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群嘲“網抑雲”,不如緩解“共情疲勞”
2020年07月07日05:52

原標題:與其群嘲“網抑雲”,不如緩解“共情疲勞”

與其群嘲“網抑雲”,不如緩解“共情疲勞”

殷錦繡

  本想給別人提供幫助,結果自己遭受了很大壓力,不再願意去幫助別人。這種現象,在心理學上被稱為“共情疲勞”。

---------------

  近期,網絡上出現了這樣一個詞——“網抑雲”,直指現在音樂App評論區中存在的抑鬱情緒發言過多,甚至可能有人無病呻吟、故意賣慘來裝文藝,或博同情。

  比如,2014年才發行的歌,有人評論追憶2012年跟初戀唱這首歌,抒發對初戀的想念,結果被人拆穿;90年代問世的歌,有人評論說這是爺爺奶奶小時候最愛聽的,想念逝世的爺爺奶奶,被嘲諷“那二老人生可真匆匆”……

  其實,音樂App的評論區並不是第一次“火”了。3年前,網易雲音樂評論就刷了一次屏,他們節選了一些引起觀眾共鳴的評論印滿了地鐵站,比如“你那麼孤獨,卻說一個人真好”“年輕時我想變成任何人,除了我自己”……走心的畫面吸引了許多人駐足欣賞、拍照、傳播。那次營銷,讓網易雲音樂評論區與文藝畫上了等號。

  然而現在,這股風似乎變味了。越來越多的人表達異議:原本中性甚至歡快的音樂,評論區為何這麼“喪”?有問題就去找諮詢師找醫生,在評論區找存在感是怎麼回事?

  不是這些看不慣評論的人天性冷血,也許他們也曾在深夜評論鼓勵一個失意的學子,也曾評論安撫一個分手的朋友,但在一次次不見成效後,再次面對鋪天蓋地的抑鬱評論,他們累了。

安慰得了一個,安慰不完一堆:共情疲勞

  小張是一名心理學系學生,也曾是多年網易雲音樂重度用戶。4年前,她剛開始學習心理學的時候,非常喜歡把剛學到的知識運用到生活中,在網易雲音樂評論區,她非常積極地用心理諮詢書里寫到的共情技巧去回覆網友。

  但是沒多久,她就不再這麼幹了:“怎麼評論區失意的人有這麼多呀?”“大部分時候,我都是得不到回應的,這當然會磨損我的興致:我這麼幹有意義嗎?”“但這還是小事,有一次回覆我的人才讓我崩潰呢,他大半夜發了一連串私信消息過來,講他期末沒考好、喜歡的女生不喜歡他,他有多難受……一天我還能招架,後來幾天還連著發,我嚇得都把網易雲卸載了。沒過幾天,我還夢見了我自己考砸了,喜歡的人不喜歡我……那幾天我自己情緒也不好了。”

  自己本來沒有受那些傷,卻做了受傷的噩夢,擔驚受怕鬱鬱寡歡;本想給別人提供幫助,結果自己遭受了很大壓力,不再願意去幫助別人。這種現象,被心理學家稱為“共情疲勞”。

  小張出現的共情疲勞症狀還不算嚴重,其實,許多醫護人員、警務人員在長期幫助別人之後,都可能會出現比較嚴重的共情疲勞,情感上壓抑、沮喪、衰竭,懷疑自己原有的價值觀,行為上也可能頻頻出錯。

為什麼會產生這種疲勞呢?

  我們都知道,共情是人際交往必不可少的潤滑劑,但它同時也是我們自己有限的心理資源,一下子看到太多負面信息,撲面而來的負能量會給我們太多壓力,我們是共情不過來的,就會感到耗竭、厭倦。從這個角度看,對“網抑雲”的反感,其實是對“我見不得他們不開心,又做不到讓他們開心”的反感。

  在今年的疫情初期,許多人原本對疫情嚴重地區群眾抱有關切和同情,但被網上各種相關消息轟炸後,反而開始對各種“求助信息”感到反感了,也是過量信息壓力帶來的共情疲勞在作怪。現在本就是信息爆炸的時代,每天看到的信息太多了,也會讓我們進入共情疲勞的狀態。

  另一方面,情緒會“傳染”,充滿抑鬱情緒的評論還可能會誘發我們自己想起曾經不如意的經曆,這當然會讓人想逃避:本來今天是開心來聽歌的,看到這些評論,就像在熱鬧的聚會上突然有人開始抱怨大哭,身邊人大部分也是唯恐避之不及。

我有這種疲勞,如何緩解

  網上對“網抑雲”的評價褒貶不一,有人覺得創造這個詞並無必要,如果看不過這種現象,那當沒看見不就完了嗎?

  但,就是有人無法“視而不見”啊。

  情緒的“傳染”多少帶有一些自動性。看到別人流淚,自己也覺得不舒服;看到別人書寫難過的故事,自己心裡也煩躁這種“情緒傳染”就是情緒共情,是不自覺地發生的,我們也許可以控制自己不對評論做出回覆,但產生的感覺是很難抑製住的。

  既然壓力和疲勞往往源於對他人無法改善的未來的擔心,或對自己曾經傷心事的回憶,那麼在感到共情疲勞時,回到“現實”是很重要的。如果你開始因為這些評論感到煩躁、憂愁,那不妨先把視線從評論區挪出來,去看看你身邊那些現實存在的東西,體會一下你現在的感覺,比如縮在被子裡皮膚的觸感、拿著手機的重量感。未來是難以預測的,過去是無法改變的,唯有現在是真實存在的。

  另外,即便我們對這些評論產生了反感,也不要出口懟人,因為我們真的無法判斷,寫下那個評論的人,是如同我們討厭的那樣在故作矯情,還是真到了傷心處需要一個傾瀉口。

  遠離這一切還有更簡單的辦法:別看評論區,或者卸載App。

殷錦繡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7月07日 10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