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場拉鋸後董事會“大換血” 瑞幸咖啡將走向何方
2020年07月08日05:35

  原標題:兩場拉鋸後董事會“大換血” 瑞幸咖啡將走向何方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陳克遠 每經編輯 王麗娜

  兩場拉鋸之後,瑞幸咖啡董事會經曆“洗牌”,這能否讓瑞幸找到生存轉機?

  7月3日淩晨,瑞幸咖啡披露,罷免陸正耀董事長、董事職位的決議案未獲董事會通過,陸正耀繼續掌舵瑞幸。7月5日,由陸正耀發起的特別股東大會上,表決議案包括免去陸正耀自己的董事任命,解除黎輝、劉二海的董事任命,及解除獨立董事Sean Shao(邵孝恒)的任命。

  以陸正耀為首的“神州系”和以黎輝、劉二海為代表的“投資人系”目前已展開激烈的瑞幸咖啡主導權之爭。

  儘管瑞幸官方尚未對外發佈公告,不過據多家媒體報導,瑞幸咖啡7月5日召開的特別股東大會投票通過了對陸正耀、黎輝、劉二海及邵孝恒的董事罷免議案。同時,會議投票通過了增加Ying Zeng和Jie Yang兩名獨立董事。這也意味著,瑞幸咖啡董事會的全面“洗牌”。

  瑞幸咖啡維權投資者代理律師之一、北京郝俊波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郝俊波認為,瑞幸咖啡董事會的全面洗牌,可以讓新董事會和以前涉嫌欺詐的管理層進行切割,有可能會給其帶來一些新的發展機會。

  陸正耀保住瑞幸控制權?

  7月5日,瑞幸咖啡股東會結果的公開,似乎代表著以黎輝、劉二海為代表的“投資人系”爭奪瑞幸控制權失利。但其實在7月2日的董事會後,罷免陸正耀董事長、董事職位的決議案未獲通過,這樣的結果似乎也已在意料之中。

  《每日經濟新聞》此前報導,以陸正耀為首的“神州系”和以黎輝、劉二海為代表的“投資人系”目前已展開激烈的瑞幸咖啡主導權之爭,而結果就將在7月2日、5日的兩場拉鋸後有所表現。

  7月5日股東會前,瑞幸咖啡董事會名單中共有8名成員,包括董事會主席陸正耀,郭謹一、黎輝、劉二海、曹文寶、吳剛5位董事,以及邵孝恒和莊偉元2位獨立董事;7月5日股東會後,瑞幸咖啡董事會名單中共有6名成員,分別為郭謹一、曹文寶、吳剛3位董事,以及莊偉元、Ying Zeng和Jie Yang3位獨立董事。

  值得注意的是,郭謹一、曹文寶、吳剛3位董事是在瑞幸咖啡前CEO錢治亞、前COO劉健被停職後增補進董事會的新任董事,莊偉元是在今年3月新增的獨立董事,算上此次新增的2位獨立董事Ying Zeng和Jie Yang,瑞幸咖啡的董事會成員已全部更換。

  就如郝俊波所說,如果瑞幸咖啡的董事會高管被全部換掉,等於和以前涉嫌欺詐的管理層進行切割了,因此有可能獲得一些新的發展機會。

  但也有業內人士提出,從兩場拉鋸的議案表決結果也能看到,以陸正耀為代表的“神舟系”團隊仍然有著足夠話語權,瑞幸實控權依然掌握在陸正耀手中。

  從股權結構來看,陸正耀家族和其“神州系”團隊確實能夠穩穩地把住對瑞幸咖啡的控制權。Wind數據顯示,截至今年1月21日,瑞幸咖啡的前五大股東中,陸正耀持股23.94%,錢治亞持股15.43%,Sunying Wong(系陸正耀的姐姐)持股9.72%,三者加起來的股權佔比已達49.09%,而黎輝、劉二海持股的比例僅分別為7.15%和5.30%。

  但事情也並不絕對,如瑞幸咖啡曾在6月26日發佈的公告中提出,“特別委員會依據正在進行的內部調查中查明的文件和其他證據,以及對陸正耀先生在內部調查中的合作程度的評估”,提出要求陸正耀辭任董事兼董事長職務的建議。

  這從某種程度上可以理解為,瑞幸咖啡特別委員會可能已經掌握了陸正耀參與財務造假的證據。

  儘管陸正耀接連在兩場拉鋸中獲得獲得了多數董事的支援,但未來瑞幸咖啡的控制權歸誰所有,仍然難下定論。

  瑞幸還能否翻身?

