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親曆:高考是人生理想與現實的第一次交鋒
2020年07月05日08:11

原標題:口述親曆:高考是人生理想與現實的第一次交鋒

原創 鴻鍵 呂玥 婷婷 深響

©深響原創 · 作者|鴻鍵 呂玥 婷婷

編輯 | 依民

能看到外面的世界,我覺得這是高考給我們這種階層的孩子最大的一個好處吧。

我沒有把專業、學校看得太重,人生不是一時一事。

我們學校的層次被拉開之後,未來就會說不上話了,那人生的層次也就被拉開了。

重選專業這個假設沒什麼意思,所有經曆都不會是無意義的。

朋友,工作里比高考可怕的事多了去了。

再過一兩天,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延後的2020年高考就即將在各地開始了。又一批年輕人將通過這個舉國形式的篩選體系,迎接新的人生。

高考兩個字,在國人心中有著無可替代的份量。對於絕大多數人而言,高考是一次甚至是唯一一次改變人生選擇、命運的機會。高考被賦予極大期待,也因此承載了更為複雜的情緒:有人欣喜於通過高考改變命運,有人執念於未能把握高考錯失更好的機遇,有人感慨好不容易走過獨木橋但選錯專業又招致更大的遺憾,但也有人更為幸運——在高考之外,還能有更多選擇機會可以重來。

在2020年高考即將開始前夕,「深響」與幾位高考“往屆生”聊了聊關於高考的那些事,這些人的故事必然無法代表龐大、複雜、多元的高考,但是,從這些故事里,或許也能看到相似的人生切片。

01

“能看到外面的世界,我覺得這是高考給我們這種階層的孩子最大的一個好處吧。”

阿離,本科專業教育學,數學老師

回想自己的高考結果,很難說滿意或者不滿意,沒有什麼運氣成分,基本上能力和最終的分數是相匹配的。

作為西北地區的小孩,我從小是挺嚮往南方沿海城市的,特別是蘇州這個城市。我從小就挺喜歡老師這個職業,很早就把老師作為一個未來的職業發展方向,專業選擇也非常明確。剛好蘇州大學的教育學以我當時的分數預估基本上是很穩的,所以也就順理成章地選擇了。其實現在我回想當時這一切,還頗有種冥冥之中就已經註定的感覺。

圖源網絡

選專業的整個過程並不艱難,也算是既考慮了自己的興趣,又考慮到了就業前景,基本上是會讓所有人都滿意的一個選擇。

進入大學之後,我覺得一切都和我想像中的景象差距不大,沒有大家所說的什麼理想和現實的落差。因為首先我從小的理想就是做這個,所以我也沒有考慮過轉專業或者修第二專業什麼的,就踏踏實實學唄。

大學帶給我最大的影響,第一是結交了很多不錯的朋友。第二個影響我覺得是開拓視野。我覺得生活在小城鎮是接觸不到太多先進的理念和信息的,上學的時候是在學習方面,之後可能就是職業發展、生活方式甚至是三觀。

家鄉的環境和南方沿海城市的的差距太大了,落後地區的生活環境、人的觀念可能十多年都不會變,但其實外面的世界變化非常快,你要不出來一輩子都感受不到。高考對我來說是唯一能從落後小城鎮走出來的方式,只有出來上大學然後才有機會繼續待在我喜歡的、我認為更厲害一點的地方。能看到外面的世界,我覺得這個是高考給我們這種階層的孩子最大的一個好處吧。

因為我想法一直是這樣,所以畢業後也就繼續待在蘇州工作了。老師這份工作其實還是和專業很相關的,當然也有一些私立學校也並沒有特別去限定你的專業,這個職業的最低門檻就是教師資格證,這是你必須要有的東西。

我現在是小學數學老師,雖然文科生出身,可能在數學知識和能力上跟其他老師比有點欠缺,但我的專業是不分學科的教育學,當時學到了很多教育學和心理學方面的知識,我覺得這些在工作中還是蠻有幫助的。

高考不算是給我帶來什麼意外之喜,但這一路走過來還是挺順的,也是符合預期的。這已經是最優解了,所以讓我重新選擇一次,我應該還是會這樣選。

02

“從就業前景及薪資水平上考慮,我選擇了商科。”

小葉,本科專業商科,美國高校研究生在讀

北京的高考氛圍並沒有那麼緊張,我關於高三生活的記憶更多是翻窗戶搶食堂、打羽毛球和學校食堂晚上很好吃的自助餐。我們學校還有一個傳統,每屆學生到了高三都喜歡男男女女圍一大圈一起踢毽子。

高一下學期文理分科時,我本來選了理科,但大半個學期之後,我覺得自己更喜歡歷史、地理,物理又不太好,就轉去了理科。後來我發現,當興趣變成我必須要認真對待的事時,我對這些以為自己喜歡的事就沒有興趣了。

