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老字號同慶樓將登陸A股,能否破餐飲業績失速之困?
2020年07月08日15:24

原標題:中華老字號同慶樓將登陸A股,能否破餐飲業績失速之困?

老字號餐飲企業同慶樓要上市了。7月6日,同慶樓開啟申購,7日交易所公佈申購情況及中籤率,這也意味著其距登陸主板交易又近了一步。同慶樓將成為國內第5家在A股上市的餐企,也是唯一一家以宴會餐飲為主的餐企。

事實上,由於收支方式、財務規範度不高以及食品安全風險等因素,長期以來,國內資本市場對餐飲把控較為嚴格,餐飲企業在主板上市存在較高難度。目前,也僅有西安飲食、全聚德、廣州酒家、ST雲網4家先行者。

在連鎖業內人士看來,此次同慶樓能順利過會拿到批文,向餐飲業釋放了積極信號,意味著未來A股市場將為餐飲企業開放更多機會,有助於餐飲企業的發展。而對同慶樓而言,上市之後如何深耕宴會市場,維持業績持續穩定增長,至關重要。

同慶樓IPO排隊4年終過會

根據招股書,同慶樓首次發行新股不超過5000萬股,占發行後總股本的25%,擬募集資金7.35億元。7月7日,據交易所公告,同慶樓公佈申購情況及中籤率,即回撥機製啟動後,網上最終發行數量占本次發行總量的90%,網下則占10%;網上發行最終中籤率為0.03309698%。新股申購完成,意味著同慶樓或將確定上市時間,距A股更近一步。

同慶樓集團起源於1925年開業的同慶樓菜館,由19戶徽商聯合創辦,以經營安徽沿江風味菜為特色。根據公開資料,同慶樓先後在1999年、2006年被國內貿易部、商務部認定為“中華老字號”,主營業務為餐飲服務,且採取連鎖直營模式,57家直營店主要分佈在安徽、江蘇兩省,北京也有2家門店。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早在2016年6月同慶樓就向證監會提交了IPO相關資料,並於2017年7月進行更新,此後兩年並未有進展。直至去年12月,同慶樓IPO申請獲得證監會發審委審核通過,今年6月獲得IPO批文。

受製於收支方式、財務規範度不高以及食品安全風險等因素,“上市難”成為餐飲行業的共識,A股上市的餐飲企業目前僅有西安飲食、全聚德、廣州酒家、ST雲網4家老字號企業。值得注意的是,以廣州酒家為例,早在2010年就向證監會提交了IPO資料,但直到2017年才成功上市,曆時8年。廣州酒家不是一家純粹的餐飲企業的公司,其主營業務為食品工業,占總營收的比重一度超過70%,這也成為其能順利上市的重要原因。

對於此次同慶樓獲得首發申請,和君諮詢合夥人、連鎖經營負責人文誌宏7月7日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多年來A股資本市場對餐飲連鎖企業把控嚴格,同慶樓的過會是一個很好的信號、風向標,也說明餐飲企業的規範性在逐步提升。他認為,在超過4萬億規模的餐飲市場上,上市公司寥寥無幾,同慶樓的上市也讓資本看到了餐飲業的機會,能促進餐飲行業的發展。

業績承壓,不確定性加劇

與其他上市餐飲企業不同,同慶樓主營餐飲服務,其餘為宴會服務收入、商品銷售、租賃。根據招股書,其2019年餐飲服務收入13.56億元,占營收比重92.73%,2017年至2018年該占比分別為95.38%、93.67%;2019年宴會服務收入9964萬元,占營收6.81%,該收入主要指公司向宴會消費客戶提供增值服務取得的收入,包括輔助性宴會服務和一站式宴會服務。

