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學子特殊的畢業季 有碩士生回家種地創業
2020年07月05日22:58

原標題:農業學子特殊的畢業季 有碩士生回家種地創業

新京報訊(記者 耿子葉)步入7月份,除了迎來高考,還有一批高校學子要和校園道別了。今年註定是一個特殊的畢業季,可以用“匆忙”來形容,最後一個學期僅僅只有5天的在校時間。但是,也有農業學子的畢業季得用“忙”來形容,作為南京農業大學植保專業碩士畢業生,程旭目前已經自主創業,在襄陽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當畢業季遇上了農忙季,他忙得都沒有時間看書。與今年就業嚴峻的大形勢不同,農業學子似乎對此感受並不深刻,從春播到夏收,養活十幾億中國人口的農業一刻也沒有停歇。在這個畢業季,農業學子們有什麼特殊的故事,對這片土地又有什麼樣的感情?新京報記者採訪了中國農業大學、南京農業大學、華中農業大學的畢業生,聽聽他們的畢業故事。

和農業設施拍的畢業照。受訪者供圖

研究生畢業後堅持回家種地

7月3日晚9點,中國農業大學農學院碩士畢業生陳代濤,在線上進行了碩士論文預答辯。而在兩天后,正式畢業答辯通過後,陳代濤的碩士生涯就結束了。

“畢業後回家種地。”讀完碩士研究生,陳代濤依然堅持自己最初的選擇。

早在本科畢業的時候,陳代濤就向父母表達了自己要回家種地的想法。沒想到,遭到了家裡的強烈的反對,“供你讀書不是為了讓你回來種地。”不理解他的除了父母,還有街坊鄰居,“村里人會怎麼看你,大學生回來種地了?”

回家種果樹的陳代濤。受訪者供圖

陳代濤回家創業的想法,來源於本科的一次果樹栽培學課程。當時,老師講到在陳代濤的家鄉山東,由於成熟度不夠提前採摘,蘋果的口感打了折扣,吃起來不太理想。為了彌補家鄉蘋果的“遺憾”,陳代濤那時候就有一個想法,想回家“折騰”果園。

不過,當時本科畢業的他拗不過父母,還是選擇了繼續升學。在研一那年,陳代濤就在自家的20畝果園開始試驗了。他引進了新的種植理念,首先嚐試的就是延遲蘋果的採摘時間——把收穫期推遲到霜降之後,蘋果的口感果然變好了。

第一年蘋果收穫後,陳代濤和家人載著果實到萊陽市區賣。有一對退休的老職工買了蘋果之後,還特意向他們打聽了果園地址。本以為只是隨便的一句閑聊,沒想到去年冬天,這對夫婦騎著三輪車走了20多里路,特意來到了葉家泊村,找陳代濤買蘋果。“看到自己種的蘋果得到了大家的認可,我特別感動,這也是我堅持想做農業的原因之一。”

在上研究生期間,陳代濤就開始創業,就從20畝果園做起。實現了營利之後,不滿足的他又將種植面積增加到了40畝。今年是他創業的第三年,陳代濤流轉了60畝地,種植蘋果、梨、櫻桃和無花果。對於果園的未來,這位畢業生很有想法,明年將把種植規模將擴大至80畝,並且還想再開闢20畝地嚐試有機種植。

梨樹方向正好與自己的專業對口

然而,對於孟雪來說,這個畢業季來得太匆忙了,辦理離校手續、收拾行李,最後一個學期的在校時間被壓縮到只有5天。“遺憾還是有的,本來想趁著最後一學期,好好逛一逛南京,和同學們拍一些照片留念,但都沒來得及。”

早在6月中旬,孟雪就讀的南京農業大學就為4139名本科生和2947名研究生通過網絡直播的方式,舉辦了一場特殊的畢業典禮。作為農學專業本科畢業生的孟雪,在遼寧老家從雲端參與了這場典禮,並且全程都錄了下來,“也是給自己留了個念想”。

一樣通過線上直播觀看畢業典禮的,還有園藝學院畢業研究生郝紫微。由於疫情暴發後一度不能返校,郝紫微曾擔心自己的畢業受影響。不過,在這個超長假期里,郝紫微並沒有閑著,而是在家登錄學校資源庫查閱資料、寫畢業論文、線上答辯,終於在6月底,順利“雲”畢業。

