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歲破產離婚,69歲獨占時代廣場廣告牌,馬斯克母親這樣影響他
2020年07月05日12:25

頭圖來源|直播截圖
頭圖來源|直播截圖

  來源:中國企業家

  “人們總是問我怎樣才能培養出成功的孩子,其實我只是讓他們跟隨自己的興趣罷了。”梅耶·馬斯克說。

  這是一位“硬核”母親養成記——

  15歲第一次登台,不久拿下南非選美冠軍。22歲結婚,31歲成為破產的單身母親。迫於生計,她同時連打5份工。60多歲重返模特舞台,69歲在美國時代廣場獨占4個廣告牌。

  在出版了新書《人生由我》後,梅耶·馬斯克原本打算開始周遊世界,先來中國待一週,辦辦新書發佈會,然後去鄧文迪的北京四合院里參加聚會,但這些計劃都被疫情打亂了。

  7月3日晚,梅耶·馬斯克和鄧文迪在直播中進行了一次對話。鄧文迪回憶,二人相識於2017年,當時參加他們共同的朋友——休·傑克曼主演的電影《馬戲之王》的首映禮,“她的美麗、優雅與智慧立刻吸引了我”。

  直播中,除了梅耶分享自己的經曆外,大兒子埃隆·馬斯克也是備受關注的話題。

  梅耶記得兒子一直擅長科技和知識,13歲起就和她講最新的電腦。《矽谷鐵甲奇俠》一書也曾提到,埃隆·馬斯克開始閱讀《大英百科全書》後受益匪淺:“我發現自己不知道的東西太多了,而所有的一切都在書里。”一次在飯桌上,妹妹托斯卡很想知道地球到月球的距離,結果馬斯克脫口而出近地點和遠地點的精確數字。

  這讓母親感到驕傲,“他讀不列顛百科全書,然後把書里的內容都記了下來。我們其實沒必要買一本真的百科書,也買不起,直接問他就行了。”

  梅耶帶著三個孩子經曆過一段財務困難的時期,但當時家裡第一件傢俱就是給馬斯克買的電腦,因為買不起桌子,他只好在地板上用電腦。那個時候,多倫多大學里才剛開始有電腦,人們還不知道怎麼使用。於是,18歲的馬斯克就得到了一份銷售的工作,他把電腦賣給教授們,培訓他們怎麼開機,怎麼用滑鼠,這樣可以從中獲得百分之十的銷售提成。

  “他是我的天才男孩。”在梅耶眼裡,馬斯克對火箭感興趣,想探索火星,儘管這比造電動汽車難多了,但她還是會繼續支援兒子做想做的事情。“人們總是問我怎樣才能培養出成功的孩子,其實我只是讓他們跟隨自己的興趣罷了。”

  以下為梅耶·馬斯克和鄧文迪的對話實錄,有刪節。

  “我的天才男孩”

  鄧文迪:你在兩個職業上都做得很成功,既是模特,也是營養師,在你的書里談到要通過好多考試,才能在不同的國家做營養師。你可以和觀眾們講講你的故事嗎?

  梅耶:文迪你可以先講講你的故事,然後我再講我自己。因為你的故事也很有意思。

  鄧文迪:謝謝!我喜歡工作,像你說的那樣,有工作的母親可以很快樂。我經營著一家科技公司,它把藝術品拿到線上,讓互聯網的用戶都可以購買藝術品。我的公司在紐約。我也做投資,和很多創業者、CEO合作,給他們提供諮詢服務。這是很棒的工作,因為他們都充滿活力,勇於嚐試。我感覺很榮幸能做這些事。我回家之後,和孩子們講工作的事,他們向我講學校的事,這感覺很好。

  孩子小的時候,我也在家工作,作為一家叫“知識宇宙”公司的董事,同時也是我的學院——耶魯大學管理學院的董事。這讓我有工作可做,同時也有彈性的時間去照顧孩子。

  你在書里說到,你在孩子們還小的時候,就給他們安排工作來幫助你?

