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晨哭了,《奔跑吧》主題亮了
2020年07月05日10:48

原標題:李晨哭了,《奔跑吧》主題亮了

原創 謝明宏 娛樂硬糖

作者|謝明宏

編輯|李春暉

綜藝競爭早已進入焦灼的下半場,注意力資源不斷分流,垂直細分綜藝如雨後春筍般湧現。歌是歌,舞是舞,養成女團當面組。就連30+的逆齡選秀也按性別劃成兩個節目,姐姐向左,哥哥向右。

不同於電視綜藝黃金時代的“全民爆款”,圈層化時代的優質內容,開始將視線聚焦於眾多亞文化圈層。足夠的深入與細分,更容易引發受眾的深度沉浸與捲入,維持較高的忠誠度。

與之相應的,是對國民綜藝的懷疑論調:大眾向內容還能與時代同頻共振,精準觸達用戶內心嗎?

在“小而美”綜藝的圍獵中,“大而暖”的《奔跑吧》似乎給出了答案。國民綜藝在堅守傳統領域忠實受眾的同時,也可以挖掘出更廣泛圈層受眾的價值取向與興趣軌跡,並將影響力真實浸潤到全年齡層。

人生選擇、春遊記憶、時尚穿搭、非遺文化、碎片時代的理性表達。這些貼近生活的內容,切中了人們普遍關心的熱點問題。《奔跑吧》第四季,在內容選擇和節目模式上針對性地進行了創新與拓展,將那些遊移於新舊媒介之間的圈層用戶吸引至屏幕前。

首期即以2.604%的收視率問鼎CSM59城當週綜藝冠軍,斬獲全網90+熱搜,《奔跑吧》的破局之路也是各家主流綜藝最想走通的眼前路。你永遠猜不到下一期的主題,就像不知道誰會取得遊戲的勝利。

談表達,何為真相正義?

桂林山水尚在沉睡,跑男團已開始錄製。任務遲遲不來,沙溢說節目組是不是對他感到愧疚?郭麒麟說:“你也是多慮了。”《奔跑吧》第四季第6期,在MC的“被迫害妄想”中拉開序幕。

平時甘為孺子牛“累慣了”,閑下來全身“不自在”。說時遲那時快,大廳的燈突然全滅。黑暗中李晨高喊:“哎喲,誰打我一下?”一番分析,他把“嫌疑人”鎖定為沙溢。

網友的“冤枉”,讓沙溢破罐破摔:“早就看他不順眼了。”根據立場,MC們分為相信沙溢的橙隊(蔡徐坤、郭麒麟、聶遠、李沁),和相信李晨的白隊(Angelababy、鄭愷、王嘉爾、韓東君)。

經過“舉起信任的他”、“針鋒相對”、“危險邊緣”三輪挑戰,MC們解鎖了更多關於“打牛案”的線索。經過二次選擇,原先白隊的baby和鄭愷“跳槽”到橙隊,李晨只剩下王嘉爾和韓東君。

辯論環節,熊浩和陳銘獻上了神助攻,鄭愷和韓東君作為雙方最佳辯手慷慨陳詞。王嘉爾見橙隊人多勢眾,無奈地表示:“現在我們人少,(指向自己)還有一個說不清楚的呢!”

各執一詞黑白難辨,最終的仲裁交給了現場的100名觀眾。當看到白帽多於橙帽,李晨卻沒有勝利的喜悅。他不停抬頭望天深呼吸,試圖控制情緒但最終沒忍住眼淚。視頻回放真相大白:領了任務的李晨自導自演了“被打”事件。

在這場“信息與判斷”的實驗中,《奔跑吧》向觀眾生動 展示了當下的碎片化傳播圖景:人們常常因為一張圖片,一個視頻,一段採訪,一篇微博,而相信一個所謂的事實。

李晨感觸尤深:“我們每個人都受過這樣的傷害,然後我自己今天又扮演了傷害別人的人。”但鄭愷認為李晨的勝利更有教育意義:理虧的一方獲得信任的結局,更容易讓大家認識到問題。

正如麥克唐納所言:“每個人說的都是真相,但唯一不正確的是結論。”後真相時代,是非反轉成為常態。輿論成為一把殺人不見血的刀,執刀者卻很可能是“仗義執言”的你我。

通過節目流程的精巧設計,《奔跑吧》將人性試驗微縮在了一期節目中。不僅在內容形式上,抽絲剝繭層層遞進,讓觀眾體驗了一把福爾摩斯的樂趣。更在內核價值上,循循善誘水到渠成,將“碎片時代,理性表達”的正向觀念傳遞出來。

戲劇化的設置,讓觀眾產生了強烈的代入感。而正是這種身臨其境,才能把理性表達的必要和迫切提上議程。

巧變形,跑男內核迭代

從“戶外競技”到“人性實驗”,《奔跑吧》內容形態中“淺表娛樂”與“內在思考”的佔比正在悄然變化。第6期,沙溢為證清白髮誓、郭麒麟躺擂台被白隊群撕名牌、蔡徐坤一騎絕塵勇奪50分等情節依舊笑點與看點齊飛,但真正讓觀眾錯愕的卻是“非理性表達”。

《奔跑吧》摒棄了“虛擬真實”,轉身投入到了“詮釋真實”,這種更具敬畏感的創作態度顯然贏得了觀眾的肯定。當我們打開一檔綜藝,起始意圖必然是解壓放鬆;但能夠得到精神撫慰和人文關懷,則是“意外之喜”。

