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半生,忙著迎合別人,卻丟了所有 | 自我壓抑如何摧毀人
2020年07月05日08:46

原標題:前半生,忙著迎合別人,卻丟了所有 | 自我壓抑如何摧毀人

原創 時差大叔 心理0時差

你喜歡被人叫 “好男孩” 或者 “好女孩” 麼?

大叔最近看了一部短片 《態度娃娃》,女主艾莉就是個始終把微笑掛在臉上的好女孩!

小時候朋友打碎了魚缸,艾莉喜愛的魚死了。艾莉很想哭,想指著朋友的鼻子說 “你賠我魚!”。可她希望展現友好的樣子,得到朋友的喜歡,她不敢表現真實的情緒與想法,只能微笑著說 “沒關係的,真的沒事,我再買一條就可以了。”

從小到大,每次她想把心中的 “不滿”、“憤怒” 表達出來時,她總會想起朋友常常對她說的 “你好棒!”,“真是一個好女孩”,“你人真的太好了!”。於是,她選擇壓抑真實的感受,用微笑面對他人。

長大後,艾莉成了只會微笑的 “態度娃娃”。她固化微笑的臉龐,深受女生的歡迎追捧,她成了矚目的明星。大家都覺得,艾莉真的 “很可愛”!

而可愛的好女孩艾莉,卻從未擁有過真正的愛情和友情!

聯繫喜歡的男生,想要和他見面,對方卻敷衍地拒絕 “我最近工作好忙,之後再聯絡吧!”

悲傷難過時,想約朋友見個面聊聊天。朋友卻覺得她只會傻笑 (沒有態度),沒什麼好見的。

她以為用微笑可以換得所有人的喜歡,但好像到頭來卻失去了所有人,也包括自己。

或許我們並不像艾莉,一輩子保持微笑。但我想我們都有過因害怕衝突,想要討好和迎合別人,選擇壓抑負面情緒與想法的經曆。

比如朋友請自己幫忙,明明很為難,卻微笑著說 “沒問題!”;伴侶的話讓自己很委屈,但怕傷害關係,就把委屈都壓下。

我們壓抑自己是為了保持友好的形象,獲得別人的喜歡,但往往現實中很多 “好女孩” 和 “好男孩”,反而得不到別人的喜歡與在意,這是為什麼?

究竟應該怎麼做,更容易建立深入親密的關係?

01

壓抑情緒如何影響關係?

經常壓抑自己,不表達情緒與感受的人,往往會覺得自己在關係中做出了很多犧牲、付出了許多努力,可為什麼關係往往不滿意呢?

1.壓抑情緒會降低共情能力

耶魯大學的研究人員,抽取了 231 名參與者 ( 女性占 37.1% ),通過兩種方式評估參與者的情緒調節方式:[1]

實驗評估:將參與者分為兩組,同時閱讀誘發負面情緒的文章,一組通過調整思維方式降低消極情緒,提升積極情緒,一組通過壓抑不表達來控制情緒。

自我報告評估:填寫日常 “情緒調節方式” 的報告。

接下來參與者閱讀因心理疾病造成生活困擾高中生的文章,並填寫共情能力的相關問卷。

結果表明,實驗與自我報告當中壓抑情緒的參與者,共情能力 (感受和理解他人情感的能力) 均更弱。

也就是說,對情緒的短期壓抑和長期壓抑,均會降低共情能力,損害關係。

我們可能都會有這樣的經曆,約會的時候,伴侶說了些冒犯的話,或者做了令自己討厭的行為,我們沒表達,而是把情緒壓抑到心中,害怕發生衝突傷害關係。

可衝突並沒有被解決,在和對方交流時,很可能心裡還一直糾結著剛剛的問題,ta 的話自己根本沒聽進去,更體會不到對方想要表達的感情,影響了雙方的互動與情感連接。

很可能一次好好的約會或者聊天,就是因為一些不滿的情緒沒表達,相反一直糾結著而被破壞掉了。

更嚴重的是,如果長期壓抑自己的情緒,可能會降低自己與所有人的情感連接能力。在和別人交流時,可能會感受不到對方想表達的情感,更不知道怎樣去回應。

如果愛人或朋友,在和自己交流時,始終感受不到情緒共鳴,得不到情感上的滿足,又怎麼會想和你建立深入親密的感情呢?

2.沒人會喜歡不真實的朋友

就像艾莉一樣,我們有時不敢表達自己的想法,壓抑自己的情緒,可能是想展示自己的友善美好,得到別人的認可與喜歡。可如果我們一直壓抑自己,和朋友或愛人的關係會怎樣呢?

心理學研究表明,壓抑會使人的內在情感和表達的情感不一致,產生不真實感,從而降低關係滿意度。[2]

榮格曾提出人格面具的概念,他認為為了獲得社會的認可,每個人都往往會公開展示自己好的一面。[3]

《態度娃娃》 艾莉只會微笑的臉龐,可能就是人格面具的藝術化表現。這個面具會讓剛剛接觸的人,覺得特別的可愛美好。而如果始終帶著面具,會讓人覺得不真實,很難親近。

大叔的朋友和她男朋友分手了,兩個人談了一年多的戀愛,可分手後朋友卻很少難過。朋友非常奇怪,她說她感覺自己和任何人都很難產生深刻的情感連接,在一起就在一起了,分開就分開了。

談戀愛時,她男朋友有時也會說,感受不到真實的她,總感覺有種距離感。

朋友給人種感覺,當你遠遠看著她的時候,你覺得她特別完美,就像個女神一般。可當你想走近她時候,總覺得有堵冰牆隔在了她與自己之間。

也許,她的完美只是一種面具,真實的她一直在被壓抑著。

02

如何克服恐懼,表達真實的自己?

