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報:鵝廠的瓜,特別老乾媽
2020年07月05日10:01

  原標題:鵝廠的瓜,特別老乾媽

  來源:北京青年報

  複述“逗鵝冤”的故事前,容我先笑一會兒。

  極簡版故事梗概差不多是這樣:騰訊說,老乾媽欠我1600多萬廣告費,已起訴,已申請訴訟保全;老乾媽回覆,不,我沒有,沒跟你簽過廣告協議,已報警;貴陽警方接上後續,破案了,是三個騙子,偽造老乾媽公章、冒充老乾媽市場部,和騰訊簽了合作協議,目的是騙取騰訊的遊戲禮包碼;騰訊大哭崩潰,我吃了假的辣椒醬,我就是個憨憨。

  追蹤劇情的整個過程里,我彷彿魯豫附體,“我不信”。

  騰訊身為互聯網巨頭,跟另一家知名企業談千萬級別的合作,就憑一枚公章?前後張羅了半年多,又是做軟硬植入又是推出聯名禮盒。2019年8月,涉及的騰訊遊戲QQ飛車辦比賽,宣傳時還號稱“老乾媽”本人會現身現場,當然最後不了了之。合著這一切都是給三個小嘍囉耍了?企鵝不要面子的嗎。

  那三位也是。就算遊戲禮包能掙錢,頂著事情敗露被抓被判的風險、一絲不苟搞得像模像樣,我都想為騙子的“職業道德”點個讚了。

  老乾媽像個旁觀者,和辣醬瓶上的陶女士頭像一樣鎮定。綜合媒體的信息,騰訊3月起訴,4月下旬法院裁定訴訟保全,老乾媽聲稱6月10日才收到裁定書,似乎之前他們對這起糾紛一無所知。是法院辦事兒太悠哉了,還是老乾媽過於淡定?我這樣不玩遊戲也不吃辣椒醬的人沒聽說過這番跨界營銷也就罷了,老乾媽雖說確實不熱衷做廣告,可向來重視打假,商標被人用了,竟毫無察覺?

  該不是捲進風波的各方都是“憨憨”吧?實在讓人難以置信。我和一個律師朋友討論了很久這件事,他分析案子可能往哪兒走,越說越興奮:疑點太多,風雲莫測。

  老乾媽這個企業在如今的市場上很特立獨行。不上市,不愛做廣告,不主動擁抱互聯網,頗有些前工業時代的感覺。土味足,但能自洽。鵝廠這個瓜,卻不像是現代互聯網企業會出鬧出的事兒,反倒很“老乾媽”。

  騰訊這樣的大企業,內部流程大多複雜繁瑣。聯名推廣是一個持續而完整的合作過程,紕漏這麼大,每一個具體的環節都毫無破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財經》在一篇報導中援引了“騰訊內部人士”的說法,大品牌很少砸真金白銀搞聯名合作,千萬大單簡直是天降餡餅;和“老乾媽”合作的過程中,也有諸多異常之處,但大家似乎都一一忽略了。“你以為已經層層把關,建立了牢固的架構體系,但外力輕輕一推,可能就倒了。”

  這幾天相信許多老北京在熱鬧吃瓜的同時,也關注到了牛街寶記豆汁店的迷惑行為。群眾舉報,寶記疑似接空調冷凝水和麵。西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調查後,封存了現場賸餘的包子和籠屜並立案調查。初步結論說,冷凝水倒沒拿去和麵,而是被用來熱了包子。寶記店如其名,做豆汁起家,店裡賣的包子不是自己做的,而是成品購入。沒那麼驚悚,卻也夠瘮人的。

  仔細想想,這事兒也夠難以置信。老字號這麼“會過”麼?老北京最講“有里有面”,對老字號而言,花哨活兒可以不耍,產品品質卻馬虎不得,更別說基本的衛生安全保證了,不然可是要砸招牌的。老字號也不要面子的嗎?

  一個是時代潮頭上的互聯網企業,一個是守著傳統經營模式的老字號,相繼“人設崩塌”,其中有啥隱秘的聯繫呢?

  大企業重視流程,依賴製度規避風險。但同時現代企業製度有異化人的一面,用那位“騰訊人士”的話說,“當你是一顆螺絲釘的時候,你不會去深究這件事到底合不合理”。傳統小店靠口碑安身立命,但熟人社會的那一套監督約束,如今幾近瓦解。說寶記利益熏心倒不至於,但體面二字,恐怕已經失去了它應有的份量。

  大廠團隊不靠譜起來宛若草台班子,老字號犯起諢來堪比小作坊。其中滋味,也是特別老乾媽,火辣辣直捅公共生活痛處。

  為奇聞尋找完整的、合乎理性的解釋很可能是徒勞。譬如那三個騙子圖啥,為啥他們偏偏盯上老乾媽,寶記的老闆夥計圖的又是啥。你我不大可能和騰訊這樁官司扯上密切關係,估計也沒多少人特地跑去豆汁店買包子,可恐怕你很難只是單純地吃個瓜。儘可能地揭示實情,修補缺失之處,大家才不至於對社會能否健康運轉信心動搖。碰上個“辣瓜”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基本的常識和底線都不靈光了,同樣可怕的是免疫功能悉數失靈,輕易就“嗆倒”。

  別裝憨,辣椒醬會不香的。(文/張靜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