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迷局 宮鬥怎麼成了重頭戲?
2020年07月06日09:30
圖 /IC Photo
圖 /IC Photo

  專欄作者 薑伯靜

  一場旨在將陸正耀趕出董事會的狙擊戰,以反對者的暫時失利告一段落,陸正耀暫時保住了位置。

  根據報導:北京時間7月3日早上,瑞幸咖啡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公告,稱董事會罷免陸正耀的提議未獲通過,陸正耀將繼續擔任董事長。

  雖然陸正耀暫時沒有位置之憂,但未來誰執瑞幸“鹿”耳還是個未知數。可以預料,更大規模的風暴還沒有到來。按照之前的信息,陸正耀全身而退之後可能會清除董事會中的反對勢力;而未來陸正耀的股權命運,也會影響陸正耀的去留。

  瑞幸的結局,依然撲朔迷離。

  瑞幸造假鬧劇,突然就變成了宮鬥大戲,這著實讓人感到奇怪。

  本來,瑞幸發佈公告取消聽證會時,我認為瑞幸已經“願賭服輸”了。

  按照常規理解,在瑞幸退市已成定局的情況下,聽證會已經沒有意義。所以取消聽證會,倒是一個明智之舉。瑞幸,已經在事實上輸了!

  這不是丟人的事情,這是規則之下的必然結果。

  如果申訴的話,還有不少流程要走。因為取消了聽證會,瑞幸不再申訴,它退市的過程也就簡單了許多,基本沒有障礙。

  果不其然,6月29日,瑞幸咖啡正式在納斯達克停牌,並進行退市備案。

  但是,這並沒有結束,緊接著就出現了上述宮鬥、奪權事件。

  為何會出現這種局面呢?我認為有以下幾個因素。

  第一,還未真正開始的處罰以及索賠,讓瑞幸各方勢力有暇考慮權力鬥爭。

  雖然已經退市,但對瑞幸的處罰,還未進入到真正的實質性階段——罰款。而索賠,也未真正開始。

  傳說中可能高達百億美元的處罰、索賠一旦進入實質性階段,瑞幸就要脫層皮了。一旦如此,我想瑞幸的高管們應該就不是現在這個狀態。

  並且,在國內,獐子島僅僅被處罰60萬元的“前浪”,也讓瑞幸有了僥倖心理。

  正因為這樣,自認為造假與自己沒有太大關係瑞幸部分高管們,才有“閑心”爭權奪利。

  第二,瑞幸的經營狀況,讓部分高管們有信心會“捲土重來”,或者賣個好價錢也不錯。

  對於一家已經退市的公司來說,按理說人們避之唯恐不及。但瑞幸卻相反,它的魅力在哪裡?

  財務造假風波,但不是質量造假;財務造假雖然讓瑞幸的聲譽受損,但對生意的影響相對而言並沒有那麼大。

  在全國,瑞幸有4000餘家門店,它的影響力、滲透力、覆蓋面,都不容小覷。

  一旦有資本進入,瑞幸很有可能會“捲土重來”。而如果有可能,賣掉瑞幸也是個很好的選擇。

  既然有未來,那就難怪高管們想要控制瑞幸了。

  第三,上汽接盤神州租車,陸正耀重新有了資本。

  控制瑞幸,就要有資本。陸正耀有嗎?

  現在有了。

  根據神州租車公告,上汽集團全資子公司上汽香港將收購神州優車及Amber Gem持有的神州租車不超過6.1億股股份,投資金額不超過19.02億港元(約17.34億元人民幣)。

  也就是說,陸正耀快有錢了。

  正因為以上這三點,目前瑞幸才這麼熱鬧。

  不過,熱鬧是他們的。瑞幸迷局,宮鬥成了重頭戲,這有些八卦,我還是希望對瑞幸能有一個公正的處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