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火已經過去,可動物們卻無家可歸
2020年07月03日06:58

原標題:澳洲大火已經過去,可動物們卻無家可歸

原創 SamKakeru 物種日曆

最近,隨著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去年夏天燒的那場澳洲大火已經被人們忘得差不多了。不過我比較好奇的一個問題是,這幾個月到底發生了什麼,以及最重要的,大火中的那些動物們後來怎麼樣了?

在澳州,夏季發生小規模山火並不是特別稀有的事,而且有些山火甚至不需要人為干預就會逐漸熄滅。但2019年的夏天,是澳州有史以來最熱、最乾燥的夏天,而比較嚴重的山火通常就是由於極端高溫、低相對濕度以及強風的綜合作用造成的。

2019年12月7日的衛星圖顯示,澳州東海岸多地都發生了森林大火(圖中紅色標記)。圖片:EOSDIS / Wikimedia

與以往的林區大火相比,這場火災不僅開始得早,而且持續時間長——大火始於2019年9月,在12月至次年1月達到火勢頂峰,直到2020年2月降雨量增加,山火才停止蔓延趨勢。

如果你還有印象,去年下半年刷屏的新聞之一就是澳洲大火。人們用“黑色夏天”(the Black Summer)來指代這場林區大火。圖片:Ninian Reid / Wikimedia

如何估算損失

截至2020年3月,澳洲發生火災的區域面積約為18.6萬平方千米,共計超過5900個建築被燒燬,造成至少34人遇難。專家推測,在此次大火中喪生,或生存受到影響的動物約為10億只,一些瀕危物種甚至面臨滅絕風險。

新南威爾士州被大火摧毀的房屋。圖片:Raginginsanity / Wikimedia

生存受到威脅的物種包括16種哺乳動物、14種蛙類、9種鳥類、7種爬行動物、4種昆蟲、4種魚類及1種蜘蛛。此外,272種植物的生長環境也受到影響。

救助人員當然無法一隻一隻地盤點動物的死亡數量,那麼該如何評估受火災影響的生物呢?在此前,研究者曾對新南威爾士州的生物密度做過調研,估算出每10000平方米土地上,平均來說分佈著17.5只哺乳動物,20.7隻鳥類以及129.5只爬行動物等。

在估算動物死亡數量時,還需要考慮不同動物面對災害時的應對能力。例如樹袋熊是一種跑得慢,還愛在樹上睡覺的動物,山(林)火爆發時,像這類動物面臨的生存威脅就比較嚴重;而可以飛行的動物,如鳥類和蝙蝠,受影響則相對較小。

消防人員救助受災的袋鼠幼崽。圖片:U.S. Forest Service / Wikimedia

災難面前,為了生存,動物們都各顯神通。袋貂可能面臨燒傷的風險,但躲在樹洞里或許至少可以保住性命,袋熊可以躲在地洞里,蛇可以鑽到地下,袋鼠則可以快速奔跑逃離火災。

即便如此,倖存下來的動物也面臨著庇護所、食物及水源缺失的壓力。

森林大火期間,袋熊的洞為了不少動物提供了臨時的庇護。圖片:pexels

另外,火災背後“隱性”的損失同樣不容小覷。據估計,“黑色夏天”火災釋放了大約4~7億噸的二氧化碳。一些生態學家擔心,此次大火會造成澳洲一些區域的樹木永久性減少,物種構成也會發生改變。

由於生態環境無法100%恢復,因此該地區可固定的二氧化碳的量也比之前降低了。假設大火釋放了7億噸二氧化碳,而到了2030年受災地區自然環境恢復到之前的90%水平,那麼就相當於少固定了7000萬噸二氧化碳。澳州生態學家指出,若要補充或替換這部分碳儲量,可能需要花費10.5~28億澳元。

富含油脂的桉樹十分易燃。對桉樹來說,大火不是一件壞事,因為火可以幫助它們燒掉競爭者。圖為大火後按樹上長出的新枝條。圖片:jjron / Wikimedia

如何救急

在這種規模的大災難面前,沒有任何一個組織有能力獨自承擔救助任務,通常是多個組織相互協作才能拯救儘可能多的動物,減少更大的損失。世界自然基金會(WWF)作為此次大火的主要國際援助組織之一,聯合澳州各州政府、高校以及當地動物保護組織,展開緊急救援。