高考時我考得最好的是數學,拿了滿分,反而是文綜考得最差,比我預計的低了快20分。剛拿到成績的時候我很崩潰,我本來的目標是國內Top 5的院校,但考出來的成績夠不上,只好填了一所外語類院校。

最後錄取結果出來,因為分數不夠,我和我喜歡的語言類專業都失之交臂,被新聞專業錄取。報專業的時候沒想太多,除了最喜歡的語言類專業,其他都是瞎報的,會填新聞是因為那時我一個朋友說覺得學新聞挺好的,我就把朋友的理想當作了參考。

但入學沒多久,我就發現自己很不喜歡這個專業。大一的采寫課要求找人採訪,我被採訪對象拒絕之後就很難過,我不想老這樣被打擊。另一方面,做新聞時總會接觸到很多社會的黑暗面,但通常我們又沒有辦法去改變,這會讓我積攢很多負能量。

我就開始有意識地想往別的專業轉,從就業前景及薪資水平上考慮,我選擇了商科,開始修商科的雙專業。跟新聞這類社科相比,我更喜歡商科這樣可量化的,能讓我很實際地感受到自己掌握了一些知識、技能的學科。

圖源網絡

因為學校有資源,我大學期間也學了好幾門小語種,包括西班牙語、拉丁語、日語,但因為不成體系,也缺少人監督,都不算學得太好。

我選擇實習時也有意地在往商科靠攏,第一份實習是在某證券類媒體,與新聞和經濟學都有關係,後來還去了券商、去NGO企業里做財務,還去過奧美的政府事務組。

快畢業時我選擇了出國讀研,一是因為我個人非常喜歡旅遊,二是因為在大三時,我曾經去英國交換了一學期,雖然學習的過程很痛苦,但最後收穫非常多。

對研究生專業的選擇,我聽取了我中介的意見選擇了公共政策(Public Policy),確實在這個專業上申請到了一所全美排名靠前的學校。

這段時間因為疫情我一直待在國內,最近剛去了一家互聯網大廠實習,做財經運營,沒想到兜兜轉轉又做了我一直逃避的、跟媒體相關的工作。選擇互聯網是因為行業的普遍薪資更高,但我還沒入職時就想辭職了,老闆在我入職前就給我派活兒,淩晨了還會往工作群裡發東西。

我正式就業時也不會選擇互聯網企業了,我總覺得行業泡沫太大了,我更青睞一些快消品牌,也想去金融機構,但我的專業背景感覺很難進去。

我現在還是很懷念高考前的那段生活,那時候生活好單純,大家都一點也不功利,只要自己考得好就好了,從來不會想著去踩別人。

03

“我沒有把專業、學校看得太重,人生不是一時一事。”

林欣怡,本科專業工商管理,新媒體編輯

不知道為什麼,我和我的高中同學都是樂天派,高三過得挺快活,大家都沒太把高考當回事,所以到現在我也不理解為什麼很多人提起高考就苦大仇深的。

圖源網絡

聽我這麼說,你也能猜到我們班成績是怎麼樣。出高考成績那天我挺開心的,因為分數比估分的結果高了一些,最後選的大學是省內一所普通一本,專業是當時熱門的“工商管理”,家裡很滿意。

為什麼選這個專業,我其實沒什麼概念,有點隨波逐流的意思。大部分高中生並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大學的專業名稱也不過是幾個字符。高中三年都在做題,等到最後才發本冊子讓你挑,想挑出真正合適的專業很難。

我的大學生活還是很輕鬆,專業比較水,人心也散。除了一起上課的時候,同學各幹各的,有很早就找實習的,有社團活動搞得風生水起的,學霸肯定也有,他們想刷高績點為出國作準備。我屬於比較放鬆的那種,不上課的時候就在宿舍看電影刷劇,很不勵誌。

大學對我來說是一段非常自由的時光,我能去找自己喜歡什麼,這很難得。無論是交朋友還是生活,都能按我的想法來。我是個重度影迷,大學是我看電影最多的時候,這也影響了我後來的工作曆程。

選專業時我對工商管理就不是很有感覺,入學後也一樣,但我沒想著轉專業,空閑時間多挺好的。可能是性格原因,我沒有把專業、學校看得太重,人生不是一時一事。

身邊有工作了幾年的朋友,到現在都想再考個研,讓自己的學曆好看一點。我尊重他的執著,但同時也覺得,進入職場這麼久了,提高工作經驗和能力更重要,學曆作為影響因子的權重也許沒那麼大。

到了大四,大家都去找工作了,我也稍微緊繃了一點。由於之前過得有點混,一開始我也不知道找什麼工作好,最後是舍友給了我建議,她知道我喜歡電影,也喜歡自己寫點東西,就建議我看看新媒體類的工作。

