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哪裡還能再有吳江路、昌里路這樣的夜間活力區?
2020年07月06日18:39

原標題:上海哪裡還能再有吳江路、昌里路這樣的夜間活力區?

原創 新一醬 新一線城市研究所

本報告為

新一線城市研究所與中國銀行上海市分行合作的上海城市氣質報告

第三期

城市里的生活正在恢復,夜生活也同樣。

過了幾個月單調沉悶的夜晚,當夏天來臨的時候,大家再也抑製不住想要外出活動的衝動,過上往常豐富的城市夜生活。

正在積極推動經濟與生活複蘇的城市政府也敏銳地把握到了大家甚至想要出來擺地攤的慾望。6月6日,上海啟動了“66夜生活節”,試圖通過造節的方式,將城市里的夜間活力激發出來,讓“夜貓子”們浪得盡興。按照主辦部門上海市商委、文旅局和新聞出版局的規劃,這個為期近一個月的“節日”圍繞夜購、夜食、夜遊、夜娛、夜秀、夜讀6個主題推出了180多項特色活動,

夜生活節期間,上海出現了由商場或者景區組織的各種“夜市”和“市集”。而在這些經過精心設計的新一代市集之外,新一醬也聽到了不少希望曾經的吳江路、昌里路、彭浦夜市、仙霞路等馬路夜市“返場”的呼聲。

早年間這些充滿“煙火氣”的夜市也許已經不再適應當下城市的消費需求和管理模式,但那個時代的夜市之所以讓大家懷念,更多是因為它們正好切中了人們加入城市夜間活動的慾望。

對夜間經濟的發展而言,人的需求從來都應該是被擺在第一位的。

最近,新一醬通過設施、文創、人流三方面,對上海全市的夜生活活力區做了一次評估。

從評估的結果來看,上海頂級的夜生活集聚區主要集中在浦西。排名最靠前的人民廣場-南京路步行街、新天地、靜安寺等也都是上海重要的城市名片,它們不分晝夜地持續吸引著人們駐留,感受夜上海的魅力。

指數排名靠前的夜生活活力區各有特色,但如果要找出哪些區域有更長久的生命力,就要把人的因素排到前面。

這也是以大型商圈為載體的夜間活力區的普遍特徵——夜間客流好,配套設施也不差。簡單點說,它們的夜生活是供需匹配的。你從上面的圖表中看到的這些上海夜生活指數最高的區域,幾乎都是由大型商圈或老牌地標衍生形成,區位佳,業態種類也豐富,這能讓夜間活動的可持續性更高——逛個街、吃個飯再漫步欣賞下夜景,再擾人的壓力也都得到了釋放。

但夜晚的時間總歸有限,對於大部分公司人來說,日常下班順路經過的小商圈型夜生活區才是首選——該有的業態也都有,消費適中,又不會花費太多的時間。

新一醬從上海281個夜間活力區中找到了幾個典型的小商圈型夜生活區,來具體看看它們的情況。

這類夜生活區通常以1到2個綜合性購物中心為核心,它們帶動了周邊小範圍的商業發展,主要面向的也是周邊居住人群。從能級上來說,小商圈型夜生活區的設施高於社區商圈,它們規模更大,商業活力更強,品質也好一些。

不過與這些區域夜間聚集的人流相比,它們的夜間設施並不能完全匹配需求。

長壽路地鐵站附近的夜間人流指數較高,這個區域是典型的居住與辦公混合區,夜間會形成到達和離開的人流對衝。長壽路以及周邊的支馬路上聚集了大量餐飲店,改造後的亞新生活廣場開設了夜間大排檔,區域內也分佈了不少24小時便利店。與接地氣的逛吃相對應的是,沿著長壽路向東走過一個block就是巴黎春天和189弄購物中心,可以滿足品質型的購物需求。

從業態結構上來看,深夜食堂是長壽路的絕對主力,但這裏的酒吧和其它休閑娛樂場所較少,夜間設施配套存在短板。

龍柏新村地鐵站周邊是居住密集區。地鐵站上蓋的愛琴海購物公園除了商業零售和餐飲服務外,也專門為夜晚配置了一系列活動——室外的音樂噴泉廣場,室內的地攤夜市和展覽等等。相鄰的阿拉城,是酒吧、livehouse愛好者們的好去處。在這次的66夜生活節上,阿拉城還適時推出了啤酒節和青杉夜市。

