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士決定一的巨大沖擊! 他改變了NBA走勢
2020年07月09日08:00

  在效力熱火期間,占士打出了巔峰效率,效率這個詞兒在聯盟也開始流行起來。而占士當時的表現,也對聯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知名記者Kirk Goldsberry撰文,講述了占士打出巔峰效率對聯盟都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當占士做出“決定一”的時候,他已是最出色的籃球運動員了。在25歲的年紀,他卻已經有2座常規賽MVP在手了。10年後,占士仍是聯盟最頂尖球員之一,而他當初將天賦帶到南海岸,也可能是NBA史上最具影響力的一次轉會,這主要基於以下兩點:

  1、GOAT之爭

  在2010年,占士就展現出可爭奪史上最佳球員的潛力。如今這已成為一場再正常不過的爭論,這是因為占士在2010年之後曾率隊連續8次挺進總決賽,這是當今籃球時代最令人震撼的紀錄之一。南下邁阿密讓他躋身於史上最佳球員之爭中。

  2、球員權力膨脹

  “決定一”帶動了一股重新審視NBA球隊和超巨之間關係的潮流。如今,球隊高層倒更像自由球員,而聯盟那些最佳球員們卻成了手握實權的當權者。

  除此之外還有第3點:來到一個理想的環境,占士的籃球技藝不斷精進,他完全把握住了這次機會。

  每一年占士都幾乎在提升自己的得分效率。2006-07賽季他的投籃命中率為47.6%,他此後7個賽季一直在不停地提升這一數據,並接受了“效率”這個新興概念。他在熱火的最後2季,從單純得分角度而言,他是處於巔峰的。

  他對隊友和教練的選擇是值得肯定的。在有更多出色球員圍繞身邊後,占士也不用再去出手那些高難度的投籃了。在熱火的最後2季,他的投籃慾望降到了最低。他生涯僅有2個賽季每36分鐘出手不足17次,正是在這最後2季。

  相比騎士一期,熱火時的占士減少了長距離兩分球的出手,轉而統治了禁區。在加盟熱火前的7個賽季,在距籃框10英呎開外、三分線以內的區域,占士的出手占比達到35%。2012-13賽季,這一比例降到30%,2013-14賽季更降到25%。從那之後,占士的中距離產量持續降低。2019-20賽季截至停擺,他這一比例已降至17%。

  對手已無法像對付騎士時的占士那樣來對付熱火時的他了。這不僅因為熱火還有保殊和韋迪,還因為熱火組建了一套擁有多個接球即投威脅點的輪換陣容,其中包括巴蒂爾、邁克-米拿和雷-阿倫等。這些出色的投手助熱火拉開空間,為占士掃清中路的障礙。

  儘管他的生涯總是和無可遏止的三分球熱潮,以及數據分析熱潮分不開,但占士之所以能成為這個時代最強球員,靠的卻是最老派的得分方式:攻擊籃框。得益於熱火的體系,效力熱火時的占士成為NBA最佳內線得分手之一。

  熱火還將保殊這樣一位NBA最出色的內線得分手之一,改造成空間型擋拆威脅點。保殊的全面性讓熱火的進攻有內有外,迫使對方大個放棄內線防守。

  此時恰逢數據分析開始在NBA大行其道,所謂“效率”也成為聯盟的流行熱詞。連占士在2013年3月接受採訪,談到從新秀賽季以來自己的比賽都發生了哪些變化時,也是張嘴就說:“效率,我成為了一名更有效率的球員了。”

  2011年總決賽失利後,占士在當年休賽期調整了他的得分方式。以往在對陣諸如塞爾特人和獨行俠這樣的對手時,占士總會在高位無精打采地兜圈子。但在2011-12賽季來臨後,占士的這種被動卻一掃而光。

  在騎士一期最後一季,占士場均出手5.1次三分,到2011-12賽季已降到2.4次。他減少了效率平平的跳投,轉而更兇猛地攻擊籃框。此外,他還去拜會了“大夢”奧拉祖雲,向他請教低位技巧,在左側低位的攻擊也更為頻繁了。

  在2011-12賽季前,占士的有效投籃命中率從未能超過55%。但在此後的9個賽季,他有8次超過55%。在熱火的最後2季,這一數據甚至超過60%。在2013、2014年,占士的有效投籃命中率2次高居聯盟第一,最高達到了61%。

  在2012年奪冠後,占士重新開始了試驗,這次他致力於提高三分球。在2012-13賽季,他不僅是聯盟最強內線得分手,三分命中率也達到了40.6%。擁有當世最佳的運動能力,能在內線殺出一條血路,還擁有可靠的投籃,此時的占士達至巔峰,無人能擋。

  生涯早期,占士在關鍵時刻表現總受詬病。但在2013年總決賽TieBreak戰,他卻打出了生涯最犀利比賽之一,出手23次得到37分,率熱火完成衛冕。近年來最強的2位總決賽輸家,分別是2013年的馬刺和2016年的勇士,順便問一下,他們都是倒在了誰的腳下?

  占士的經歷證明了,即便是最強的球員也需要有人相助才能攀上頂峰;他南下邁阿密的舉動也讓同時代的超巨們明白,忠於某支球隊不如忠於自己的職業生涯;而他在賽場上的進化也表明,那些前途最為遠大的球員,是能夠將籃球技藝提升到另一個層面的。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