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歌曲評論,尬到將軍都瘋了
2020年07月04日15:08

原標題:古風歌曲評論,尬到將軍都瘋了

原創 上流工作室 網易上流

作者 | 李諾米

編輯 | 豌豆

當週董的《Mojito》再次宣告了誰才是音樂圈真正的頂流時,還是有很多人,在分享朋友圈的同時,懷念他做到極致的那些中國古風歌,以及方文山極具韻味的詞。

畢竟,曾經滄海難為水。

現在網絡上的古風歌,旋律好些的多半直接挪自日本輕音樂,而歌詞,是真的讓人讀不懂。

而比歌詞還看不懂的,是評論區里五花八門的古風小作文。

△莫笑農家臘酒渾,雞是你,豚也是你

聽歌要看評論區,曾一度是欣賞音樂的預設法則,但這並不包括看不懂古風歌詞想在評論區尋找解讀的朋友們。

點開後,你首先看到的,可能是古風迷們自發進行的微武俠小說片段大接龍。

△這兒位兒遊兒俠兒是北兒京兒人兒?

動輒一二百字起步的小說,儘管文采很像是那麼回事兒,仔細研讀還挺有懸疑感,但對習慣了一目十行的衝浪網友來說,有點工程量太大(太長不看啦)。

曾經製霸90後青春的疼痛文學,終究沒有失傳,改頭換面變成了古風疼痛文學。創作者們深得郭敬明與饒雪漫的真傳,在古風的背景下依然講究明媚的憂傷,不光甜到憂傷,還痛到要拔刀相向。

那什麼,咱就是談個戀愛而已,沒必要捅來捅去弄這麼血腥昂,弄髒了地板,清潔阿姨也該拔刀了。

古風疼痛體的時間跨度極長,幾十年不在話下。寥寥數語,富家小姐與戰場將軍的恩怨情仇展現得淋漓盡致。

在古風疼痛文學里,公主和將軍的命運永遠是固定的:一個嫁了別人,一個戰死沙場,總是被命運捉弄,悲劇收尾。

最繾綣的是“陰陽兩隔”的橋段,開頭先用“愛情的力量改變一切”的勵誌人生來鋪墊,後面是“庭有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現已亭亭如蓋矣”的靈活化用,看來語文確實學得不錯。