  隨著瑞幸咖啡的股權內鬥暫時告一段落,緊隨其後的是,瑞幸咖啡要思考如何應對來自投資者的索賠,以及如何為公司謀劃後路的問題。瑞幸咖啡是否還能在市場中占有一席之地?

  如《每日經濟新聞》此前報導,即便是進行了董事會的“洗牌”,瑞幸咖啡仍難以“全身而退”,要想重新來過,仍需先過“三重門”:來自境內、境外監管機構的重罰,以及投資者的集體訴訟索賠。

  郝俊波曾就此向記者表示,董事會的人員變更對在美國進行的這種投資者的訴訟沒有任何影響,不會因為變更董事或者高管影響他原來應該承擔的任何的賠償或者其他任何方面的義務。

  “最大風險仍然是因為誠信因素導致的一系列後續問題,包括資金鏈問題、內部員工穩定性問題,甚至最終退市後,國內實施‘長臂管轄’的處罰問題,以及由以上一系列問題導致的用戶對瑞幸的真實需求的問題。”資深投資界人士王澍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

  在王澍看來,從瑞幸咖啡的商業模式上來看,相對理性的投資人之所以不看好瑞幸,最大的問題就在於其不可思議的擴張速度,和低價策略之後導致的財務模型問題。這個模式是否存在商業盈利,只有等新的管理團隊重新梳理後才知道。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中國咖啡消費人群的爆發,可以說跟瑞幸模式的興起息息相關。瑞幸咖啡的出現改變了中國咖啡消費市場的品牌結構,同時也改變了整個中國咖啡消費市場的傳統模式,從而更好地解決了新生代對於咖啡購買的這個痛點。

  朱丹蓬認為,如果拋開資本層面來說,從門店的經營、產品的創新、模式的優化,到團隊的落地等層面,瑞幸咖啡依然有很多亮點,所以依然有重新發展的空間。

  門店成最具價值賸餘資產?

  就算被證實財務造假,瑞幸咖啡因此退市,其也並沒有放棄對消費市場的經營。6月27日,瑞幸咖啡發佈聲明稱,公司將於6月29日在納斯達克停牌,並進行退市備案。但其同時也表示,“瑞幸咖啡全國4000多家門店將正常運營”。

  可以看到,瑞幸咖啡仍有“捲土重來”的想法,而遍佈全國的門店是最重要的“底牌”。

  “據我所知瑞幸咖啡不乏金主,作為中國門店最多的咖啡連鎖,瑞幸在市場上依然有話語權,也就是所說的規模壁壘,同時從消費端的品牌形象來說也有一定的競爭力。”朱丹蓬表示。

  王澍也告訴記者,客觀來說,瑞幸仍然有著重新起步的機會。瑞幸畢竟還是面對消費者的企業,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去門店看看其是否正常經營,由此可以判斷這個企業在消費市場被認可的程度。既然有真實的需求和應用場景在,那這個企業存在就是合理的。

  但對於瑞幸咖啡門店的價值,王澍表示,如果沒有真實的數據,外界很難評估其價值。如果瑞幸想正常經營下去,肯定要調整經營方式,讓正常的商業邏輯回歸。在目前情況下,其最大的努力肯定不是擴張,而是適當收縮和調整,起碼做到能讓單店模型出現盈利的可能,這樣一方面其發展才能更健康,另一方面才有可能吸引到新的投資人注入資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