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防汛壓力有多大?這三張圖講清楚了
2020年07月08日06:00

  原標題:武漢防汛壓力有多大?這三張圖講清楚了

  來源:長江日報

  7日7時,長江漢口站水位到達27.30米警戒線。19時,這一數字上升至27.42米。12個小時,江水以每小時1釐米的速度不斷上漲,長江武漢段的防洪形勢異常嚴峻。

  7日,武漢市水務科學研究院院長王懷清給長江日報記者解讀,武漢的防汛壓力主要受到特殊地形、上下夾擊和中小河流眾多三方面影響。

  地勢低窪,常年洪水位高於城市地面高程

  武漢的曆史,是一部與水共生、與水相爭的曆史。千百年來,長江洪水給城市的壓力始終存在。特別是1954年、1998年爆發的大洪水,至今仍讓不少武漢人回憶起來感到心驚。

  武漢市水務科學研究院院長王懷清表示,武漢的防洪壓力源於自身地勢較低這一“先天不足”。除少數山丘和湖塘外,武漢市區的一般地面高程為21米至27米,平均地面高程為24米,自有記錄以來,長江武漢關多年平均最高洪水水位為 25.56 米,高出地面1.56米。也就是說,到了汛期,如無堤防,江水會直接淹沒城區。

記者肖僖 攝
記者肖僖 攝

  7日19時,漢口站水位27.42米,已高於武漢平均地面高程3米多。在漢口地區,漢口江灘的二級平台已被江水淹沒。

  上泄下頂兩邊灌,長江武漢段承受著“上下夾擊”

  對位於長江中下遊的武漢來說,長江武漢段的防洪壓力主要來自於“上泄下頂兩邊灌”。

  上泄指的是長江上遊的下泄流量;下頂指下遊鄱陽湖對長江武漢段的頂托;兩邊灌,分別是指漢江和洞庭湖方向的來水。其中,上遊來水是武漢洪水量的主體。

  目前,雖然漢江水位也維持在警戒線以上,但長江武漢段暫未受到漢江及下遊鄱陽湖頂托的影響。

  “可一旦四方同時施加壓力,就有可能導致大洪水的爆發。”王懷清說。1954年、1998年的大洪水就是如此。當時上遊來水大,洞庭湖、漢江猛灌,下遊鄱陽湖漲水嚴重,對長江武漢段形成頂托之勢。因此武漢曆來把防汛當成天大的事,寧可備過不可備不足。

  中小河流防汛壓力增大,區域性洪水的危害性很大

  1998年,長江干堤進行了新一輪除險加固,堤防建設速度及程度遠超中小河流。事實上,受汛期降雨影響,武漢中小河流的防汛壓力更甚。

  武漢有165條河流,其中一級連江支流有7條。這些河流作為武漢防洪體系的重要影響因素,水位上漲過猛時,會給河流周邊區域帶來巨大的防汛壓力。在近年的防洪曆史中,舉水河就曾出現過一天之間跳漲7米的險象。

  截至7日15時,我市中小河流防汛形勢嚴峻:

  府澴河童家湖閘外水位27.36米,超警戒水位1.36米,水位上漲;

  灄水河黃陂站水位26.99米,超警戒水位0.99米,水位上漲;

  通順河北垸閘前水位27.07米,超警戒水位0.57米,水位上漲;

  倒水李家集站水位26.61米,超設防水位0.31米,水位上漲。

  “長江防汛形勢不容樂觀,中小河流防汛壓力增大。”王懷清稱。遭遇強降雨,中小河流周邊容易形成山洪。還有水庫,也必須牢牢盯著,一旦發生險情,下遊的村莊、農田將會受到重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