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備考季:一個忙中考 一個戰高考
2020年07月07日00:54

  原標題:父子備考季:一個忙中考 一個戰高考

  整個7月,青海西寧湟中縣鄉村教師熊成山的家裡有兩件大事,一件是兒子高考,一件是熊成山自己帶的畢業班要面臨中考。他像是兒子高考的陪跑者,因為中考比高考稍晚一週,熊成山的“衝刺期”比兒子更長。在熊成山的家鄉,“熊老師”名氣不小,他當了24年的鄉村老師,在最偏遠的鄉鎮工作過,把一撥又一撥的學生送出西寧,甚至送出青海。但面對兒子時,熊成山還是有無力感,“兒子學習很好,這個時候總想再給他一些助力,但實在不知道還能幫上什麼忙。”熊成山有時會感覺到一股逃不過的壓力,“感覺兩邊的陪伴都不夠多”。

  熊成山不覺得高考成功是人生的唯一選擇,但他認為,高考或許不能改變命運,但學習是可以的。“有的娃娃上職校或者出去經商,都很好。關鍵是要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即使不上大學,不停地去學習、去鑽研就好。”

  兩代人的考前衝刺

  在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下,各地學校延期開學、取消考試,走不進課堂的學生只能走向網課,坐在攝像頭前。面臨人生中的大考,這半年的時光對於高三畢業生而言,出乎預料,卻依舊緊張。

  作為一個高三畢業生的父親,熊成山因為家在青海省,倒是稍微鬆了一口氣,“疫情對我們這裏來說,影響不是很大。”時至今日,青海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累計只有18例,是全國除西藏自治區外,確診病例最少的地區。

  除了考生家長,熊成山的另一個身份是西寧市湟中縣上新莊鎮馬場初中的數學老師,這一年,他也是應屆初三畢業生的班主任。執教24年,熊成山的職業生涯讓他和兒子在生命軌跡中有了一次短暫的交會,父子二人幾乎同時站在了一條起跑線上——兒子為人生大考在衝刺,熊成山帶著學校里的娃娃們為他們人生中第一場選拔性考試奔跑向前。

  “兒子學習不錯,一直以來沒有讓我操過心。”熊成山告訴記者,兒子就讀於全縣最好高中的重點班,自己任教的初中班級里,學生們也懂事、刻苦,沒讓老師為他們著過急。熊成山一方面覺得,自己幸運,即便趕上這樣的畢業季,兒子和學生都讓自己很放心;另一方面,熊成山又能感覺到一股逃不過的壓力,“感覺兩邊的陪伴都不夠多”。

  看兒子參加高考比自己當年高考更緊張

  對熊成山而言,看兒子參加高考,遠比27年前自己參加高考時更緊張。27年前,熊成山考取了青海大學。畢業後的24年里,熊成山幾乎沒走出過西寧,他在最偏遠最艱苦的鄉鎮工作過,當過“複式班”的老師,把一撥又一撥的學生送出鄉鎮,甚至送出青海。在熊成山的家鄉,“熊老師”名氣不小,他是西寧市的優秀班主任,是湟中縣和鎮上的優秀教師,也是2019年馬雲鄉村教師獎的年度獲獎人之一。

  “我們當年高考的時候想法很簡單,或者說背負的東西沒有那麼多。考不上大學就出去打工,或者在家種種莊稼,多數人意識不到高考能改變命運,所以也就沒有那麼看重它。”但現在的孩子不一樣了。熊成山說,他能發現孩子們面臨的各種壓力,“許多來自鄉鎮的學生還背負著生活的重擔。”

  “在你們身上我看到了我的童年”

  “我喜歡你們,在你們身上,我看到了我的童年!”接受採訪時,熊成山是內斂與嚴肅的,很難想像,20多年前剛站上講檯面對孩子們時,他最想說的心裡話如此熱情澎湃。這種激情,至今從未熄滅。

  小時候父親由於工作原因很少陪伴在身邊,熊成山說,自己某種意義上也是“留守兒童”,他知道鄉村的孩子們能堅持學下來有多不容易。這讓熊成山更能感受到鄉村教師存在的意義,“只有接受了教育,看到知識能給生活帶來的改變,對於鄉鎮孩子們來說,‘知識改變命運’才不會只是一句空話。”

  提及班級的40個孩子,熊成山語氣中帶著驕傲,“沒有一個孩子掉隊輟學,他們都是以高考為目標努力的。”

  “對於留守的學生,我希望他們能感受到被關注、陪伴和重視。”這些年來,他總結出不少教學方法,也發表過論文,得到很多榮譽,但最讓他在意的仍是自己在學校里扮演的“家長”角色,“想讓留守學生感到自己在班上是與別人平等的、安全的,也是愉快的。”

  熊成山的時間被學校和兒子劈成了兩半,白天,他是學生們的“大家長”;太陽落山之後,他變成了專屬於兒子一人的老爸。

  一位父親小心翼翼的陪伴

  作為父親,面對即將高考的兒子,熊成山會有一種無力感。他的那些激情,甚至對學生們表達出來的“喜歡”,面對自己的孩子就再也表達不出來了。

  “上高中後,我們的交流沒有之前那麼多了。尤其在現在這個階段,除了幫他印一些需要的試卷,不知道還能在哪方面幫上他。”

  熊成山自覺能為兒子做的也只是陪伴,即便自己是高級教師,在大考臨近時,和其他考生父母沒什麼不一樣。這份陪伴小心翼翼,更加關注對孩子的“服務”。督促孩子早點休息,照顧他的飲食起居,甚至默默在另一個房間守候兒子溫習完功課再睡覺,都是熊成山化解自我壓力的方式。

  高考前一週,兒子所在的學校不再集中上課,考生都回家自習。青海省的中考時間比高考晚一週多,帶畢業班的熊成山仍然要帶學生集中做最後的衝刺。每天晚上6點半,等自己班里的孩子們都回家後,匆匆忙忙回到家已是7點多。和兒子一同吃飯的這段時間幾乎是一天里唯一可以和兒子溝通交流的時候,“我們交流的不多,其實我是想給他做一些心理輔導的,希望能減輕他的壓力。”

  熊成山說兒子想考武漢大學,“這是他一直以來的目標。總聽他說,要是能考上武大就心滿意足了。”在熊成山看來,這個願望對兒子來說並不容易實現,“我聽他的意思,要是今年考不上,還想複讀一年。”

  高考或許不能改變命運,但學習可以

  熊成山不覺得高考成功是人生的唯一選擇,“這得看自己的定數,看一個人適合做什麼。在我們家,兒子喜歡讀書,就讀下去,讀他喜歡的專業,做他喜歡的事情。”

  不過前提是娃娃們真走到了這一步。熊成山說,“農村的孩子和家長有時候覺得上學沒有用,初中沒有上完,就想去社會闖蕩。實際上對農村的孩子來說,參加高考,或者說學習,是改變命運的非常重要的一條路。”熊成山認為,接受教育就像邁台階,每邁一層台階,孩子能做的選擇、面臨的際遇都會不一樣,對於農村的孩子來說,尤其如此。

  當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適合上本科,“有的娃娃上職校或者出去經商,都很好。關鍵是要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即使不上大學,不停地去學習、去鑽研就好。高考或許不能改變命運,但學習是可以的。”熊成山說。

  新京報記者 田傑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