郝紫微將繼續從事果樹研究。受訪者供圖

由於提前做好了準備,已經找到工作的郝紫微即將步入工作崗位。從本科升入研究生後,她就確定了要進行果樹研究,在具體的細化上又選擇了梨樹。去年秋天,郝紫微瞭解到淮安市園藝技術服務站招聘的技術推廣有梨樹方向,與自己的專業又正好對口。

順利通過面試之後,郝紫微的工作算是有了著落。她笑笑說,這份工作除了離山西老家遠一點,剩下的還都挺滿意,接下來的時間就要繼續在校所學,將梨樹的研究“進行到底”了。

在校學的田間管理有了用武之地

在許多人看來,農業從業者依舊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低收入群體。但實際上,這一代成長起來的農業學子,在具備科技知識和豐富的實踐經驗之後,並不那麼“簡單”了。雖然今年在疫情的影響下,就業形勢並不那麼樂觀,但是就在不久前,不少房企都加入到“養豬”行業,高薪招聘“養豬員”,讓相關專業越來越為大家所熟知,越來越多的優質崗位,正在向學農業的畢業生拋出橄欖枝。

早在3月份,孟雪就通過線上面試拿到了一家上市公司的錄用通知,而她的工作即將與生豬生產間接有所關聯——主要會參與到沼液和廢氣處理環節。說起這份工作,她告訴新京報記者,除了工作內容和所學知識有契合之處,在校時學的田間管理、栽培育種等專業技能也有了用武之地。

孟雪和同學們一起插秧。受訪者供圖

作為東北女生的孟雪,在南京學習生活了四年之後愛上了這裏,這次特意把工作地點選在了江蘇。由於疫情的關係,公司對新入職的員工統一進行的培訓改為線上,經過學習之後,孟雪也對自己即將入職的公司有了新的認知,“咱們國家的豬肉需求量很大,目前豬肉價格仍處於高位,能間接參與到生豬生產這一環,對我自己來說也挺有意義的。”

同樣覺得有意義的還有趙澤宇,早在四年前剛剛入校時,他就對學農業有了明確的認知,“農業是大有前途的”。經過四年的專業學習,他越來越堅信自己最初的想法,感覺農業“未來可期”。

畢業季巡展現代農業裝備

同樣暢想未來的,還有再次回到學校,給自己大學時光畫上圓滿句號的華中農業大學的畢業生們。6月23日,能夠回校進行這樣一場來之不易的畢業典禮,同學們都很珍惜這次短暫的相聚。

還能和往常一樣,回到獅子山下聽老師們勉勵未來,本科畢業生黃江山告訴新京報記者,這是一種莫大的幸福。而農業院校的畢業季更特別的意義在於,還會展示更多農業領域接地氣的科研成果,高校師生的研究最終會作用於農作物生產和農副產品,提高了產量,優化了品種。

華中農大的畢業季還在進行著一場現代農業裝備的“硬核”巡展,透露出現代農業裝備的成果和階段性成就。近距離接觸了這些高新農業設備,黃江山忍不住讚歎,這些現代化設備“超酷”,令他印象最深刻的當屬工學院展出的機械,完美涵蓋了油菜機械化生產全環節和全過程。

黃江山回到學校參加畢業典禮。受訪者供圖

本身就是學植物科學與技術專業的黃江山,對油菜花相當瞭解。他的畢業設計題目就是研究施肥量和種植密度對油菜花產量的影響。黃江山告訴新京報記者,當自己和團隊的研究真正作用於農業生產,並且能對農民生產帶來實際的指導意義時,能感受到學農帶來的實實在在的成就感。

為了延續這份成就感,黃江山去年9月就在牧原集團的宣講會上投遞了自己的簡曆,經過初試、複試,前後一個星期,就確定了錄用。今年7月12日,黃江山將正式入職,成為一名農藝師,主要從事農作物性狀研究等工作。

