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玩具收藏家朱宇翔:想把那個時代保留下來
2020年07月02日06:45

原標題:老玩具收藏家朱宇翔:想把那個時代保留下來

原創 王璐 雅昌藝術網

上海金橋碧雲美術館正在舉辦的“你去哪裡了”童年玩具尋跡展現場

中國現代意義上的“玩具”,興起於80年代。當時上海作為輕工業發達城市,承包了國內三分之二玩具生產和出口,甚至有說法是,“中國玩具在上海,上海玩具在康元”。

這裏的上海康元玩具廠,曾生產的鐵皮母雞下蛋、青蛙玩具,風靡世界,換回了大量外彙儲備。所以,老玩具不僅是一段回憶,也見證了中國製造經濟的演變,更是有時代意義的文化標籤。

進入“你去哪裡了”童年玩具尋跡展線上展廳

現在當我們從記憶深處搜刮出兒時這段遠久記憶時,這些老玩具早已成為收藏品類。看似簡單,其實在成為收藏品之前,它的曆程較為尷尬。

首先作為近現代的工業產物,繁盛時期它的形態五花八門,而玩具資料保留體系並不完善。後來科技發展,在沒任何準備時,玩具時代迅速隕落,電子時代興起。現今再去梳理填充玩具時代這段歷史,是非常難的。“我們只能接觸曾經的老玩具從業者,比如玩具設計師、生產師、廠長...來口述歷史”,由此,中國老玩具收藏家朱宇翔說,“收藏老玩具就相當於收藏了一段歷史。”

其次,老玩具在保存上也險些覆滅。它本身沒有達到公立文博機構收藏標準,也不能像書畫瓷器進入古董古玩市場。另外上海這座城市經曆了大規模動遷,玩具廠也面臨市場經濟改組,大多數家中的玩具自然而然被淘汰,完整無損的已很難再尋到。

朱宇翔就是在這樣的大環境下,開始收藏中國老玩具。

2003年的他,是一所圖書館的管理員,上班路過城隍廟時買下的鐵皮母雞下蛋,是他收藏的第一件老玩具。當時上海康元玩具廠面臨解組,因此大阿福童車店正全面清倉康元玩具廠庫存,其中售賣的煤氣灶、小兵人等都是朱宇翔兒時的玩具。

從那之後,每次路過這裏,朱宇翔都會成箱成箱買。“我看到這些鐵皮玩具時,會有觸電的感覺,兒時記憶隨之而出。那時候僅想,用這些玩具來彌補匆匆而逝的童年。後來我發現,老玩具實際上並不僅是緬懷童年的物件,它也是一個城市或文化的縮影,我想把這個時代保留下來,就開始系列收藏了。”

在此機緣巧合下,朱宇翔積累了部分帶包裝或全新的老玩具,如火車、汽車等。

2013年,受到上海群眾藝術館邀請舉辦老玩具展覽時,朱宇翔收藏老玩具之路已10年,“借那次展覽正好整理自己的老玩具收藏”。出乎意料的是,展覽效果非常火爆。

為了讓老玩具走出來,朱宇翔分別在環球金融中心、大悅城、兒童博物館、港彙廣場、世博會中國館、陸家嘴綠地等地,為它們辦了十餘次展覽。

不過收藏老玩具這事,在父母輩眼裡是“不務正業”,甚至還被人笑話,但朱宇翔並不在意。慶幸的是,此時,他身邊已有一群誌同道合的人,每個人都是老玩具收藏圈內封神級人物。

如今,朱宇翔收藏老玩具已17年,最大願望是成立一所玩具博物館。回顧自己這段收藏曆程,朱宇翔說:“玩具也好、人生也好,我享受當下的心情。”

玩具藏家朱宇翔

雅昌藝術網對話朱宇翔

雅昌藝術網:成系列收藏老玩具,您遇到哪些問題?

朱宇翔:實際上收藏老玩具最大的問題是,中國的工業保留和國外工業保留方式不太一樣。國外有一個完整的保留體系,比如日本,每一年生產的玩具標準、體系都會有存檔;但國內改革開放時期,玩具業五花八門形態,並沒有官方資料保存下來。

一方面,我通過展覽等活動接觸老玩具的從業人員,比如說玩具設計師、玩具生產師、廠長等,去口述這段歷史資料,並讓對方在玩具裝上籤名。

另外,玩具的生產年代只能從老照片上推算。當時有個“曬童年”的徵集活動,徵集了26萬張老照片。我用一個半月瀏覽了20餘萬張,根據照片年代梳理了部分玩具存在的時間,再針對性的去尋找。

所以找老玩具其實非常難,怎麼去鑒別玩具出自哪個玩具廠,時什麼時候出品的就更難。這項整理工作是長期積累的過程。

雅昌藝術網:您收藏的老玩具,這個“老玩具”的範圍是指哪些類型?

