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8年進攻排第1!新世紀最強發動機非他莫屬
2020年07月04日10:28

  今天繼續考古。

  在開始之前,先問你一個問題。

  有這樣一名球員,他身高1米9,體重88公斤,白人,對抗弱,患有先天性的脊椎前移,運動能力不佳,從未在正式比賽中完成過入樽,你覺得他是否有能力在NBA立足呢?

  先思考3秒,然後我們繼續,3,2,1……

  OK,提問結束。

  上面所講的這名球員,就是拿殊。

  結果我們都是知道的了。他不僅做到了在NBA立足,而且還將自己塑造成了一位極富傳奇色彩的超級明星。18年的職業生涯,8次入選全明星,2次捧起MVP獎盃,5次當選助攻王,還送出了NBA歷史第3多的10335次助攻。

  作為一支球隊進攻的驅動器,拿殊存在的價值是肉眼可見的。

  從小牛重返太陽的第一個賽季,拿殊就將球隊的戰績從前一個賽季的29勝直線拉升到了62勝,在多贏了33場的同時,也將當時的鳳凰城太陽推上了聯盟第一。

  有個很有趣的數字,大概能夠展示出拿殊對於一支球隊進攻的影響力:

  從2001-02賽季到2009-10賽季,拿殊所在的球隊,進攻8年排第1,從未跌出過前2。儘管在這期間,他更換過球隊,也擁有不同的隊友,但他始終能將球隊的進攻維繫在一個極高的水準之上。即便是在沒有A.史杜達米亞的2005-06賽季,拿殊也依舊在做著讓身邊隊友變得更好,球隊進攻照舊犀利的事。

  有人說拿殊是借了迪安東尼進攻體系的這波東風,才得以完成自己生涯後期的逆襲。這的確是個無法忽視的要素,畢竟迪安東尼手下的控衛真的幹過不少令人瘋狂的事。

  但我覺得更理智的觀點,應該是迪安東尼在那個時代所拿出的超前進攻理念,給了拿殊一個更開放的生存環境,讓他得以施展手腳,而拿殊如人形影像機一般的能力,則完美的將迪安東尼“7秒進攻”的構思呈現在了大眾的面前。這是一次互相成全。

  那麼問題來了,拿殊到底厲害在哪?他又是如何克服自己硬件上的劣勢,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間的呢?

  今天我們就聊一聊這個。

  多數人一提到拿殊,第一印象都是助攻數很漂亮。至於為什麼這麼漂亮,多半想到的也就是視野好,大局觀出眾,對於機會的嗅覺敏銳,最後還加一句傳球手法到位,這就算差不多了。

  這麼說有沒有問題?肯定沒有。

  拿殊雖然在速度,力量和彈跳上展示的很糟糕,但他在球場上的視野,以及對身體平衡的掌控能力的展示上,的確非常不錯。這些天資的確不像速度與爆發那樣如此具有視覺衝擊效果,但的確是能讓比賽變得更加簡單的。

  但問題在於,會傳球的人很多,助攻數據漂亮的人也並不在少數。舉個例子好了,盧比奧就很能傳球,帶動身邊隊友的能力也不算差,他怎麼就一直沒能等來拿殊那樣的蛻變呢?

  這裏就得提到一個很容易被人忽視的點了——拿殊的個人進攻威脅,其實是被嚴重低估的。

  拿殊是個宗師級傳球手這件事,從很大程度上掩蓋了拿殊在個人進攻上的威脅。

  他整個職業生涯的真實命中率達到了60.5%,在2006-07賽季,他甚至還將這個數字飆到了恐怖的65.4%。以拿殊從2004年到2010年,這6年間的數據為例好了,他場均可以拿到17分3.5板10.9助,三項命中分別高達51%/44.5%/91.3%。

  跟傑特在陣地戰當中需要借助隊友之力來完成進攻不同,拿殊是一個進攻高度自主的球員。在太陽的那幾年,他的兩分球受助率在10%以下,三分球受助率也只占到了4成。換句話說,拿殊這超高的進攻效率,就是靠他的個人能力持投打出來的。

  這裏就牽扯到另一個問題了,拿殊的高效進攻是怎麼打出來的?

  過硬的投射能力肯定是基本盤了,這沒什麼好說的。重要的是,拿殊給自己創造進攻空間的能力。

  除去常規的擋拆配合,略帶後仰和調高弧度的投籃方式外,拿殊還會嘗試非常多種的進攻選擇,例如轉換中未等防守落位的追身三分,利用蛇形掩護卡防守人身位,上籃起身前通過倚住防守人的方式,運球逛籃下的反身偷溜上籃等等……核心思路都是一樣,就是通過製造時間差,來創造實質的出手空間。

  其中有一手讓我印象很深,我願借櫻木花道之口稱之為“庶民上籃”。

  大概就是這樣。

  收球的瞬間突然加速,上籃的步調十分詭異,沒等踩完三步,就提前起身出手了。這種異於常規的選擇,就是通過迷惑防守人的判斷,來形成時間上的錯位差,從而為自己贏得更好的出手空間。

  當然,即便能攻,拿殊也不是一個以個人進攻為先的球員,他不會背太多的出手球權,這跟現在流行的集控傳攻於一體的持球大核還是不太一樣。不過,核心的問題其實就在於“能攻”這兩個字上。你的個人進攻是有威脅的,你是有穩定的射程威脅的,那你就是有能力在擋拆進攻中去逼迫對手去做選擇題的。

  這就是拿殊跟傑特在進攻端最大的區別,兩個人都是傳球大師,轉換進攻中對於球的調度能力也是讓人挑不出半點毛病,可一旦落入陣地戰,由於傑特沒有站得住腳的個人的持球進攻能力,他就得等隊友來跑戰術來尋找空當。而拿殊就不一樣,他隨時可以利用自身的威脅,去誘導對手的走位,在一個局部小規模的配合中,尋找防線的突破口。

  這種感覺,其實跟夏登這類持球組織者是有點相近的。只是拿殊的強項在於野和傳球的到位率,個人進攻的慾望和能力上要相對偏弱一些。

  至於拿殊的傳球手法有多隱秘多精妙,這都是路人皆知的事了,翻翻集錦就夠你讚歎的了。在這裏我就說一個數字,自2004年起,之後的8年里,拿殊有6年都是這個聯盟里對球隊有效命中率提升幫助最大的控衛。

  最後,用一個樸實無華的數據結束全文。

  2004-05賽季的拿殊,對於球隊進攻效率的影響值為+16.9,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呢?新世紀以來,只有一名控衛曾在這項數字上壓倒過他——2016-17賽季的史提芬-居里(+18.4)。

  恐怖如斯……

  (代號952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