具體的救援內容包括但不限於:

1. 緊急護理:協助執業獸醫為受傷的野生動物提供持續護理或醫學治療。

2. 食物和水:在受火災影響的地區為挨餓的野生動物提供食物和水。

3. 醫療救助補給和傷員分類鑒別。

3. 尋找受火災影響地區的野生動物:在林火地區部署搜救犬和無人機搜尋生還的野生動物,並組織評估區域內受到威脅的動物情況。

例如在對樹袋熊的搜救中,受傷或被困的樹袋熊很有可能動彈不得,它們的膚色與樹木的顏色也比較接近,因此人通過肉眼很難注意到倖存的樹袋熊。而搜救犬此時就能發揮很大的作用。

搜救犬比爾(Bear)曾被遺棄,後來被澳洲一家庭收留,重新訓練為搜救犬。從2020年一月起,比爾開始工作了,它的目標是搜尋生病、受傷或挨餓的樹袋熊。截至今年五月,比爾已經搜救了超過100只樹袋熊。圖片:Sky News Australia / YouTube

搜救犬幫了大忙,但它們遇到一些無法通過的區域就無能為力了。這時就要借助高科技設備了。大火期間,航空攝影師Douglas Thron作為誌願者與不同的組織合作,提供設備救助動物。他用於搜尋的無人機配備有兩個鏡頭,一個紅外鏡頭和一個100倍變焦的鏡頭。紅外鏡頭可以快速定位樹叢中的動物,而通過拉近變焦鏡頭則可以判斷這隻動物的具體情況,例如是否有行動力,是否受傷等。

保護並恢復自然環境

保護並恢復自然環境是一個龐大的工程,主要包括三個方面的工作:

1. 計算損失:從各個角度評估野生動物和他們的棲息地所受到的衝擊,只有知道失去了什麼,才能試圖補救回來。評估原則和方法在前文已經提到。

2. 恢復野生動物棲息地:將被破壞的棲息地恢復至適合野生動物生存的狀態,保護尚存的棲息地,避免濫伐森林。

3. 對原住民和農村地區提供火災管理支援。

“20億棵樹”計劃

澳州的原始森林為當地獨特的野生動物提供了無法替代的生存空間。遺憾的是,這些原始森林每年都在遭受不斷的砍伐開墾,因此WWF提出了“20億棵樹”計劃,目的是停止濫伐森林,保護現有樹木和森林,以及恢復已經失去的原生棲息地。

以木麻黃樹 Casuarina spp. 為例。木麻黃樹為輝鳳頭鸚鵡 Calyptorhynchus lathami 的主要食物來源。負責災後重建的專家表示,目前人們正在更空曠的地帶種植木麻黃樹,以便更好地排布它們的位置,而這些樹可能會在6~8年內結出可供鳥兒食用的種子。在木麻黃樹尚存的區域,人們則著手搭建了一些人工鳥窩,以吸引雌鳥築巢。

正在吃木麻黃樹果實的輝鳳頭鸚鵡。圖片:Duncan McCaskill / Wikimedia

另外在火災期間,大量狐蝠飛向城市,這讓動物救助誌願者和獸醫們很苦惱。狐蝠是桉樹林的主要傳粉者之一,如果對樹袋熊來說是“沒有樹,沒有我”,那麼對狐蝠則是“沒有我,沒有樹”。因此,及時救助狐蝠,以及如何和平地將城市中的狐蝠驅趕回森林,也是動物保護組織重要的課題之一。

儘管如此,依然還有大量受傷或無家可歸的野生動物在接受治療,或依靠人類提供的食物和水生活。已經有多家動物園和動物醫院接收了大量野生動物,例如位於昆士蘭州的澳州動物園,目前已經接收了超過9萬隻野生動物。獸醫們都在竭盡所能治療受傷的動物,遺憾的是,有些受傷嚴重的動物沒能挺過來。

在原本的棲息地得到恢復後,這些倖存的動物將分批次“回家”。當然,並不排除一些動物可能從此就“無家可歸”,這也是一個非常令人心痛的事實。

本文是物種日曆特約稿件,來自物種日曆作者@SamKakeru。

脆弱的生境

原標題:《澳洲大火已經過去,可動物們卻無家可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