為了關係短期的表面和諧,維持自己的良好的形象,我們可能會壓抑自己,而這卻導致了關係無法親密與深入,自己的形象雖完美卻不真實。

在和朋友聊天的時候,他們也覺得要做真實的自己,可感覺太難了,每次想表達的時候總覺得害怕。那我們可以怎麼做,降低恐懼,表達真實的自己呢?

大叔給大家介紹一下理性情緒療法當中的 ABCDE 理論,可能會在想要表達真實自己時,有效降低恐懼。[4]

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經曆?朋友借了你幾百塊錢,到了約好的還錢日期,對方卻對還錢隻字不提。

打開對方的微信,輸入 “XXX,那個錢,能不能還了呀”。很想點擊發送,可最終還是把輸入的文字刪除了。

首先我們一起分析下,看一看這其中有著怎樣的情緒與想法,也就是理性情緒療法當中的 ABC 。

A(aversive) 是指誘發不良情緒的事件。在這裏便是朋友借錢不還,想要讓朋友還錢。

B (belief) 是指遇到事件後,導致產生負面情緒的想法。當把還錢的文字敲在輸入框內的時候,可能會感覺到焦慮與恐懼。

以前我們可能感受到焦慮與恐懼,就把 “還錢” 的文字刪除了。以後,我們可以多做一件事,看看情緒產生時,頭腦里的想法是什麼?

可能是 “ta 會不會覺得我很摳呀?”,“我們的關係會不會因此而破裂呢?”,“ta 會不會不高興呀” ……

一般來說,往往會有三種形式的非理性思維,影響著我們的情緒:

必須化:我一定不能讓別人不開心、我必須保持友善 ……

標籤化:和朋友發生衝突我就不友善,要求朋友還錢我就不講義氣 ……

誇張化:被拒絕就意味著我不被喜歡,惹朋友不開心關係就會破裂 ……

C (consquence)是指負面情緒產生的後果。因焦慮恐懼沒有表達,避免了可能發生的衝突,可正如我們剛剛分析的那樣,對關係的長期發展很可能造成不利的影響。

接下來,通過D(dispute:反駁)B 中非理性的思維,獲得新的理性認知 (E),降低恐懼情緒。

比如不敢向朋友表達 “要 ta 還錢” 這個想法,我們可以從下面 3 個角度來反駁 (自我質疑與回答):

以現實為基礎提問(D):有什麼證據能證明我表達 “還錢” ta 就會不開心呢?又有什麼證據能證明 ta 不開心,我們的關係就會破裂呢?

可能的回答(E):對方不一定會不開心,可能就是忘了還而已;即使對方不開心,也不一定會影響我們的關係,長期關係里怎麼可能會沒有不開心的時候呢;ta 要是真因為這件事不開心,而選擇和我斷絕關係,那這樣的關係還有維持的必要麼 ……

以邏輯為基礎提問(D):和朋友發生衝突我就是不友善的麼?要求朋友還錢我就摳麼,我就不夠義氣麼?

可能的回答(E):不是的,我只是在通過 “衝突” 的方式解決矛盾,其它時候我還是真誠對待朋友的。要求朋友還錢,是我的權利,並不能說明我不是一個很好的朋友

從實用角度提問(D):我真的絕不能讓別人不開心麼?我必須要在時時刻刻保持友善麼?

可能的回答(E):如果我繼續保持 “絕不能讓人開心”、“時刻保持友善” 的信念,我會壓抑自己,讓自己痛苦,同時不利於關係的長期發展。所以我可以讓朋友不開心,也無需時刻保持友善。

通過以上的提問與回答,你的恐懼感有沒有降低一些呢?在想表達真實的自己卻不敢時,我們可以通過 ABCDE 情緒療法的方式,來剔除頭腦里的非理性思維,更換成更理性的認知,可能就會有效降低恐懼。

寫在最後

大叔曾經也不敢真實表達自己,剛上大學的時候,在同學面前我幾乎沒說過一個 “不” 字。

第一次拒絕別人,在手機上打出 “我時間不方便” 的時候,我的手是顫抖的。當逼迫自己發送完,我長長地吐了一口氣,覺得特別爽!

沒有任何方法,能將真實表達的恐懼一下子徹底消除。表達真實的自己,往往需要帶著焦慮與恐懼,勇敢地做出嚐試,在反複的練習中,養成真實表達的習慣。

慢慢的你會發現:真實表達自己並沒有那麼可怕,朋友大多都能理解。更重要的是,你將生活得更舒暢自由,與朋友愛人的關係會更親密與深入!

最後,大叔請你思考一個問題:關係短期的表面和諧與長期的深入親密,你想選哪一個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