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被騙 法院為何沒認出來“老乾媽”的合同是假的?
2020年07月05日01:04

原標題:騰訊被騙 法院為何沒認出來“老乾媽”的合同是假的?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騰訊起訴老乾媽事件再起波瀾。

  7月1日,貴陽市公安局雙龍分局發佈通報稱,經初步查明,三名犯罪嫌疑人為獲取騰訊公司在推廣活動中配套贈送的網絡遊戲禮包碼倒賣,冒充老乾媽工作人員與騰訊公司簽訂合作協議,涉嫌犯罪已被刑事拘留。

  此前,騰訊訴老乾媽服務合同糾紛一案中,廣東深圳南山區人民法院曾裁定查封、凍結老乾媽1624萬元財產,引發網友熱議。

  若該案屬刑事案件,法院應移交公安機關

  中國裁判文書網的文書顯示,原告騰訊向深圳南山區法院提出財產保全申請,請求查封、凍結被告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銷售有限公司、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名下價值人民幣1624萬元的財產,新疆前海聯合財產保險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人保財險深圳分公司為本案的財產保險提供信用擔保。

  廣東深圳南山區人民法院認為,原告的申請符合法律規定,裁定查封、凍結被告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銷售有限公司、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名下價值1624萬元的銀行存款,或查封、扣押等值的其他財產。

  北京盈科(天津)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正鑫介紹,南山區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書裁定保全老乾媽公司1624萬財產,並不意味著騰訊已經勝訴。財產保全裁定與案件勝訴是兩碼事,申請財產保全只要具有一定的事實基礎,提供擔保,法院就必須及時作出裁定。騰訊已經提交了相應擔保,南山法院作出保全裁定無可厚非。

  《民事訴訟法》第一百條第一款規定:人民法院對於可能因當事人一方的行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決難以執行或者造成當事人其他損害的案件,根據對方當事人的申請,可以裁定對其財產進行保全、責令其作出一定行為或者禁止其作出一定行為。第三款則規定:人民法院接受申請後,對情況緊急的,必須在四十八小時內作出裁定;裁定採取保全措施的,應當立即開始執行。

  張正鑫認為,騰訊申請保全老乾媽1000多萬元的財產,且提供了擔保,屬於情況緊急,因此南山區人民法院必須及時作出裁定。

  那麼,貴州警方介入並立案偵查後,南山法院作出的裁定是否還有效?

  張正鑫介紹說,《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一條規定:人民法院作為經濟糾紛受理的案件,經審理認為不屬經濟糾紛案件而有經濟犯罪嫌疑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將有關材料移送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也就是說,老乾媽刑事報案成功,且該經濟糾紛確屬刑事案件的,南山法院則應裁定駁回騰訊起訴,將有關材料移送至公安機關。”

  “這個案件估計騰訊會撤訴,除非這個案件中間還有其他細節。因為刑事立案偵查階段,許多問題尚未明確。比如,這三個人是否原來就是老乾媽員工,之前代表老乾媽和騰訊有過往來等。騰訊如果之前知道被騙了,肯定不會起訴。後續要賬肯定也是向騙子要。”張正鑫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說。

  騰訊勝訴率雖高,但也走過麥城

  此前,因騰訊屢屢在南山法院起訴並勝訴,被網友戲稱為“南山必勝客”。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查詢中國裁判文書網,結果顯示,在南山區法院正式判決的案件中,與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有關的案件4533起。《中國經濟週刊》隨機瀏覽發現,不少騰訊方面為被告的案件,原告最終撤訴。

  例如,在搜索結果的前10條中,有8條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為被告,且原告均申請撤訴,法院裁定撤訴符合規定。

  與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常一起出現在原/被告席的騰訊科技,則更有代表性。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中國裁判文書網收錄了南山區法院2016年至今騰訊科技為原/被告的案件,共61起。其中,騰訊科技為原告的案件55起,為被告的6起,騰訊科技方面基本都勝訴了。此外,南山區法院與騰訊科技有關的裁定書亦有397起。

  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在騰訊科技、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為原告的案件中,被告方不乏熊貓互娛、英雄互娛、阿里文創等知名公司。其中,尤以騰訊和阿里就音樂著作權糾紛的案件數量最多,涉案金額最大。經初步統計,自2016年至今,騰訊科技、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在南山法院起訴阿里文創的案件不少於18起,法院判決阿里文創應付的賠償金額不少於2363.1萬元。

  不過,騰訊的法務團隊雖然實力強大,但也有敗走麥城之時。

  2019年2月,IT之家網站發表文章《做社交,騰訊逼的》,騰訊公司認為此文不少內容存在構成詆毀行為,隨後向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請求判令IT之家在其註冊或運營的IT之家等媒體渠道持續30日刊登致歉聲明,賠償騰訊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300萬元。

  被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敗訴後,IT之家向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IT之家發表的評論依據的論據均系權威媒體的相關報導,沒有編造、傳播虛假信息和誤導性信息,其僅是針對騰訊公司的經營行為作出了正當性評論,雖然有些用語過於犀利,但仍屬於評論的範圍,不會誤導公眾。2020年5月14日,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撤銷一審判決,駁回騰訊公司訴訟請求。

  對於騰訊“南山必勝客”的稱號,張正鑫認為,任何一個案件都有敗訴的可能,即使是在騰訊在南山法院提起的訴訟,也不能達到100%勝訴,法院作出判決,必須以事實為基礎,以法律為準繩。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周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