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浩深度訪談實錄:未來直播運作好,或成新品牌超級孵化器
2020年07月02日16:14

  新浪科技訊 7月2日下午消息,在巨量引擎“抖音直播大師課”現場,羅永浩接受深度訪談,談到了成為一個網絡主播背後的掙紮與思考。

  羅永浩表示,帶貨主播確實不是說每個人都可以做,但是有成為網紅潛質的人,理論上有較高比例適合做這件事。“我已經是一個17年的老網紅了,所以我覺得這事對我來講應該難度不大,差別就在於現在人們一提網紅都會認為顏值是一個必選項。”

  他提到,自己趕上了這麼一個紅利期,會儘可能的去抓這個時代最重要的平台。

  對於直播的未來發展,羅永浩認為,未來直播運作好,可能成為一個新品牌的超級孵化器。“這是我們正在努力的其中一個方向。”

  以下為訪談實錄,來源“巨量引擎營銷觀察”:

  Q:很多人關心的問題是你為什麼要成為一名網絡主播?這個決定的背後經曆了哪些掙紮和思考?

  羅永浩:是有過掙紮的。剛開始我不認為直播是一個適合我的事兒,甚至我認為它不是有價值的事兒。最初,我覺得直播帶貨是一個零和遊戲,賣貨的總量不變,只是換了個形式。但是後來一份調研報告,改變了我錯誤的想法。它說直播不是零和遊戲,能賣很多原來賣不了的東西,這就是一個很大的價值。

  電商把商品搬上了貨架,但對零售業來講,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板塊,就是引導型、介紹型消費的缺失。它需要有一個賣貨的給你講解,你聽完了以後才能轉化一單交易。過去受技術手段限製,這個板塊沒有成功的挪到電商平台上去,直播電商就解決了這個問題。它是一個有價值去做的事兒。

  接下來就是我能不能做成這件事兒。帶貨主播確實不是說每個人都可以做,但是有成為網紅潛質的人,理論上有較高比例適合做這件事。我已經是一個17年的老網紅了,所以我覺得這事對我來講應該難度不大,差別就在於現在人們一提網紅都會認為顏值是一個必選項。

  Q:做了一段時間的直播,你的感受如何?有哪些環節與你的預判有偏差嗎?

  羅永浩:實際操作層面上有很多細節還是和想像差的挺遠。比如說人們會認為主播需要油腔滑調一點,或者控制觀眾情緒,或者有一些固定的話術套路。但我認為不是,後來實操的過程中,發現確實如此。

  在直播之前,大家都在說看直播其實是想聽老羅說相聲。我們第一場直播的時候也發現這個問題,多數人湧到這兒來應該是想買東西的,如果他們是來聽相聲的,那這個項目就失敗了。所以,在直播間里,他們看到的是一個非常嚴肅認真的在介紹產品的主播,而不是一個說段子、閑聊的人。

  就像你去商場買東西,售貨員不是痛快給你拿東西介紹產品,而是給你講一個兩三分鐘的段子,即使他講的比郭德綱還好,你仍然會很睏惑。這就是場景不對位。直播里的互動不是說一個跟購物主題沒有關係的段子,要說也應該簡短一句話,不打斷或者不幹擾介紹產品的節奏。

  還有個比較有意思的事兒,是我們可能是在比較有影響的直播電商里,唯一一個男性受眾佔比80%左右的,這就決定了我的直播風格不能和其他主播一樣。下個月我們會搬新家,會有一個比較大的專業的直播室,正式啟用以後,直播形式應該也會有更大的區別。

  Q:除了直播,你們也做了不少短視頻,這對於直播來說是必要的組合嗎?

  羅永浩:來看我直播的大概一半是所謂的粉絲。然後現在因為趕上了抖音平台重視這件事兒,我們趕上了這麼一個紅利期,所以抖音給我們引流帶來了很多非粉絲群體。

  實際上我們會儘可能的去抓這個時代最重要的平台。現在短視頻時代抖音顯然是最重要的一個平台,所以我們從一開始決定做這件事,就提出要有一組人馬去經營抖音賬號,用更新更好玩的內容吸引大家。但是其實我還挺慚愧的,因為到現在為止,大部分我們創作的短視頻,還沒有單條過百萬的,做的還很不好,但是我們會把它當成很重要的工作去投入精力和心血。相信隨著我們現在在外面談的一些人才陸續到位,會越做越好。

  Q:你在嚐試吸引哪些人才?是如何組建自己的直播團隊的?

  羅永浩:現在很多網紅藝人也都有興趣陸續進來做,但他們可能沒有想清楚的一點,其實出來做主播的只是一部分,重要性可能占1/3,剩下2/3拚的是供應鏈能力,讓你源源不斷地找到好東西、好價格,這是核心競爭力。因為我做了六七年的製造業,所以一開始想的比較清楚,投入了很多心血,但也沒達到非常滿意的程度,現在還在努力學習中。

  Q:你的選品原則是什麼?

  羅永浩:一是滿足新奇特的需求,我們希望帶一些新奇的好東西給顧客,讓他們感到驚喜。這種商品能掙多少錢就不那麼重要。那如果是大家耳熟能詳的高頻生活用品,原則上我們會首先談一個很好的折扣。

  Q:你覺得直播這件事能火多久?你會一直做下去嗎?

  羅永浩:直播最終會普及到成為幾乎所有的電商平台的標配,所有平台都會標配做直播的主播,但是等它徹底普及開以後,絕大多數的主播會是什麼?他就是一個在線銷售員,沒有什麼神奇的。然後靠著個人在這個行業里能賺大錢的一定是極少數,每一個品類坑位占完了,出了一兩個有全國性影響力的頭部主播以後,其實就基本塵埃落定了。後邊再來的人原則上就是在線的銷售員。

  那我會不會一直做下去。如果我們成為頭部的那幾個主播之一,始終對我後面做的任何一個商業上嚐試都有巨大的幫助,可能在未來的十年八年里都會因為這個形勢長遠受益,所以從這個意義上我們會一直做下去。當然我們還要去考慮第三第四步怎麼走,如果停留在這兒,就變成是一個風口的生意,過去就沒了。

  現在說直播,大家通常還都停留在帶貨的階段。但如果你運用好這個機會,其實它可能成為一個超級孵化器。舉個例子,比如說小龍蝦全國人民都吃,但是通常不會想到小龍蝦要選品牌的。品牌當然是重要的。直播之前我們從這個領域里去找貨,發現我的老朋友投資了一個做速凍小龍蝦的品牌,品質數一數二,就在直播里推廣。直播之後,這個品牌的銷量得到了一個巨大的放大,不光是當天夜裡賣的多,事後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全網全平台的銷量都暴漲。

  所以我們認為未來直播運作好,可能成為一個新品牌的超級孵化器。這是我們正在努力的其中一個方向。還有幾個方向我們也在摸索,但是現在還沒有定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