當畢業季遇上農忙季

和農業相關的不只有種植,農村人文環境也是研究的廣闊領域。而趙澤宇在校攻讀的就是農村區域發展專業,6月的最後一天,在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雲畢業典禮上,趙澤宇作為畢業學生代表進行了發言。

就讀四年來,趙澤宇沒少去農村調研,他把這些基層的體驗比作母校給自己的一份禮物。“10次走訪調研,到過全國7個省市、12個鄉村。”對於趙澤宇來說,這些去村子裡的走訪調研是“帶著任務”去的,要把理論知識和實踐相結合,給當地發展找到切實有效的可操作方案。

趙澤宇和同學們在橫嶺村進行社會實踐。受訪者供圖

2019年4月,趙澤宇和班上的20多位同學一起在張家口橫嶺村實踐調研了4天。經過分組走訪,大家共同寫出了《橫嶺村社區發展規劃》。其中,針對村民看病難的問題,他們提出了遠程醫療服務項目、鄉親互助送醫小組的解決辦法,還提供了可選的遠程醫療服務平台,整理出了醫療私家車車主的聯繫表。而這份立足解決實際問題的行動方案,也為當地政府提供了有價值的參考。

趙澤宇說,如果沒有疫情,這個假期他還會到村里去。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他只能換一種方式充實自己,留在學校多看看書,為攻讀研究生做提前的準備。

然而,程旭和趙澤宇不同,今年春夏兩季格外忙,幾乎都沒有看書的時間。尤其是自己的畢業季遇上了農忙季,程旭的狀態只有一個字——“忙”。

作為南京農業大學植保專業的碩士畢業生,程旭已經開始了創業,在襄陽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主要從事推廣有機種植循環體系。得益於創業積累的實踐經驗,他的畢業論文也是在此基礎上完成。之前,程旭忙著嚐試瓜稻蝦菇有機種植,最近他在忙著水稻栽植。雖然還是個小團隊,他們的業務已經拓展到了全國多個地方,今後還會更“忙”。

疫情帶來的新思考

忙的不只有程旭,還有回家創業種地的陳代濤。不同於疫情讓很多人的工作計劃擱淺乃至停擺,陳代濤卻說,“這次疫情推了我一把”。

由於疫情期間,山東老家的村子進行封閉管理,線下銷售的渠道受阻。陳代濤通過網店和電商平台拓展了渠道,順利把果園的農產品賣了出去。

在外求學多年的陳代濤把自己的所學和先進的生產理念、新的銷售方式,加上年輕人敢闖敢拚的創新精神,全都融入到果園的生產中。他自己總結道,“有知識,有技術,還有新觀念,這對農業創業來說很關鍵。”

如今,看到“研究生回來種地就是不一樣”,陳代濤的父母也認可了兒子回家種地。村民們也漸漸發現,這個從城里回來的研究生給村子帶來不少新的變化。

新的變化不只發生在村里,也發生在方方面面,在疫情的影響之下,人們對於糧食和蔬菜的關心程度大幅提高,對於如何滿足中國十幾億人口的溫飽問題,農業學子們更想把自己的所學轉化成實實在在的社會價值和經濟價值。

南京農業大學知名校友陳希,在雲畢業典禮上激勵畢業生:疫情當前,人類面臨的糧食安全問題、食品安全危機,是南農人優先的使命,它是國家安全和全人類發展的基石。這不是一個普通的時代,世界需要你們每一個人,做好迎接前方挑戰的準備。

疫情暴發後,不少人搶購大米糧食,黃江山和家人卻沒有囤糧。他說,能如此淡定地面對突髮狀況,還是因為“心裡有數”,“農業師生本身就會參與到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的工作中去,不管是做實驗、寫論文還是種試驗田,我們最終的目的都是讓農產品高產高質高效。”

“糧食穩則天下安。中國在疫情期間沒有出現糧食安全問題,這本身也是一個值得研究的課題。”預習研究生課程時,趙澤宇就通讀了1982年至2020年的中央一號文件,並且據此寫了一篇論文。在論文里,他表達了自己對中國保障糧食供應的思考:“中國一以貫之的重農政策為糧食安全奠定了基礎,小農經濟和國家力量的配比優勢得到一定的體現。”

新京報記者 耿子葉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李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