梳理同慶樓近6年的業績數據發現,業績增長不穩定,且2019年營收淨利雙降,面臨一定的經營壓力。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8年,同慶樓營收由10.68億元持續增長至14.89億元,淨利潤由0.73億元波動增長至2億元。不過,2015年淨利潤同比腰斬,僅為0.31億元。2019年同慶樓營收14.43億元,同比下滑1.78%;淨利潤為1.98億元,同比下滑1.35%。就業績下滑原因,同慶樓解釋為,其在無錫區域部分門店內部改造,導致營業收入下降。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同慶樓營收增長主要得益於門店擴張,這也是募集資金拓展門店的原因。以2017年、2018年為例,招股書顯示,其收入增長主要依靠新開門店。對此,文誌宏認為,發展到一定程度,幾乎所有的餐飲企業都會面臨同店增長放緩的問題,新店擴張則是餐企業績增長的主要來源。

受疫情影響,餐飲業受到嚴重衝擊,以宴會餐飲為主的同慶樓損失不小。數據顯示,2020年一季度,公司實現營收1.94億元,同比下滑53.56%;淨利潤為0.38億元,同比下滑45.50%,同慶樓解釋稱,疫情期間公司關閉門店未營業所致。隨著疫情的控製,同慶樓經營逐步好轉,5月初門店經營已恢復至去年同期,預計今年上半年可實現營收4.85億元至5.11億元;同比下降29.84%至 20.01%;預計實現淨利潤0.78億元至0.89億元,同比下降29.84%至 20.01%。

業績增長承壓疊加疫情衝擊,同慶樓此時IPO是否會影響其在資本市場的表現?文誌宏認為,影響股價的有多種因素,疫情致業績下滑會影響股價,但投資者也會關注預期。同慶樓作為一家以宴會市場為主的餐飲企業,資本市場上類似的餐飲企業並不多,可能作為稀缺標的獲得投資者青睞,未來股價還要看上市後的經營情況。

如何避免踏入老字號上市困境?

根據招股書,同慶樓IPO擬募集資金7.35億元,將用於新開連鎖酒店項目、原料加工及配送基地項目和補充流動資金項目。計劃新開連鎖酒店合肥6家、常州6家、南京3家。同時,在同慶樓的規劃中,公司計劃每年新開3家以上門店,立足安徽、江蘇,並向全國輻射。

文誌宏認為,地理跨度過大的擴張對企業的管理要求較高,不同地域口味有所差異,同慶樓短期內將安徽、江蘇作為重點市場定位較為理性。對餐飲企業來講,宴會餐廳連鎖與普通散客為主的餐飲需求不同,有很大的機會點,因此不排除同慶樓在安徽、江蘇等地深耕之後,逐步向浙江等周邊區域擴展。但他也提醒,上市後企業會面臨一定的挑戰,即資本市場對餐飲企業的經營管理要求更高,同慶樓也將面臨比之前更重的壓力,包含對食品安全的把控、業績的持續增長、對門店和人員的管理等方面。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同慶樓其實是一家“夫妻店”,沈基水、呂月珍夫婦直接和間接共持有同慶樓91.46%的股份,為公司實際控製人。

文誌宏認為,同慶樓創始人持股比例超過90%,個人色彩濃厚,企業走向更加取決於實際控製人的個人意願和決心,因此風險也會更高。

此外,縱觀目前A股市場的4家餐飲企業,西安飲食、全聚德、廣州酒家3家老字號中,除廣州酒家業績持續增長外,西安飲食、全聚德面臨業績下滑、虧損困境。事實上,兩家老字號都在嚐試轉型,效果並不理想。數據顯示,自2013年起,西安飲食扣非淨利潤連續6年處於虧損狀態;全聚德淨利潤連續4年下滑,自2016年1.4億元降至2019年0.45億元。

部分老字號餐飲上市之後陷入的困境,同慶樓該如何避免?文誌宏認為,要思考如何讓老字號發揮品牌優勢,重新煥發活力,實現經營管理的理念、策略和機製創新。婚宴涉及多鏈條、多環節,對服務要求更高,同慶樓仍在持續發力,近幾年業績表現也說明在定位及服務方面具備一定能力,能與時俱進。西安飲食、全聚德等國有控股在機製上不夠靈活,而同慶樓作為民營企業,靈活性會更強。

新京報記者 張曉榮

編輯 秦勝南 校對 陳荻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