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躍亭“脫殼”:“重啟人生”
2020年07月03日03:02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賈躍亭“脫殼”

  在互聯網發展史上,樂視、法拉第未來創始人賈躍亭肯定會被記上濃墨重彩的一筆。7月2日,“重啟人生”的賈躍亭又發揮自己講故事的特長,發佈了一封公開信,宣佈個人破產重組方案生效。從某種程度上說,這意味著“蟄伏”了三年的賈躍亭勝利了,從此無債一身輕。但對於眾多樂視股民和債權人來說,如今只能用那套“散財消災”的說法安慰自己,所謂的債權人信託和FF股權什麼時候能換成真金白銀,在一紙協議之後,怕是遙遙無期。

  感恩

  “講故事”是賈躍亭的慣用手法,從樂視時期的PPT、內部信,再到如今的公開信,合在一起或許都夠集結出版了。在這封題為《打工創業、重啟人生,帶著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諾》的公開信中,賈躍亭把對自己所受爭議的交代和回應,濃縮在了2350個字裡。

  他很自豪地宣佈,自己在美國申請的個人破產重組最終完成,重組方案正式生效,債權人信託也隨之正式設立並開始運營。此後,賈躍亭將把目前個人所持的全部FF股權轉入債權人信託,作為FF創始人他不再擁有任何一股FF股權,公司日常管理權也交付給FF全球CEO畢福康,但將繼續以FF全球CPUO和全球合夥人身份在FF工作。

  這意味著,自方案生效日起,賈躍亭在美國的個人債務將直接解除,據悉,在接下來的四年內,債權人不得在任何美國以外的管轄地直接主張追究賈躍亭的個人責任,或衍生性地以賈躍亭債權人的名義提起任何新訴因。可以說,繼出國後,賈躍亭第二次“金蟬脫殼”了。

  信里,賈躍亭對債權人表達了感謝,“我的債權人高度認同合夥人製,這也是我個人破產重組成功的核心原因之一”。畢竟方案通過與否,決定權在債權人身上,而在過去的大半年之中,因為部分債權人的反對,賈躍亭的計劃進行得並不順利。

  但事實上,債權人圖的不過是賈躍亭還錢,經過財產證明和天價離婚案,賈躍亭看起來已經“無錢可還”,FF的股權是他手裡唯一的籌碼,債權人不同意也得同意,萬一能賭成功呢?這和他們是不是高度認同合夥人製恐怕沒有什麼關係。

  賈躍亭還在信里表達了對支援自己曆次創業的投資人,尤其是融創和恒大在關鍵時刻施以援手的感謝。有意思的是,這兩次合作最終都不歡而散,融創在損失150億元後,將樂視旗下比較優質的資產——樂視影業(現“樂創文娛”)和樂視致新(現“樂融致新”)的控制權拿到了手中。日前,融創旗下的天津嘉睿以1.3137億元拍得包括“樂視TV”“樂視TV超級電視”在內的1354項樂視商標專用權,徹底將樂視電視變為自己的資產。

  致歉

  回顧過往,賈躍亭創造了樂視的輝煌,也導致了樂視的倒塌。5月14日,深圳交易所決定樂視網股票終止上市。這代表什麼呢?代表28萬股民基本血本無歸。

  賈躍亭第一次公開表達了自己對樂視股民的歉意:“我是樂視體系一夜崩塌的第一責任人。我深知相關各方以及你們的家人由此蒙受了巨大的損失,我要再次向大家表達最誠懇的歉意。”

  為了彌補股民的損失,賈躍亭給出了一個目前看來還很是“虛無縹緲”的補償方案:在得到債權人委員會批準後,已經在債權人信託中預留了不超過10%的比例,主要用於樂視網股民的或有補償,待履行完相關法定程式後可以實施。

  目前仍然是樂視網的退市期,受賈躍亭公開信影響,7月2日,樂視網成交額迅速放大,多次打開跌停,收盤時成交額達到1.38億元,此前已連續17個交易日跌停。

  樂視股民究竟虧了多少,如今已經很難計算。但根據樂視網的歷史記錄,2015年5月其股價最高時達到179.03元/股,時至今日,每股已跌到0.26元,樂視網的市值從1700億元跌到了現在的10.37億元。從單純的數字上看,根據賈躍亭個人破產重組方案推算,10%份額目前大約等值5億美元,遠不及樂視市值的流失程度,而樂視股民後續將和賈躍亭其他債權人一樣,從所持比例中獲得對應的收益,當下只是一張空頭支票。

  更何況,樂視網此前曾發佈公告稱,按照賈躍亭個人破產重組方案的安排,10%的信託資產的收益對像是所有逾期提交索賠主張的賈躍亭個人債務的債權人,基於已經存在的基礎現狀,目前樂視網及“28萬樂視網股民”均不屬於賈躍亭個人債務的債權人。

  承諾

  “人生重啟”“打工”“創業”,樂視倒了,這幾個字眼放到賈躍亭身上,就只剩下FF,他現在的指望也只有FF。“我堅信,過去成功的經驗和失敗的教訓都會是FF邁向成功的寶貴財富,我也絕不會重複過去的錯誤。”

  從信中透露出的信息可以看出,賈躍亭對FF仍然充滿信心,繼樂視的生態化反後,他又提出了“共享智能出行生態”:創業六年來,FF已經實現了產品和技術創新、商業模式創新、用戶生態創新和治理架構創新,推出了首款變革性的新物種——超豪華智能互聯網車型FF 91,距離交付僅剩臨門一腳,呼之慾出。

  受困於資金問題,FF 91雖然早在2017年初就已公開亮相,卻遲遲得不到量產,FF的融資情況也不容樂觀。然則,根據賈躍亭公佈的消息,或許是因為其個人破產重組獲批,目前FF的研發、融資、BD等業務進展順利,車輛軟件和操作系統不斷升級;B2B業務推出後,已經成功與兩家美國重要企業達成了智能行駛平台的合作協議,FF與國內的一項合作也有望近期達成;與此同時,2019年初就已經製訂的FF IPO計劃也在緊鑼密鼓地推進中,目前進展勢頭良好,FF正在籌劃希望短期內快速完成IPO項目。

  關於更多的造車進展,北京商報記者聯繫到了FF中國方面,對方表示目前沒有更多可以透露的信息。

  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認為,賈躍亭能不能再次創業成功,首先要看融資效果,隨後就是觀察產品的市場接受度,當下的不確定因素還有很多。

  “FF 91已經是三年多之前推出的車型,放到現在的市場未必是香餑餑,而且這款車型定位的超高端市場競爭也很激烈,沒有多年的行業底蘊是很難真正打開市場的。”產業觀察家洪仕斌說。

  去年3月,FF與第九城市簽署協議,成立專注於在華研發、生產和銷售豪華智能互聯網電動汽車的合資公司。但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很少能看到關於這家合資公司的新聞。

  與中國企業的合作,又讓大家關注到賈躍亭回國的問題。賈躍亭在信里寫道:“再次感謝你們的理解、支援和信任,讓我能夠有機會重啟人生、兌現承諾,也讓我能夠‘踏上’回家的路。”

  這裏的踏上加了引號,值得玩味,能不能回國、會不會回國,看來還有待商榷。

  北京商報記者 石飛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