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中人》中被指太嫩,張一山回應稱自己生活中就顯小
2020年07月03日20:18

原標題:《局中人》中被指太嫩,張一山回應稱自己生活中就顯小

在《局中人》里演的雖然是個沉穩角色,但不少網友還是覺得張一山老練感不足,看上去很“鮮嫩”,甚至比女演員都顯小。7月3日下午,張一山接受媒體採訪時對此回應,“我本身在生活中就會相對顯小一點兒,還有可能觀眾朋友們受我小時候演的戲的影響,他們老會覺得我還是那種鮮嫩的感覺。”

劉星的心願全部實現?

很開心觀眾能夠一直記得自己小時候演的戲

劇中沈放的潛伏之路可謂暗流湧動,開篇因探查情報被識破險些送命,之後又在獄中周旋於哥哥監視自己的迷局,還要冒著種種風險與組織接頭。隨著劇情的進展,有觀眾盤點了劉星在《家有兒女》要當硬漢小生等願望,這次在電視劇《局中人》紛紛實現了。觀眾提到:“沈放像極了長大後的劉星,連劉星的願望沈放都給一一實現了。”

對此,張一山笑言,很開心觀眾能夠一直記得自己小時候演的戲,以及其中的劇情台詞,“大家是喜歡你才會去討論,才會覺得有各種各樣的梗,所以我挺開心的。”

“劉星”一角深入人心,對於“童星”出身的張一山而言卻並不存在著“轉型”的困擾,“我一直沒有在尋求轉型,我只是在嚐試,沒有要通過某一部戲就扭轉我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轉型成什麼樣類型的演員。”張一山坦言,一個演員一輩子能把一個角色演的深入人心,就已經很成功了,“所以對於我而言,在十幾歲的時候就已經很成功了。現在我只是希望拍一些自己想拍的戲,努力去完成好每個角色。”

心疼沈放?

他內心真的非常痛苦

《局中人》所引發的雙屏互動證明了自身的感染力,觀眾甚至發起了“心疼張一山”的活動,為其遞醫保卡、風油精等。獄中沈放面對哥哥沈林審訊時的咆哮反抗,不惜自己給自己“上刑”;回到家中面對“逼婚”,在賓客面前和父親針鋒相對,導致頭疼病複發;在與“雲雀”接頭的時候,再次頭疼發作。

相比於哥哥沈林的冷靜,沈放展現出來的性格更容易發怒,也更情緒化。也有觀眾會覺得張一山的表演比較用力。在張一山看來,因為沈放腦子裡有彈片,他很焦躁,所以表演時會相對放大一些他的態度和狀態,“上級擔心他的身體不能支撐他去完成任務,害怕連累其他同誌。但是他又要去完成自己的理想。他時常犯病頭疼,還要去處理很複雜的人際關係,別人很難體會他內心的痛苦,所以在表演上我希望有一個外在的表達。在相對自然的情況下,放大一些他的態度和狀態,可以幫助觀眾去更好地理解接近這個角色。”

張一山說,原著中沈放是一個20多歲很年輕的潛伏人員,他希望在演繹上也相對硬氣一點兒,但是又不能太老氣,要有激情,有年輕化的感覺。

妻子、初戀、紅顏知己,這麼多感情?

為了更好的完成任務,以掩護為目的才去選擇結婚

劇中,沈放的多條情感線都十分微妙,一個是與其青梅竹馬卻各懷秘密的妻子姚碧君,兩人“先婚後愛”給劇情帶來了無限可能;一個是初戀女神明星柳如煙,兩人若即若離的關係,引發觀眾猜測;還有一位舞池女王曼麗,對沈放心生崇拜,多次相助。面對三段感情,張一山作為“當事人”拎得非常清楚,在談及劇中妻子的時候說:“沈放是為了更好地完成任務,以掩護為目的才去選擇結婚。”

對於柳如煙和曼麗,張一山解釋說:“沈放一直把柳如煙當做心中的女神,與柳如煙的相處更多體現出壓力的釋放,他需要一個傾訴者,但又不能說太多。沈放去找曼麗跳舞去舞廳也是為了掩飾自己的身份,讓敵人對自己放鬆警惕。”

愛情上拎得清的沈放,卻經受著兄弟隔閡的折磨,與哥哥的無盡周旋更讓沈放彷彿置身於“孤島”。張一山說:“主要是因為立場不同,兄弟二人之間也有很大的屏障和隔閡。”不過隨著劇情發展,這對“冤家”兄弟最終也會越走越近。

新京報記者 劉瑋

編輯 佟娜 校對 李立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