同為居住密集區的蓮花路地鐵站區域則以百聯南方購物中心和蓮花國際廣場為夜間活力雙核。但每天晚上10點這兩家商場結束營業後,這一區域的夜間業態就只剩深夜食堂一種了。這也是其設施指數與夜間人流匹配度不高的主要原因。

也有少數小商圈型夜間活力區的設施供給相對充足,人流指數卻弱一些。典型的是淮海中路-西藏南路一片。作為淮海中路的最東端,這裏連續分佈著大上海時代廣場、上海廣場、金鍾廣場、H1美食不夜城等商場,是夜購和夜宵的好地方。但這邊卻缺少著夜生活的一些市井氣息——除去商業樓宇,路邊基本沒有沿街小店;寬闊的道路便捷了機動車,也帶走了夜生活的那份煙火氣。

撇開以商業活動為主的夜生活區,新一醬還挑了一批文創類夜間活力區來觀察它們夜生活的供需關係。

從上圖看,番禺路-幸福里、思南公館、上汽上海文化廣場、M50創意園等,均在靠左上的區域,也就是說,這類夜間活力區對人群吸引力高,但設施卻沒那麼充足。

番禺路上的幸福里由原上海橡膠研究所的廠房改造而成,定位於服務周邊社區居民以及街區內小部分辦公人群。這條總長約為200米的小巷入口處是一家集合了書店、文創、服飾等多種業態的書店。幸福里街區內以小資的西餐廳、咖啡廳、酒吧為主,輔以少量生活類零售店舖。而番禺路上的街道兩側則融合了中高低檔的夜宵小吃、24小時健身房以及便利店,它向南通往上海影城,這些設施也同樣服務於觀看夜場電影的人群。

業態種類和數量並不繁雜的番禺路-幸福里,持續吸引夜間人流的關鍵在於其乾淨俐落的空間設計和配色,以及舒適宜人的景觀環境。“我的孩子很喜歡幸福里的環境,他能在水池邊玩上幾個小時,我們就坐在旁邊的酒吧聊天看著他玩,非常舒服。”一位國外友人這樣告訴新一醬。

思南公館與番禺路-幸福里有很多共同點——特色的建築形態,舒適的環境,以高檔餐飲為主的夜間業態。所不同的是,思南公館主打夜文化空間,這裏有夜間延時開放的博物館,思南書局也在66夜生活節期間舉辦了多場夜讀活動,並延長營業至24點。不過思南公館基本沒有基礎商業設施,夜間餐飲消費也比較高。

複興中路上另一個夜文化“寶藏地”便是上汽上海文化廣場了,在疫情前,這裏的話劇、音樂劇等劇目的演出場次非常密集。夜間多場次和類型的演出使得上汽上海文化廣場獲得了更高的文創指數。不過,這裏對話劇演出不感冒的朋友並無特殊之處,它的夜間客流指數也側面驗證了這一點。

即便如此,思南公館和上汽上海文化廣場的夜間設施配套水平依然低於它們的夜間客流。這兩處夜間活力區分別與淮海中路和陝西南路商圈臨近,大商圈豐富的商業設施幫助它們形成了夜間活動閉環。

文創類夜間活力區對人群的吸引力正在增強,可特色街就沒那麼好命了。在“人流弱,設施好”的非商圈型夜間活力區中,衡山路成了典型。十幾二十年前的酒吧一條街,如今人氣已大不如從前,酒吧數量也減少了許多。而上海新晉的酒吧聚集區是FOUND158,它的夜間設施中酒吧占到了近70%,其夜間人流和設施指數也更均衡。

主打韓國特色小吃的虹泉路韓國街雖然業態夠多,但人流指數更低。新一醬翻了翻大眾點評上對這條街的評價,發現“特色不明顯”“口味一般” “價格貴”是大家的普遍感受。

從夜間活力區的更迭來看,像衡山路、韓國街這樣的特色街在上一代的城市夜經濟中,曾經是與夜市並肩的重要業態。但隨著體驗更好、設施更豐富的綜合型商場、夜間市集等新業態出現,它們的人流吸引力急劇下降。

供給匹配需求,新一醬在評估上海的夜間活力區時一直在念叨這個最關鍵的因素。無論業態如何更迭,對於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們來說,能讓自己當下在夜晚放鬆休閑和消費的需求得到滿足的,才是最好的夜生活區。

文/劉楊 車潔舲 視覺/王方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