幾年前的新媒體確實很火,微信公眾號還有紅利,好些現在的大號都是當時做出來的,我就試著給幾個新媒體公司投了簡曆和稿件,就這樣開始了我的事業。

圖源網絡

專業不對口應該是現在的常態吧,互聯網發展這麼快,現在連直播都有專門的崗位了,你說招什麼專業才是“對口”?況且我的專業本來就不像醫學、土木工程之類的,那種有很明確的崗位指向和門檻。

不過,專業不對口也意味著得有復合型能力,沒法一直靠某個技能吃飯,所以偶爾也會因此焦慮。公眾號早就已經是紅海,如果有天行業不景氣了,下一步我該怎麼走?

工作了以後才知道,選擇比努力更重要。高考只要埋頭衝刺就行了,但工作不是、人生也不是,這裡面的學問比試卷要大多了。

再讓我選一次,我可能會去北上廣的學校,現在不是都很流行說“城市比學校更重要”嗎?我現在在北京工作,大城市無論是機會還是視野都更有優勢,會覺得當時要是早點來人生可能會不太一樣。

04

“我們學校的層次被拉開之後,未來就會說不上話了,那人生的層次也就被拉開了。”

喻禹,本科金融學,就業一年後辭職準備讀研

在中考結束的那個暑假,我生日的前一天晚上,我爸告訴我他給我報了北京中央民族大學附屬中學的招生考試。當時,民大附中每年都會面向全國的少數民族招生,我是寧夏回族人,正好滿足條件。

我爸媽都在寧夏的大學里當老師,我爸很後悔自己當初沒有走出寧夏,就希望我能早點出去見見世面。

我在寧夏時成績很好,我原本考上的銀川一中,是寧夏最好的高中,我的同學大多非常優秀且家境不錯。但寧夏的基礎教育跟其他教育大省比起來是有差距的,民大附中又是根據成績來分班級和宿舍,和我同宿舍的大多也是來自教育基礎薄弱的省份,或是體育、美術特長生。

我在高一那一年幹了很多現在看來很愚蠢的事兒,打架、逃課打球、去網吧等等。一直到高三上的期末結束,所有海澱區的學校有一個聯考,我考到了全班倒數。那時候我開始緊張,我來北京是不是來錯了?我寧夏的朋友都覺得我來了北京是在向前走,但我其實混得很差。

圖源網絡

我從那個寒假開始刷題,成績很快就上來了。北京是在高考前報誌願,當時我提前批的誌願填的是北京某外語院校的法語系,我想要學好法語,然後去法國學做廚子。我跟我媽講過這個想法,我媽媽也很支援,說我要想去就去。

但我那年的高考考得很砸,最後錄了一個二本。我以前在銀川的朋友不少都考上了名校,我們學校的層次被拉開之後,未來就會說不上話了,那人生的層次也就被拉開了,我無法接受這件事。

所以我選擇了複讀,當時我爸媽並不同意,是我自己去了銀川一中找到我初中時的物理老師幫我報上名,還因為跟爸媽賭氣選擇住讀,但其實我家離學校就五分鐘路程。剛開始複讀的時候,我還會做噩夢,夢到我又落榜了,但我銀川的同學老師們都很友善,我成績也不錯,心態就慢慢緩和了。

又一次高考我考上了那所外語院校,但因為那所學校在銀川理科並不招收小語種專業,我最後選擇了國際商學院的金融學。這並不是一個強興趣導向的選擇,更多是出於對院系實力和未來就業趨勢的考量,但也算和我喜歡的語言學沾了點邊。

但因為在高三複讀那一年精神太緊繃了,我到了大學又開始鬆懈。快畢業時我打算考研,目標是上海某財經院線一個體育經濟類的專業,是我非常感興趣的一個方向,但在複習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落下的專業知識太多了,後來基本半放棄了考研。

那時候我也基本錯過了金融機構的春招秋招,後來面試了好幾個大企業的管培生項目,也一直沒能拿到offer。一直到我女朋友的媽媽,給我介紹了杭州一家科技類實體企業的國際銷售工作,我女朋友是杭州人,考慮到對兩個人共同未來的規劃,我也願意去杭州探探路。

圖源網絡

一開始做銷售工作我是很拒絕的,國內的銷售總有一種烏煙瘴氣的感覺,得請客、陪喝酒。好在我的對接對象都是美國客戶,談生意時就開誠布公地談生意,而且一般每季度會有一次去美國出差的機會,能看看外面的世界,我也能用上自己的英語。

但我始終很失落,很不甘心,一是因為從北京到杭州,兩個城市在格局和視野上還是有差距的,二是因為我從一個還算不錯的大學來到了一個普通的企業,以前我和同學們一起討論政治、文化,現在我和同事們很少聊這些更深刻的話題。