朱宇翔:我收藏的老玩具,幾乎是圍繞城市和上海這兩條線,要麼是上海生產過的,要麼是上海小朋友玩過的。

大致來說,其實老玩具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國產,一類是進口。國產是指中國老玩具,時按照材質來分,例如一廠、二廠是專門生產鐵皮玩具,八廠、九廠、十一廠是木質玩具,七廠是生產膠皮類玩具。

國外玩具就按照題材來分,變形金剛、聖鬥士等動漫主題形象的,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分類方法。

電動“冠軍車”

雅昌藝術網:上海座城市與老玩具生產之間有什麼聯繫?

朱宇翔:以上海康元玩具廠的鐵皮玩具來說,它是一個時代的產物,雖然現在被塑料時代代替。

但有兩個案例,第一個是車頭印有奧運五環,車後排有一人抱著獎盃的電動“冠軍車”,它是容國團為中國獲得第一個世界冠軍的紀念車,由上海市玩具一廠製造。而當時的一廠舊地就是現在的東方明珠,可以說東方明珠就是一廠的縮影,玩具保存至今但廠已不在,所以玩具也是城市的縮影。

萬噸水壓機

還有一個“萬噸水壓機”,1962年6月22日,上海江南造船廠經過4年的努力,造出了中國第一台萬噸水壓機,它的出現代表了當時工業進步。上海康元玩具廠的設計團隊參觀時,和工廠協商好,用尺子遠距離測量,相當於1:1還原了萬噸水壓機,這件老玩具當時的價格在現在可以換一部最新款手機。

其他代表中國工業發展的玩具,如汽車、飛機、火車等,在當時的玩具設計師手中,都是經過現場考察後製作。例如上海玩具二廠的飛機玩具設計師,曾經就是空軍飛行員,對飛機的製造技術、齒輪技術都非常瞭解。將這些經驗用在玩具上,你覺得玩具能不好嗎?

朱宇翔收藏的老玩具

雅昌藝術網:從2003年到現在,您一共收藏了多少玩具?

朱宇翔:我沒算過收藏了多少玩具,也沒算過在其中花費了多少時間金錢。數量沒法統計,是因為如小兵人可能就有上萬個,母雞下蛋等這種鐵皮玩具,也有一兩千個。你可以在上海金橋碧雲美術館的“你去哪裡了”童年玩具尋跡展中數一下,大概三分之二都是我的收藏。

收藏這件事就像你和女朋友談戀愛,具體的數字算不出來。只能說,我花了相當一部分比例的收入在老玩具上。

雅昌藝術網:現在收藏這類老玩具的人多嗎?

朱宇翔:2003年在上海群眾藝術館舉辦展覽後,有幸引薦結識了當時的上海市收藏協會會長吳少華,他覺得這些年輕人把玩具作為一種收藏的行為挺好,於是得益於上海市收藏協會,旗下設立了玩具收藏沙龍。發展至今,裡面50餘位核心會員均是老玩具封神級收藏人物。除此之外,會員也有近千人。

實際上,收藏玩具的人蠻多,比如二次元、鐵甲奇俠,相對來說,收藏老玩具並不多,就像剛剛說的,沒有目錄,沒有清單,它很難有體系。要做大量梳理才明白這個老玩具是什麼概念,那個造型是什麼意味,而且它體量也大。

所以人不多,但是收藏老玩具的人比較專。

這次展覽的一樓進門處是小車展廳,是由五個藏家提供展品,但其實他們每個人的藏品都可以撐起整個展廳。這次展覽僅僅是把最有代表性的展示出來,例如我們用不同時期的小車,梳理了MEMORY BOX品牌從誕生到現在,整整70年的發展。

藝術家馬良用小兵人設計的裝置

雅昌藝術網:您的收藏中,哪些老玩具給您帶來的印象最深刻?

朱宇翔:小兵人。兒時暑假,我爸會從地攤里花了1.5塊錢買了一包,一包里有50個小兵人,就著凳子,我能玩一下午。當時天天看《地道戰》、《地雷戰》電影,突然發現自己也可以指揮千軍萬馬,就很開心。

那個時候我家裡還有浴缸,把搓衣板放在浴缸上,一邊洗澡一邊玩,整個夏天都是這樣度過的。

“你去哪裡了”童年玩具尋跡展MEMORY BOX展區

火材盒玩具

雅昌藝術網:老玩具中我們看到了一些詞:火材盒玩具……它有什麼樣的發現歷史?

