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文章:美國正患上戰爭“收縮綜合徵”
2020年07月06日15:24

原標題:美媒文章:美國正患上戰爭“收縮綜合徵” 來源:參考軍事

支援美國放棄軍事承諾的人迎合了發自內心的厭戰情緒,認為這些戰爭困境是美國錯誤追求武裝支配地位的必然結果。有些收縮派認為美國自冷戰結束以來的外交政策徒勞無功,驅動因素是按照美國的樣子重塑世界的幼稚運動。

雖然主張收縮的人士往往認定自己是現實主義者,但他們讚同一種浪漫觀點,認為在海外採取克製態度幾乎始終是絕對有益的。在批評“9·11”事件後的戰爭時,收縮派沒有意識到他們的建議的隱性成本。

雖然大多數美國人現在認為,2003年出兵伊拉克的決定是個錯誤,但主張收縮的人士忽視了美軍2011年撤出伊拉克以及隨即更廣泛脫離中東的後果。這些舉措將空間讓給了極端恐怖分子和親伊朗的武裝分子,從而為極端暴力活動死灰複燃以及成立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創造了理想環境。

2011年早些時候,在推動北約發動了幫助推翻利比亞卡紮菲政權的空襲後,奧巴馬政府在利比亞犯下了類似錯誤。儘管奧巴馬政府決心避免小布殊政府在伊拉克戰爭中犯下的錯誤,但事與願違,反而有過之而無不及,未能在卡紮菲死後塑造利比亞的政治環境。近10年後,利比亞內戰仍在繼續,對於尋求逃離北非和薩赫勒地區動盪的數百萬人來說,該國仍是源頭和中轉站。

支援美國放棄軍事承諾的人迎合了發自內心的厭戰情緒,認為這些戰爭困境是美國錯誤追求武裝支配地位的必然結果。有些收縮派認為美國自冷戰結束以來的外交政策徒勞無功,驅動因素是按照美國的樣子重塑世界的幼稚運動。

雖然主張收縮的人士往往認定自己是現實主義者,但他們讚同一種浪漫觀點,認為在海外採取克製態度幾乎始終是絕對有益的。在批評“9·11”事件後的戰爭時,收縮派沒有意識到他們的建議的隱性成本。

雖然大多數美國人現在認為,2003年出兵伊拉克的決定是個錯誤,但主張收縮的人士忽視了美軍2011年撤出伊拉克以及隨即更廣泛脫離中東的後果。這些舉措將空間讓給了極端恐怖分子和親伊朗的武裝分子,從而為極端暴力活動死灰複燃以及成立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創造了理想環境。

2011年早些時候,在推動北約發動了幫助推翻利比亞卡紮菲政權的空襲後,奧巴馬政府在利比亞犯下了類似錯誤。儘管奧巴馬政府決心避免小布殊政府在伊拉克戰爭中犯下的錯誤,但事與願違,反而有過之而無不及,未能在卡紮菲死後塑造利比亞的政治環境。近10年後,利比亞內戰仍在繼續,對於尋求逃離北非和薩赫勒地區動盪的數百萬人來說,該國仍是源頭和中轉站。

收縮派忽視了一個事實:不作為的風險和代價有時比進行接觸還要高。

儘管有證據表明,美國撤離可能會使糟糕的局勢惡化,但收縮派還是推動美軍撤出阿富汗。收縮派不承認,美國撤出往往會留下敵人和對手急於填補的真空。

支援收縮的人士相對不擔心敵人在海外增強實力,因為他們以為,美國的地理優勢將保護美國人的安全。但在當今相互關聯的世界里,跨國恐怖分子(或病毒)構成的威脅並不局限於特定地區。

支援收縮的運動在一定程度上是對20世紀90年代為美國外交政策注入活力的過度樂觀情緒的回應。在蘇聯解體和冷戰結束時,有些思想家和決策者以為,東歐正在展開的民主化進程可以在非洲、亞洲和中東複製。但他們沒有充分考慮到當地背景,以及使自由民主和法治難以達及的政治、社會、文化和宗教動態。過度的樂觀很快變成了傲慢自大,使美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陷入了始料未及的困境。

然而,這種過度自信的最佳解藥不是收縮派提供的過度悲觀。相反,決策者應該採取歷史學家紮卡里·肖爾所說的“戰略同理心”,也就是理解驅動和製約其他行為者的意識形態、情感和願望。戰略同理心也許能幫助至少某些支援收縮的人士控制自己堅決反對在海外促進民主和倡導人權的態度,或許能夠使他們接受這樣一個事實:美國無法決定但可以影響自由開放社會蓬勃發展的世界的演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