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券商牌照價格大跌:1折放盤無人吼 23家機構停業
2020年07月06日11:32

  來源 | 東網

  香港券商牌照,1折放盤無人吼

  港股氣氛近日雖然轉趨熾熱,惟小型證券商的生意繼續‘冰封’,只好急急劈價‘放盤’。有金融業界透露,2019年上半年,證券行‘放盤’價逾千萬元,如今已滑落九成至僅百萬元。若券商只擁有1號牌(可提供證券交易),其‘賣盤’更乏人問津,個別手緊的券商為求盡快‘止血’,甚至把牌照免費拱手讓人。

  微臣資產管理財富管理總監梁彥穎指,過往擁有1號牌及9號牌(可提供資產管理)的券商甚有市場價值,成交價曾經扯高至逾千萬元,但隨著今年疫情衝擊經濟,市場氣氛急轉直下,‘放盤價’較年前急瀉。

  23機構停業,超2019全年

  加上近年網上證券行大行其道,傳統小型證券行幾無生存空間。按香港交易所(00388)網站數據,2015至2018年,每年停止營業的金融機構數目只有單位數字,至2019年卻急增至22間,而今年僅上半年便有合共23間金融機構停止營業,數目超越去年全年。

  梁彥穎表示,券商的生意不景,過往亦可以賣盤,數年前不少中資金融機構相繼來港‘插旗’,他們為了更快投入經營,就會買入本地券商。惟時移世易,只擁有1號牌的券商放盤價現跌至僅百萬元,‘手緊’的券商甚至免費轉讓。若同時擁有9號牌,放盤價亦只會酌量‘加多少少’。而可就證券提供意見的4號牌,轉讓時向來是‘附送’性質,不太值錢。

  監管要求高 經營皮費貴

  事實上,為求甩手的原因不難想像,他指,券商向證監會交還牌照,證監會必會仔細詢問各項有關客戶資金轉移及保障等問題,基本上完成停牌也要用上半年時間,但券商期間要租用辦公室及聘請員工等,相關開支動輒以百萬元計,所以倒不如賣盤。當然,‘送贈’的只是牌照,公司其他軟硬件仍是要收錢而沽。

  此外,梁氏表示,證監會對持牌公司有繳足股本及速動資金最低數額要求,另外港交所亦有相應要求,且門檻更高,一般機構需要投資千萬元才可入場。

  前景不明朗 投資者卻步

  香港股票分析師協會主席鄧聲興指,‘牌價免費唔出奇,但亦可能因原本券商有負債,新投資者變相要承接其負債,這也是成本’。

  耀才證券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許繹彬則指,牌照冧價反映供求問題。在2015、2017年,中資券商來港開拓生意需持有1、4及9號牌,擁相關牌照的香港證券行,放盤價曾搶高至1,500萬甚至2,000萬元,但其後中資券商可自行申請,轉手需求已大減,但今年的低價情況可謂前所未有,亦正正反映證券業前景不明朗,沒有人願意投資。

  香港證券業協會主席徐聯安亦曾指,證券行停業趨勢由去年開始,現續浮現,‘莫講賣幾百萬元是不可能,如果1號牌100萬元有人要已經算很好!’

  至於早前內地軟件商魯大師(03601)擬以總代價1,450萬元收購萬隆證券全部股份,梁彥穎料,收購除包括客戶基礎、資產淨值外,因原證券商轉手時,也要確保持有上述的繳足股本及速動資金,不能直接抽走資金,所以新買家的資金可能亦會包含這筆費用,即單計牌價是相當低廉。

  9號牌受捧,累發1510個

  近年證監會發出的牌照中,資產管理牌(9號牌)的累計發牌數目不斷超越證券交易牌(1號牌),至一四年底,9號牌數目破千,為1,031個,已較1號牌數目973個為多。而截至今年三月底,9號牌的累計發牌數目為1,510個,較1號牌的1,259個為多。

  香港股票分析師協會主席鄧聲興指,9號牌一向較受‘買家’歡迎,因為可代客操盤(細9牌)外,更可以成立基金、徵收管理費(大9牌),公司的發展會更闊及更有深度。相對來說,1號牌僅提供證券交易服務,但佣金低企,可謂‘無乜肉食’。

  加上,證監會對9號牌的審批相當嚴謹,公司需要擁有足夠符合資格的負責人員(ResponsibleOfficer,簡稱RO)外,風險管理方面亦要做到足,企業要取得9號牌絕對不容易,因此‘買家’寧可選擇‘二手買入’,以求盡快投入業務。

  而微臣資產管理財富管理總監梁彥穎則指,數年前很多內地金融機構蜂擁而至,他們為了更快投入經營,會買入其他券商牌照,而9號牌可提供基金投資服務,當時較受市場歡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