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危機的能力,決定組織和個人能走多遠
2020年07月03日19:28

原標題:應對危機的能力,決定組織和個人能走多遠

一個人,一個企業,乃至一個國家最終能走多遠取決於兩個能力,把握機會的能力和應對危機的能力。相比之下,第二種能力更為重要,因為機會總是有的,錯過了一次,過後總結經驗 教訓,或許還能趕上新的機會,但是在危機中一旦失利,就可能失去一切,從此被踢出遊戲。即便勉強渡過危機,從一個很低的起點回到原來的狀態也是很難,更不要說發展了。要知道,如果一個人的投資損失50%,他下次需要增長100%,而不是50%,才能回到原來的水平。因此,學會應對危機是每個人必須具有的能力。

危機隨處可見,不僅僅存在於9·11事件、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及2020年新冠肺炎這種全球公共衛生事件的危機,也存在於和平、穩定的發展時期,比如20世紀90年代互聯網興起時期,21 世紀第二個十年移動通信蓬勃發展時期。 後一種情況常常被人們所忽視,因為很多人覺得無論何時躲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就能遠離危機,事實上,當他們從那個安全的地方走出來時,就會發現周圍已經發生了巨變,以至完全不認路了。

應對危機有沒有經驗可以借鑒,甚至進一步講,有沒有系統方法可供學習,以便在危機到來之際能夠從容不迫地,按部就班地應對?這是一個沒有明確答案的問題,因為一方面每一次危機都會有差異,但是另一方面今天確實有一些系統的方法能夠讓我們預測危機、防範危機、應對危機,最終達到將危機發生的可能性降到最低,或者在危機發生之後將損失降到最低。《哈佛大學危機管理課》一書,就是告訴大家如何實現這一目標,度過動盪時期。

《哈佛大學危機管理課》,倫納德·馬庫斯、埃里克·麥克納爾蒂、約瑟夫·亨德森、巴里·多恩 著,武越、劉潔 譯,中信出版集團2020年6月出版

這本書將重點放在了危機到來後的應對措施上,它核心的觀點是通過建立不同於平時的領導力,快速反應,合理調配資源,快速渡過危機,並且將危機造成的損失控制在最小。對於一個大型組織,從企業到國家乃至全世界,領導的能力會對危機的應對起到重要作用。當然,這裏所說的能力不是指通常的領導力,而是處置危機的能力,它包括以下三個維度。

首先是認清自我,即在危機發生後,領導者作為一個個體,如何瞭解當前自己和機構所處的位置,評估危機的真實情況。只有瞭解自己當前所處的位置,才可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向。

其次是協作,即讓大家朝著同一個目標共同努力。當危機發生後,解決問題走出危機絕不是靠一個領導能夠做到的,需要協作共融,而組織內的每個人,不同的組織,需要各司其職。 作者將危機應對中的這個維度稱之為情境,因為我們不是在一個點來處理危機,而是在一個影響面很大的環境中。如何讓一群人和多個組織朝著一個共同的目標努力,對於度過危機至關重要。

最後是資源的調配。資源永遠是有限的,特別是在危機時刻,危機應對的結果,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如何調配資源,讓它們發揮最大的效益。任何一種應對措施,都會影響到各方面的利益,有些時候,需要犧牲一些局部的利益,換得對危機的解決。對於那些利益會受損的局部,如何進行溝通,保證應對措施得到貫徹實施,是領導力的一部分,作者也稱之為聯通力。在危機時,通常的資源調配思路可能不再適用。比如,如果在災難面前,領導者採用左右逢源的做法,會錯過解決危機的最好時機。在這個時刻,領導者需要在有限選擇中拓展思路,找到別人沒有發現的替換項。在危機中,所謂好的領導,是有非凡見解,能夠及時做出變革;而平庸的領導,則是跌跌撞撞,令人失望。

作者將這三種能力,定義為應對危機時的“元領導力”,顧名思義就是最基本的領導力。全書是圍繞著如何培養元領導力而展開的。當然,作者並非簡單地說教,而是採用案例教學。在書中,他舉了大量的實例,包括9·11事件,卡特里娜颶風,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H1N1流感等等。通過講述相關組織在處理這些危機時的得與失,幫助讀者學會應對危機的方法。

雖然作者在書中用了大部分篇幅講述領導力的訓練,但是這些能力對不擔任領導的個人也是有用的,這主要體現在兩方面。首先,在任何群體危機中,個人的作用不能忽視,無論是協作,還是資源的調配,都需要個人的協助,因為應對危機不是領導者一個人的事情。其次,每個人在人生中也會遇到危機,比如失去工作,失去家庭成員,任務失敗,社會變革導致生存環境的喪失,等等。在這些情況下,每個人自己就是一位領導者,雖然他領導的人可能只有他自己。任何針對領導者的能力,對個人都是有用的。

今天還有一些人天真地以為,隨著社會的進步,技術手段的提升,法律法規的健全,出現危機的可能性越來越小,我們不必杞人憂天。但事實卻是,今天的危機並不比100年前更少,它們造成的危害也不會更小。當人們將關注點放在防範曾經發生過的危機時,就會有注意不到的地方出現危機的隱患。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英國女王曾經問那些經濟學家,怎麼這麼多學者沒有一個人能預見這場危機?這個發問讓學者和教授們無地自容。但真實的情況是,但凡經濟學家能預見到的風險,政府監管機構和商業機構就會做出防範,以至它們不會釀成危機,這樣大家並不會意識到我們曾經避免過多少場危機。當然,風險的防範總會出現漏洞,當某個漏洞沒有及時被發現時,它就成為了危機。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全世界對金融的風險進行了有效的防範,但是沒有人能夠預料到,這一次出現的新危機不在金融領域,不在經濟領域,而在全球衛生領域。

《哈佛大學危機管理課》在講述危機的同時,也看到了任何一場危機都可能會變成一個機會的轉折點,因為成功應對危機之後,它有可能壞事變好事,比如在9·11恐怖襲擊之後,美國成立了國土安全部以及下屬的交通安全管理局,它保證了美國在隨後近20年免遭嚴重的恐怖襲擊。正如溫斯頓·丘吉爾所說:“永遠不要浪費一場危機。”丘吉爾還講:“所謂成功,就是不停地經曆失敗,並且始終保持熱情。”當一個人從危機和失敗中汲取教訓,重新振作起來,把失敗轉化為激發韌性的動力時,他將獲得最後的成功。

進入21世紀,全世界已經經曆了9·11事件所帶來的全球性宗教與文化的衝突,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以及大家當前正在經曆的公共衛生事件,這還不包括各種地區性危機。在工業革命開始之後,全世界範圍內的危機,大約每7~10年就會發生一次。也就是說,在人的生命週期內大約要經曆10次。在這樣的大前提下,防範風險,應對危機,是每個人都應該具備的基本能力。

(本文為《哈佛大學危機管理課》中譯本序言,作者吳軍博士,美國矽谷風險投資人、暢銷書作家,畢業於清華大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Google中日韓搜索算法主要設計者、騰訊公司前副總裁,著有《數學之美》《浪潮之巔》《大學之路》《見識》《態度》等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