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選手操縱比賽遭禁賽七年 網壇假球猖獗
2020年07月02日08:16

  從2011年奧地利選手丹尼爾·科勒爾成為首位因參與假球被終身禁賽的網球選手,至今已過去近十年。然而,網球世界的假球現象卻愈發猖狂,甚至已成為人人皆知的秘密。近日,突尼斯選手馬吉德·吉拉尼因操縱比賽被禁賽七年,網球運動再次走到公信力的十字路口。

  網球比其他運動更容易操縱

  6月26日,由國際網球聯合會(ITF)、男子職業網球聯合會(ATP)、女子職業網球聯合會(WTA)聯合成立的網球誠信機構(TIU)宣佈,23歲的吉拉尼因在2016年有操縱比賽的行為,從今年6月25日起禁賽七年。此外,他還被處以7000美元罰款,不得參與有關網球賽事的任何工作,並不得在網球組織中任職。

  2015年到2019年期間,吉拉尼代表美國俄克拉荷馬州的塔爾薩大學參賽。作為在校學生,吉拉尼也有世界排名。截至目前,吉拉尼單打排名世界第804位,雙打排名第528位,這也是他的職業生涯最高排名。根據TIU的調查,2016年8月吉拉尼在埃及舉行的一站ITF希望賽中,與第三方密謀操縱比賽結果。今年5月21日,調查人員開始調查吉拉尼涉嫌操縱比賽的問題。但在接受調查期間,吉拉尼並不配合TIU的調查。

  TIU曾對超過3200名在各級別巡迴賽征戰的球員進行匿名調查,多達14.5%的選手很清楚如何打假球。英國廣播公司(BBC)指出,網球比賽一直以來都是假球的重災區,連祖高域也曾透露自己在2007年俄羅斯聖彼得堡公開賽中被要求打假球,“對方承諾支付20萬美元報酬,但我立刻回絕了。”此時,塞爾維亞人的世界排名已躋身前十。

  網球比賽的假球很難被明確定義,這成為假球猖獗的主因。在網球賽中,戰術性放棄行為並不罕見,球員會根據比賽局勢有意識地放棄一些分數,借此為下一局或下一盤儲備能量。此外,職業網球運動的大環境對製造假球較為理想,由於網球比賽的參與人數少,只需賄賂一個人就足以促成一場假球,BBC直言,“網球比任何一項其他運動都更容易操縱。”目前ATP排名系統中有1989名球員,WTA排名系統則有1342名球員,鑒於一名職業球員平均每年要參加數十場比賽,因此操縱比賽的空間十分可觀。

  有球員因舉報假球而遭孤立

  去年底,德國《世界報》曝光的一樁國際假球案曾引發軒然大波,超過135名網球運動員捲入其中,其中包括一名ATP世界排名前30名的球員。《世界報》透露稱,該球員擁有三個ATP賽事冠軍。依照當時的ATP世界排名,前30位的球員中有三人擁有三個ATP冠軍:貝雷蒂尼、施瓦茨曼與巴斯拉什維利。

  西班牙警方的調查揭露了亞美尼亞賭球集團運作的細節,他們會在賽前開出賠率,吸引成千上萬的賭客投注,並且該組織還會派出人員到比賽現場監督接受賄賂的球員能按照約定的比分完賽。世界排名231位的阿根廷球員馬爾科·特蘭謝利迪是該起醜聞的揭露者,他聲稱自己與賭博團夥接觸過,“世界排名前50的職業選手裡有些人打過假球,假球在各水平層級的比賽中都會發生。”

  甚至賭球集團與球員間的“接線人”正是職業球員。在這樁醜聞中,西班牙選手馬克·麥斯特雷斯就扮演著中間人的角色。雖然其職業生涯最高排名只到達過第236位,但曾拿到過多項ITF未來賽的冠軍,目前他已被ITF終身禁賽。

  長期以來,網壇管理者對假球現象的不作為飽受外界詬病。特蘭謝利迪揭發假球醜聞讓自己付出了慘痛代價——被其他球員孤立。在向TIU揭露舉報後,阿根廷人注意到一些球員的態度發生了明顯變化,“沒人再跟我打招呼,他們經過我身旁時就像沒看到我一樣,這真是很悲哀。”此外,他還受到了其他球員與教練的侮辱,“他們試圖玷汙我的名譽,質疑我提供證據的動機,還給我貼上‘老鼠’的標籤。”更讓特蘭謝利迪心寒的是,當他因此向TIU求助時,收到的只是冰冷的回應。BBC表示,網壇管理者對假球現象保持沉默、無動於衷,讓處理不斷滋長的假球問題變得更加困難。(文彙體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