與創作導向一起迭代的,還有“跑男”的內核。曾經的跑男告訴我們:人生是必然和偶然的結合,既依循競賽規則,也要打破思維局限,挑戰自我贏得勝利。但若要總結關鍵詞,卻也相對模糊。

新一季的《奔跑吧》有意將定位清晰化和精準化。力量、機智、熱血、勇氣、天賦、幽默這六種“能量”,在幾位MC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代表“力量”的李晨,繼續用九牛之力支撐隊友。“兩面凸”的勺子大力出奇蹟,泥潭蹺蹺板身先士卒為新MC打樣,“反向”撕名牌迅捷淩厲。

代表“機智”的Angelababy,是有勇有謀的跑男“軍師”。先導片就為“砂鍋菜”組合準備了酸爽小竹筍等硬菜,提醒指壓板這類經典遊戲的恐怖!燒腦特輯作為“隱藏間諜”,被懷疑後巧妙的把關注點引向鄭愷“逃過一劫”。

小獵豹雖然經曆了“幸福肥”,但“熱血”特質不改。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一季第一場撕名牌就主動挑戰李晨。時尚特輯甚至用彩虹襪搭配涼拖,“豹”裂式的自信不因體重而退卻。

老MC“穩”得出奇,新MC也後程發力。“砂鍋菜”帶給觀眾的驚喜,和老MC的化學反應,讓《奔跑吧》在“大眾語態”和“年輕語態”的融合中遊刃有餘。

沙溢這個長在觀眾笑點身上的男人,以“勇氣”融入跑男團。雖然在撕名牌環節自嘲是“老人”,但依然全力上陣。開鎖挑戰第二次的奮力奔跑,讓全員起立歡慶。

反差出“奇蹟”的是,95後的蔡徐坤和郭麒麟,和75後沙溢的少年心性對比,有著超越年齡的成熟持重。蔡徐坤在遊戲的關鍵時刻“天賦”盡顯:燒腦特輯,他用歌曲“標記”火樹銀花的軌道長度。二選一,堅定的帶“將軍”上船,保留了船伕勝利的機會。

郭麒麟發揮“幽默”本行,時尚特輯叼花弄得滿面麵粉,燒腦特輯闖關大喊“打我吧”。蔡徐坤想撕郭麒麟名牌,郭麒麟又慫又憨:“我看你,我恐懼。”你嘴上是這麼說,但這對cp,硬糖君早已買定離手啦。

注溫情,國民綜藝破圈

從傳統文化到國民生活,從自然山水到人文底蘊,從宏觀敘事到大眾情懷,《奔跑吧》進行著俯身貼地的各種破圈嚐試。

主題選擇上,新一季的《奔跑吧》把大眾印象中屬性碰撞的元素做了重組融合。第四期的時尚元素與非遺文化,在公益電子刊交彙。拍攝過程中,延川布堆畫、朱仙鎮木版年畫、桂林壯錦團扇次第登場,破壁效果極佳。

第三期將推理與北宋文化混搭:武俠元素、瘦金體書法令人目不暇接,嘉賓進入《清明上河圖》的形式讓人耳目一新。整期敘事,架構在古畫“虹橋撞船”的細節上。只有船伕取得勝利,桅杆才能降下,軍糧方可送出。蔡徐坤問贏了有什麼用,王耀慶入戲太早:“贏了,我大宋就能打贏這場戰爭啊!”

與此同時,《奔跑吧》找到了現實主義和國民綜藝的“公約數”。人生特輯,提出了現代人的“幸福之問”。奇幻的設計,映射的是當下人們面臨的選擇困境和焦慮情緒。幸福沒有標配設置,感受到平凡生活之美,便是值得回味的一生。

從上一季開始,《奔跑吧》就著力在價值表達中輸出溫情,無論是“黃河大合唱”還是“鞍鋼父子情”都讓人印象深刻。新一季節目將這種情感導向,進一步升級為潤物細無聲的信念感和認同感。

時尚特輯,破除了跟風的迷信,適合自己的才是時尚。盲目隨大流,只會在紛繁的消費主義里迷失;春遊特輯,喚醒了觀眾的“共同記憶”。重拾孩童的快樂,也許只需要在大巴車上哼唱經典歌曲,書包里裝上古怪零食。

內容形式上,經典遊戲以“變形”的方式回到節目。“聽歌猜名”折射的流行音樂的代際差異,00後黃明昊第一個猜出《巴啦啦小魔仙》,75後沙溢卻猜不出《名偵探柯南》。“反撕名牌”考驗的是逆向思維,不一定要當最強的,只要找到比自己弱的就可以通關。

在熱點挖掘上,國民情緒的切入更加細膩。人生特輯的一位新娘,是援馳過武漢的白衣天使,曾在短視頻里表示疫情結束想去德雲社聽相聲。在跑男集體婚禮圓夢的她,得到了少班主郭麒麟“不用買票”的承諾。

6月11日,跑男團在桂林舉辦“見山見水見美好”見面會,對遭受洪澇災害的廣西進行慰問。嗦米粉、拋繡球的互動,不動聲色的傳遞暖意,為“奔跑吧寶藏”主題公益活動劃上圓滿句號。

當綜藝領域掀起浮華風氣,走過七年八季的《奔跑吧》卻選擇沉澱下來,完成自身的“內核迭代”。以傳統文化和國民生活為賦能的跑男,正爆發全新的生命力。

原標題:《李晨哭了,《奔跑吧》主題亮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