朱宇翔:火柴盒玩具在這次上海金橋碧雲美術館也有體現,就是Matchbox品牌展區,也是我們經常稱呼的上海環球,它在中國的影響力非常大,是有特別重要歷史地位的。

火材盒玩具最早一批的概念是把小車放在很小的火柴盒子裡,所以叫Matchbox,英國火柴盒的意思,逐漸就形成一個品牌。

火材盒里的玩具並不是常規車,例如飛機、導彈、各種探照燈、消防車、雲梯車,而且每個玩具車上都有小機關,救護車可以開門,把小病人放進去。它還很便宜,一塊多錢一輛,當時父母花個幾塊錢買一輛小車不成問題,而且造型又好看。所以,火材盒玩具在當時男孩子心目當中是很有趣、受歡迎的。

Matchbox其實是與英國合資的品牌,雖然它在上海只生產了20年,但它是上海康元玩具廠最好的設計師、生產部經理、廠長都曾去設計的產品,是上海玩具業里最有代表的品牌。

“你去哪裡了”童年玩具尋跡展現場

雅昌藝術網:我們在展館里也看到一些經典的動畫形象,例如藍精靈、黑貓警長...這屬於當時的衍生品嗎?

朱宇翔:當時並沒有IP這個概念,也就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衍生品。

上海帶名字的玩具廠一共22個,不帶名字的還有很多,他們都有自己的生產項目,但在老玩具歷史上,玩具廠並沒有設計形象IP。

當時上海美影廠的動畫形像一直受廣泛歡迎,像黑貓警長、葫蘆娃、阿凡提...接受度比較高,但當時的版權意識薄弱。所有玩具廠、文具廠、出版社想用這形象,就自己設計了類似形象的產品,例如汽車版黑貓警長。

版權直到近幾年才逐漸成熟,黑貓警長和肯德基和全家,包括一些獨立品牌,已經授權了正版玩具,這就表明時代的進步。

這次在上海金橋碧雲美術館展出部分,只是為尋找童年的記憶,我們希望未來有更多正版玩具,能夠融入到童年生活中。

朱宇翔導覽現場

雅昌藝術網:收藏了17年,老玩具現在對您來說,是什麼樣的意義?

朱宇翔:因為收藏,讓我現在的生活很開心,也很正能量,比較知足常樂。

以前有一個美術館的館長告訴我這樣一句話,說人生最快樂的是童年,童年最快樂的是玩具,你擁有了這些東西,就擁有了很多快樂,會不被生活的負面東西所侵擾。而我是雙子座的人,能堅持17年去做一件事情,就說明在任何其它工作上,我也會極努力去完成。

一旦有了這種心態,我會覺得生活沒有太大壓力,可能收入不如別人,但對我來說都不是問題,生活開心很重要,而且玩具本身就是快樂的事情。所以,我會用積極的一面,去影響周圍的人。

你去哪裡了”童年玩具尋跡展現場

雅昌藝術網:您對現在的玩具是什麼態度?

朱宇翔:先不談玩具的角度,從社會的角度來講,中國到70年代末之前是沒有玩具這個概念的,雖然說玩具,其實大多數是自己製作的手工。

像我小時候很窮,會自己紮風箏,做陀螺、做鐵環、皮筋彈弓。80年代科技進步後,當時電視和遊戲還沒普及,玩具市場的興起,後面就變成了電子時代。

而且這些老玩具不得不說,它的設計符合了中國教育和習慣,就像汽輪玩具,它科普的是一個用蒸汽機來驅動的船;還有中國拚裝地圖,行政拚裝地圖...有太多元素都與這座城市、國家的文化、教育有關。

我覺得玩具設計師想通過玩具去表達的,是那個時代的東西,所以我只是想把這個時代給保留下來。比如卷筆刀,不管在任何時候去看這些卷筆刀,它已經被印記了時代標籤,就像《清明上河圖》已成為經典。希望通過藏品展示,讓大家能去認識,中國設計師對於自己文化的闡述。而我們的收藏,更多去宣傳一些含有我們歷史的老玩具。

並且,玩具時代到現在並沒有結束,只是換了一種載體和形式,像泡泡瑪特的故宮系列,還是在傳承中國文化。雖然男孩子喜歡的玩具被高達、樂高所取代,但這些玩具業巨頭們也會去考慮中國文化,生產中國風玩具。

你去哪裡了”童年玩具尋跡展現場

雅昌藝術網:為什麼會想到要成立玩具博物館?

朱宇翔:其實成立玩具博物館是大家都存在的想法。一所博物館,是更能夠反映這個城市的文化,而藏品也都希望有更好的平台,被大家所認識。

雅昌藝術網:您覺得這次在上海金橋碧雲美術館舉辦的展覽如何?

朱宇翔:這次展覽是國內目前為止,規模最大的一次老玩具收藏展。把玩具定義為藝術品,我覺得對於老玩具本身來說是一種認可。

雅昌藝術網:好的,謝謝您的解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