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開複《經濟學人》專欄:新冠疫情加速中國自動化大躍遷
2020年07月09日19:38

  來源:經濟學人

  本文由李開複博士應邀為《經濟學人》撰文。版權歸屬經濟學人集團所有。

  2003年非典疫情期間,北京的實體商店全數關門歇業,這迫使一家零售商嚐試互聯網轉型,開拓新市場,這家零售商後來發展為當今中國電子商務巨頭之一:京東。再把時間快進到我們所在的2020年新冠疫情期間,京東大舉推行新型自動化倉儲,單日訂單處理能力超過150萬單,推動銷售額飆升20%,還在武漢用上了機器人和無人機配送,還計劃於今年內在各地開設1000家自動化餐廳。

  我們的世界正迎來疫情衝擊下的重大革新:自動化、智能化和數字化。中國經濟正在經曆一場由自動化驅動的升級再造,大規模引入機器人技術來降低商業運作中人與人的接觸;在線業務、算法和自動化實現了降本提效及安全保障。雖然這樣的轉變在此次疫情之前就已發端,但疫情確實起到了加速的作用。同時我預測,自動化技術短期內可以用於保證社交安全距離,長期而言將對商業運行機製產生更廣泛、更深層次的影響。這一波後疫情時代的自動化浪潮在中國如火如荼,或許也將於世界各地的商業環境開花結果。

  過去人們以為要完成生活中的大事小情,就得與他人面對面互動。經曆疫情隔離後,他們發現其實並非如此。從醫療看護、餐飲、配送、製造、物流、運輸和教育這類藍領屬性的職業,到金融、客服、銷售、人力資源、法律和會計這些白領屬性的工作,很大程度上都可以由軟件和機器人技術來完成。

  從歷史角度看,當經濟下行週期恰逢新一波成熟技術的應用落地,往往會掀起自動化的熱潮。企業受到成本壓力後,會覺得有必要削減工作崗位和嚐試新技術。一旦企業成功引進機器人來取代人類員工,老闆們就不太可能走回頭路,因為機器人不會生病、不會曠工、不會因為要執行危險任務而要求漲薪。事實上,機器人可以說是疾病大流行期間取代高危崗位的最佳解決方案。難怪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經濟學家大衛·奧特爾 (David Autor) 將新冠疫情稱為“自動化推手”。

  中國在發展自動化經濟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雖然擁有龐大的勞動力,但在過去20年間,中國的勞動力成本增加了十倍,是越南的兩倍多。作為世界工廠,中國有十足的動力實現智能製造,進而從製造大國晉陞為製造強國。現在中國已經是全球最大、增長最快的工業機器人市場,2018年國內的工業機器人市場規模激增21%,達到54億美元,占全球銷售額的三分之一,各行各業也在積極探索將機器人技術融入製造業的方方面面。

  自動化加速的趨勢還輻射到製造業以外的諸多領域。2月疫情在武漢迅速蔓延,規模龐大的火神山醫院在十天內建成,成列的機器人在醫院內奔走,進行消毒和物資運送,機器人的“身影”還出現在各地的學校、醫院和商業建築中。上海機器人公司擎朗開發的一款無人車結合了激光雷達、計算機視覺、傳感器等技術,可執行無接觸消毒任務。

  前陣子我在北京的家中隔離時,網購的包裹和食品都由小區的機器人運送,它裝著輪子,外形敦實,很像《星球大戰》中的R2D2,送貨時先以無線呼叫電梯,自主導航至我家門口,然後撥打我的電話通知開門取件。我取走快遞後,機器人就會回到前台等候下一個任務。

  美團外賣也推出了“無接觸”配送服務,將餐品送至指定的取餐點,外賣小哥和顧客無需互動便可完成交易,美團還在積極測試無人駕駛送餐車。微信也開發了一個系統,人們可以用手機瀏覽餐廳菜單、點餐和結賬,由人類或機器人將食物送上餐桌。穿梭於店內的機器人服務員可能是為了隔離安全,也可能是為了炒噱頭,但未來它們或許會成為大多數普通餐廳的基礎配置(上流餐廳除外)。

  不過短期來看,自動化對白領類型的工作影響更大。雖然流水線這樣基礎的重複性工作容易實現自動化,但多數手工技藝對機器人來說仍舊難以掌握。21世紀的“智能自動化”將有別於20世紀的初級物理自動化,因為如今的機器人需要將機械工程和用於感知和精細動作操控的人工智能技術模塊融為一體。而在疫情期間,白領員工居家上班,他們在線上的一切活動、承擔的所有任務都被轉化成數據,標誌著向機器全面接手邁出了一小步。這就是自疫情危機爆發以來,提供“機器人流程自動化”的公司迎來一波銷售熱潮的原因。

  作為身在中國的技術投資人,我第一手見證了這些技術在疫情期間落地應用,舉例創新工場投資的追一科技公司開發了一款客服中心自動化軟件。疫情期間,國內一家大型銀行的信用卡部門部署使用了該軟件,每天和客戶的通話量高達35萬,相當於1200名人工客服的工作量,這類對話機器人不僅降低了成本,還提高了客戶滿意度,增加了收入。現在追一科技已將AI數字員工的落地應用擴大到智能營銷、智能分析、智能培訓、智能助理等諸多場景。

  後疫情時代的商業環境新脈絡正在成形,一切可通過自動化降本提效的運營環節都將實現自動化,而自動化過程壓縮人類崗位,不僅僅是為了利潤和績效,更是為了健康和安全。機器人和軟件在疫情發生前便已展現出吸引力,如今這些技術更是有理由成為企業剛需——無論新冠肺炎疫苗是否會研發出來。

  雖然一些工作因自動化改變或消亡,但許多新的工作崗位也被創造出來,例如數據中心、5G設備、智能軟件等新的數字化基礎設施,軟件將需要人類員工加以研發部署,而機器人的操作和維修也需要人類技師。同樣,以人為核心的數據收集和標籤分類工作也需要人類參與,以便為人工智能提供“燃料”,助力自動化經濟發展。 許多行業將根據“人類-數字共生”的嶄新模式獲得重塑。以教育領域為例,人工智能可擔任24小時在線的老師和教練,而人類老師則是智慧的導師和激勵者;在醫療領域,人工智能將協助人類醫生,充當精準的、有針對性的診斷引擎,而人類醫生則負責與患者溝通和做出最終的決定。

  在向自動化經濟轉型的進程中,政府和民間機構需要攜手努力,共同試驗和樹立最佳模式,幫助勞動者做好準備,並對面臨失業風險的人進行再培訓。中國較早採用自動化技術,而且有望成功從一個貧困的農業經濟體轉型為一個工業強國,說明中國的實踐可以提供寶貴的經驗。

  二戰後,美國的商業慣例成為了全球標準,世界各地的企業都立誌與之看齊,在此次疫情的推動下,中國將加快推進自動化、人工智能和機器人技術深入各行各業,同時為其他地區探索未來方向提供可借鑒的思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