  梅耶:是的,他們要去工作。托斯卡五歲的時候負責接電話,她需要接病人的電話,記電話號碼;金博爾會幫助做飯;埃隆當然是擅長科技和知識。他讀不列顛百科全書,然後把書里的內容都記了下來。我們其實沒必要買一本真的百科書,我們也買不起,直接問他就行了。

  鄧文迪:我讀了你的書,很喜歡,讀這本書的時候感覺就像是你在和我說話一樣。梅耶,我見過你的孩子們,他們都很棒。我相信每個人都很熟悉你的兒子埃隆·馬斯克,但我們可能不知道你還有另外兩個相當成功的孩子,托斯卡和金博爾。你能稍微炫耀一下,給我們講講你這三個孩子嗎?或許可以從你的女兒托斯卡開始。

  梅耶:托斯卡是最小的,她一直想進入電影行業。當然我們不想讓她進入電影行業,做電影很不容易。她去了電影學校,獲得學位。後來她意識到女性並沒得到很高的重視,同時電影中展示的很多女人都是被虐待的、被侵犯的、不幸福的,所以她後來自己開了一家叫“熱情亞麻(PassionFlix)”的公司。

  他們製作愛情片,展示強大的自信的女人。女演員獲得和男演員相同的報酬,結局永遠是美好的,你也不會為那麼多可怕的情節而揪心。她製作了很多暢銷言情小說改編的電影,演員都是些帥氣的男生。

  鄧文迪:約約他們。

  梅耶:我從沒和他們約過會,但是我很樂意去片場看看他們。

  說到金博爾,他開了一家餐廳來幫助當地農民,給人們提供新鮮餐食。他還在設施不完善的學校里建了菜園。(以前)這些學校的孩子們一點蔬菜也不吃,他們不知道怎麼才能吃上蔬菜。現在他們自己播種、澆水、種菜,從地裡拔蘿蔔,刨土豆,而且他們愛上了吃菜,還在菜園里上營養課。這意味著他們學到知識,然後跟家人和社區分享健康飲食的方法,我為他們感到驕傲。

  說到埃隆,我還能說什麼呢?他用清潔能源保護地球,就像中國人正在做的一樣,他很感謝中國的支援。當然他還對火箭感興趣,想探索火星,那也很睏難,對我來說比電動汽車難多了。他是我的天才男孩,我在書里也寫到了。

  鄧文迪:最近你去了SpaceX的發射儀式,一家人都聚在一起。

  梅耶:是的,這是他第一次向國際太空站發射宇航員。我們都飛去了佛羅里達,在任務控制中心,他們叫“點火室”,所有工程師都在我們前面,埃隆和他們在一起。後來發射成功了,我徹底鬆了一口氣。然後他下來找我們,我說我得拍張照片,我們四個得合影,太難得了,真是令人激動。

  馬斯克的生意頭腦

  鄧文迪:梅耶,我讀你的書的時候,財務困難的那段故事讓我很感動。我記得那段,你和你的三個孩子住在房租管製公寓里,睡在地板上。你可以講講那段故事嗎?

  梅耶:我們不覺得自己有多不幸,很開心能租到那個房租管製公寓。我們花了三個星期,才打掃乾淨搬進去。埃隆、托斯卡和我三個人睡在地板上,金博爾還在南非上學。我們趴在地板上,把釘地毯的釘子起出來,把那個又髒又臭的地毯揭走。我還把指頭割傷了,托斯卡很沮喪,因為我也是個手模,有很多手模的活計。她擔心我們以後接不到手模的工作了,不過傷口癒合得很好。

  我們睡在地毯上,直到後來才買得起床。後來才發現有些床單和枕頭,有一點點瑕疵的那種,只用5美元或者10美元就能買到。窮的時候買得起那些,真是太好了。

  我還記得我們最早買的東西,在還沒有汽車或者飯桌的時候,就先給埃隆買了一台電腦。那是我家的第一件傢俱,他就在地板上用電腦。然後我想給他搞一張書桌,我開始掙一點錢的時候,可以買桌子了。我們坐地鐵,轉公交車去了宜家,買了一張書桌。

  但那張巨大的書桌太沉了,搬不到地鐵站去。我們去了停車場,我找到一個開卡車的人說,你能送我們去地鐵站嗎?他答應了。所以你看,遇到了一個陌生的好人。然後回到家我們把書桌組裝起來,我們很開心,沒有抱怨任何事。

  鄧文迪:埃隆17歲得到他的電腦的時候,他工作過嗎?我知道你女兒曾經在漢堡店工作過。

  梅耶:這是真的。她最開始在漢堡店幹過,我記得她每小時能拿5美元的工資。然後她又去了超市工作,拿7.5美元時薪。她說,原來我從前被剋扣工資了。然後第一個月她拿了月度包裝標兵獎,因為她給菜打包打得最好,她那時候17歲。

