你們帶來的利益。所以說白了,這是通過國際學生這個群體在倒逼各學校的領導層聽話。

第三,“政治與製度正當性”這張牌的效果就顯而易見了。對國際學生的措施能最小程度地減少選票的流失,因為這些學生以及他們的家庭成員手裡絕大多數是沒有選票的。雖然特朗普的策略並非拉攏民主黨人和中間選民,但能不得罪潛在可以團結到自己這邊來的人自然最好。所以,拿國際學生開涮成了自然而然的選擇。這與前不久剛剛宣佈的至少在接下來6個月禁止持有H1-B工作簽證的外國人入境的政策異曲同工。

2

中國留學生怎麼辦?

當下在美的中國留學生狀況如何呢?赴美留學人數最多的便是中國留學生這個群體,其總數已經接近40萬人。中國留學生聚集的學校往往都有向留學生和訪問學者提供專業服務的辦公室。對於這樣重大且有爭議的政策,一旦付諸實施,肯定會面臨官司。中國留學生社區內部的互助和這些學校專業辦公室潛在的幫助,使得當下的挑戰並不一定直接且明晰。

尤其是回國機票十分有限,更多的已經在美國的留學生暫時可能會選擇觀望。

相關學校的領導層在受到這樣的政策壓力之後,自然會更傾向於“混合式”教學,而非“純線上”。就在政策被宣佈不久,哈佛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已經修改了之前“純線上”的計劃,而更多本打算“純線上”教學的學校,可能會紛紛效仿,以保護國際學生和他們給學校及社區帶來的利益。所以,成功開學而不被立刻遣返應該是中國留學生們可以期待的大概率事件。

但值得警惕的是,根據美國到目前為止對新冠疫情的應對以及民眾的行為來判斷,疫情將很難在幾週時間內被控制住,甚至還有急劇惡化的可能性。很多選擇非“純線上”教學的學校在開學之後如果受到疫情的嚴重影響(比如病毒在校園大規模傳開或者教授們倒下一大片),我們應該也不會驚訝,屆時它們有可能不得不將所有課程轉移到網上。

而這將直接觸發相關的條款,使得這些學校的國際學生不再有合法身份,必須立刻離開美國。學校當然可能到那時利用一些規則的漏洞——比如只給國際學生們開一節線下課程,或採取保留線下“獨立研究”(independent study)的方式以保證“混合式”的分類,做到既規避新冠風險又保護國際學生。

但因為這涉及到資質的審核,以及臨近選舉的特朗普政府可能會變本加厲頒布新的相關條例(據說針對中國留學生的一個單獨的政策正在醞釀之中),所以對中國在美的留學生們來說,2020年的下半年可能比上半年更為凶險,且充滿變數和挑戰。

文 | 孫太一 美國克里斯多夫紐波特大學助理教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