年初因為疫情原因,我在家裡待了一個多月,有時間和以前的朋友溝通。我以前的同學們大多都還在讀研,我跟他們聊天時,意識到了繼續深造的過程中確實會接觸到層次更高的東西,眼界會更加的開闊,以後的求職選擇和薪資要求也都會上一個台階。

我在那時候想清楚了我要重新回去讀研。跟父母提了之後,他們都非常支援我,甚至還想要我再讀個博,和他們一樣去高校任職。我申請一所澳洲的學校,選的專業是金融和商業分析,畢業之後應該還是會在金融領域就業。

現在我大學畢業剛滿一年,剛剛辭了職,不出意外地話,將在九月份重新開始求學曆程。

05

“重選專業這個假設沒什麼意思,所有經曆都不會是無意義的。”

Felix,本科專業冷門小語種,現產品運營

不是很願意提高考,我的高三實在是比較糟糕的一年。失眠、情緒動盪,你能想到的我基本都經曆過,最後的結果也不算好,所以還是有些遺憾。

高考誌願原本的計劃是在省內那兩所985選一個,但因為成績和一模二模相比差了不少,這兩所學校最後都上不了。家裡問過我想不想複讀,但一想到要再經曆一次糟糕的高三,我覺得還是算了。

由於分數不高,所以選學校和專業都沒多少主動權,選好學校可能要調劑專業,選熱門專業就要拋棄名校光環,只能從力所能及的範圍里選擇性價比最高的,最後選了外語院校的冷門小語種專業,因為那年各種數據顯示,小語種專業“就業率高”、“錢途好”。

圖源網絡

除了功利上的考慮,還有個原因是因為高考的打擊,我不想再讀數學了,而語言專業不需要讀高數。此外,我的英語成績還可以,對外語雖然談不上熱愛,但也不牴觸,所以這是當時我認為的最好的選擇。

大學過得還是挺充實的,語言是需要實打實去背去讀的東西,不像一些“水”專業。由於課業的壓力,我們大部分時間都在學習,整個氛圍比較勤奮和純粹,去做商業項目和創業的人很少。學校提供了很多選修課,除了報了名的課,我還去旁聽了不少社科、藝術類的課程。回過頭看,那是段很好的時光。

這麼說可能有點裝清高,但我依然覺得大學應該是好好唸書的地方。商業上、職場上的東西沒什麼玄乎的,你進社會以後被錘打幾次就知道怎麼回事了,沒必要急著讓自己“成熟”。

我對專業本身沒什麼意見,不過,大三去做口譯實習的時候,我第一次意識到我可能不想做專業相關的工作。

口譯的基礎是語言能力,但到一定程度後,人情練達更重要。如果想靠做翻譯打開更大的事業,而不只是一個“傳聲筒”的話,人際交往能力才是關鍵。說白了,這是個和人打交道的工作,而我在這方面沒有什麼天賦。

大四時候的選擇就三個:考研、出國留學、找工作。當時也沒有太明確的目標,就一邊準備雅思一邊找工作。找工作的過程還挺順利,因為大三做過一些兼職,跟某互聯網大廠有聯繫,所以直接微信問對方有無用人需求,結果還真有,工作也就有了著落。

互聯網公司在招人方面都不怎麼問出處,除了特定的崗位有專業要求,其他通用崗位基本是來者不拒,只看個人能力。我做的是運營向的工作,同事什麼專業都有,甚至還有學冶煉的……專業對口這件事,在我們部門不存在,畢竟也沒有任何專業叫XX運營。

圖源網絡

有意思的是,互聯網公司是特別看重數據的,隨著工作的深入,數據分析能力變得越來越重要,當年逃避讀數學,現在就得花時間補課。出來混,欠的東西總是要還的。

放棄學了四年的專業是會有點可惜,但換個角度想,如果一輩子就因為這個專業把自己框住了,反而可能會越走越窄。當然,我的同學里也有一直靠本專業工作的,這些年下來,他們的專業能力絕對是沒得說了,我很佩服這類啃硬骨頭的專業人士,但終究還是人各有誌吧。

如果有重新選擇的機會,我應該會更遵從自己的興趣,選一些人文社科類的專業,但這個假設沒什麼意思,所有經曆都不會是無意義的。專業只是大學的一部分,你遇到的朋友、老師,看過的書,經曆的各種人情冷暖,對你人生的影響可能要比專業大得多。

高考是人生很重要的事件,投入再多努力都不為過,但過了就過了,把後面的人生過好更重要。至於你說會不會做關於高考的噩夢?

朋友,工作里比高考可怕的事多了去了。

⇩ 高考後想找份實習?來跟深響聊聊看 ⇩

原標題:《口述親曆:高考是人生理想與現實的第一次交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