  埃隆拿到電腦的時候,多倫多大學裡面剛開始有電腦。人們不知道怎麼用電腦,怎麼用它工作。所以他得到一個賣電腦的工作,拿百分之十的銷售提成。

  他把電腦賣給了一些教授,教他們用電腦。滑鼠是怎麼用的,怎麼在電腦里查東西,甚至怎麼打開電腦都得教,那個時候他大約18歲。

  鄧文迪:我喜歡你去大學看埃隆的故事。你們搞了一套有償承辦聚會的生意。

  梅耶:我到費城去,他們住的是個貧民區的房子。一棟破敗的大別墅,有三層樓,但真的是肮髒殘破。我去那裡打掃了一整天,他和他的室友都沒注意我,我把一袋袋垃圾扛出去。他的一個朋友還沒見過我,但聽說那天晚上我在,因為他們要辦一場大聚會,他說你不能把媽媽帶到聚會上來。埃隆說抱歉,她必須和我一起。

  埃隆的房間在別墅門口,他在地板上鋪了床墊,晚上就睡在上面。聚會查門票的地方也在這兒,他們要賣門票。聚會上不同樓層有樂隊,有音樂,有蹦迪。後來他們讓我去收錢,我也負責看管飲料。

  我收了蠻多的錢,就放在一個鞋盒里,我有一把剪刀。如果有人想偷錢,我就打算用剪刀捅他,結果沒有人偷錢。

  攝影:鄧攀

  “老模特”

  鄧文迪:我為你感到高興。你在69歲得到CoverGirl美妝品牌代言,你的面孔要出現在那裡,跟我們講講那是什麼感覺?

  梅耶:首先,拿到美妝代言是每個模特夢寐以求的事,但是超過21歲就比較困難了。但我的職業生涯里我做了很多美妝代言。我就總是那個老模特。“我們把老模特放在中間”,然後他們說:“很抱歉你被叫老模特。”我說:“只要他們要我,我才不管他們叫我什麼。”

  鄧文迪:你可以在任何年齡都活得美麗,美妝代言不只是年輕女孩的專屬。

  梅耶:年輕女孩看到我贏得選美可高興了,因為她們說現在自己不再害怕變老了。

  鄧文迪:真好。此外,你對科技運用自如,這點讓我印象很深。你是怎麼做到的?

  梅耶:我一直在學新技術。關鍵在於有埃隆幫我,他十三歲就開始跟我講了,他總是跟我講最新的電腦,還有所有我需要知道的東西。現在就是社交媒體了,我一整天都在網上,更新動態。這是個不斷學習的過程。讓大腦時刻運轉,這很重要,比去試鏡要好多了。

  鄧文迪:我們該怎麼改變那種科技屬於年輕人的觀念?

  梅耶:我沒聽過。因為當我遇到年輕人的時候,他們總是說我知道的比他們多,所以科技不是只屬於年輕人的。

  鄧文迪:我喜歡你這種開放的觀念,你不斷地學習新事物,科技只是其中一種,學以致用,我很喜歡。

  梅耶:我喜歡學習。在我的書出版之前,我會做75個一小時測試來確保我的營養師資格。但是我很喜歡做這件事,因為這是營養學研究,如果你不與時俱進的話,你就無法保證自己工作的專業性了,我要和一切事物與時俱進。

  鄧文迪:網友有一個問題,埃隆·馬斯克給自己的第六個兒子起名叫X ÆA-12 Musk,請問我們到底應該怎麼讀這個名字?你怎麼看待這個年代每個人都能紅十五分鐘?

  梅耶:首先,我的新孫子名字叫X,我就叫他X,他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小男孩。我不知道十五分鐘的紅人是什麼意思。只要你在分享有價值的信息,你在啟發別人,幫助別人,你就會從十五分鐘紅人變成十五年的紅人。

  鄧文迪:還有網友問,馬上就是中國學生的高考,牽動千萬考生及家庭。你作為養育了三個優秀孩子的母親,有沒有什麼建議或話題,和我們的考生和家長分享呢?

  梅耶:首先,對很多父母來說,讓孩子離開你是很痛心的。讓孩子們自己選擇他們要學習的領域,並且為自己選擇的結果負責。我從來不嘮叨我的孩子,要求他們做到什麼。

  我把他們當作成年人對待,讓他們為自己負責,因為我沒有時間去苛求他們,也因為我的父母就是這樣的。他們最後做得都還挺好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