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書院創始人因非法拘禁獲刑,受害學生提交監察申請書
2020年07月07日22:36

原標題:豫章書院創始人因非法拘禁獲刑,受害學生提交監察申請書

新京報訊(記者 趙朋樂 李陽 )7月7日,豫章書院非法拘禁案一審宣判,法院認定學院創始人吳軍豹等5人構成非法拘禁罪,其中4人被判刑,刑期一年到兩年多不等,另有1人免予刑事處罰。此外,法院駁回了3名受害者的民事訴訟請求,受害人羅偉表示將提起上訴。

受害人羅偉在南昌市青山湖區法院門口。新京報記者 李陽 攝

創始人等4人因非法拘禁罪獲刑

7日下午,“豫章書院”非法拘禁案一審宣判。

判決文書顯示,2013年5月至2017年11月期間,吳軍豹、任偉強等人明知該校不具備開展心理學教育、心理治療資質,仍違反辦學許可規定,擅自對該校學生施行有關心理治療、精神障礙治療活動的“森田療法”。

此外,他們在校內設立“煩悶解脫室”,將學生帶到解脫室內進行禁閉,並安排人員專門看管,非法剝奪學生的人身自由。“煩悶解脫室”由任偉強負責安排看管人員值班。

張順擔任學校安全處主任,負責值班安排的落實和看管人員的管理,並參與輪班值守看管。其間,先後禁閉被害人羅偉等12人,每次禁閉時間3至10日不等。

法院認為,吳軍豹、任偉強等五人非法剝奪他人的人身自由,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拘禁罪。其中理事長吳軍豹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十個月,校長任偉強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3個月,張順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教官屈文寬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個月,教官陳賓被免予刑事處罰。

庭審旁聽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只有教官陳賓表示認可判決結果,其他人均表示要與律師商議考慮是否上訴。

3名受害者民事訴求被駁回

此次判決中,針對3名受害者的民事訴訟請求,法院予以駁回。

羅偉是其中一名受害者。據其介紹,他離開豫章書院後,被診斷出抑鬱症和焦慮症。因此他在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狀中提出,請求判令吳軍豹、任偉強公開書面道歉,並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10萬元、賠償醫療、交通等費用。

吳軍豹等被告則在庭審中提出,羅偉在進入豫章書院前就已經有心理問題,不認可他的請求。

判決書顯示,法院認為,現有證據不能證明羅偉患有何種疾病,關於羅偉就醫與非法拘禁行為是否存在因果關係,他也沒有進行舉證,故對該項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此外,對於3名受害人因治療產生的交通費等費用,法院審理認為,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其行程與治療是因非法拘禁造成的,故不予支持。

7日下午,受害人羅偉向新京報記者表示,他對判決結果不滿,將繼續上訴,並申請抗訴。

受害學生:已提交監察申請書

這次宣判參與旁聽的,還有幾名未提起民事訴訟的學生。

7日下午,學生張畫(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起訴名單中12名受害學生,他是其中一員。

2015年初三時,他因為叛逆打遊戲第一次被送進豫章書院,15天后被父母接回。高一時,他因成績不好,第二次被兩名學校教官帶到學院,“當時他們還用了手銬”。

回憶在豫章書院的經曆,小張稱,幾乎每個學生都會被關禁閉,打戒尺,犯了重大錯誤的學生會被打“龍鞭”。事情過去後,他不怪父母,只是把這件事當作一件經曆。

受害學生“初悟(化名)”也旁聽宣判。據其介紹,她曾被4個男教官按在地上,抽打屁股。也被教官用戒尺打過手心,打到手掌水腫、充血發紫,目前她尚未被檢察院列為受害人。

聽到判決結果後,初悟說,她認為判決較輕,已在今日向南昌市監察委員會提交了監察申請書,要求監察委監督檢察院、法院在此案中的工作。

背景鏈接

“戒網癮”的豫章書院

新京報此前報導,2017年10月,有學生爆料南昌豫章書院“戒網癮”存在嚴重體罰、囚禁、暴力訓練等諸多問題,此事引發輿論廣泛關注。

當月,南昌青山湖區發佈調查結果,證實豫章書院確有罰站、打戒尺、打竹戒鞭等行為和相關製度,責成區教科體局對該校教育機構進行處罰,對相關責任人進行追責。

後豫章書院主動申請停辦。到2019年11月,南昌市青山湖區檢察院對涉案人豫章書院理事長吳軍豹等批準逮捕。

7月3日,該案第二次開庭審理,庭審未涉及刑事訴訟部分,主要關於3名受害人提起民事賠償部分進行質證。

編輯 左燕燕

校對 張彥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