有些故事還特別善用第三人稱,借他人之口,描述畫面,要比直接的陳述高級得多。

男兒有淚不輕彈,何況他已傻又癡。

古風疼痛體的弊病相信各位也看出來了,一是文字半文半白,讀著繞口;二是情節太擰巴,看多了容易被悲傷的情緒感染。

這時候,直白的語C對話體小說就很用了。

它摒除了疼痛體的大量鋪陳,鮮少細節描寫,像是QQ聊天的複製黏貼,直接在一問一答間展開情節,往往在對話裡藏有妙不可言的玄機。

此外,評論區還衍生出了一類受眾頗多的敘事流派:閨房戲子體。

特點依然是極為扭捏,全文用第一人稱敘事,我不是我,而是小女子,你也不是你,而是公子或者先生。

先生我不愛我?那算了,小女子就見一個愛一個。

儘管背景是古代的,但創作者們,顯然更欣賞的是隨性的新時代亦舒價值觀,正經閨房小姐不要當,要當那“擅長以色侍人”的青樓女子,在情場肆意瀟灑。

這位作者想必飽經滄桑吧,那句“短暫而又真心”不禁讓人咯噔又咯噔。

如果經曆過短篇小說的洗禮仍然耳聰目明,恭喜你,可以成功晉級,接著欣賞評論區的另外兩大文學形式:微型散文與新體詩歌。

所謂微型散文,也可以直接理解為朋友圈文案或者QQ空間說說,特點是一定要用很短的句子來表達出誇張的情緒。

至於邏輯,真的可以不用管。

這段話大概是想表達,說出我愛你,難過做軍閥和去起義,雖然沒人能搞懂這三件事有什麼關聯。

如果微型散文的文字對仗工整些,結尾還押上了韻,就可以歸為新體詩歌的範疇。

古體詩詞的特點是語句簡練,內容凝縮,而評論區新體詩歌的特點則是一句話掰成十句說,但你一句也看不懂。

看著花里胡哨,但撰寫的難度卻比短篇小說低了不少。因為,這兩類評論言之無物,沒有實際情節,所有的詞彙都可以排列組合重新洗牌。

為此,上流君特意整理出這份古風評論編寫指南,希望大家仔細研讀,認真練習,也可以儘早上個熱評。

首先,要善於運用繾綣的辭藻。

這點就可以向TVB學習,多用成語或者偽成語,話要四個字四個字地說。

其次,要靈活掌握修辭的搭配使用。

本圖中的文字共三行,但巧妙地運用了多種修辭方式,可以稱得上是教科書級的評論(都是考點啊同學們)。

“亂糟糟的世界”與“干乾淨淨的你”形成鮮明的對比,作者拉踩行為的實質是襯托“你”的純潔無瑕。

後面又用了誇張和比喻的方式,來形容你是我心上的日月光輝。比起平白直述的“我愛你”,這句話更像是詩人界的王家衛作出了《重慶森林》般的詮釋。

當然,光用修辭還不夠。也要注意借鑒亦舒、倪匡等香港作家的寫作方法論,多用空行。

他們是為了稿費,我們是為了高級感。

你看,就連搞笑文案用上空行後也顯得很高端。

但這並不是普通的搞笑文案。正所謂,喜劇的核心往往是悲劇,這裏的電飯鍋明顯不是實物,而是意象。

我們來看前面的電瓶車、寶馬,兩種出行方式的對比除了透露出作者的清貧之外,也在為後文進行鋪墊。

寶馬並不貴,卻象徵著奢侈的日子,而電飯煲雖然便宜,一頓也離不了。你的離開,不僅是拿走了電飯煲,還拿走了我所有的生活構想,和活下去的勇氣。

看似是在嬉皮,實則是哀到極致。不得不感慨,作者的構思之驚奇,創意之巧妙啊。

當然,不分行,那就遠遠沒有這樣的效果,因為你一眼就能看到後面的文字,心裡也就沒有這樣大的落差。

如果是進行詩歌創作,空行就更能表現出文本的對仗了。

看多工整,誰都不會注意到沒幾個壓上韻。

最後,就是慎用標點符號。

原因很簡單,文言文那都是沒有標點的。就算用,也別全用對,挑著用。

標點都用錯了,恰好可以感受到作者在寫下這段情深意切的小故事時已不能自已。

細看,“他先是笑道”,“後又是苦笑道”,詞語的重複中多了個字,可見人物的心情遞進層次。

再看,冷冷的笑了一聲,為何不用“地”,而是“的”?

眾所周知,“的”是用來修飾名詞的,這裏的笑,並不表示順勢而生的動作,而是始終掛在臉上.側面說明,孟婆作為一位長者對此已經司空見慣,更加襯托出了男主的情深義重。

最後,結尾反過來的引號,注意那不是什麼使用錯誤,而是以此來暗示讀者,全文未完,讓讀者意猶未盡的同時繼續吸引注意力。

如果實在編不出來了,也沒關係,適當借用兩句假語錄。倉央嘉措、宮崎駿、張愛玲,都是被碰瓷的老人了,隨便用。

反正,沒人看得出來。就算看出來了也沒關係,咳咳,這裏送上被戳穿後的現場教學。

實際上,評論區的矯情文字,在什麼類型的歌曲下都有。高考打氣、生病安慰、表白鼓勵、暗戀被拒、知乎段子,可以說包圓了評論區。然而,為什麼古風歌曲下面的畫風尤其獨特?

這就要從古風開始說起了。無論是近兩年井噴式拍攝的古裝電視劇,還是短視頻軟件上的古風配樂,都在潛移默化中加深著很多人的古風情結。

多少人厭倦了枯燥的日子,也想像小說里一夜夢迴大唐,或者穿越到架空的朝代,在不同的時空體驗另一種人生。

《逍遙歎》里一句“昔日伊人耳邊話,已和潮水向東流”,既是心情的真實寫照,也能勾起我們對仙俠情結的憧憬,對過往記憶的回顧。

深夜聽歌時,情緒更容易氾濫。碼好字又刪除,接著又重新編輯,已成為每個聽歌人的日常。

抒發情感無可厚非,怕就怕徒有其表的偽古風文學,文字乍一看很華麗,但不能細究它的意義,因為真的沒什麼意義,只是為了押韻。

有人也許還記得《青花瓷》里“簾外芭蕉惹驟雨,門環惹銅綠,而我路過那江南小鎮惹了你”中三個“惹”字的連環妙用,前面是寫細雨濛濛中,動景與靜景的結合,後面話鋒一轉,在良辰美景里遇到了你。

現在的聽眾,只能被迫接受《離人愁》里驢唇不對馬嘴,水平沒到初中的“今兩股癢癢,今人比枯葉瘦花黃”。

沒人知道大腿為什麼要癢,也沒人知道大腿癢與瘦花變黃有什麼關係。

乍一看,這兩句歌詞都用了古風素材里常見的意象,整體風格文白參半,但前者的芭蕉惹驟雨,是雨打芭蕉的巧妙化用,而後者的枯葉瘦花黃,是對“人比黃花瘦”的押韻式歪解。

被這樣的塑料古風語言影響,很多人的審美水平,是在呈陡坡式下降的。

△當代奇觀之古風愛好者批評曹雪芹現代感太強

無論是歌詞還是評論的寫作者,都值得擁有更獨特的表達方式。

深夜在評論區辛苦碼好幾百字,改了好幾遍,結果別人注意到的,卻是錯漏百出的語法和遣詞,絲毫沒有對情感產生任何的共鳴,這對創作者來說,無疑是一種悲哀。

原標題:《古風歌曲評論,尬到將軍都瘋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