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豫章書院創始人獲罪 為矯正教育劃出司法紅線
2020年07月08日00:35

  原標題:豫章書院創始人獲罪,為“矯正教育”劃出司法紅線

  吳軍豹被追究刑責,一點不冤。

  “豫章書院案”揚起的法槌終於落地。

  據新京報報導,7月7日,“豫章書院案”在江西南昌宣判,吳軍豹等五人犯非法拘禁罪,吳軍豹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十個月,校長任偉強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七個月,兩名教官被判有期徒刑,1人免予刑事處罰。此外,法院駁回附帶民事訴訟原告豫章書院前學生羅偉、周煜博、陳世堯的訴訟請求。

  在校內設立“小黑屋”,經常將新生投入“小黑屋”禁閉七日,單從非法剝奪學生人身自由的時長看,便已遠超一些司法解釋的“紅線”。吳軍豹被追究刑責,一點不冤。

  根據兩高兩部《關於辦理實施“軟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非法拘禁他人三次以上、每次持續時間在四小時以上,或者非法拘禁他人累計時間在十二小時以上的,應當以非法拘禁罪定罪處罰。更何況,此案還有“扒衣服”、“抽龍鞭”、“打戒尺”等毆打、侮辱情節,依法應從重處罰。

  儘管吳軍豹等人聲稱,其實是在施行所謂“森田療法”,進行心理治療、精神障礙治療活動,但究其實質,這種特殊醫療不過是個幌子。一個最基本的醫學常識是,絕大多數醫療活動,也包括真正的“森田療法”,必須建立在本人自願的基礎之上,而豫章書院的做法,完全違背了本人的意願,故意剝奪他人自由,從刑法上應定性為非法拘禁。

  或許,對“豫章書院”的野蠻做法,會有部分“家長默許”,但這種監護人的“放水”,並不能讓違法犯罪行為獲得一張“免罪金牌”。總的看,“豫章書院”案的判決,讓受害者得到了個體正義,而跳出個案的窠臼,“豫章書院”案亦不無警示和教育意義。

  在問題少年現象愈演愈烈的今天,千夫所指的“豫章書院”案,或許僅是當下矯正教育無奈的一個縮影。為了讓問題少年“回頭是岸”,一些焦頭爛額而又無計可施的家長,將希望放在了“特殊手段”上,而這種放大的焦慮、盲目的選擇,也為一些不法機構和個人提供了發財“商機”。

  這些所謂的教育機構,宣稱對“無心向學、網癮症、喜歡打架鬥毆”有矯正“奇效”,實際卻是無法無天的“訓誡所”模式,不僅超越了法定的教育資質範圍,所採取的暴力手段更不啻於讓孩子“跳入火坑”。相關部門應及時排查類似“豫章書院”這樣的暗黑訓誡所,一旦發現不法苗頭,就要果斷取締。

  “豫章書院”被撕掉了不法矯正的偽裝衣,也在“罪”與“非罪”之間,劃出了一條清晰可辨的司法界線。這個案例的啟發是:拯救問題少年,唯有愛的名義還不夠,必須要法治護航。我們樂見更多“豫章書院”的倒下,換來更多少年的被拯救。

  □歐陽晨雨(法律學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